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失落的亞特蘭蒂斯17
    謝汐眨了眨眼睛, 覺得這情況不大對……

    六王子這狀態很有問題。

    謝汐組織了一下語言, 想糾正一下他的思路, 可惜右下角出現了提示——

    【夢境即將結束, 請準備離開,倒計時:30秒?!?br />
    只剩三十秒了, 謝汐只能趕緊說道:“西里斯,我希望你以后的日子都能開開心心的?!?br />
    “好?!蔽骼锼馆p聲道,“我會開開心心的?!?br />
    可你的語氣里沒有丁點兒開心的意思!

    謝汐與他對視,十分著急道:“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西里斯看著他, 異色的瞳孔顏色變得極淺, 淺到像是陽光下即將破碎的氣泡。

    他微笑著, 卻比哭泣還讓人心疼:“塞因,海底沒有光?!?br />
    謝汐心一震,可惜已經沒時間了, 他不能讓西里斯發現自己,只能先一步離開夢境,趁著西里斯沒醒來,趕緊躲起來。

    海底沒有光。

    這是亞特蘭蒂斯的一個凄美傳說。

    曾經的亞特蘭蒂斯是個水陸雙棲的美麗帝國,他們可以擁抱廣袤的大海, 也可以抬頭看到明媚的太陽, 可以享受水的沁涼, 也可以體會陽光的溫暖。

    直到亞特蘭蒂斯陷落,直到他們徹底的沉入海底。

    海底沒有光, 但是亞特蘭蒂斯的人們憑借著對同胞的愛與關懷,創造了光與溫暖。

    西里斯對謝汐這樣說,是在告訴他。

    塞因死了,他的海底再也沒有愛與關懷。

    謝汐躲在角落里,看到西里斯睜開了眼。

    西里斯醒了卻也沒有立刻離開,他臉上沒有絲毫夢醒后的迷茫,冷靜得讓人心驚。他將臉貼在了塞因的床鋪上,靜靜地待了很久,給人一種他軀殼在這里,心神卻早已被抽離的感覺。

    謝汐看得心酸,忍不住痛罵X!

    什么破任務,把好好一青年給弄成什么樣了!

    等六王子離開,謝汐也趕緊溜走,順便把三王子給他的通訊器也帶走了。

    塞因·霍爾這里他是不能再來了。

    自己的那張臉也不可以再用,他直接換上了2號臉。

    2號臉的資料早就補齊,連寢居也重新分配了,謝汐憑著導航找到了新住處,暫時安頓下來。

    謝汐看了眼任務進度。

    橙色進度條還差那最后一點點,等三天后再入一次夢,應該就滿了。

    搞定了兩個王子,謝汐卻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這要是管家吸血鬼女仆的“有仇”三人組,被虐了謝汐還會拍手稱贊。

    五王子和六王子不僅沒招惹他,還一見他就給了大半的任務進度,這么好的人,謝汐滿心都是舍不得。

    不知道之后會怎樣。

    如果他通關了這個世界,X的魂意會怎樣?還留在這個世界嗎?

    通關了,Zone那里就會關閉入口,X的魂意也是中央所屬,可能不會留在這里?

    那他們會去哪兒,回到X那里嗎?

    謝汐挺好奇的,琢磨著出了這個世界就找X套套話。

    他剛打開通訊器,就收到了三王子的消息:“在哪?”

    這趾高氣揚的語氣,謝汐癟癟嘴,發的信息當然是畢恭畢敬的:“剛下值,殿下有什么吩咐嗎?”順便發個笑臉。

    三王子盯著那小笑臉看了看,腦中浮現出他稚氣的可愛面龐,輕咳了一聲。

    他的副將問他:“殿下,出發嗎?”

    三王子沒出聲。

    副將又問了一遍。

    三王子轉頭,火氣旺盛:“吵什么,當我是聾子?”

    副將老實閉嘴。

    三王子拿著通訊器,盯著回復框看了好一會兒。

    副將好奇得站一旁,眼睛一瞄一瞄的,好奇得很。

    三王子感覺到了,點了防偷窺,彈出來的投影就成了黑色的。

    副將好不遺憾。

    三王子懶得理他,繼續盯著回復框。

    他寫了個“沒什么?!庇钟X得不妥當,沒什么的話給他發什么消息?

    謝汐等半天都沒等到三王子回復,以為是信號不好,又發了一遍,因為是復制黏貼,所以還帶著小笑臉。

    三王子看著倆笑臉,半晌后矜持道:“這么愛笑的話,帶你去個地方?!?br />
    謝汐:“???”愛笑,他什么時候給他這樣的錯覺了?

    三王子給了副將一腳:“愣著干什么?走了!”

    副將委屈巴巴的,小聲嘟囔:“剛才就問您了?!?br />
    三王子回頭:“嗯?”

    副將立正敬禮,軍姿標準:“回稟殿下,飛艇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發!”

    三王子冷哼一聲,起身出門。

    謝汐看著通訊器,摸不清三王子這什么路子。

    他又問了句:“殿下要帶屬下去哪兒?”

    信息如石沉大海,無人回復。

    過了一會兒,一個身穿軍裝的高大人魚來敲門:“請問科林·霍爾在嗎?”

