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開放世界9
    這輪游戲已經玩了三圈了, 所有人都說了三次, 下一個無論是開口, 都將受到懲罰。

    按照順序, 應該是坐在第一位的謝汐開口了,接下來受到懲罰的就是他。

    但是彭馳用了換位卡, 讓藍靈靈和謝汐換了位置

    那么開口的人就成了藍靈靈,受到懲罰的人也換成了她。

    藍靈靈滿目驚悚,說道“不不要我不要換”

    然而根本不需要她動彈,她已經和謝汐調換了座位。

    僵尸女孩道“游戲繼續, 不開口的話也是要受到懲罰的哦?!?br />
    藍靈靈面如死灰, 看向彭馳的視線滿是不甘“我不是故意害你的, 那張(禁j)言卡本來就是個陷阱, 你為什么”

    “說錯話了啦?!苯┦⒌?,“你(身shēn)邊有這樣兩位優秀的男士,為什么還要去看其他人呢(愛ài)(愛ài)最討厭這種不專一的人了”

    藍靈靈知道自己躲不開懲罰, 索(性xg)利用這個機會質問彭馳。

    她一開口,這輪游戲就結束了,彭馳也有了說話的機會,他冷笑道“(禁j)言卡不是你的錯,可之后呢你趁我走神逆轉順序, 害我又沒了一條腿, 你根本就是在((逼bi)bi)死我”

    藍靈靈道“是你自己沒反應過來”

    彭馳道“怎么所有人都不逆轉, 就你轉了”

    藍靈靈咬牙道“就算我沒逆轉你也不會放過我”所以她要下手為強,排除隱患。

    僵尸女孩道“好啦, 別吵了,你倆不適合?!彼捓镌捦饩瓜裨趧癯臣艿?情qg)侶,“不適合就不要勉強在一起嘛?!?br />
    彭馳和藍靈靈全都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可惜卻不敢反駁僵尸女孩。

    僵尸女孩飄到了藍靈靈(身shēn)后,說道“雖然我不喜歡吃女人,但規矩是規矩,定下了就一定要遵守?!?br />
    話音落,藍靈靈的慘叫聲響起,她的右胳膊沒了。

    她的右邊是江斜,江斜的左側不可避免地沾上了血跡,只是他個子比女孩高,所以血沒濺到他臉上。

    在壞運氣這件事上,江斜從未這么慶幸過。

    (挺tg)好的,至少沒弄臟小朋友。

    僵尸女孩吃了藍靈靈的胳膊,嫌棄道“不好吃”

    藍靈靈咬著下唇看她。

    僵尸女孩勉為其難道“好啦,還是要給你止血的?!彼T癟嘴,不開心地小聲嘟囔道,“死人是找不到(愛ài)(情qg)的?!?br />
    這話她說得聲音很小,謝汐離得近,所以聽得清楚,他心思微動

    僵尸女孩道“好啦,繼續玩游戲”

    在場的六個人,有兩人已經受傷,彭馳沒了一條胳膊一條腿,藍靈靈也沒了右胳膊。他倆都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并且怨恨著對方。

    局勢已經亂了,再這樣下去,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怎么辦到底該怎么辦難道這真是個死局只能這樣不停玩下去,最后所有人都死在這里

    不可能

    謝汐仔細回憶著進入這個游戲后的細節。

    僵尸女孩說了很多話,尤其是第一次,江斜胡鬧那會兒,她說過最喜歡相親相(愛ài)的人了,游戲最開始更是提到過要讓他們在這里找到(愛ài)(情qg)。

    彭馳第一受到懲罰時,僵尸女孩說的話謝汐記得清清楚楚。

    對一個人告白四次還被拒絕的話,就要受到懲罰。

    告白四次被拒絕要受到懲罰,這聽起來像隨口說說的,畢竟規則訂的就是超過三次受到懲罰。

    但如果這不只是規則呢如果這規則是建立在某個目的之上呢

    最初聽到這句話時,會讓人(禁j)不住想假如年輕女人也對彭馳說我(愛ài)你,是不是就沒事了

    不可能,因為規則是不能超過三次,第四次才回答我(愛ài)你,僵尸女孩八成又會說“(愛ài)他的話,為什么不早點兒接受果然還是他不夠優秀吧,還是要接受懲罰哦?!?br />
    可如果在三次中回答我(愛ài)你,年輕女人又違反了只能對我(愛ài)你回答不要臉的規則,那么受懲罰的就會是她。

