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妙筆繪山海27
    謝汐怕出人命, 哪還顧得上一臉呆滯的紅二, 拔腿就向外跑。

    紅二竟反應很快, 一把拉住他。

    謝汐看向他, 焦急道:“紅二哥,我真得過去, 再讓他們鬧下去,會出大事的!”

    紅二已經回過神來了,他神態復雜道:“你是那朵白薔薇?”

    謝汐怕耽誤時間,毫不客氣脫了自己的馬甲:“我真是?!?br />
    都說道這個份上了, 已經毋庸置疑了吧!

    誰知紅二竟嘆口氣道:“你說同是白薔薇, 怎么就差距這么大?一個是如此得勇敢無畏有擔當, 一個卻是縮頭縮腦的膽小鬼?!?br />
    謝汐:“???”這什么意思?他每個字都聽得懂, 怎么湊一起又全不明白。

    紅二拉著他手不放:“我不能讓你去冒險!”

    謝汐哭笑不得:“我真……”

    紅二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薔薇族想以身犯險,制止干戈,但是你不行, 即便同是白色薔薇花,也有千萬個不同,你代替不了他,他的罪孽只能自己去背負!”

    果然叫二的人,腦子不是犯二就是中二嘛!

    謝汐認真強調:“我真的就是那朵白薔薇, 就是他們爭來搶去的那朵白薔薇?!?br />
    誰能知道, 這馬甲上還帶著強力膠水, 脫了半天都沒脫下來!

    紅二還欲再說,謝汐可等不了了, 他平日里不顯山不漏水,大家就真當他是朵柔弱的小薔薇了。

    別忘了謝汐可是初級資質快點滿的人,認真起來,普通精怪別想攔得住他。

    “你要是不信,就跟我一起來吧?!敝x汐甩不開紅二,索性拖著他向戰火熊熊處狂奔而去。

    紅二驚呼一聲:“你……你力氣好大!”

    謝汐莫名就想起了某人的常規騷話——我其他地方更大。

    什么亂七八糟的!果然近墨者黑!

    他臉上微紅,跑得更快了——不能讓魂意們出事,他們出事,某個壞東西就危險了!

    紅二哪知道這朵小薔薇在想老司機的黃段子,他還在喋喋不休:“你說什么我也是不信的,你可是青龍圣人的未婚夫,你哪有時間去招惹九尾、后卿和白虎?你要真有這本事,你怎么不把朱雀也給收了?!?br />
    謝汐頓了下:“別妄下定論?!?br />
    紅二哪會想到他還真“收”了朱雀,他妥協道:“好啦,我陪你去就是了,沒準倆位妖祖看到我們是薔薇花的份上,會聽咱們說說話,能化干戈為玉帛,也是善事一樁?!?br />
    他可算不拖后腿,謝汐松口氣,也懶得再解釋了。

    反正真真假假的,等他親眼看到就全懂了。

    紅二并不知道,自己的世界觀已經搖搖欲墜,他明明有機會躲開的,偏偏湊上去見證了“奇跡”!

    謝汐趕到時,硬是被這陣仗給震住了。

    如果這個世界有戰神的話,那圣山的白虎和妖海的后卿當之無愧。

    他倆都沒帶旁人,可僅僅是倆人站在那兒,卻硬是站出了氣拔山河的氣勢。

    這是謝汐在這個準世界第一次見到白虎。

    老三加爾其實生得樣貌很細致,尤其在第一個世界更是穿過女裝,當過女仆。在亞特蘭蒂斯倒是本性暴露,是個手握重權的常勝將軍,可那結實的盔甲下,仍舊是一張過分精致的面龐,也虧了他性格火爆,動不動就舞刀弄槍,否則都要讓人懷疑脫下鎧甲是不是女嬌娥了。

    此時他也穿了一身銀白戰甲,紅色的披風在空中飛舞,襯著精致的面孔,殺氣騰騰。

    謝汐看得心肝一顫——嗯,老三長得也是好看的。

    說起來他以前并不覺得人的五官能堆出好看不好看,現在……

    這要是老邪在場,一準會往自己臉上貼金——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寶貝!

    看完白虎也不能不看后卿,雖然在九尾的神鑒里已經和他見過面的,但在現實中也是第一次見。

    謝汐看一眼,心便揪了起來。

    后卿面色霜白,一雙異瞳死氣沉沉,明明站在那兒,卻像是被抽走了魂。

    白虎怒道:“你這個廢物?!?br />
    后卿一聲不吭。

    白虎道:“把他交給我!”

