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第26章 童話小鎮10
    這是謝汐第一次見到x。

    他覺得x有些眼熟, 仔細想想,似乎和吸血鬼艾克斯有些像?

    不過發色不一樣、五官也不太一樣, 就是……

    那種花里胡哨的感覺很像。

    其實x穿得很簡單,一身黑衣筆直干練, 半點兒沒有中世紀繁瑣的歐風, 可就是莫名給了人一種這樣的印象。

    尤其是那雙異色瞳孔和浸在骨子里的懶洋洋。

    謝汐心里想著:波斯貓嗎?

    果然花里胡哨!

    他心里嫌棄, 臉上堆著笑:“x神,你好?!?br />
    江斜怔了下。

    這不怪他, 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謝汐。

    雖然追著小塞因看了很多天,他的魂意也被這小家伙給迷得七葷八素,現實中卻是第一次見面。

    謝汐生得很好看,無可挑剔的五官, 干凈細嫩的肌膚,筆挺的身板像立在高山上的一桿小旗, 飄啊飄的, 直往人心尖上搖。

    ——x神, 你好^_^。

    江斜看到了現場版的,這小家伙臉上堆起的笑與那符號如出一轍。

    標準假笑,偏偏又可愛得要命。

    他這“當機”模樣,讓謝汐松了口氣:“果然是人偶?!?br />
    江斜回過神來。

    宋小零眼睛都看直了:“活著的x神啊,好帥啊啊, 我死了, 死而無憾了!”

    謝汐:“……”

    他還是很警惕的, 仍在觀察x, 他見宋戚這樣犯傻,x都無動于衷,越發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是人偶沒錯了。想也知道,哪能隨隨便便就把個大活人召過來?估計是中央意志比對著真人做出來的替代品,只是個長著玩家臉的npc。

    一旦知道不是真人,謝汐懶得裝了。

    得罪不起真的大變態,還會怕一個簽訂契約的人偶不成?

    謝汐想想上個世界受的氣,越發不待見這花里胡哨的波斯貓了。

    宋戚還在圍著x轉:“身材好棒,是傳說中的黃金比例沒錯了!”

    謝汐冷笑。

    “這眼睛好帶勁啊……啊,別看我……要昏過去了……”宋小零戲多得很。

    謝汐給出中肯評價:“丑?!?br />
    宋戚吐槽:“你這審美負數的鋼鐵直男?!眱扇舜脮r間久了,宋戚也越發了解他,別看謝汐長了一雙漂亮眼睛,可惜卻是瞎的,分不清美丑。

    謝汐瞄了眼x,發現他還是一臉呆滯,徹底放下心來:妥了,百分百人偶沒跑了。

    江斜這么一根在油鍋里翻來覆去的老油條,哪里還會看不懂這情況?按常理,召喚術當然只是召喚分|身,卻也沒規定本尊不可以來。江斜等了這么久,自然不會只放個人偶過來。

    可惜他本尊來了,卻被當成了人偶。

    不過也挺有趣。

    看著謝汐這變臉如翻書的小模樣,他面上不變,心里是好笑的。

    宋戚越看越舍不得,對謝汐說:“咱能別這么暴殄天物嘛!這可是x神啊,即便是個人偶,也是頂級貨色!”

    謝汐斜他一眼:“不然你去?”

    宋戚:“……”連忙給嘴巴拉上拉鏈。

    要不是美色當前,他早滾出去了,這味道已經快把人給熏死了,還下去撈東西?不如去死。

    江老邪渾然不知自己即將面對什么,還饒有興致地演著戲,只見他對著謝汐彎腰行了個禮,低聲道:“主人?!?br />
    宋戚倒吸口氣,驚叫:“天、天吶……耳朵懷孕了!”

    謝汐也怔住了……

    江斜的聲音和管家蘭迪很像,行禮的姿態也像,連微垂的眼簾、側臉的弧度都一模一樣!

    呵呵。

    謝汐心想:果然是死變|態。

    他可沒忘了管家蘭迪是怎么摘下他腦袋的。

    “幫我取個東西?!敝x汐不打算浪費時間,怎么也得在三分鐘內取得龍心。

    江斜彎唇道:“請吩咐?!?br />
    謝汐道:“在這血池下,有一個被喚作龍心的東西,把它拿上來?!?br />
    江斜一愣。

    宋戚都快哭了:“汐哥啊,你怎么下得去手,那里泡的全是腐爛的尸體啊,這要是一躍而下,我x神的一世英名……”心梗,要死了。

    謝汐鐵石心腸,不為所動。

    江斜看向了旁邊浸泡著腐爛尸體的血池。

    千算萬算,沒算到是讓他來干這個的。

    在準世界里是看不到好感度的,江斜懷疑自己真從血池上來,-175后面會多個零。

    謝汐看向他,黑眸里帶了審勢。

    江斜瞬間領悟,如果讓他知道這不是人偶而是本尊,-175后面恐怕會多兩個零。

    “好的,主人?!苯钡兔柬樠鄣亟邮芰?。

    宋戚被這四個字給蘇得骨頭都麻了。

    謝汐卻眉峰挑了下,不自覺地露出了戒備的神態,不怨他,管家蘭迪和女仆加爾都這樣——順從的皮囊下裝著變態的心!

