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妙筆繪山海23
    謝汐冷得都聽不清九尾在說什么了, 這樣的溫度的確不是一朵花能承受住的。

    好在九尾捧起他后就給他傳輸了源源不斷的熱量, 緩解了他身體的僵硬。

    謝汐總算不冷了, 可還是懶洋洋得沒力氣, 完全沒法變回人。

    九尾輕聲問他:“感覺好些了嗎?”

    謝汐:“……”抱歉,薔薇花不會說話!

    九尾也沒想要他回應, 只是認真地控制著熱量,不會燙到小薔薇,也不會再讓他感覺到冷。

    實際上九尾是很難產生熱量,他修的功法至陰至寒, 想要弄出這些熱量就得逆轉功法, 這可不是嘴上說說那么簡單, 而是實打實地“自斷筋脈”。

    放到幾天前, 九尾絕對想象不到自己會為一朵小花做到這個地步——不惜代價得罪了師弟后卿,又毫不猶豫地耗損修為來給他取暖。

    明明只要將他帶回宮殿,自有人會照料, 但他卻忍不住,連一分一秒都等不了,見不得他有半分難受。

    為什么?

    他們只不過見了一面,他為什么要這樣在意,簡直像被迷了心竅, 失了神智。

    謝汐蔫蔫地, 有氣無力的窩在九尾掌心, 倒是不用費心演,這有氣無力的模樣和生無可戀相差不大。

    九尾帶他回了九尾宮, 立馬找人拿來暖丹。

    狐族送過來的是個罐子,里面裝了不少暖丹,九尾竟一口氣全倒了出來,堆在了小薔薇身邊,像棉被一樣簇擁著他。

    謝汐:“……”

    狐族:“!”暴殄天物??!這真是他們勤儉持家的九尾妖祖嗎!

    九尾問謝汐:“還冷嗎?”

    謝汐動了下花瓣,他的意思是——麻煩把暖丹拿開,硌得慌。

    九尾卻喜笑顏開,松口氣道:“不冷就好?!?br />
    謝汐:“……”花同狐講,無法溝通!

    變成花后謝汐沒太有時間觀念,總覺得一會兒就一天,一會兒又一天,渾渾噩噩的。

    他這是身體虛弱導致的精神不振,可在九尾眼中就是另一副模樣了。

    小薔薇自閉了。

    雖然把花兒給救回來了,可是卻不愿再面對現實。

    這幾天,九尾找了無數醫師來給謝汐看身體。

    醫師紛紛說道:“花體無大礙?!?br />
    九尾追問:“那為什么不化形?”

    醫師嘆口氣道:“是他自己不想化形?!?br />
    謝汐聽到這句話,很想吐槽:庸醫!他很想化形,只是沒力氣而已!

    九尾惆悵了,怔怔地發了會兒呆,便又打起精神,仔細陪著謝汐。

    謝汐很受用,挺喜歡九尾這忙前忙后的貼心模樣。當然江斜也待他極好,但那家伙本質是個皮皮怪,正經不過三秒鐘,太討打,哪像九尾這樣小心翼翼。

    果然魂意比本體可愛啊,謝小汐這么想著。

    大概過去了七八天,九尾帶來了一堆玉瓶,他熱切道:“雖然費了些功夫,但好歹是弄到了,都是你愛喝的?!?br />
    謝汐:“……”他是不是該表演一下觸景生情?

    唔,一朵花要怎么表現出如此復雜的情緒?也太為難人啦!

    這玉露估計是成分不簡單,謝汐不過花瓣沾了幾滴,就感覺周身力氣倍增,再一回神,已經變回人的身體了。

    九尾眼睛明亮,聲音略有些緊張:“還要喝點嗎?”

