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愛情向左還是右2
    謝汐做出選擇后,面板消失不見,只在視線的右下角有一行幾不可察的小字——任務進度:第一天。這看起來有些奇怪,不過適應了也還好。

    謝汐收回思緒后又被驚得一怔。不知什么時候,女仆離他極近,兩人面對面,彼此之間最多一個手掌的距離。

    離得這樣近,謝汐才發現這嬌俏的女孩比他還高一點,五官也比印象中深邃,尤其是一雙碧色眸子,仿佛波濤暗涌的深海。

    謝汐開口:“你……”

    有什么事還沒說出口,女仆已經垂首后退,低眉順眼的模樣沒有丁點兒之前的冒犯。

    “加爾,你先下去,少爺這里交給我?!币粋€優雅男低音響起,謝汐轉頭看去。

    深棕色的雙開門前,身著深黑燕尾服,領口系著領結,雙手戴著純白手套的男人徑直走來。他身量高挑,五官俊美,向后梳起的發一絲不茍,同他周身的氣質相得益彰,完美詮釋了尊貴與莊嚴。

    在與謝汐視線觸及的瞬間,他彎腰俯身,行了標準且恭敬的禮:“少爺,晨安?!?br />
    謝汐點了點頭,他很不自在,這是任何一個現代人身處這一幕都會有的拘束感。

    被喚作加爾的女仆沒出聲,反倒是抬眸看向謝汐。謝汐對她禮貌性地笑了笑,加爾的眼睛陡然亮起,其中的喜悅略顯夸張,仿佛得到了什么承諾。

    漂亮的女孩甜笑著,行了禮:“少爺,加爾先下去了?!?br />
    謝汐感覺到了些許不對勁的地方,但因為對當下情況了解得太少,所以也想不明白。

    身著燕尾服的男子應該是這棟宅子的管家,他引著謝汐坐在鞋凳上,彎下身給他解鞋帶:“少爺,今天上午有馬術課,下午格林頓少爺應邀拜訪,是否安排晚宴?”

    “好、好的?!敝x汐本來就聽得一臉懵,再加上對方自然而然地彎腰給他脫鞋,更讓他別扭極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些什么,管家抬頭,英俊的眉眼間盡是溫柔:“少爺,馬術課需要穿馬靴?!?br />
    說罷他握住了謝汐的小腿,悉心地為他換了一雙靴子。他的態度太認真太仔細,仿佛是在用心擦拭一個華貴的瓷器,視若珍寶。

    謝汐:“……”總感覺怪怪的。

    不過他出現在這個“游戲”中已經是最奇怪了,其他怪怪的事倒顯得不那么怪了。

    再說了古歐洲等級森嚴,貴族的衣食住行的確是從頭到尾都被照顧得極為周全。雖然還不清楚自己的具體身份,但看這雍容華貴的臥室以及自己一身考究繁復的衣飾,想必是貴族無誤。

    還是不要打草驚蛇,萬一露餡,也許會被當成魔鬼給燒死——謝汐只想平穩地生存七天。

    換好鞋子后,管家起身:“少爺請移步餐廳,早餐以備好?!?br />
    謝汐點點頭。

    管家垂眸看他,忽然溫聲問道:“昨晚沒睡好嗎?”

    他的聲線很低,壓低后有著從胸腔震顫而出的磁性,他省略了敬稱,但話語仍舊是恭敬的,只不過恭敬中多了些親昵。

    謝汐:“……”

    管家仍在溫柔看著他。

    謝汐只得硬著頭皮開口:“有點兒乏?!彼ψ屪约旱穆曇粽R恍?,可這身體的真奇怪,越是努力正常反而越不正常,簡簡單單四個字卻像是在撒……嬌?謝汐被自己給雷到了!

    管家的眸色略深,立刻說道:“我這就吩咐取消上午的馬術課?!?br />
    謝汐眨了眨眼睛,管家望向他的眸子猶如碧藍的晴空,他說:“少爺請不要勉強自己,您的身體最重要?!?br />
    謝汐其實也不太想去上什么馬術課,一來他不會騎馬,怕露餡;二來騎馬也算危險活動了,萬一摔下來死了怎么辦?為了活過七天,再怎么小心謹慎都沒錯。

    謝汐應了下來。

    管家又問:“那下午與格林頓少爺的約會……”

    謝汐并不想見太多人,他仰頭看向管家,問道:“是我提出的邀請,取消了會不會很不禮貌?”

    管家頓了下,再開口時聲音帶了些幾不可察的熱度:“您身體不適,相信格林頓少爺能夠體諒?!?br />
    謝汐對他笑了下:“那就有勞……”他不知道管家的名字,而這時視線右下角出現了提示,他把話給說完了,“有勞蘭迪安排了?!?br />
    管家竟彎腰行了個禮,聲音里是發自肺腑的崇敬:“能為少爺分憂解難,是我的幸運?!?br />
    謝汐十分不自在,總覺得哪哪都不對。游戲他玩了千百個,很有經驗,越是風平浪靜,越是遍地有坑。

    眼下這情況過分安穩了:富麗堂皇的城堡、眾人擁戴的金貴少爺,還有眼前這看起來忠誠可靠的管家……如果這些都是真的,別說生存七天,生存七十天也沒什么問題。

    可游戲任務會這么簡單嗎?不可能。

    這么簡單的話,游戲存在的意義是什么?何況還是這樣一個詭異到穿越到另一個世界的游戲。

    如此大費周折卻只是讓他體驗下古歐洲的貴族生活?

