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失落的亞特蘭蒂斯27
    外頭下著雨, 要出去買衣服?

    而且出去買衣服的話, 干嘛要先提一句屋里熱?

    艾克斯解釋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屋里挺熱的, 你待在這也不會著涼, 我出去給你買衣服?!?br />
    聽起來很有道理,就是有些欲蓋彌彰的味道。

    謝汐志在刷進度, 于是說道:“已經很麻煩你了,別再去破費了,我這樣穿著就行?!?br />
    艾克斯道:“我的衣服你穿了不合適?!?br />
    謝汐道:“褲子不太合適,但衣服還好, 既然屋里不冷, 我就先這樣穿著吧?!?br />
    艾克斯愣了下。

    謝汐不用手拎著腰帶, 這褲腿就嘩啦一聲落下來了。他光著腿走出來, 彎腰小心將長褲拿起,仔細折好后給了艾克斯。

    艾克斯好一會兒才回神,他接過褲子, 飛快轉頭:“?!淌菬岬?,快喝了吧?!闭f完就拿著褲子走了。

    謝汐看了眼右下角,十分滿意蹭蹭漲起來的紫色進度,果然對付二王子就要用這招,怎么省錢怎么來, 怎么勤儉怎么搞, 進度長得飛快。

    真是這樣嗎?

    真的不是因為他只穿襯衣, 露出的筆直雙腿太誘人?

    水幕前的江斜蹭地站起來,高背椅都跟著晃了晃。

    他在通訊錄上點了下:“老秦?!?br />
    秦戈爭直接出現在花園里, 他問:“怎么?!?br />
    江斜道:“你的等價交換多少級了?”

    秦戈爭道:“中級,經驗剛過半?!?br />
    江斜道:“我這有個地級任務,我們組隊過一下?!?br />
    SSS級以上的任務有地級和天級、圣級。

    秦戈爭微怔:“你不是……”江斜這陣子一直待在花園里,全神貫注地看著那位有史以來唯一一位選中他的孩子,怎么忽然要出任務了?

    江斜道:“幫你把等價交換刷滿?!?br />
    秦戈爭還是不明白:“你要用它做什么?”

    他這個技能挺邪性的,看起來什么都能做,但其實又什么都不能做。所謂等價交換其實并不等價,往往付出得遠比換來得多。

    江斜道:“下個世界我要和他組隊?!?br />
    秦戈爭:“……”這個他肯定是那孩子了,以江斜現在的力量,Zone是禁止他進入低等準世界的,他設計的最高世界是SS級,低于SS級的理論上都不可以再進去。

    當然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想做,還是可以做到的,雖然有些折騰。

    等價交換理論上什么都可以交換,只要付得起代價。

    江斜想去低等準世界,用“等價交換”的確可以,但是這個技能最坑爹的地方是代價隨機,指不定會被換走什么。

    連秦戈爭這個技能持有者都無法控制,所以他很少用它。

    秦戈爭提醒他:“值得嗎?以你的等級想進入低等準世界,交換的代價可小不了?!?br />
    江斜道:“先把技能升滿,我再研究下它的機制?!?br />
    秦戈爭沒再說什么,他和江斜認識太久,了解他的性格。

    如果提這個要求的人是顏哲,他理都不會理。但江斜不一樣,這么多年來,這個男人做事膽大心細,有勇有謀,最可靠不過了。

    謝汐哪知道自己脫條褲子(并不是)就把某人給脫急了。

    他還在維持勤儉人設,努力刷紫色進度。

    只穿個襯衣聽起來有些不像話,但其實也還好。

    二王子把他想象得太小只,這襯衣又是塞到褲腰里的那種基礎款,下擺比較長,所以正經穿好后像個睡袍,問題不大。

    艾克斯放好自己的褲子后,回來看到謝汐正在洗衣服。

    艾克斯道:“放著吧,晚點讓阿姨來洗?!?br />
    謝汐道:“沒事,洗了明天能干,我就可以穿了?!?br />
    艾克斯沒再說什么,只是默默在心里給他點個贊,反饋到謝汐這兒就是進度條閃了閃。

    謝汐琢磨著,他要是不用洗衣機換成手洗,是不是會漲得更多一些?

    算了,有洗衣機還非得手洗,勤儉是勤儉了,就是可能腦子不大好。

    搞定了衣服,謝汐出來,安靜地坐到了外頭的沙發里。他想了一下,自己這剛離婚,應該憂傷一些,于是怔怔地發起呆來。

    艾克斯道:“你這樣子,我們也不方便出去吃飯……”

    謝汐搖頭道:“別麻煩了,我不餓?!?br />
    艾克斯輕嘆口氣,坐到他對面道:“你倆到底怎么了?!?br />
    謝汐也想知道他和老三怎么了,怎么就結婚了?怎么就離婚了?怎么就到“姐姐”家脫褲子過夜了?