    謝汐這下是不得不觸景生情了,畢竟都是個人了。

    他看向玉瓶,眉心極輕地皺了皺,蒼白著臉道:“我不想喝?!?br />
    九尾一愣。

    謝汐轉過頭去,似乎連看這玉露的力氣都沒有。

    九尾反應過來了,他胸口苦澀,寬慰他道:“這些對你身體很有好處,你還是……”

    謝汐搖搖頭,一聲不吭。

    九尾頓了下,狠心道:“難道離了后卿,這世界對你來說就再沒牽掛了嗎!”

    冷不丁聽到這名字,謝汐唇瓣微顫,躲閃的眸子彰顯了他想要逃避的心理。

    九尾按住他的肩膀,逼視他:“他把你當成其他人的替身,他根本沒有在看著你,難道你要為了這樣一個人,放棄自己的生命嗎!”

    這一字一句的,殘酷地揭開了小薔薇潰爛的傷疤,固然殘酷,卻也除毒。

    有些事不說開了只會一味逃避,而逃避之后,等來的只是壓抑許久后更兇猛的爆發。

    現在很痛,也比之后粉身碎骨要強!

    謝汐搖著頭,面色蒼白道:“別說了,請您……別說了……”

    九尾盯著他:“如果你想一輩子活在欺騙之中,我可以把你送回去?!?br />
    謝汐猛地抬頭,惶恐道:“不要!我不要回去!”

    九尾緊繃的神態中全是心疼:“忘了他吧,他真的不值得你喜歡?!?br />
    謝汐稍微代入了一下,情緒迅速到位:“如果不值得就能不喜歡,那該有多好……”

    是啊,值不值得的,從來都不是喜歡一個人的衡量標準。

    誰想喜歡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誰想把一顆心傾付給一場注定的悲???

    誰想把一生最熾熱的感情交托一個不值得的人?

    可感情這種事,如果能用理智去控制,又哪來那么多癡男怨女。

    九尾聽他這樣說,一顆心都被戳成馬蜂窩了。

    是啊,如果說不喜歡就不喜歡,那他也不用為他魂牽夢縈。

    被后卿欺騙一輩子又怎樣?小薔薇壽命這么短,快樂過一生不好嗎?他為什么要點醒他?還不是不甘心。

    理智上知道怎樣才是最好的,卻還是感情用事。用著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做事,可其實還是為了一己私欲,到最后帶給彼此的只有走不出的無盡深淵。

    兩人都沒再說話,離得那么近,卻又隔得那么遠,獨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謝汐基本能猜出走向了,他不忍心看九尾再難過,索性推了推“劇情”。

    “九尾大人……”謝汐輕聲喚他。

    九尾看過來,銀眸倒映著一整個他:“有什么事你盡管說,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蹦呐率前涯闼突睾笄淠抢?,哪怕是讓你繼續沉睡在……

    謝汐低聲道:“我聽說您有個法術,能讓人忘記一切?!?br />
    九尾呆住了。

    謝汐繼續道:“能幫幫我嗎?”

    這五個字說得滿是絕望和無助,九尾一顆狐貍心都炸開了。

    “好?!彼讨鴱暮韲涤可蟻淼目酀?,“我幫你?!?br />
    謝汐笑了笑,眼中蒙著薄薄的水霧:“謝謝?!?br />
    九尾嗓音干澀:“不用謝?!?br />
    這就是迷魂術的由來了,后卿說謝汐被九尾施了迷魂術,應該就是這時候。

    當然在魂意的設定里究竟是謝汐主動求的還是九尾看不下去給他用了,就不知道了。

    不過這些不重要,反正謝汐是忘了后卿,愛上了九尾。

    九尾的迷魂術對現在的謝汐當然是不管用的,理論上他不是畫中人,也不會受這里的法術影響。

    但是他很容易就能調整好情緒。

    畢竟后卿也好,九尾也罷,都是江斜,哪個都是心疼的。

    “一覺醒來”謝汐忘了后卿,看到了笑得溫柔繾綣的九尾。

    九尾道:“小薔薇,你一路跟到這九尾宮,是想做什么?”

