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妙筆繪山海6
    江斜把人撈到懷里, 親了一口“怎么能說老公沒用”

    謝汐怒目而視。

    江斜看了眼淪為988的好感度, 訕笑道“你是, 你是我老公?!?br />
    沒臉沒皮的壞東西

    謝汐努力榨取著他的剩余價值“那青龍在盤算什么你總知道吧?!?br />
    江斜微笑, 帥得一本正經。

    謝汐不吃他這(套tào),戳穿道“連這個你都不知道”

    江斜眼看裝帥無效, 改裝可憐“這個世界的背景設定是神話風,一個個都修行了幾百數千年,識海固若金湯,我也就能看到一些無關緊要的?!?br />
    謝汐“”

    江斜還不忘耍嘴皮子“你的所有事對我來說都是最緊要的, 看不到也是理所當然的?!?br />
    謝汐并沒有被撩到, 還忍不住又強調一遍“要你何用”

    江斜在他細嫩的脖頸上(吮shun)了一下“你看, 我會種草莓?!?br />
    謝汐“”

    打死這個混蛋他是不是就不用一口氣嫁n個人了

    “好啦好啦, ”江斜給他順氣道,“根據我這一天的推測,青龍應該是懷疑你另有新歡, 是為了什么目的才答應他的求婚,你并不(愛ài)他,連百花山的那次相遇也是你故意為之?!?br />
    謝汐盯他“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嗎”

    江斜“直接去看他的想法不行,可我這不還有腦子嘛,可以根據他做的事來推測?!?br />
    謝汐對他有腦子這個話題持懷疑態度

    江斜又道“他還沒找到(奸jiān)夫, 不過有了初步懷疑目標?!?br />
    謝汐警惕道“誰”

    江斜頓了下道“他的左膀右臂那, 他的親信那只麒麟, 他的二叔那條白龍,他的弟弟和妹妹還有”

    謝汐聽得目瞪口呆“你再不正經說話, 我就走了”

    江斜無辜極了“我說的都是實(情qg),他基本把你在圣山見過的人都懷疑了一遍?!?br />
    謝汐忍不住說道“神經病啊”

    江斜輕嘆口氣道“沒辦法,誰讓你腳踏六條船,給老四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心里(陰y)影?!?br />
    謝汐氣死了“怪我嗎”

    “怪我,都怪我,”江斜趕緊背鍋道,“怪我每根頭發絲都(愛ài)你(愛ài)得無法自拔?!?br />
    謝汐莫名被這話嚇到了,這混蛋不會分出去頭發那么多的魂意吧,會死人的

    江斜太了解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苦笑道“你老公再厲害,也不可能分出去那么多魂意?!彼F在都要穩不住本元了,真分那么多,人早散了。

    謝汐聽出些不對勁,看向他“魂意被分出去,對你是有影響的吧?!彼缇蛻岩蛇^了。

    江斜“”

    謝汐道“既然不好,為什么不惜分出魂意去也要設計準世界”

    江斜有時候還真有怕小朋友的敏銳,他道“不設計準世界,我又怎么能遇到你”

    謝汐擰眉“這”哪能混為一談

    江斜沒等他話說完便道“遇不到你,我無休無止地活著,又有什么意義”

    謝汐愣住了。

    江斜道“這是只賺不虧的買賣,我哪里能錯過?!?br />
    他說得含含糊糊,謝汐卻全聽明白了。

    江斜說過,現在的中央已經沒有成熟的設計者。

    x已經是當今翹楚,但他最高設計的也不過是ss級的準世界,那么sss乃至地級天級甚至更高的準世界又是誰設計的

    不是不知道,而是那些人都不在了。

    江斜說自己沒有天賦,靠的是魂意來設計世界,當時謝汐就想過,魂意不也是天賦嗎

    現在他明白了,靠魂意是在消耗自(身shēn),絕非長久之計。

    尤其江斜的世界還不許別人進入,也就意味著魂意被放出去了卻無法回來,如此周而復始地設計準世界

    遇不到謝汐,江斜最后會散在自己設計的無數準世界里。

    遇到了謝汐,江斜會從無數個準世界把自己找回來。

    所以他才說穩賺不賠。

    謝汐鼻尖微酸,又氣又心疼。

    江斜哄他道“你這不來了嘛?!?br />
    謝汐賭氣道“我要是不管你呢”

    江斜“那我更應該魂飛”

    謝汐捂住他嘴“你怎么什么都敢說”

    江斜在他手心吻了一下“因為我有朵善良的小薔薇?!?br />
    謝汐頓了下,悶聲道“我可不善良?!?br />
    江斜微怔。

    謝汐聲音壓得很低,不細聽幾乎要聽不清“我只是喜歡你?!?br />
    他做的一切與善良無關,只是因為喜歡他。

    江斜呆了一下,把人壓到了(床chuáng)上“太犯規了?!?br />
    謝汐仰躺著看他,眼睛睜得大大的。

    江斜望進他眼中,啞著嗓子說“你讓我怎么辦說一百句(情qg)話都抵不上你一句?!?br />
    謝汐眼睛彎了彎“還不是因為你說太多唔”

    江斜不敢聽了,再聽下去他整個人都要溺死在糖漿里了。

    兩人親得有點兒過火,江斜道“我們要不要提前洞個房”

    謝汐推他“不行”

    江斜道“你在宴席上都那樣勾引了,又是牽手,又是要咬我耳朵”

    謝汐不服“誰咬你耳朵了”

    江斜夸張道“湊那么近,我耳朵都酥了,竟然沒咬”

    謝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掉溝里了“我那是為了和青龍獨處”