    這是無解的,說四次后不被答應會被懲罰,而在三次內又沒人敢答應

    這么看來,僵尸女孩說的話果然是鬧著玩的她的本心就是吃人

    如果一個游戲的存在就是讓玩家死,那中央也未免太殘酷了。

    謝汐知道在中央眼中,玩家與萬千世界甚至是眼前的僵尸女孩并無不同。

    中央不會偏(愛ài)玩家,卻也不會厭惡。

    所以這個游戲一定可以通關,那么通關的點到底在哪里

    謝汐忍不住看向江斜。

    江斜察覺到他的視線,也看了他一眼。

    兩人沒有說話,謝汐卻意外地懂了他的意思。

    沉住氣。

    謝汐微怔。

    對,想要通關就不能被眼前的一切給迷惑,真正的線索肯定藏在里面,他需要冷靜

    不要被游戲干擾,不要被僵尸女孩干擾,更不要被仇恨與恐懼干擾。

    新一輪游戲開始了,指針停在了年輕女人面前,她頓了下,對西裝男人說“我(愛ài)你?!?br />
    西裝男人回答了年輕女人后對謝汐說“我(愛ài)你?!?br />
    謝汐之前并未察覺,離近了他竟感覺西裝男有種詭異的熟悉感,他回道“不要臉?!?br />
    他繼續轉頭對藍靈靈說“我(愛ài)你?!?br />
    藍靈靈哽咽道“不要臉?!?br />
    她似乎疼極了,眼眶通紅,(身shēn)體顫抖,看向彭馳的視線里全是怨恨。

    彭馳也不遑多讓,他把這一切災難的元兇都指向了藍靈靈。

    其實害他們變成這樣的是這個游戲,但是他們反抗不了僵尸女孩,所以遷怒到了彼此(身shēn)上。

    僵尸女孩在他們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種子,而他們將它滋養成了參天大樹。

    一圈平穩結束,在即將開始第二圈時,僵尸女孩忽然道“哎呀,又有獎勵了,暫停領獎吧?!?br />
    年輕女人神色放緩了一些。

    獎勵對于第一人來說,反而是避免懲罰的轉機,但對于其他人來說,可能是災難。

    大家都凝神看向,藍靈靈咬著下唇,祈禱著不要指向彭馳,彭馳反倒無所謂了,與死亡相比,他更想發泄怒火

    轉盤停了,指向了江斜。

    僵尸女孩開心道“你的聲音特別好聽,快點念一念,讓大家知道是什么卡片?!?br />
    江斜拿下了卡片,看到上面的字后,他瞳孔微縮,緊接著嘴角溢出了一縷笑意“反話卡,使用后只能說相反的話,可對其他五人隨機使用,也可以自己使用,不可棄用,本輪結束將自動生效?!?br />
    反話卡

    謝汐怔了下,西裝男也在思索,年輕女人有些緊張,彭馳和藍靈靈卻是慌張極了。

    這張卡片如果在前期出現,對所有人來說都還好。

    他們都是反應力不錯的人,腦子也轉得快,不至于因為說反話而轉不過彎。

    現在不行了。

    尤其是受傷的彭馳和藍靈靈,他們正?;卮鹨呀浭窃趶姄稳绻挥昧朔丛捒?,他們真不一定能反應過來

    年輕女人的緊張卻是因為這張卡片的效果太一般,不像之前的卡片那樣致命。無論誰被用了反話卡,都不一定會犯錯,如果不犯錯,那么受懲罰的人將是她。

    而謝汐,卻是看到了破局的關鍵

    江斜道“我自己用?!?br />
    僵尸女孩道“真的嘛,你可要考慮清楚哦,不小心說錯了可是要受懲罰的?!?br />
    江斜看她“隨機不好,萬一選中我的心上人怎么辦”

    僵尸女孩轉起圈圈,像個天真的小姑娘般開心“哎呀,你真的喜歡他,真的對他一見鐘(情qg)嗎”

    江斜笑了笑。

    僵尸女孩又問“他喜歡你嗎”

