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當非酋遇上歐皇
    雖然還不知道下個世界是什么樣, 但謝汐可以肯定的是, 有了這樣甜蜜記憶的魂意們, 肯定不會折騰他了!

    如果下個世界還遇到他們, 初期設定絕對不是逃婚、再逃婚、再再逃婚這種連環奪命殺了!

    謝汐心情是真的好。

    他甚至沒去看任務獎勵,先去看了下準世界界面。

    在開放世界下出現了妙筆繪山海的通關字樣。

    謝汐看了看那搜索新世界的按鈕, 手一癢,按了下去。

    先搜一搜,看下個世界是什么。

    上個世界“玩”得很開心,所以還挺期待下個世界了。

    謝汐這心里變化也夠大了, 從最初看到設計者X就想捅人, 到現在開始期待, 果然……人是要成長的。

    小薔薇脫胎換骨, 是一朵冉冉升起的渣渣花了!

    讓謝汐意外的是,小漏斗轉到最后竟然沒出現新世界,而是出現了一行字:請先轉職, 當前準世界需要特定職業。

    轉職?謝汐現在的職業是收集者,還可以轉成探索者或是記錄者。

    但謝汐總覺得這個特定職業不是簡簡單單的低階職業。

    大多數玩家是升到中級才會轉職,因為窮。但謝汐沒這些困擾,他錢多到花不完,即便跨職業點資質也沒多大問題。

    他想知道下個世界是什么, 所以轉職成了探索者, 再去點了搜索新世界, 結果還給了同樣的提示,仍要求他轉職。

    謝汐皺眉, 他繼續轉成記錄者,再去搜索,沒想到還給了請先轉職……的提示。

    看來他想得沒錯,這個特定的職業不是尋常的低階職業。

    可當前的中央世界,也只有這么四個職業。

    收集者、記錄者、探索者、設計者。

    總不會讓他轉職成設計者吧?

    這他也做不到??!

    謝汐無奈,只能先放下探索新世界,去查看下任務獎勵。

    通關了妙筆繪山海,他的初級經驗值滿額,可以晉升到中級玩家。

    不過這個晉升也不是說晉就晉,還得完成一個晉升考驗。

    獎勵的金幣謝汐不怎么在意,也就聽個響,看著越累越多的數字一臉盲目。

    妙筆繪山海的等級不低,比亞特蘭蒂斯又多了一個+號,這是個S++的準世界。

    凡是S級以上的準世界都有特殊獎勵,謝汐接受了獎勵——

    叮咚,恭喜您獲得金色道具箱,裝備后將擴充道具欄為九。

    謝汐:“……”好像挺不錯?

    金色的,應該還行。

    這就是汐皇不懂行情了,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估計得放聲尖叫,叫到臉通紅!

    這么說吧,江斜當年連刷了三十個S世界,就為了擴充一下道具欄,最后呢……嗯,用刷S級準世界攢到的金幣去黑市高價收了一個。

    同款金色道具箱,可惜不同命。

    謝汐把道具箱裝上,看到多出來的格子,還挺滿意。

    本來就是道具多格子少,每次去準世界都帶的東西太少,這回不怕了!他即便只塞九件制服都是九條命,也算是半個不死族了!

    他還有個“帶貨”技能,每次都能隨機從準世界帶回一樣東西。

    上次不小心把修復術這個逆天技能給帶回來,不知道這次……

    謝汐點開技能列表,然后……呆住了。

    誰能想到,歐皇也有被自己嚇到的一天!江斜回到了中央,半死不活地躺在花園里。

    顏哲匆匆趕來:“你這又做什么死了?”

    他看到人后罵了句:“你他媽這是去玩S、M了?”

    好家伙,這身體殘的,基本沒有齊整地方了!

    場面如此血腥,江斜還有心情開玩笑:“瞎說什么?我的小寶貝哪舍得我受半點兒傷?!?br />
    顏大夫牙疼。

    江斜連根指頭都動不了,嘴巴卻麻利得很:“快點給我治療,一會兒他來了看到我這樣肯定要傷心得掉金豆豆?!?br />
    顏哲還救人呢,他想再捅他兩刀!

    “我看你就是疼得輕了?!币贿吜R他,顏哲手心的白光也落到了江斜的身上,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幫他恢復著身體。

    不愧是中央赫赫有名的神級奶媽,這治療的能力堪比起死回生。

    他習慣性地先給江斜止痛,等止完他就后悔了,這家伙疼得死去活來都有空嗶嗶,這一不疼了……

    “我跟你講,”老邪同志身殘志堅,“在這個準世界,小汐真的成了朵小薔薇,你無法想象他有多可愛……”

    顏哲:“……”

    他是來給他治病的,不是來吃狗糧的!

    這他媽都要噎死了!

    江斜這身傷也是無可奈何。

    他等價交換出去的是身體,按理說他就該一直以游魂狀態待在那個世界,不可能與謝汐有任何互動。

    這他哪里忍得了?于是硬著頭皮擠進了魂意們的身體里,還美其名曰被魂意吸引過去的。

    如果全進到一個魂意的身體里,那他就離不開妙筆繪山海了。

    身為一個非酋,他鬼得很,硬是把自己一分為五,擠進了五個身體里,稍微躲避一下規則。

    因為身體還是魂意們的,他頂多算寄居,可能會付出一些代價,卻不至于沒了身體。

    這不,從準世界出來,他自己的身體成了塊破抹布,痛得死去活來。

    秦戈爭目瞪口呆,連忙把顏哲給請了過來。

    也虧了有這么個神級奶媽,江斜的身體才能在最短時間內恢復。

    按理說只要回到中央,玩家們就可以通過商城購買道具來治療身體。

    可惜江斜不行,越是高階玩家,對商城的藥物類道具抗性越強,更何況他們的身體本就被高度強化過,一般藥物在初階玩家身上有用,在高階玩家身上,連杯白開水都不如。

    給江斜治療完畢,顏哲起身時踉蹌了一下。

    江斜蹙眉道:“你這退步很大啊,這么簡單的治療就累了?”

    想當年顏哲一個人奶了一個小隊,硬是把他們當僵尸使喚,死了活,活了死的,也沒見他站不穩。

    顏哲耳朵嗡嗡的:“我這是累的嗎!”

    我他媽是被狗糧噎的!

    治療用了半小時,江斜就沒停過,一個勁得叭叭叭,就他媽口述了一本五十萬字愛情小說!

    江斜毫無自覺,還貼心道:“累了就是累了,別不承認,你坐下歇歇,我給你講一下花神謝汐是怎么為愛創造新世界……”

    顏哲嘴角抽了抽,他后悔,他真后悔,他就不該來花園,就不該給這家伙治療!

    好在江斜沒繼續,因為他收到了謝汐的信息。

    謝汐:“你猜我把什么帶回來了?!?br />
    江斜開玩笑道:“總不會是神鑒吧?!?br />
    謝汐:“還真是?!?br />
    江斜:“…………”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