    江斜“是為了見我?!?br />
    這倒是。

    “見我干嘛孤男寡男,(床chuáng)上被里的?!彼秸f越不正經,手也不老實。

    后來倆人還是互幫互助了一下,江斜的理由是充分的“你都留人過夜了,不做點兒什么也太說不過去了?!?br />
    謝汐顫著嗓子痛罵他“你就是來幫倒忙的”

    “怎么會”江斜口齒不清道,“我可是在幫大忙?!?br />
    第二天一早,外頭傳來了極輕的腳步聲,青龍睜開眼,一雙眸子回復到了靛青色。

    他低頭,看到了懷中人安靜的睡顏。

    他睡得很香很安心,米色的里衣下白皙的鎖骨若隱若現,上面有幾個紅點。

    青龍心一(熱rè),想吻他,又舍不得吵醒他。

    他得敢在天亮前回圣山,還有一堆事要處理。

    外頭的侍從已經站了好一會兒,他再不起(身shēn)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青龍悄悄將胳膊挪了出來,仔細不吵醒他。

    謝汐睡得很沉,毫無所覺。

    青龍看著他的睡顏,又安心又不安。

    安心只是因為沒吵醒他,可以讓他好好睡一會兒,不安卻是因為始終碰不到這張漂亮面孔下的那顆心。

    都說狐族擅蠱惑人心,他卻覺得,誰都比不上這朵小薔薇。

    他不言不語,甚至無需看他一眼,他的一顆心就無法控制地黏在了他(身shēn)上。

    哪怕知道他

    也不肯放手。

    青龍回味著昨晚的甜蜜,冷成冰塊的心有著尖銳的刺痛。

    謝汐醒來時,(身shēn)邊已經沒人了。

    走了

    也不知道是江斜走的還是青龍走的,嗯也沒啥區別,這倆不管誰都不會吵醒他。在夢想成真里那六十多年,江斜起(床chuáng)從來都輕手輕腳的

    謝汐嘴角彎了彎,心里剛升起一陣甜滋滋,又長嘆口氣。

    愁啊。

    以前是為了通關不擇手段,現在還得顧忌魂意。

    萬一得罪狠了,下個世界遭殃的還是他

    亞特蘭蒂斯里他向五人求婚,現在十有要面對至少五場婚禮

    嗯,江斜骨子里是個結婚狂魔吧

    謝汐起(床chuáng)洗漱,剛收拾完,外頭就傳來了吵鬧聲“怎么回事紫九怎么受了這么重的傷”

    一聽這話,謝汐連忙出門。

    雖然都是設定,但紫九的確把他當弟弟一樣照顧,感(情qg)是真實的。

    謝汐一出門就愣住了。

    紅三手里捧了很大一朵薔薇花,現實中絕對沒有這么大的薔薇花,足足有二十公分,通體紫紅色,很漂亮,可是花瓣卻落了一大半。

    后頭有個小少女一邊哭一邊用衣服去接掉下的花瓣“紫九姐姐都是為了我們蟲怪沖破了結界,偷襲苗圃,紫九姐姐把他們趕跑了,可是也受傷了”

    紅三急得團團轉“快、快去找族長大人紫九太虛弱了,再不治療她就”

    這時年邁的薔薇族長已經過來了,他一看紫九的模樣,顫聲道“把、把她先放到水里?!?br />
    謝汐也心急,可惜他知道得不多,不敢多言,只能緊緊跟上,聽聽(情qg)況。

    紅三和紫九關系好,問道“族長大人,紫九她不會有事的對嗎”

    族長頓了下。

    謝汐的心也提了上來。

    紅三臉色蒼白,這時他看到了謝汐,連忙道“九九你快去求青龍大人救救紫九”

    族長搖頭道“沒用的,這樣的傷,誰都修復不了?!?br />
    修復

    謝汐大步上前道“我來試試?!?br />
    紅三眼眶通紅道“對,還是要試試,九九我隨你去圣上,找青龍大人來試試”

    “來不及去圣山了,”謝汐道,“讓開一些,我來試著修復一下?!?br />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誠然現在謝汐繼承了花神之名,又是青龍大人未來的伴侶,但他本質上只是個普通的小薔薇,怎么就

    謝汐也不浪費時間了,直接從少女懷里接過花瓣,仔細辨別著方向“你們知道紫九姐姐原先是什么樣子嗎”

    老族長到底活得久,經驗多,他不再多問,連忙道“我知道,花瓣的順序我全記著?!?br />
    謝汐松口氣道“那就好辦了,族長你告訴我花瓣位置?!?br />
    紅三也反應過來了,他揮手道“大家都出去,不要打擾到族長和九九?!?br />
    焦急等待的薔薇們都出去了,屋里只剩下重傷的紫九和族長紅三還有謝汐。

    謝汐問清楚花瓣位置后開始使用修復術。

    起初族長還是持狐疑態度,現在眼睜睜看到一片片花瓣被“修”好,早已心服口服。

    謝汐用了整整七十次修復術,可算把所有掉落的花瓣都復原了。

    紅三大喜道“沒事了紫九沒事了”

    謝汐松口氣,他雖然用修復術幫了不少人,但修花還是頭一次。

    族長激動得手直打顫“花神、花神轉世啊”

    謝汐解釋道“這只是青龍大人教我的一點”

    “不”族長道,“這是花神大人才有的力量,我年幼時曾見過,他法力無邊,曾修復過青龍圣人的鱗片,朱雀圣人的翎羽,白虎圣人的雙翼據說、據說還修復過九尾妖祖的神尾和后卿妖祖的三頭六臂”

    謝汐“”

    事實證明,江斜還不如一朵老薔薇管用。

    謝汐從這番話里,至少確定了五個魂意。

    青龍、朱雀、白虎、九尾、后卿。

    也不知道有沒有玄武、白澤、窮奇、饕餮、帝江之類的。

    謝汐無所畏懼,不介意照單全收。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