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7.愛情向左還是右7
    怎么又來一個?這游戲不是向左還是右嗎?又出來一個是什么意思?

    不需要扣題的嗎!

    我們謝小汐是多沉默寡言一青年,這會兒愣是被逼成了吐槽役。

    這槽點也太多了,本以為送走了兩尊大佛,誰知家里還藏了一個女裝大佬。

    按照這個左和右的規則,不會還有一個吧?謝汐趕緊住腦,怕自己一語成讖。

    加爾之前對管家很忌憚,一直是低眉順眼的模樣,如今暴露本性,哪還有什么嬌俏可愛,一雙眸子狹長深邃,微微下垂的眼角帶了些壓抑許久后,明顯發生量變的偏激。

    他道:“少爺,我對您的愛不亞于任何人,請允許我侍奉您好嗎?”

    謝汐嘴角抽了抽,他想知道——他拒絕的話,是不是又要花式死一次?可不拒絕的話,他怕管家和吸血鬼殺出來,給他來個triple kill(游戲術語:三殺)。

    曾幾何時,三好青年、只是有點兒沉默寡言的謝汐已經要考慮究竟是死在一個人手里還是死在三個人手里比較快落這種奇葩問題了!

    很顯然,前者比較妥當。謝汐堅信只要這個游戲還有那么一丟丟良心,那他就不會在向左向右之外再搞一對向前和向后!

    謝汐道:“加爾,你走吧?!?br />
    穿著黑白女仆裝的少年如遭雷劈,美麗的面龐一片慘白:“即便蘭迪不在了,您也不需要我嗎?”

    謝汐道:“對不起?!?br />
    很好,渣男語錄自學成才。

    “為什么?”加爾眼睛的色澤逐漸變深,襯得面龐更白,唇色更淺,“蘭迪已經不能阻礙我們了,為什么還不行……還是說您不愛我了嗎?因為我的懦弱和逃避,您放棄我了嗎?”

    果然這倆也談情說愛了,謝汐直接渣男式道歉十分明智。

    謝汐不能給他留太多念想,卻也不敢說多錯多,只能來個渣男式沉默。

    加爾的神態越來越不正常,悲痛和絕望像烏云般遮住了碧空似的眸子,他聲音空洞道:“您放棄我了?!?br />
    謝汐:“……”

    加爾攥緊了拳頭,額間有青筋鼓起。

    謝汐偷偷打量一眼,覺得自己離死不遠了——來吧,總得挨個“選項”試試,不行就讀檔。

    “您放棄我了?!奔訝枆魢野愕赜种貜土艘槐?,他神態太凄慘,聲音太悲痛,極具感染力,要不是謝汐經受過多次死亡洗禮,這會兒怕是要動點惻隱之心。

    加爾竟笑了一下,滿是自嘲與自我厭棄,他失魂落魄道,“您是對的,我這樣卑賤、這樣懦弱、哪配得上您的愛。您從泥潭里將我救出來,給了我新生,甚至許諾給我您神圣的愛,可是我太懦弱了,太卑微了,怕玷污了您的愛,所以躲躲藏藏,不斷逃避……”

    “是我把一切都搞砸了?!奔訝柨粗?,聲音悲涼到了極點,“是我辜負了您的心意,是我讓您失望了?!?br />
    唔,謝汐認真思索:這發展,莫非是不殺人改自殺?

    可憐謝汐小朋友的腦回路還是跟不上某位老司機。

    加爾雙手無力地垂下,整個人仿佛被抽走了精氣神。他轉身,拖著踉蹌的步伐,離開了。

    謝汐:“……”

    雙開木門打開又重重合上,獨自站在穿衣鏡前的謝汐眨眨眼:走了?就這么走了?

    居然誰都沒死?

    謝汐不太信,可又不好抬腳追出去,萬一加爾問他:“您為什么來追我,您是反悔了嗎,您還需要我嗎?”

    他要怎么答?難道要告訴他:不,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沒有換個地方自殺。

    忍??!謝汐把自己釘在了穿衣鏡前!

    沒有異樣,什么都沒發生,加爾真的走了……

    謝汐的直覺告訴他肯定沒這么簡單,但又忍不住“天真”地想著:也許這個沒瘋透,也許這個只是小測試,畢竟游戲的名字只是向左還是右,應該大概可能不會有第三艘船,吧?

    謝汐自己換好衣服爬上床,默默等了半小時。

    什么都沒發生……誰都沒再出現……他也沒死……難道這個小關卡被他給闖過去了?

    謝汐睡了一覺,再醒來時,任務進度終于過半。照這個勢頭下去,似乎完成有望了?

    謝汐輕呼口氣,打起精神來面對新的一天。

    管家依舊沒有消息傳回來,這對于謝汐來說已經是最好的消息。加爾也沒再出現,雖然生死不知。

    謝汐沒精力去管別人怎樣了,他只想過好自己僅剩的幾天。

    蘭迪不在,加爾也不在,偌大個宅邸就沒有第三個人來伺候謝汐穿衣服了。謝汐看看那繁瑣的服飾,一個頭兩個大,干嘛要穿這么麻煩,簡單得來個套頭T不行嘛?