    江斜道“我還不知道?!?br />
    僵尸女孩道“那你就去告白呀?!?br />
    江斜道“我會的?!?br />
    僵尸女孩興奮道“真開心,要是你們能在(愛ài)(愛ài)的游戲里找到(愛ài)(情qg),(愛ài)(愛ài)可以一直餓肚子”

    江斜暗示得很明顯了

    關鍵點就在這里,只要有了反話卡,那么當對方說我(愛ài)你時,因為要說反話,所以江斜的回答也會是我(愛ài)你,這樣就達成了互相告白的條件

    是不是等藍靈靈對江斜說我(愛ài)你,而江斜回應了她,這個游戲就結束了

    謝汐緊張地看著他,希望游戲能就此中止

    雖然彭馳和藍靈靈都受了傷,但只要能離開這個開放世界,回到中央后都是可以治療的

    開始真的能這樣結束嗎

    暫停結束,游戲重新開始,年輕女人咬著下唇對西裝男說“我(愛ài)你?!?br />
    西裝男回復她后轉向謝汐,低聲道“我(愛ài)你?!?br />
    謝汐看向他,瞇了下眼睛。

    西裝男嘴角微揚,面部肌(肉rou)動得有些違和。

    這時江斜的視線掃了過來,西裝男立刻恢復如常。

    謝汐不敢耽誤時間,只得繼續把游戲進行下去,輪到藍靈靈對江斜說我(愛ài)你了,用了反話卡的江斜原本該說不要臉,現在卻要說我(愛ài)你。

    按照推斷,他們說完,游戲就該結束了

    謝汐緊張地看著他們

    藍靈靈道“我(愛ài)你?!?br />
    江斜也道“我(愛ài)你?!?br />
    這是游戲中,唯一說了同樣話的一次。

    會怎樣謝汐轉頭看向僵尸女孩,僵尸女孩無動于衷,一點要喊結束的意思都沒有。

    謝汐腦袋嗡得一聲,心冰涼。

    難道他想錯了難道這個游戲真的沒有結束難道這真是個要把所有玩家都喂給僵尸女孩的游戲

    不不可能,如果真是這樣的死局,就不會留這么多線索

    所以說,一定是他忽略了什么,到底是什么

    顯然年輕女人也想到了一些,但藍靈靈的“告白失敗”讓她大失所望。

    下一個被懲罰的將是她,她比誰都緊張。

    這一輪游戲她一直避免看向彭馳,一直都是向著西裝男說的話,但這次她忽然逆轉了方向,對彭馳說“我(愛ài)你?!?br />
    彭馳一愣,反應還算快“不要臉?!?br />
    年輕女人死咬著下唇,看向了江斜。

    謝汐猛地反應過來,是的,順序

    因為有心上人的是江斜,所以應該是江斜告白,藍靈靈接受,這樣的話

    不對,謝汐終于想起了關鍵點。

    一見鐘(情qg)。

    江斜鋪墊過的,在最初的時候、游戲試玩階段,他就做好了鋪墊。

    他一見鐘(情qg)的對象是謝汐。

    所以江斜要向謝汐告白,而謝汐不拒絕,才能結束游戲。

    但謝汐被彭馳用了換位卡,和藍靈靈換了位置,兩人中間隔了一個人,江斜根本沒法向他告白。

    如果是這樣,那豈不是沒法結束游戲了

    也能結束,只要藍靈靈被淘汰,那么江斜的旁邊就是謝汐了。

    謝汐的心里仿佛被放了一塊冰。

    倘若藍靈靈沒有抱著先下手為強的目的折磨彭馳,那么彭馳也許沒有這么強的報復心,如果彭馳放棄了換位卡,那么等江斜抽到反話卡,他們就結束游戲了。

    最后的結果可能有三人丟掉胳膊,但與死亡相比,已經是萬幸了。

    也許是想到了什么,也許是被忽然調轉的方向與反話卡,還有失去胳膊的劇痛給弄昏了頭,當江斜對藍靈靈說不要臉時,她回道“我(愛ài)你?!?br />
    話音剛落,僵尸女孩笑著飛了過來“哎呀,說錯了呢,女孩子要矜持一些嘛,他都對你說不要臉了,你怎么還能說我(愛ài)你呢”

