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失落的亞特蘭蒂斯19
    兇巴巴的三王子留謝汐吃了晚飯。

    謝汐心情不錯, 胃口很好, 多吃了幾塊月牙果。

    這東西是海底特產,長在一種珊瑚上, 因為那珊瑚生得很像彎彎的月牙,所以海底人叫它們月牙瑚。

    月牙瑚定期會落下白白的大果子, 長得像椰子,破開皮后里面確實軟軟的,口感像面包, 當然是涼的。

    謝汐心里還是個陸地人,所以很喜歡這個果子, 吃起來就像在啃饅頭。

    三王子瞥了他一眼:“你當我是艾克斯那摳門玩意?”

    謝汐愣了會兒才反應過來,艾克斯是二王子,海底王國的財政大臣,是你哥,不是玩意。

    謝汐知道他倆關系不好,委婉道:“殿下很大方?!?br />
    三王子指了指滿桌子菜道:“這么多好東西不吃,只盯著月牙果啃什么, 給我省錢?”

    謝汐:“……”原來是在嫌棄這個。就這腦回路,一般人哪跟得上!

    三王子徒手掰開大龍蝦, 將里面最細嫩的肉送到他盤里。

    謝汐連忙道:“我自己來?!?br />
    三王子瞥了眼他那細皮嫩肉的手指, 道:“吃吧,瘦得跟旗桿似的?!?br />
    謝汐不服:“我不瘦啊?!彼膊慌? 就正常體型吧。

    誰知三王子放下了手中的帝王蟹, 斜眼看他:“不瘦?”

    謝汐做得筆直, 挺了挺胸膛,真不瘦!

    三王子拿起毛巾,擦了擦手,謝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臉茫然。

    誰知下一刻,三王子單手就把謝汐給拎了起來。

    謝汐:“!”

    三王子看他,眼里帶了些孩子氣的促狹:“不瘦的話,我怎么一根手指就拎起來了?”

    水幕前的顏哲笑成煞筆了:“老邪……啊哈哈……你這魂意有毒吧!”

    就這情商,請當一輩子單身魚好嘛!

    江斜也是不忍直視了。

    三王子很快就松了謝汐,雙手托住他的腰,將他放到了上方的椅子上:“好好吃飯,勤加鍛煉,等哪天我拎不起來,你就不瘦了?!?br />
    謝汐坐在上手,這是給貴客安排的位置,原本他是坐在下面的。

    謝汐看著漲到14%的紅色進度,懶得和這個小屁孩計較了:“殿下力大無窮,我就是有千百金重也沒辦法?!?br />
    三王子竟又說道:“那你就試著拎我?!?br />
    謝汐:“???”

    三王子一邊給他剝蟹腿,一邊說:“等你哪天能這樣拎起我了,你就合格了?!?br />
    合格個鬼??!誰要把你給拎起來!

    顏哲已經笑到捶桌子了:“有毒,真有毒,老邪你真是憑實力單身!”

    江斜:“……”不爽,關了水幕。

    顏哲睜大眼:“干嘛,正看得熱鬧!”

    江斜道:“時間到了?!?br />
    顏哲抬眼一看,還真他媽到了,他氣道:“你趕緊進去送一波,我再給你接接骨續波費?!?br />
    *

    隔日,謝汐剛來三王子這兒,就見他要出門。

    謝汐以為他又要去“胖揍”六王子,誰知他竟說:“老五悶在家里幾天了,我去看看他又在發什么神經?!?br />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老三還算有兄弟愛了,雖然和老二死不對盤,但對老五和老六都挺關懷,只不過這關懷的方式太獨特,一般人接受不來。

    謝汐當然知道五王子的情況,他心一揪,很是不忍。

    三王子帶著他去了五王子宮殿,往日里歌舞升平的宮殿安靜極了,人魚侍女們一個個神情緊張,見著三王子來了,更是如臨大敵。

    主要是老三的名聲太差,人魚侍女們八成以為他是來踢館的。

    三王子皺眉問道:“老五呢?”

    人魚侍女行了禮后道:“五殿下一直把自己關在屋里,不許任何人靠近?!?br />
    三王子徑直向前走去,人魚侍女們攔了一下:“三殿下請留步,我們殿下不想見客,您這樣過去……”

    三王子那里管這些,眉峰一揚道:“讓開?!?br />
    人魚侍女所有膽子都用來說上面那句話了,此刻是半點兒勇氣都沒了。

    三王子來到蘭德爾的寢居外,直接砸門:“蘭德爾?”

    里面什么聲音都沒有。

    三王子道:“你搞創作沒人管,別餓死在屋里!”

    果然……好好一件事讓三王子開口就全是□□味。

    屋里還是沒聲音,謝汐心里有些打鼓,也拿不準五王子怎么樣了。

    三王子眉心緊皺著,剛要拿腳踹門,殿門就開了。

    蘭德爾只披了件黑色外衣,大片胸口露在外面,形態不羈,但眉眼卻是冷的:“三哥大清早過來,有什么事?”聲音也四平八穩的。

    可是卻讓人放心不下來。

    三王子盯著他看了會兒:“你這幾天……”

    五王子打斷他,反問:“三哥覺得我能做什么?”

