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失落的亞特蘭蒂斯16
    五王子眼睛不眨地盯著謝汐, 他的瞳孔里有著火一樣的熱情, 同時也有著絲絲縷縷的不安與緊張。

    這很迷人。

    純粹得很迷人。

    謝汐笑了下, 輕聲道“你是蘭德爾嗎是的話, 我的心意永遠不變?!?br />
    蘭德爾用力握住他的上臂,情緒激動“真的嗎”

    謝汐點了點頭。

    蘭德爾用力抱住他, 像是抱著舉世無雙的珍寶,珍重又歡喜。

    這熱切的情緒感染到了謝汐,讓他忍不住揚了揚唇。

    他不討厭蘭德爾。

    江斜繼續照顧著干枯的薔薇花,想著謝汐的這句話。

    你是蘭德爾嗎

    不是。

    是的話, 我對你的心意永遠不變。

    幸虧不是蘭德爾, 要么豈不是永遠不會被謝汐喜歡

    這么一品, 江斜舒服了, 再看看水幕,他點了謝汐的額頭一下“真是個小聰明?!?br />
    謝汐以為這夢差不多要結束了,誰知還在夢著。

    橙色的任務進度漲到了165, 距離滿額只差那臨門一腳。

    謝汐覺得自己剛才別用雙關語,直接說“我愛你”,沒準就搞定了。

    可他說不出口,倒不是單純地因為自己,而是總覺得那樣對五王子太殘忍。

    蘭德爾松開他后道“我們走吧, 離開王宮, 離開都城”

    謝汐問他“王后陛下呢”

    蘭德爾在與王后對峙時表現了不容拒絕的強硬, 但謝汐感覺得到,蘭德爾很在意母親。

    蘭德爾搖搖頭道“母親不會有事的, 我離開了,她也會收心,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br />
    他的母親愛的是身為王子的蘭德爾,而不是一個獨立的蘭德爾。他注定無法滿足她的心愿,不如干脆讓她斷了念想。

    這對誰都好。

    謝汐看向他“殿下,您不會后悔嗎”

    蘭德爾怔了一下,但很快他就笑了,這笑容純粹得仿佛順著陽光灑下的金砂“不后悔,能和你在一起,我絕對不后悔?!?br />
    謝汐笑了,他和他十指相扣“走吧,蘭德爾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這話真動聽,五王子眉開眼笑,俊美的容顏像展開的風景畫,炫目得讓人挪不開眼。

    他輕聲呢喃著“我太開心了。塞因,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謝汐心一縮。

    他可不敢說一句掐自己的話,只能委婉道“如果是夢,那我們早得到所有人的祝福了?!?br />
    蘭德爾笑道“對,如果是夢,我一定會讓母后接納你,一定會讓全海底的人魚都為我們放聲歌唱”

    謝汐只期望蘭德爾醒來后不記得這一段。

    要不然也太諷刺了。

    剛說了不是夢,接下來的時光流逝是只有夢里才會出現的場景。

    可惜蘭德爾并不覺得有哪兒不對,他以為自己帶著謝汐離開了王都,離開了權利的中心,走向了美麗的田園。

    他們在一個偏僻的小城落腳。

    五王子還是有些存款的,他買了棟小房子,對謝汐說“暫時委屈你一下,等以后我親手設計我們的愛巢?!?br />
    謝汐信他能設計出來,畢竟大設計師但他不信這夢能那么長,所以附和道“我很期待?!?br />
    五王子嬌生慣養,即便在王子公主里也是最縱著最寵著的,畢竟母族雄厚,又是嫡子,再加上老國王不太想把諸君之位給他,所以帶了些補償心理地對他好。

    這樣含著金湯勺的王子殿下,在自個兒夢里竟然干起了各種粗活。

    打掃房屋,清洗衣服,甚至還下廚做飯。

    謝汐十分驚訝“殿下好厲害?!?br />
    五王子看他“說過了,以后不許再這樣叫我?!?br />
    謝汐改口道“蘭德爾,你怎么什么都會”

    五王子洋洋得意得很可愛了“我做事可不沖動,既然要和你私奔,自然要做足準備”

    私、私奔啊。

    謝汐又好笑又怪心疼。

    五王子這架勢還不真是鬧著玩,相當認真地考慮著未來,甚至為此做準備了。

    謝汐挽起衣袖道“我來幫忙?!?br />
    五王子推他出去道“給我個表現的機會,我得讓你知道,你沒選錯人?!?br />
    謝汐只得退到門口“好吧,我在這兒看著?!?br />
    五王子動作還挺嫻熟,刀工極好。

