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失落的亞特蘭蒂斯24
    三王子潛意識里大概怕二王子搶走他的小科林, 所以不遺余力地在謝汐面前黑他, 黑了整整二十分鐘, 臺詞多到只有侍從能與其抗衡。

    謝汐月牙果都啃不動了, 三王子才姍姍來遲。

    他滅起他二哥不費吹灰之力,花里胡哨地耍了波帥后, 惡龍啪嘰一聲墜地,含恨而終:“輸在你手上,我認了?!?br />
    謝汐:“……”他覺得真正的老二不會認,老二只會想打死熊弟弟。

    三王子焦急上前, 抱住了謝汐, 千哄萬哄:“是我不好, 沒能及時趕到, 讓殿下受委屈了……”

    侍從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里冒出來,大呼:“加爾勇士擊敗惡龍了,他得到了惡龍的所有財富, 而他會將這些巨額財富送給我們的王子殿下,我們加林國未來百年衣食無憂了!”

    你這是在報幕嗎!

    還加林王國,加爾和科林的意思嗎!

    還百年衣食無憂,生活是你夢得這么簡單嗎!

    別說謝汐了,叉燒包都笑成傻貓了:“三王子是名加爾, 姓沙雕嗎!”

    謝汐右下角出現了提示:夢境即將關閉, 請做好離開的準備。

    的確可以結束了, 三王子都功成名就了,該醒來面對下殘酷的現實了!

    謝汐沒做停留, 立刻出了夢境,他知道三王子常年征戰,警惕性強,即便宿醉,醒來也比常人要清醒得快,再加上被刻意練過的五感,他走得慢了很有可能被發現。

    夢里的三王子別稱沙雕,現實中可是聲名顯赫的一軍統帥,沒那么好糊弄。

    謝汐離開得很快,徑直回了自己的住處,準備稍微補一覺。

    一般人做夢其實都挺短的,只占睡眠的一小部分,三王子這夢卻長得很,貫穿了整個夜晚,也讓謝汐一宿沒睡。

    入夢術本身就會大幅消耗精神力,所以這會兒的謝汐很困。

    好在這夢整體風格很輕松,謝汐不討厭。

    回到寢居,謝汐洗了個澡后倒頭就睡。

    睡前他看了眼任務進度,屬于三王子的紅色進度條已經到了16.5%,很快就滿了。

    說起來三王子這夢比五王子簡單太多,基本上順風順水,全程逗比。

    單看現實中的他們,三王子可比五王子“苦大仇深”多了。按理說五王子的夢該輕松些,可惜在五王子的夢里他卻死了。

    估計還是心理問題。

    五王子看起來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可其實內心深處全是不安,對身處的位置不安,對未來不安,對自己能否把握住幸福毫無信心。

    反觀三王子截然不同,他出身卑微,母族一直是眾人口中的笑柄,他幼年的遭遇也就比六王子強了一丟丟,而他抓住了這一丟丟,拼著性命上了戰場,打出了這一番天地。

    他是自信的,是握住了命運的,所以夢里才會那樣歡樂吧。

    謝汐走得太急,如果他稍微停一會兒,在三王子的寢宮里停那么一小會兒,大概就會聽到三王子的夢囈:“塞、因……”

    謝汐只睡了三四個小時,他的通訊器就把他叫醒了。

    三王子的信息彈了出來:“吃早餐?!?br />
    謝汐困得要死,還沒從之前的夢里走出,很隨意地發了條語音:“不餓,不吃?!?br />
    他聲音微啞,帶著沒睡醒的迷糊。

    三王子正坐在餐廳里,周圍有陪他晨練后賴飯的將士,他點開后,這聲音傳開了。

    索爾孚等人都愣了下。

    三王子也愣了下,緊接著他清清嗓子,淡定道:“恃寵而驕?!?br />
    副將眨巴眨巴眼睛。

    三王子揚眉:“愣著干什么,去把他叫醒,這都幾點了還在睡,不成體統?!?br />
    副將領命起身,一步還沒邁開,三王子又道:“算了,讓他睡,早餐也別吃了,餓他一頓?!?br />
    聽起來可嚴厲,可有威嚴了,要是他沒偷摸不?;胤拍嵌握Z音,就更可信了。

    謝汐下午才起來,剛要找些吃的,就又收到了三王子的消息:“我要是像你這么能睡,早死在敵人的槍炮下了?!?br />
    謝汐:“……”他為什么睡這么久,還不是他的夢太長!