    謝汐沒聽過這聲音,推門出來:“您好,有什么事嗎?”軍裝人魚道:“三殿下正在等你,快些出來吧?!?br />
    謝汐哪里想得到三殿下說走就走。

    罷了……為了任務進度,刀山火海都得下。

    謝汐略作準備便出門,看到那刀鋒一般凌厲的飛艇時,心底一毛。

    這不會是什么軍用艦吧……

    還真不是,畢竟在王宮里,即便加爾·亞特蘭蒂斯是一軍統帥,也不能把軍艦給開進來。

    謝汐謹慎上車,剛露頭,就聽到了三王子的聲音:“磨磨蹭蹭得做什么!”

    謝汐:“……”這火爆魚,泡在水里都降不了火!

    他趕緊坐到三王子旁邊,老老實實地。

    三王子盯著他。

    謝汐反應過來了,道:“見過殿下?!甭晕⑿辛藗€禮。

    三王子眉頭緊皺,并不滿意。

    謝汐哪知道他的腦回路:“屬下臉上有什么東西嗎?”

    三王子揚眉:“怎么不笑了?!?br />
    謝汐一臉懵,有什么好笑的?

    三王子是典型的喜不行于色,但怒一定掛在臉上的人。

    謝汐惹不起他,只能做個假笑男孩。

    他一笑,三王子又飛快別開視線,直視前方,他薄唇一揚,用個瑪麗蘇小說里的經典形容詞就是冷酷狂狷:“等會你就笑不出來了?!?br />
    謝汐:“???”神經病吧老三!

    這一路三王子都維持著冷酷人設,謝汐也不好開口。

    中途副將送來一個果盤,三王子眉峰一皺,剛要發火,副將便道:“這么早,科林還沒吃早飯吧,吃點墊一墊?”

    三王子還是罵了他:“你的早飯只吃水果?”

    謝汐還沒反應過來。

    副將一看就是被罵慣了,立馬道:“還有些三文魚和甜蝦,我這就去拿?!?br />
    三王子還不忘嫌棄他:“廢物?!?br />
    謝汐略有些詫異,雖然三王子依舊是暴脾氣,但這位人魚副將瞧著狗腿,可似乎并不真怕他?也沒用屬下的謙稱,直接自稱我。

    沒一會兒,吃得東西送來了,謝汐還真有些餓了。

    三王子道:“仔細點,別弄得到處都是?!闭f罷起身,去了駕駛室。

    他不在,謝汐樂得自在,仔細吃起早餐。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這本來狂沖亂撞的飛艇慢了一些,穩了許多,就好像從跑車淪落為四平八穩的商務車。

    慢點兒也好,方便他吃東西。

    等他吃好,目的地也到了。

    三王子竟然帶他來了北方邊境,難怪他會說他要笑不出來。

    海底這飛艇速度是真快,這距離放到陸地上,飛機都得飛上兩三個小時,他們卻好像才用了四五十分鐘。

    三王子下車時看了謝汐一眼:“跟緊了?!?br />
    謝汐點點頭。

    三王子走得倒也不快,足夠讓謝汐輕松跟上。

    他來這邊應該是有軍務,一會兒就有人上來匯報,三王子平日里脾氣炸,干起活來還挺認真,而且很有效率。

    謝汐為了避嫌,稍微后移了一下,假裝自己聽不到。

    三王子回頭盯他:“讓你跟緊了,聽不懂是吧?!?br />
    謝汐:“……”想避嫌都不給他避嫌的機會?

    三王子看出來了,他冷笑道:“你聽得懂?”

    謝汐一時無語。

    三王子竟像拎小雞一樣把他拎過來:“你要是不干不凈,我早把你給處理了?!?br />
    謝汐平日里這樣拎叉燒包,哪成想還會被人這樣拎!

    “殿下放我下來?!敝x汐氣呼呼的。

    三王子竟在他臉頰上戳了下:“老實點,這里有實地演習,槍炮可不長眼?!?br />
    他松了手,謝汐整理了下衣服,眼角一瞥,發現紅色進度條漲了百分之三。

    這有什么好漲的,果然是爆魚心,海底針?迷。

    謝汐緊跟著三王子,看了不少光景。

    海底的科技果然牛比,和陸地是點了兩顆科技樹,走得是截然不同的方向,但都發展出了驚人的技術。

    三王子在軍隊的人緣實在不錯,這些人對他畢恭畢敬,卻不是用強權壓出來的恭敬,而是打心里敬服。

    此時謝汐還不以為然。

    士兵嘛,大多崇拜強者,三王子戰斗力爆表,他們會崇拜他也很正常。

    直到一個演習場上出了意外,一個人魚被炸飛。

    他們一行人剛好趕到,三王子一眼看到,以極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現場的人有些懵,這演習都是真槍實彈,的確有危險,但剛才那不該有事的……

    等有人反應過來是,三王子已經抱著受傷的人魚士兵趕往醫務室,周圍的人都反應過來,趕上來道:“殿下,交給我,我……”

    三王子臉上沾了血,身上那代表著榮耀的制服也一片污跡,但他毫不在意,面色冷凝道:“你們能有我快?少廢話,去徹查那個沖擊炮,看有沒有被人動手腳!”

    言罷,他腳步加快,將所有人都遠遠甩在身后。

    謝汐看了個全程,十分詫異。

    三王子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樣。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