    后卿沉默著,一個字都不回應。

    白虎秉持著老三的暴脾氣,抬手就是筆直的長刀直指后卿胸口:“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聽到這么幾句話,謝汐也基本猜出來了。

    白虎以為白薔薇在后卿這里,但其實白薔薇早就被九尾拐跑了。

    后卿把人給弄丟了,已經是失魂落魄,又要面對白虎的逼問,哪還說得出半句話。

    正所謂手心手背都是肉,謝汐還是心疼后卿的,在亞特蘭蒂斯已經夠可憐了,這會兒也好不到哪兒去。先是被九尾挖了墻角,又要被白虎懟,怎么看都是慘兮兮。

    他正想上前,誰知白虎竟一刀刺進了后卿的胸口。

    “住手!”他匆忙開口,已經晚了。

    謝汐完全沒想到,他根本沒想到后卿會連躲都不躲!

    誠然白虎戰力逆天,但后卿又不是個普通人,旗鼓相當的對手又怎么會連這樣粗暴到根本算不上招式的一刀都躲不過!

    后卿根本不想躲。

    白虎轉頭,一雙深紅眸子鎖住了謝汐。

    謝汐心猛地一跳。倘若視線能夠化為實質,那白虎這眼神已經是密密麻麻的一張網,將他整個人都罩在其中,緊緊束縛。

    被他這樣盯著,謝汐根本挪不動腿。

    后卿也轉過頭來,他看到了謝汐,可那雙異瞳卻毫無波瀾,仿佛一潭死水,沉靜得讓人心疼。

    謝汐扎心扎肺的,上前道:“你怎么不躲開!”

    后卿輕喘口氣,小聲道:“對不起?!?br />
    是在為替身的事道歉嗎?可謝汐根本就不在意。

    白虎猛地抽出長刃,冷聲道:“九九,跟我回去?!?br />
    謝汐一次只能管一個,自然是挑半死不活地管,他看都沒看白虎,扶住了后卿:“怎么樣,能站起來嗎?”

    白虎額間青筋暴起,聲音也帶了怒氣:“九九,過來!”

    這語氣兇得,好像能打人。

    謝汐怕他個鬼,頭都沒回。

    唰地刀聲響起,白虎的聲音已經在爆發邊緣徘徊:“他已經被我廢了影身,活不久了?!?br />
    在這個準世界里,后卿的設定是個僵尸始祖,他最強悍的特點是不死之身,這其實和謝汐的傀儡術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他的影身更強也更耐揍。

    之前老族長說花神修好了他的三頭六臂,其實是只他的影身。后卿有兩個影身,也就是三幅身體,所以才有三頭六臂一說,倒不是像哪咤那樣長在了一個身體上。

    影身被廢,對于后卿來說,的確是活不久了!

    謝汐更急了,他扶著后卿,想帶他回去,想辦法救命。

    白虎長刀揮了過來,僅是刀鋒就滲得人頭皮發麻!

    謝汐擋在了后卿身前,迎面與他對視。

    白虎目光兇煞,說是圣人卻瞧著比這妖祖還要殘暴,他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頓說道:“你以為我不敢傷你?”

    謝汐無所畏懼,眼睛不眨地看著他。

    氣氛陡然降到了冰點,數十米外探頭探腦的人也都大氣不敢出,嚇得要死。

    白虎會動手嗎?就那么朵小薔薇,受得住嗎!

    按理說,這時候紅二是要撲上去救同胞的,但他竟然動彈不得,在這驚人的氣勢下,人竟會失去控制自己身體的能力!

    所有人都屏聲靜氣,一邊震驚于這錯綜復雜的形勢,一邊覺得惹怒了白虎圣人的小薔薇已經是朵死花。

    然而怒到了極限,似乎都要失去理智的白虎卻忽地收手,將長刀劈向大地。

    也不見他動作有多大,可力氣卻是驚人的,刀鋒劃過地面,生生劈開了裂縫,仿佛地震般,撕裂出一道驚人的溝壑,隱隱紅光流動,這一刀下去,竟是辟出了地火!

    大概是用力太猛,長刀都被震碎,散落的星星點點,如同寂冷寒夜里墜落的星辰,帶著攝人心魄的決然,震撼又凄然,仿佛碎掉的不是長刀,而是……胸口的什么東西。

    白虎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謝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能怎樣?他只有一個人,哪哄得了兩個魂意?只能先顧眼前了!

    后卿很虛弱,聲音也低得像是在自言自語:“對不起……”

    他重復著這三個字,也不知道到底在道歉什么。

    謝汐收起情緒,扶著他道:“我帶您回去!”