    這些那些的,艾克斯你比誰都明白吧!

    謝汐眉心皺了皺,說道:“大概是我太煩了,加爾受不了了?!?br />
    艾克斯道:“他從小嬌生慣養,是脾氣大了點,你辛苦了?!?br />
    謝汐還真沒覺得三王子哪里嬌生慣養,但這是二王子的夢,三王子就安心當個紈绔吧!

    “我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謝汐頓了下,自卑地說道,“我和你們都不一樣,我家里很普通,一直過得很節儉,學不會……那些精致的生活?!边@應該很符合老二的心意吧!

    果然,艾克斯擰眉道:“他那叫什么精致生活?根本是鋪張浪費!”

    謝汐輕聲道:“加爾說他的錢是花不完的,是我太家子氣,配不上他?!?br />
    “花不完?”艾克斯沒好氣道,“這天底下還有花不完的錢?他成日里只知道吃喝玩樂,一點正事不干,哪里知道資金的價值,哪里知道還有人連飯都吃不上!”

    謝汐黯然神傷。

    艾克斯看他這樣子,很是心疼:“他就是因為這些事和你吵架?”

    謝汐道:“我啰哩啰嗦的,管他管得太多?!?br />
    艾克斯道:“他那些壞毛病,就應該有個人管著?!?br />
    謝汐搖頭道:“說到底是我和他不合適,我們的觀念相差太多。我真的不是窮酸,我只是覺得錢沒必要亂花,應該花得不能少,不該花得完全可以省下來,一味的大手大腳,反而會成為金錢的俘虜?!?br />
    謝汐這掏心窩的一番話,足足說出了3%的紫色進度。

    他不敢抬頭,怕偷笑被發現。

    艾克斯非常認可他說的話,他道:“你們的確不合適,但不是你配不上他,而是他配不上你!”

    謝汐:“……”嗯嗯嗯,您說得都對。

    艾克斯又問他:“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謝汐垂眸道:“加爾不喜歡我出去工作,所以結婚后我辭了工作,現在我還是要重新找工作,再租個地方安頓下來?!?br />
    艾克斯道:“你別著急,可以先住在我這里,等工作的事穩定了再去另找房子?!?br />
    謝汐連忙道:“這不太好……”

    艾克斯道:“有什么不好的,即便你不是加爾的戀人,我們也還是朋友?!?br />
    謝汐腦袋瓜一轉,開口道:“那我不能白住,我付你房租吧?!?br />
    艾克斯眉眼間全是溫柔:“我這房子本來就空著,多個人才是不浪費?!?br />
    “我不能白住?!敝x汐局促道,“不過我我現在還沒有錢,只能先欠著的,但我會做飯會做家務,一定不會給你添麻煩?!?br />
    艾克斯眼睛亮了下:“你會做飯?”

    謝汐略有些緊張道:“只會一些家常菜?!?br />
    艾克斯道:“那太好了,我不喜歡在外面吃,又不耐煩請人來做,你要是會做飯的話就太方便了?!?br />
    謝汐道:“可能味道沒那么好……”

    “會做菜已經很厲害了?!卑怂沟?,“這樣吧,你也不要提房租什么的,只要心情好了能做一頓飯就可以了?!?br />
    謝汐起身道:“那我這就去準備晚餐?!?br />
    艾克斯道:“我來幫忙?!?br />
    謝汐連忙說:“不用,我自己就行?!?br />
    艾克斯頓了下,竟也沒勉強跟過來,他有些不敢看謝汐,尤其是他穿著他的襯衣,筆直的雙腿像雪一樣白,太惹眼。

    謝汐會做菜,他常年自己住,不會做飯是要餓死的。

    他并不討厭下廚,能親手為自己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是他給自己最好的獎勵。

    謝汐挺喜歡二王子這廚房的,打掃得很干凈,裝修得很簡單,該有的都有,不該有的都沒有。

    他隨手炒了幾道菜,端上了餐桌。

    艾克斯這個海底魚,吃過的陸地菜屈指可數,這一嘗之下,他驚訝道:“好吃?!?br />
    謝汐看了眼閃爍的進度條,笑道:“能吃就行?!?br />
    “你太謙虛了?!卑怂沟?,“非常好吃,我從未吃過這樣的菜?!?br />
    海底人醉心于生魚片,哪能是大吃貨帝國的對手。

    一頓飯結束,紫色進度條飆到了13%,謝汐心情大好。

    艾克斯看著謝汐,輕聲道:“難怪加爾會不顧一切地和你結婚?!?br />
    謝汐沒聽清,他回頭問道:“嗯?”