    藍靈靈呆呆地,通紅的眼眶有淚水滴落“不不要我”

    僵尸女孩吃掉了她的左腿。

    藍靈靈的尖叫聲異常凄慘,完全沒了最初的甜美聲線。

    在她左邊的謝汐感受到了血液的黏膩與腥臭

    僵尸女孩吧唧下嘴道“好啦,開始新一輪游戲?!?br />
    血止住了,可劇痛仍在,藍靈靈趴在了桌子上,似乎連直起(身shēn)子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無聲的哭著,死咬著的下唇上全是鮮血。

    難道真的要淘汰了她才能結束游戲嗎

    謝汐不(禁j)攥緊了拳頭。

    新一輪開始了,這次指針對準了西裝男。

    這看起來是個運氣轉盤,卻十分微妙地沒有重復過,每次的不公平第一人都是不一樣的。

    西裝男神態平靜,對謝汐說“我(愛ài)你?!?br />
    謝汐總覺得他怪怪的,可細究的話又想不到什么。

    游戲向下轉,藍靈靈雖然趴在了桌面上,但還有力氣說話,能夠繼續游戲。

    彭馳似乎已經適應了劇痛,當說反話的江斜對他說“不要臉”時,他反應過來了,接的是不要臉。

    眼看著轉完了兩圈,謝汐忍不住看向僵尸女孩。

    僵尸女孩過來了“又有獎勵啦不過我這里的卡片只有三種,沒法給你們太多驚喜了?!?br />
    謝汐眼睛一亮。

    這個游戲果然不是死局只有三張卡片的話,他們有極大幾率會隨機到換位卡,這樣他就可以和藍靈靈換位,與江斜一起結束游戲。

    換位卡換位卡換位卡。

    謝汐死死盯著,都快默念出聲了。

    好歹是一代歐皇,在抽卡轉盤這種事上,他仿佛真的有迷之意念

    指針停下,指在了西裝男(身shēn)上。

    像選取第一人時一樣,游戲中出現了四次獎勵,每次都是不同的人,謝汐毫不意外,倘若游戲繼續下去,下個得到卡片的人要么是謝汐要么是年輕女人。

    這是一個看運氣卻又不全看運氣的游戲。

    西裝男人拿起卡片,慢慢念道“換位卡,指定兩個人調換座位,可棄用,本輪后無效?!?br />
    真的是換位卡

    謝汐激動地看向他。

    西裝男幾不可察地揚了揚嘴角,他道“我要使用這張卡片?!?br />
    僵尸女孩道“好呀,那你想讓誰和誰更換位置”

    西裝男看先謝汐,略帶遺憾地說道“讓謝汐和藍靈靈更換位置?!?br />
    謝汐“”他都顧不上去多想西裝男的語氣了。

    太好了,這個男人肯定也看出了破局的關鍵

    僵尸女孩道“可以?!彼捯粢宦?,謝汐和藍靈靈換了位置,謝汐再度來到了江斜(身shēn)邊。

    他看向江斜,亮晶晶的眼睛里全是期待。

    江斜心里像抹了蜜一樣別管原因是什么,反正小朋友在期待他的告白。

    西裝男對藍靈靈說“我(愛ài)你?!?br />
    藍靈靈將話傳了過來,謝汐略有些緊張地對江斜說“我(愛ài)你?!?br />
    江斜要說反話,所以他也說“我(愛ài)你?!?br />
    條件達成了,游戲結束了嗎

    謝汐忍不住看向僵尸女孩

    僵尸女孩一動不動,沒有絲毫要宣布游戲結束的意思。

    難道他想錯了

    謝汐心揪成了一團,這時江斜溫柔的低語響在他耳畔“我(愛ài)你?!?br />
    一瞬間,謝汐亂糟糟的思緒理順了,他起起伏伏的心跳也穩了下來。

    他笑了笑,對江斜說“我(愛ài)你?!?br />
    僵尸女孩開心道“太好啦你們在(愛ài)(愛ài)的游戲里找到了(愛ài)(情qg),(愛ài)(愛ài)好高興可惜時間不多了,游戲結束了,沒找到(愛ài)(情qg)的玩家,只能下次再見啦”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