    不可能,謝汐才不會掉以輕心!

    因為不用上馬術課,蘭迪又伺候謝汐換了身行頭,謝汐看著鏡中被蕾絲簇擁的自己,十分無語。

    蘭迪卻由衷地贊美道:“少爺,您的美貌,帝國無人能及?!?br />
    謝汐:“……”好看有什么用?能活過七天嗎?

    “屬下失言了?!碧m迪以為謝汐惱怒他的情不自禁。

    謝汐搖頭道:“沒什么?!?br />
    蘭迪眸色又極近溫柔,為他整理衣袖的動作越發輕緩。

    吃過早餐,謝汐在書房看了會兒書,了解了一些大體的背景。

    如果這真的只是一款游戲,那設計者可謂是煞費苦心了,這棟城堡設計得無比用心,無數細節都恰到好處,連長廊上的畫像都絕非凡品,更不要提那些古董級別的器具,各個都是匠心獨運,品味非凡。

    更讓謝汐驚嘆的是這猶如圖書館般的書房,所有藏書都是貨真價實,翻開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而且不是瞎寫,全都有頭有尾,仿佛真有這么一個世界,真有這么一個書房,真有這么多聚集了無數人智慧的古書。

    謝汐大體了解了自己的情況。

    他叫塞因·霍爾,是公爵之子,貴族中的貴族??上蛔≡诠舾?,而是獨居在這棟城郊的城堡中,個中緣由似乎與公爵夫人有關。書中不會記載這些,謝汐只能繼續查看其他的。

    看背景是古歐洲沒錯,似乎是維多利亞時代,但很多細節又不盡相同……

    謝汐被一疊舊報紙給奪去了注意力,上面有一則新聞,觸目驚心——吸血鬼出沒,少年慘死街頭。

    吸血鬼?謝汐拿過報紙,細細地看了起來。

    上面寫的有理有據,還附帶了少年死去的照片。他穿著深色的禮服,身體卻全沒了血色,像冬日的雪。他大睜著眼,眸子是天空般的碧藍色,早已失去了焦點,空洞地猶如深海,蔓延著死寂與絕望。

    謝汐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十分確定自己的記憶沒出錯——死者與自己那位叫加爾的女仆生得很像。

    當然死去的這位是男性,而他的女仆加爾是女性。難道他們之間有血緣關系?兄妹還是姐弟。

    謝汐暫時將疑慮放下,繼續翻看報紙。他很在意這位“吸血鬼”,究竟是不是吸血鬼他不確定,但肯定是個殺人兇手,而死者的至親卻在他這里,會不會就是潛藏的危機?

    所謂生存七天,已經暗示了這七天中肯定有危險。能夠提前避開這個危險,想必就是完成任務的關鍵。

    不得不說謝汐小朋友的思路很正確,可惜設計游戲的江斜先生腦回路很不正常。

    報紙上零零碎碎地出現了不少“吸血鬼”殺人事件,謝汐暫時沒法分辨死者是否與自己有關系,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吸血鬼”絕對是危險分子。

    之后一整天個白天都很平靜,中午的時候,加爾端了水果上桌,謝汐多看了她幾眼,他十分確定她和死去的少年生得很像。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加爾悄悄看了他一眼,嘴角極輕地揚了揚,腳步都輕快了些。

    謝汐按兵不動,琢磨著怎么才能找機會和她聊聊。

    可惜管家蘭迪與他是形影不離,根本不給他單獨行動的機會。急不得……謝汐只能耐下性子等機會。

    晚餐出奇的豐盛,從前菜開始整整吃了一個半小時,謝汐吃都吃累了。

    好在用過晚餐后就是睡覺時間,謝汐在蘭迪的伺候下換上絲質睡衣,睡到了那張寬大柔軟的四角床上。

    蘭迪向他行了禮:“少爺,晚安?!?br />
    謝汐睡在枕頭上:“晚安?!?br />
    蘭迪隱在燭臺后的眉眼極近溫柔:“有事請喊我,我就在隔壁?!?br />
    謝汐點點頭,看著他轉身離開。

    屋里漆黑且寂靜,謝汐打小獨處慣了,不怕黑也不怕靜。他安靜地待了會兒,想試著出去見一見加爾。

    他剛動了下,窗戶邊厚重的窗簾浮動,一個身著深色斗篷的修長男人憑空出現。

    謝汐:“!”

    讓人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本來已經熄滅的燭臺被點亮,暈黃的光線搖曳在漆黑中,仿佛墓地上的幽幽鬼火。

    謝汐攥緊被角,小心看了過去……

    男人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床邊,他有著霜一樣的銀色長發,比雪還白的瑩亮肌膚,五官深邃俊美,只是黑色的瞳孔中滲著鮮紅,透出了妖異之色。

    謝汐感覺身體一輕,竟被人連著被子給抱了起來。

    銀發男人聲線繾綣,語調輕佻:“小塞因,我的寶貝有想我嗎?”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