    三王子眉峰一挑。

    五王子道:“我沒事,三哥請回吧?!?nbsp;三王子本來就沒點兒好脾氣,見他好生生的,也懶得再浪費時間,他轉身離開,走得那叫一個干脆利落。

    謝汐轉頭看了眼五王子,心頭縈繞著憂慮。

    蘭德爾的眼圈很重,難道一直沒睡嗎?

    三王子派人把西里斯叫到演武廳,兩人一整天都沒出門。

    謝汐看看西里斯,想想蘭德爾,都怪放不下的。

    兩個多好的青年,因為塞因·霍爾的死,人生都改變了。

    這讓他很不自在。

    雖然是為了任務,但他卻實實在在地給他們帶去了痛苦。

    三王子這邊暫時不會有什么進展,謝汐算算時間,隔天晚上偷溜去了五王子的宮殿。

    應該差不多了,每個人三天之內只能使用一次入夢術,現在應該可以用了。

    謝汐用著儲備面孔,直接變成了五王子的隨身侍女,溜到了他的寢居。

    已經是深更半夜,五王子也沒睡,呆坐在床榻上,目光放空地看著前方。

    謝汐等了他三四個小時,直到天快涼了,他才累極了一般,倒在床榻上睡著了。

    謝汐看著他蒼白的面色和眼底的黑眼圈,一陣心疼。

    何必呢……

    看著這樣的蘭德爾,謝汐十分想不明白,為什么他會對一個幾面之緣的人用情至此。

    謝汐使用了入夢術。

    眼前一花,他發現自己還是站在五王子的床榻前。

    失敗了?入夢術沒成功?

    可是右下角有了提示【恭喜您,入夢術使用成功,已進入蘭德爾·亞特蘭蒂斯的夢境?!?br />
    謝汐愣了下,明白了,原來五王子的夢就是這樣的,就是在自己的寢宮里。

    五王子坐了起來,他看到了謝汐,卻沒丁點兒意外的模樣。

    叉燒包興奮道:“爸爸你好像是鬼魂耶!”

    謝汐低頭,這才發現自己是半透明的模樣,手上在散著幽幽的光。

    原來在蘭德爾的夢里,他都成鬼了!

    蘭德爾看著他,好一會兒后才慢慢開口:“我是個懦夫?!?br />
    謝汐想開口,他發現自己在這夢里竟然是無法說話的!

    難道在五王子的心里,鬼是不會說話的嗎?

    蘭德爾站了起來,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謝汐浮得很高,剛好可以與蘭德爾對視。

    蘭德爾手指動了動,卻沒有碰他,似乎是知道自己碰不到他。

    “母后說的沒錯,我是個懦夫,是個逃兵,是個膽小鬼,注定會被狂風暴雨擊潰!”

    這話謝汐十分耳熟,他記起來了,在上個夢里,王后對著放棄一切離開的五王子喊出了這樣的話,當時的五王子勇敢地邁了出去,追求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可現在……

    蘭德爾的眼眶通紅,想擁抱他又明知抱不到的模樣實在凄慘。

    “我一直都很沒用……生在王室,成為了王子,卻還妄想著過自己的生活。我哪有自己的生活?我哪有真正的自由?我血脈里的這條枷鎖怎么可能會放過我?”

    “我自以為在追求自我,自以為很勇敢,自以為可以守護住珍愛的一切,可事實上我只是在逃避,逃避桎梏、逃避痛苦、逃避一切不如意?!?br />
    “我這樣一個逃兵,一個懦夫,即便遇到你又如何?我沒能力保護你,沒能力擁抱你,甚至都沒能與你表露心跡?!?br />
    “如果我不是這樣無能,如果我有足夠的力量,如果我可以知道得更多一些,我絕對不會讓你去送死?!?br />
    謝汐心一震,明白了五王子的痛苦。

    他在懊悔,在自責,在深度懷疑自己。

    他看出了六王子遭遇的陰謀,他認定了塞因·霍爾是個替死鬼。

    他以為是自己太過于遠離權力中心,所以才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心愛的人被當做棄子送上了斷頭臺。

    如果他知道,如果他不是雙耳不聞窗外事,如果他別縮在自己的象牙塔里,他一定會攔下塞因·霍爾,一定會救下他。

    這個心結化作了一條毒蛇,啃噬著蘭德爾的心。

    謝汐開不了口,即便能開口他又能說什么?

    一個死去的人,說什么都安慰不了活著的人。

    蘭德爾慢慢抬起手,修長的手指落在他的面頰上,他碰不到他,卻做出了撫摸他的模樣。

    “塞因?!碧m德爾低語,“如果有來生,請給我一次與你相愛的機會,好嗎?”

    謝汐愣住了。

    這是頭一次,江斜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的魂意。

    愚蠢的家伙,問了這樣的問題,為什么又讓謝汐說不出話?

    如果謝汐心軟答應了。

    等準世界被通關,作為蘭德爾“來世”的他……

    很好,因為這笨蛋,他錯過了一個億。

    謝汐什么都說不了,就這樣離開了五王子的夢,他輕吁口氣,喃喃道:“如果我離開了準世界,這些魂意會怎樣?”

    第一個世界的蘭迪、艾克斯、加爾是來到了這個世界,還是單純的名字和樣貌相同?

    聽到謝汐這句低語的江斜眼睛微亮。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