    后卿看著他,薄唇動了動。

    謝汐道:“您別多說,我有辦法救你?!?br />
    后卿笑了笑,異瞳中的溫柔讓謝汐分不清他到底是誰:“你……總是有辦法的?!?br />
    他這話說得太輕了,謝汐有些聽不清楚。

    這時被“定格”的紅二總算能動彈了,他追上來道:“九九……”

    謝汐道:“我送后卿大人回宮殿,你先回薔薇山吧?!?br />
    紅二咬牙道:“哪能丟下你一個人,我來幫忙!”

    其實也用不到他們,后卿的使奴已經接觸了定身,紛紛趕上來。

    有他們幫忙,謝汐是可以讓紅二回去的,但紅二堅持要跟著謝汐,謝汐想了下,覺得是時候讓他看清真相了。

    回到后卿宮,后卿被安放在寢殿,紅二因為謝汐的緣故,被使奴們奉為上賓,一個個都畢恭畢敬。

    紅二再二,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他待在門外,就聽到了里面的對話聲。

    后卿低聲問:“為什么回來?”

    謝汐道:“我不能放著您不管?!?br />
    后卿啞然道:“你什么都知道了吧?!?br />
    謝汐低聲道:“那又如何?!?br />
    后卿說:“九尾待你很好,你為什么……”

    聽到這里,紅二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止住了埋進去的腿,怯生生地退了出來……

    天哪,九九沒騙他,九九真的就是那朵白薔薇,九九他身為青龍的未婚夫卻收下了九尾妖祖的聘禮并且和后卿拉扯不清還和白虎圣人有了崽……

    紅二的三觀,正式全盤崩裂!

    謝汐是故意的,都鬧到這個地步了,不掉馬是不可能的。

    與其在更糟糕的情況下讓全薔薇族目瞪口呆,還不如讓紅二回去通個風報個信,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像老族長這種年邁的老薔薇,也不會與被嚇到魂歸大地。

    紅二一走,他和后卿就是獨處狀態了。

    剛才還哀莫大于心死,下一瞬這位鴛鴦眼就來勁了:“好痛?!?br />
    謝汐:“……”

    江斜可憐巴巴道:“心臟被捅了一刀,骨頭七零八落,元神毀了八成……”

    謝汐吻住了他的唇。

    江斜:“!”

    蜻蜓點水一下已經是極限了,謝汐面紅耳赤:“有沒有好點?”

    江斜得寸進尺道:“好了一塊手指骨,但還有206塊骨頭和壞掉的心臟以及兩個影身,所以你四舍五入親我1314下,應該就……”

    謝汐面無表情道:“你還是疼著吧!”果然這混蛋是不值得可憐!

    可憐老邪這次是真的有心無力,除了耍耍嘴皮子,連把人撈回來親幾口都做不到。

    謝汐嘴上兇他,人卻是沒離開一步的,他問道:“影身是直接沒了嗎?”

    既然花神能修他的三頭六臂,那他也可以。

    江斜道:“白虎沒留手,后卿也沒反抗,只是沒了影身已經是萬幸?!?br />
    謝汐根本不敢問后卿為什么不反抗。

    江斜又問:“都發生什么事了,和我說說?!?br />
    理論上他們是第一次見面,的確是有些記憶需要通一下。

    謝汐便一五一十地和他說了,順便也自己捋一捋。

    聽到九尾被神鑒封印,江斜怔了下。

    謝汐問道:“九尾不會有事吧?”魂意有事的話,本尊也會有事,看江斜現在的情況,不像有事的樣子。

    江斜搖頭道:“他沒事?!?br />
    謝汐問:“可是他憑空消失了?!?br />
    江斜起身,越過謝汐看向了正后方的神鑒。

    謝汐也跟著看了過去,這是后卿的神鑒殘卷,也是一副畫,當謝汐的視線挪過去時,畫卷上有了墨彩。

    江斜問:“看到什么了?”

    謝汐道:“一片花?!?br />
    江斜笑了下:“薔薇花嗎?”

    謝汐點點頭,他知道他看不到,也知道他猜得到,的確是薔薇花海,一大片一大片的薔薇花,掙脫了藤蔓,鋪在了地上,像一個個墜落凡間的美麗精靈。

    謝汐道:“這是我和后卿相遇的地方嗎?”

    江斜道:“進去看看吧?!?br />
    謝汐惦記著他身上的傷:“我可以改變神鑒里中的記憶嗎?”后卿的影身已經全毀了,想修復是不可能的,只能阻止他受傷。

    江斜反問:“為什么不可以?”

    謝汐頓了下:“改變了過去,不會影響現在嗎?”

    江斜看向他,低聲道:“別被時間束縛,過去和現在并沒有界限?!?/div>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