    算了……還是不要節外生枝,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謝汐可不想再搞出什么幺蛾子。

    他耐心地給自己穿衣服,折騰了足足一刻鐘才勉強穿好,這還是因為他之前留意了蘭迪給他穿衣的步驟,要不根本無法搞定這一件又一件的衣裳。

    穿戴整齊后,謝汐肚子有些餓。之前都是蘭迪推著餐車來伺候他用早餐,今天他沒人伺候,只能自己去找吃的。

    城堡很大,走廊的墻壁上掛滿了肖像畫和一些獸骨,在這個年代,這些裝飾是主人家族地位以及其巨大富貴的象征,但在現代人的審美中就充斥著陰森和恐怖了。

    謝汐倒是不怕,自從父親失蹤,他就習慣了黑暗,要是怕鬼的話,也活不到這么大。

    雖說不會恐懼,可心里也在犯嘀咕。這么大一棟宅子,是不是太空蕩了些?只不過是少了一個管家和女仆,怎么好像所有人都不見了?

    謝汐一邊走一邊看,到了餐廳更是覺得冷清,打掃得到是干干凈凈,可是卻連個人影都沒有。他記得蘭迪在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伺候的。雖然那些人從不抬頭,毫無存在感。

    謝汐等了會兒,發現不會有早餐送上來后只好起身去了后廚。他黑色的皮靴落在光滑的地面上,回蕩出清脆的聲音,讓整個空間越顯死寂。

    進入后廚時,謝汐愣住了。

    滿屋子人。

    滿屋子死人。

    即便謝汐不怕鬼,看到這血腥的一幕,也還是犯了惡心。

    這又是怎么回事?他忍住惡心,細細看了一會兒。約莫有四五十個人,全死透了,鮮血流了一地,把整個后廚都給染紅了。

    再認真看就分辨出他們都是誰了——是這棟宅子的仆人,有女仆有園丁還有馬夫等。

    都是剛死沒多久,被人統一丟到這里。

    謝汐:“……”

    砰地關上門后,他收回那句話——還沒瘋透呢,這根本是瘋得透透的!

    誰殺了這些人?除了加爾還能有誰,他為什么要殺他們?遷怒?失控?一時手滑?

    謝汐一個正常人,實在無法揣度神經病的腦回路!

    早餐是不用吃了,看都看飽了。他走出城堡,在花園里透氣。

    花園里有用于下午茶的小亭子,謝汐剛走到,就看到了散發著熱氣的小點心……

    這算什么?怕他餓死?

    謝汐還真不餓,他坐在花園里,琢磨著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不管加爾是為什么屠了這個宅邸,他此刻都身處危險之中。上次蘭迪一死,就有人暗殺他,這次蘭迪走之前囑咐他不要離開宅邸,肯定是做了一定的防范??涩F在人都死絕了,也就沒人保護他了。

    怎么辦呢?怎么才能熬過剩下的幾天。

    獨自一人待在這死氣沉沉古堡中,謝汐不怕鬼卻在防備人,這心理素質也實在夠硬。

    他小心戒備了一天,發現沒人襲擊他。

    好歹又活到了晚上……謝汐舔舔下唇,就這樣耗下去能完成任務?還是別盲目樂觀了。

    晚上時外頭傳來了打斗聲,謝汐唰地睜開眼,快速下床。

    房門被重物撞開,一個身材強壯的男子兇狠問:“你為什么要保護那個惡魔?”

    碧色眼睛中透著鮮紅的秀美少年輕聲道:“他是我的主人?!?br />
    “你瘋了嗎,是他把你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不,我是自愿的?!奔訝枏澊?,淺淺的笑容里全是病態的眷戀,“只有獲得這樣的力量,才有資格站在他身邊?!?br />
    “加爾·德林,你這個瘋子!”

    “我愛他,我只想和他在一起?!奔訝栁⑿χ?,眸中卻一片死寂,“你們可以不要來打擾我們嗎?”

    陰柔的少年音剛落下,他便在電花火石間刺穿了那蒙面人的胸腔。

    蒙面人應聲倒地,鮮血激涌而出,滲入厚重的地毯中,成了一道極其詭異的紋路。

    加爾看向謝汐時,冷漠嗜血的眸子瞬間變成了哀傷的天藍色,他聲音也變了,沒了那瘋狂的腔調,反而像個被丟棄的小動物般,哀求討好著:“少爺……”

    謝汐:“……”

    “……您看,我可以的。蘭迪能做的,我都可以?!奔訝枂蜗ス虻?,碎發落下,遮住了他偏執的眉眼,聲音卑微又虔誠,“我有艾克斯的力量,有蘭迪的衷心,請留下我吧,哪怕只是做您最忠實的狗?!?/div>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