    艾克斯笑了下,說道:“沒什么,早點兒休息,明天見?!?br />
    謝汐點點頭,他可不認為自己有機會睡覺,入夢次數多了,他早明白了,夢里的時間是由做夢人決定的,他說一夜過去,那就是一夜過去。

    謝汐剛還在收拾桌子,畫面一轉,他正在超市里買菜。

    艾克斯問道:“這種硬邦邦的東西會好吃嗎?”他拿的是一個土豆。

    謝汐愣了下才跟上這跳轉,他道:“好吃,有很多做法?!?br />
    艾克斯看了眼價格:“這土豆好便宜?!?br />
    謝汐悶著笑道:“它的產量大,吃起來也踏實,是性價比極高的作物?!?br />
    艾克斯若有所思道:“如果月牙果也能這么便宜……”

    謝汐裝作沒聽到:“嗯?”

    艾克斯道:“沒什么,今晚我們吃土豆?!?br />
    “好啊?!敝x汐本想買點兒牛肉燉著吃,轉念又想到自己是勤儉人設,便放棄了這個念頭,打算直接做椒鹽土豆塊。

    果然,吃了純土豆的艾克斯大加贊賞:“真的很好吃?!?br />
    謝汐默默給他補上一句:還便宜。

    他不是笑話艾克斯,只是挺感慨的:二王子一點不小氣,他是心太大,裝著黎民蒼生。

    恍惚間似乎過了很多天,謝汐每天就是給二王子做飯,做得都是家常菜,陸地上產量很大的作物。

    這天謝汐給艾克斯烤了個地瓜,嘗到這甜如蜜糖的滋味,二王子道:“很好吃?!?br />
    謝汐道:“是這個地瓜好,紅壤的糖分高?!惫烙嬕灿袎舻臑V鏡加成,他其實做菜很一般,但在二王子這夢里,簡直成了美食專家,隨便什么菜都是信手拈來。

    艾克斯說:“還是你會做?!?br />
    謝汐一點兒不餓,看著艾克斯吃。

    艾克斯抬頭看他:“你不吃嗎?”

    謝汐都連吃幾天飯了,哪里會餓?

    他看著艾克斯,忽然道:“你和加爾是是親兄弟,可是完全不一樣,你比加爾擁有的財富還多,為什么你會這樣節約地過日子?!?br />
    其實謝汐覺得自己不該問,但又十分想問。

    夢里的艾克斯是干什么的謝汐不清楚,但現實中的艾克斯是帝國的王子,他站在權與利的巔峰,卻還是那樣節省,甚至被自己的弟弟笑話。

    艾克斯竟也回答他了:“……只有這樣才能有概念,才能知道每一塊錢的價值,才能體會到真正的生活,才能踏實做事?!?br />
    謝汐愣住了。

    生在王室,周圍全是花團錦簇,含著金湯勺出生的王子們天生不知人間疾苦。

    這樣的人適合當帝國的財政大臣嗎?適合掌管民生大計嗎?會心心念念想著為民謀福嗎?

    不適合,所以艾克斯走出花團錦簇,放下金湯勺,過著約束的生活,為得是腳踏實地。

    謝汐笑了下。

    艾克斯道:“我來收拾盤子?!?br />
    謝汐說:“沒事,我來就行?!?br />
    說著他起身,去拿桌子上的盤子,艾克斯也去拿,兩人的手指碰在一起。

    艾克斯一怔,眸子深了些。

    謝汐滿腦子都是“民生大計”,早忘了什么那亂七八糟的倫|理關系了。

    直到艾克斯握住了他的手。

    謝汐抬頭看他。

    艾克斯看著他,輕聲道:“科林,我……”

    啪嗒一聲,盤子落在了地上。

    謝汐十分肯定自己沒松手,但盤子就是碎了!

    他彎腰去撿盤子,他更加確定的是,自己的手指沒有被盤子碎片割到,但還是流血了!而且根本不痛!

    “小心?!卑怂剐奶鄣媚闷鹚氖种?,幫他止血。

    謝汐:“……”

    兩人的舉動很親密,可艾克斯不僅沒放開謝汐,反而單手扣住了他的腰,眸中有熾熱的火焰:“如果我早些……”

    這時,房門叮的一聲開了,加爾的聲音響起:“哥你在家嗎,我還沒吃飯,你……”

    他推門而入,看到了舉止親昵的兩個人。

    一個是他哥,一個是他的伴侶。

    他們靠得很近,他的戀人仿佛嵌在了高大的男人懷中,仰著的脖頸像是在索吻。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