    海底世界的食物也是品種繁多的,當然沒有明火,海底生物也不愛吃熟食,基本都是生魚片那一套,再搭配海底特有的一些可食用珊瑚啊果實的,也挺豐富。

    謝汐起初以為自己會吃不慣,待久了發現還挺喜歡。

    五王子道“外面有果囊,你去摘幾個?!?br />
    這是個類似于飲料的東西,在頂端插根特質吸管,可以喝到甜滋滋的美味果漿。

    謝汐應道“好的?!?br />
    他出了門,剛走到果囊樹下就感覺到了截然不同的氣氛。

    一股凌冽殺氣順著海水直撲到他面頰上。

    謝汐心一緊,右下角瞥到了提示。

    夢境即將結束,請隨時準備離開。后面還跟了個倒計時。

    蘭德爾的夢要結束了

    謝汐心中剛閃過這個念頭,蘭德爾的驚呼聲傳來“塞因”

    謝汐看到了整齊劃一的海底軍隊。

    蘭德爾一把將他抱住,對手持武器的士兵厲喝“你們要做什么”

    謝汐隱約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沒想到五王子的夢竟是以這樣的悲劇收尾。

    謝汐覺得遺憾,卻也無可奈何。

    他看著倒計時,在快要結束時選擇了離開夢境。思緒抽離的瞬間,他聽到了五王子震怒的聲音“塞因,不”

    謝汐回到了現實中。

    他快速離開床邊,躲到了屏風后面。

    五王子陡然驚醒,他坐起的動靜太大,整張床都顫了顫。

    海底人大多是懸浮在床上,能弄出這樣大的動靜,足以見得他有多震驚。

    半晌,五王子輕喃出聲“是夢原來是夢?!?br />
    謝汐雖然沒看到最后一幕,也猜得到他會夢到什么是夢到他被殺了吧。

    雖然不知道是誰派出的人,但他們的目標卻是明確的,那就是除掉塞因霍爾

    橙色的進度停在了1666,沒有變成綠色,說明還沒滿,但也只差那00066了,非常少。

    可惜塞因霍爾死了。

    得知這個消息的五王子

    謝汐不敢深想。

    此時還在凌晨,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

    蘭德爾卻毫無睡意,他下床,披了件外套。

    他不睡,謝汐也不敢出去,只能躲在屏風后,生怕被發現。

    也不知蘭德爾在想什么,接著又是窸窸窣窣的穿衣聲。

    叉燒包匯報信息道“五王子在穿毛啊,是穿衣服啦”

    謝汐沒法出聲,叉燒包猜測“看起來像是要出門?!?br />
    這大半夜的,他要去哪兒

    蘭德爾穿好了衣服,推門而出,謝汐等了會兒后也跟了出去。

    他隱隱猜到了,可當看到蘭德爾去了侍衛處時,心里仍是五味雜陳。

    蘭德爾是做了那樣的夢,心里不安穩,所以想來看看塞因霍爾吧。

    可惜

    謝汐躲在角落里,偷偷看著。

    蘭德爾站在侍衛處外,猶豫了一會兒,最終也沒進去,似乎是不愿擾人清夢。

    可他也沒離開,站在那兒,像是要守到天亮。

    謝汐這顆心啊,像塞了一盤切成片的苦瓜。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一個踉踉蹌蹌的人影從暗處走了過來。

    謝汐一眼就看清楚了那輪廓是六王子。

    叉燒包幫他爸來了句“扎心了”

    謝汐簡直待不下去了。

    五王子一眼看到了六王子,他危機感很強“這么早六弟來這做什么”

    六王子形容狼狽,神色恍惚,根本沒聽到五王子的聲音。

    五王子見他徑直走向塞因霍爾的寢居,不滿道“他還在睡覺,你不要去吵醒他”

    六王子卻像是什么都不見了,他面色蒼白,一雙異色瞳孔像是失了明一般,再無半點兒光彩。

    五王子心一悸,上前問道“你這是怎么了”

    六王子看都沒看他,徑直去推門。

    五王子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道“塞因還在睡覺,你這么早來吵他做什么”

    這名字像鈍刀一樣,碾磨著西里斯的心,他手顫抖著,聲音低啞“塞因”

    蘭德爾擰眉道“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西里斯茫然轉頭,看向蘭德爾“塞因”

    蘭德爾五臟六腑齊齊揪起,夢中的恐懼長了翅膀,飛到了現實中“塞因怎么了”