    死的次數多了,也就學會透過表象看本質了。

    虧了江斜看不到好感度,要不看到那飄著紅的-1,一準……

    好吧,看到了他也不會罷工。

    總不能讓小家伙下去撈,這殘尸斷骸的,哪能讓他去碰。

    江斜當然不會真潛下去找龍心。

    雖然分|身無法攜帶道具,卻繼承了他的技能。完全不需要下去就能把東西給取出來。

    謝汐只見x抬了下手,他掌心的一團漆黑即便在幽暗的山D里也十分明顯,這有些詭異,好像因為那團黑霧太黑了,將周圍的光景都襯成了深藍色。

    宋戚也屏住呼吸,眼睛不眨地看著,這景象可不常見,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黑霧聚集到約莫鵝蛋大小時,江斜手輕揚,它在脫離那修長的指尖后急速墜落。明明在江斜掌心時像根羽毛般輕盈,現在卻像個重量級大的實心鐵球,猛地墜入尸海。

    一剎那,整個山D似乎都跟著震動了一下。

    等謝汐再定睛看去時,哪還有什么殘尸血海,偌大一個干枯的水池底躺著一塊白色的石頭。

    宋戚毫不客氣地驚呼出聲:“厲害!”真是白擔心了!大佬就是大佬,哪里用得著去掏糞,抬抬手指就搞定了好嗎!而且還把那些嚇死人的尸體給凈化了,太貼心了!

    謝汐也怔了下,他想的是:果然能干,暫時惹不起。

    江斜又揚了下手,一道黑芒將白色的石頭卷了起來,穩穩地將白色石頭懸浮在了謝汐面前。

    謝汐攤開手掌,一把握住龍心,對x說:“多謝?!?br />
    江斜剛要開口,一陣拉扯感襲來,他憑空消失。

    三分鐘還真是轉瞬即逝。

    宋戚滿臉遺憾,一副沒看夠的模樣。

    謝汐在他腦門彈了一下,喚他回神。

    宋戚搖頭嘆氣:“真帶勁?!?br />
    謝汐看他:“喜歡他?”

    宋戚失笑,本想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接著又想到謝汐就不愛美,幽幽道:“顏狗的世界你不懂?!?br />
    謝汐:“……”

    宋戚怕他誤會,又解釋道:“喜歡算不上啦,x神離神太近了,只能用來仰望?!?br />
    謝汐不全認可,但也承認x的確很強。

    宋戚惦記著任務的事,他興沖沖地看向視線右下角,微愣道:“任務沒完成?”

    他的支線任務是謝汐的主線任務,兩人都是收集龍心,按理說……該同時完成了。

    謝汐搖頭道:“看來還沒這么簡單?!?br />
    宋戚微怔:“龍心是假的?”

    他們齊齊看向金眸男孩,誰知他身體一軟,竟直直昏了過去。

    謝汐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

    男孩卻已經失去了意識,像是陷入到極深的睡眠中,讓人升起一絲不忍吵醒的念頭。

    謝汐將手指放在他的鼻下,感覺到了他平穩的呼吸聲。

    生命體征很好,只是睡著了。

    謝汐輕喚他:“小風?”

    男孩毫無反應。

    宋戚與他面面相覷:“這是怎么回事?”

    因為x,這個山D的尸體全都消失了,連空氣都變得清爽起來。

    謝汐道:“看來這龍心……”‘有問題‘’三個字還沒說出來,他就頓住了。

    宋戚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瞳孔猛地一縮。

    來人一頭金色短發,雙眸卻Y鷙冷酷,他腳步輕盈,一副盡在掌握的模樣十分欠揍。

    仲金!

    他找到這了!

    完了……x神剛走,這混蛋就來了,他們該怎么辦?謝汐還能使用召喚術嗎?

    誰知仲金竟笑了下,溫聲道:“來吧,我帶你們完成這個任務?!?br />
    不是那副陽光燦爛的假面孔,但卻說出了要幫他們的話,這是怎么回事?

    *

    江斜剛回到花園,顏哲就一臉好奇地問道:“怎樣怎樣?被召喚過去做什么了?”

    他這幾天無心正事,成日想知道江老邪的戀愛進度,這可比那些無聊的愛情游戲有趣多了。

    顏哲又道:“小薔薇對你好感度這么高,一見面他肯定很開心吧!”

    可開心了呢,開心得把他當挖掘機。

    江斜淡定道:“嗯,他有對我笑?!奔傩σ彩切?,非??蓯?。

    顏哲被噎到了,半晌才咽下這口陳年老狗糧,又問道:“他召喚你去做什么了?是不是斬雙的人在作妖?他沒有危險吧?”

    江斜真想像個蓋世英雄一樣去為小家伙懲J除惡,可惜……

    “他遇到一個很棘手的問題?!苯闲鞍刖浼僭挾疾粵]說,“我幫他解決了?!?br />
    “嘖嘖?!鳖佌懿灰捎兴?,酸不溜秋道,“這下好感度肯定更高了!”

    老zone啊你長點心吧,憑什么老邪的戀愛之路如此順遂,他不服!

    江斜一回來就看到了好感度,還真是“漲”了。

    江斜:“剛好180?!?br />
    顏哲默了默,爆發了:“這也太高了吧!等他出來,你倆是不是就去領證結婚了!”

    江斜十分清醒:“不急,他還小,慢慢來?!?br />
    顏哲:“……………………………………”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