    還是夢里的沙雕加爾可愛,這別扭三王子好討打。

    謝汐慢騰騰回他:“回殿下,屬下醒了?!?br />
    三王子:“現在知道用敬稱了?沒大沒小?!?br />
    謝汐面無表情的發了個:^_^

    三王子心飛揚:“快點洗漱,帶你去吃點好的?!?br />
    謝汐這才知道三王子的座駕就停在他門外。

    吃過午飯,三王子還有事要忙,謝汐真成了他的小跟班,走到哪兒就被他拎到哪兒。

    謝汐還是很有緊迫感的,二王子的進度也有6%,應該也能夢到他了,晚上找個機會試試,盡快把進度刷滿,他就得去認識下大王子和四王子了。

    下午的時候,三王子去了大王子的宮殿,似乎是在商量都城的守衛工作。

    謝汐在外面候著,倒也沒閑著。

    他趁機收集了不少大王子殿里的面孔,先儲備下,以后肯定用得上。

    兄弟兩人一忙就是一下午,晚上的時候大王子留了飯。

    這時謝汐才被三王子拎進去,他向大王子介紹:“王兄,這是我的小跟班?!?br />
    謝汐向大王子行禮,目不斜視。

    大王子的視線落在他身上,似乎停頓了許久。

    三王子道:“他叫科林·霍爾,現在還只是個小侍衛,不過人很機靈,多點兒歷練后能有出息?!?br />
    謝汐嘴角抽了抽,果然還是沒辦法適應這三王子式夸獎。

    大王子這才出聲道:“起來,不必多禮?!?br />
    謝汐起身,站到了三王子身邊,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大王子一直在看他。

    不是他自作多情,實在是他不想低估了管家蘭迪。

    這位魂意在上個世界也是滴水不露憋大招的性子,誰知道這個世界會怎樣?

    大王子不會也喜歡2號臉吧?這張臉已經分配給二王子和三王子了,可不能再招惹一個。

    倆個已經很吃力了,三個他要累死。

    一頓飯謝汐都沒正眼看過大王子,三王子還以為他是拘謹,哄他道:“沒事,你別犯錯,大哥不會罰你?!?br />
    謝汐并沒有被安慰到!

    三王子哄人的本事沒有,惹毛人的本事倒是一頂一的,他壓低聲音道:“你要知道,不是誰都會像我這樣慣著你,你那些小脾氣也就我能縱著?!彼瘧杏X,挑食,愛撒嬌……嗯,真可愛。

    謝汐好想給他一拳。

    一整個晚上,謝汐都不敢抬頭,生怕自己不小心招惹了大王子。

    好在進度條四平八穩的,并沒有出現新的顏色。

    這讓謝汐松了口氣,卻也更加緊迫了。

    他得找機會先去用1號臉在大王子那里刷刷存在感,免得徒增事端。

    當然今晚還是先去二王子的夢里看看,盡快把任務進度刷上來。

    謝汐有了昨晚的經驗,今天先提前補覺,等到凌晨時才起床混進二王子的宮殿。

    他打著哈欠進來,到了寢殿才發現沒人。

    二王子還沒睡?

    謝汐溜達了會兒,在書房里看到了工作中的二王子。

    這么晚了還在工作?老二這官當得也不容易。

    謝汐躲在角落里,揉搓著叉燒包,等著二王子下班。

    叉燒包如今早習慣了這揉搓,還覺得挺享受,瞇著異瞳,喵喵喵得快睡了。

    謝汐也有些犯困,等了半小時后打算先找個地方睡一覺,隔一個小時再來看看。

    誰知二王子竟忙了一整宿,天剛亮便又起身去了議事殿……

    謝汐白等了一晚上,一想到白天還要被三王子“折磨”,頓時生無可戀,只想倒床上睡一覺。

    他剛回到侍衛處,叉燒包便叫了聲:“是六王子!”

    謝汐微怔,他沒看到人。

    叉燒包因為眼睛的緣故,特別喜歡六王子:“就在爸爸以前睡覺的地方,好像還有五王子?!?br />
    貓咪是飛在空中,而且沒人看得見,所以視角要廣闊得多。

    謝汐心思一動,不知道這倆兄弟湊到一起是要干嘛。

    六王子馬上要出征了,會去塞因的住處看看倒也正常,五王子又是去干什么?

    謝汐不太放心,換了張儲備面孔,偷偷摸了過去。

    這會兒正是清晨,整個海底世界都安靜得很,大多數人還沒醒來。

    謝汐因為頂著別人的臉,所以不怕被六王子和五王子發現,他挺靠前的,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聲。

    五王子道:“我會配合你,一定要活捉海丘國的國師?!?br />
    六王子聲音冷凝:“消息可靠嗎?!?br />
    五王子沉聲反問:“難道不值得一試?”

    六王子看了眼塞因的居所,垂眸道:“只要他能活過來,我做什么都可以?!?br />
    謝汐:“???”什么情況!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