    “他死了?!蔽骼锼归_口,神魂都被抽走了。

    蘭德爾瞳孔猛縮,握著西里斯的手腕的手青筋暴起“你在說什么”

    西里斯大睜著眼,唇瓣幾乎透明“塞因死了,塞因霍爾”

    “住口”蘭德爾憤怒道,“塞因心地善良,對你多有照顧,你怎能這樣咒他”

    西里斯聽著這句話,想到了自己得到的僅有的那些溫暖,整個人都僵直了。

    蘭德爾嘴上這樣說著,心里卻藏著巨大的不安,他聲音也在輕顫著“這個點他肯定還在睡覺”說著他終于推開了門,看到了簡陋空蕩的寢居。

    西里斯看都沒看,只一動不動地站著。

    蘭德爾臉色白了白,還在強說道“他他肯定是值夜班,還、還沒回來?!?br />
    西里斯低聲道“他回不來了,再也不會回來了?!?br />
    蘭德爾怒急,一拳打向西里斯。

    西里斯一動不動,硬生生挨了一拳,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你少在這兒危言聳聽塞因、塞因怎么會不可能”蘭德爾不相信,昨天還好好的,他還想請他去看音樂會,他還做了、做了他們結婚的夢,怎么、怎么可能

    西里斯用著毫無波動的聲音說著“他跟我去岸上了,他去后備倉找東西船爆炸了,他死了?!?br />
    這是在說給蘭德爾聽,也是在說給他自己聽。

    蘭德爾怔住了,他直勾勾地看著前方,腦中一片混亂。

    西里斯空洞著雙目道“對不起”

    蘭德爾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目呲欲裂“你說什么他跟你去岸上了你為什么要帶他上岸他只是一個小人魚,他怎么受得了岸上的空氣”

    西里斯毫無生氣,任由他這樣死死抓著。

    蘭德爾卻松開了他“不、不可能的,你在騙我,塞因不會死,他絕對不可能死,我都我都還沒來得及告訴他”

    蘭德爾腳步踉蹌地離開,西里斯在原地僵了很久,終于慢慢走進了塞因霍爾的寢居。

    他坐在他的床上,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叉燒包哭成了一只傻貓,一個勁圍著六王子飛“他好可憐,他真的好可憐?!?br />
    謝汐也快心疼死了。

    不管是六王子還是五王子,他都看得心疼極了。

    倒不是那樣的感情,只是看到朋友這樣痛苦,心里也很難受。

    他忍不住遷怒x,要不是他設計了這樣的破世界,這倆人怎就至于受這樣的罪

    轉念又想到這是x的一縷意識,又不知該不該心疼這臉自己都不放過的傻叉。

    江斜可算是見識到什么叫紅綠共長天一色了,一會兒1,一會兒1,起起伏伏,跌跌宕宕,是人生了。

    謝汐心里愧疚,陪著六王子待了好一會兒。

    六王子是連夜趕回來的,那樣的距離,他這樣游回來,肯定是累到極點了。

    他身體一歪,倒在了塞因霍爾的床上,慢慢閉上了眼睛。

    海底沒有淚水,可那輕顫的睫毛,比嚎啕大哭還招人心疼。

    謝汐輕嘆口氣,使用了入夢術。

    任務進度早就滿了,他只是想安慰一下西里斯。

    入夢術使用成功,已進入西里斯亞特蘭蒂斯的夢境。

    謝汐睜開眼,感覺到了一陣熱浪沖天。

    西里斯夢到的仍是在岸上的事。

    謝汐心情復雜,并不想讓西里斯永遠淪陷在這無解的夢魘中。

    “西里斯?!彼麊舅拿?,

    夢里的西里斯也沒了笑顏,他看著他,平靜得讓人心驚。

    謝汐上前擁住他,溫聲道“別這樣,我希望你能開心地活下去?!?br />
    他的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西里斯的眼淚流了下來,他用力抱住謝汐,緊緊地抱著他,像是要將他勒入骨髓。

    謝汐輕嘆道“答應我,好好”

    “對不起?!蔽骼锼沟穆曇羯硢∮制D澀。

    謝汐一怔。

    西里斯的淚水落在他的脖頸上,像冰一樣刺骨,他的聲音更是如寒冬臘月的冷風一樣森寒“是我的無能害死了你,是我沒能保護好你,是我不配擁有你?!?br />
    “塞因?!蔽骼锼贡涞拇铰湓谒?,聲音溫柔至極,“我會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div>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