    謝汐愣了愣。

    九尾笑道:“是被我迷得暈頭轉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謝汐心里罵一句臭不要臉,面上卻是升起淡淡的紅暈。

    謝汐就這樣和九尾墜入愛河。

    可悲的是,謝汐被人后卿當成替身,如今九尾也成了后卿的替身。

    九尾在使用迷魂術時,轉移了他的情感,將他對后卿的執念全都挪到了自己身上。

    這樣做對他來說無異于飲鴆止渴,可對小薔薇來說卻是解脫。

    用迷魂術可以忘掉記憶,可一旦謝汐看到后卿,就會瞬間想起一切。

    到時候絕望加倍,恐怕會更加難以面對。

    把情感轉移就不一樣了,哪怕謝汐再見到后卿也想不起什么,因為他沒忘記,只不過是換了個人。

    這樣的迷魂術,除非九尾重傷無力為繼,否則誰都破不了。

    九尾不愿謝汐一生都活在被后卿欺騙的夢中。他自己卻選擇了自欺欺人,而且是無比清醒的,時刻都在面對著。

    謝汐對他的喜歡,對他的依賴,對他的眷戀,對他的一切一切,都是在把他當成了后卿的前提下。

    多么諷刺。

    所謂理智,在感情面前就是這樣得不堪一擊。

    謝汐和九尾過了蜜里調油的一段時光,然而好景不長,后卿還是發現了。

    后卿找過來時,看到的是謝汐和九尾在一株寒梅下擁吻。

    銀發男人握住了白薔薇的腰,小薔薇環住了他的脖頸,仰著頭接納他的親吻,那彎著眼角里全是親密與眷戀,仿佛這冰天雪地里只要有這個人就足夠了。

    后卿低喝出聲:“九尾!”

    九尾后背僵直,把謝汐護在懷里,冷淡的看向他:“你怎么還好意思來找他?!?br />
    后卿道:“是你設計陷害我!”

    九尾面無表情道:“你若心中無愧,我又能做什么?”

    后卿額間青筋暴起:“放開他?!?br />
    九尾道:“我喜歡他,心里只有他一個人,難道還比不上……”

    他話沒說完,后卿忍無可忍,發動了攻擊。

    九尾將謝汐推到一邊,上去迎戰,師兄弟二人瞬間打得天崩地裂。

    謝汐哪看得明白,但他隱隱覺得九尾要弱一些——畢竟風格不同,擅長的方向也不一樣。

    這迷魂術對九尾來說是戰無不勝的根本,可這法術有個弊端,用了就會解開上次施法。也就是說他如果對后卿用了,誠然勝算加大,可是卻會解了謝汐身上的。

    所以他絕不會用。

    后卿是恨極了,下手極重,根本是不顧生死,九尾節節敗退,終于在破綻頻出時被后卿一掌轟了出去。

    九尾連退十幾米,嘴角溢出了鮮血。

    后卿根本不打算放過他,迅速向前,掐住他脖頸道:“把迷魂術解了?!?br />
    九尾面色霜白,卻冷笑道:“解了又如何?他全都知道了?!?br />
    后卿薄唇緊抿:“解了!”

    九尾輕笑一聲:“不?!?br />
    后卿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只要你重傷,迷魂術自然就解了?!?br />
    他們是師兄弟,對彼此了解得很,九尾的法術破綻,后卿也一清二楚,他之所謂問這兩句,不過是想到師兄弟的最后情面,九尾執迷不悟,他也不再顧忌。

    謝汐看到這里,哪還不明白?

    照樣下去,九尾狐貍就要被后卿給活活打死了。

    自己打死自己這種事,江斜你是開先河了!

    眼看著后卿又是一拳打了過去,謝汐拼盡全身力氣撲了上去,擋在九尾身前受了這一拳。

    剎那間仿佛時間定格,天地倒置,后卿和九尾撕心裂肺:“白九九!”

    謝汐:“……”

    我敲里媽,疼死了!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