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168、崩壞的神2
    要不是這張臉是江斜的, 謝汐幾乎以為自己看到了青龍圣人。

    這雙眼睛太像他了,罕見的靛青色,深邃得仿佛陽光都無法照透的深海。

    謝汐心一悸。

    不可能是老四, 上個準世界結束后,江斜把所有魂意都帶走了, 老四也早就回歸了, 怎么還會出現在這個世界里?

    更何況這張臉也不是青龍圣人的。

    謝汐品了品,覺得這十有**就是江斜, 可能這個世界嫌棄他那中二的眼睛, 給他帶了個美瞳?

    不過怎么還縮水了?

    江斜嗯有這么嫩嗎?

    李秘書匯報道:“e981叛軍的首領代號x,其余信息一概不明,這個少年戰斗力很高,十分難纏,情報部懷疑他就是叛軍首領?!?br />
    謝汐一聽x這個代號就什么都明白了。

    其余信息不明?他都可以去給情報部念一念,比如姓名:江斜;年齡:老妖孽;性別:戀愛腦;履歷咳,太多, 懶得念!

    謝汐端出了花神的范兒, 垂眸打量了一下少年版江斜, 這家伙長得真高,明明只有十五六的樣子, 瞧這竟然都要一米八了。

    不過氣質很嫩,一看就是個初生牛犢。

    察覺到他的視線,江斜也看向他,他眸子很深, 薄唇抿著,讓人完全看不透。

    謝汐道:“他還未成年吧?!?br />
    李秘書道:“身體年齡是十五歲,但您知道的,生物監測無法判斷他的年輪?!?br />
    乍聽到年輪,謝汐很出戲,很努力才繃緊了嘴角。

    但這個詞在這個社會卻精準得很,這一輪又一輪的,可不就是年輪嘛。

    謝汐心里有底,他又道:“無論年輪如何,他這一輪都是未成年?!?br />
    李秘書一愣,連忙道:“雖說是未成年,但他”

    謝汐道:“合眾國的未成年保護法明確規定了不限年輪次數,只看身體年紀?!?br />
    這是合情合理的,雖然年齡上會記錄多次輪回,不少人也能繼承到上一輪回的閱歷和知識,但很少有人會繼承到心性、思想和生活經驗。

    所以新輪回的生命,哪怕一出生就能解出費馬大定理,他也可能是個生活白癡,連泥巴不可以吃這種常識都不知道。

    因此未成年保護法不看年輪,只看當前年紀,只要未滿十八歲就應當給予一定的保護與赦免。

    這些法律李秘書也懂,只是這個少年極有可能是叛軍首領,如果根據保護法是要解除,移居青少年看護所的。

    那種看護所的警戒層級很低,哪里關的住這個少年?豈不是放虎歸山?

    他的顧慮謝汐當然都懂,如果正常情況下,他才不會腦殘到把這么個明顯的危險分子給放了,但是這不特殊情況嘛。

    放眼整個世界,再沒有誰比這位x少年更讓他安心了。

    謝汐還是要維持下總統人設的,有合乎邏輯的理由:“我們沒有證據判斷他的首領身份,這樣擅自關押,讓參議院的人知道了,少不了又要彈劾總統擅自專權?!彼D了下,壓低聲音道,“難道你忘了我是怎么落選的?”

    這話讓李秘書神經一繃,垂首道:“是屬下莽撞了?!?br />
    對聰明人說話,點到即可,他自己腦補得比你講給他聽得還到位。

    當然謝汐這話說得也的確巧妙。

    未成年保護法明明晃晃地擺在那兒,而眼前的少年也的確是未成年,在沒有足夠證據確定他就是叛軍首領的情況下,關押了就是違法。

    總統也不可以違法,否者就不是合眾而是制了。

    尤其謝汐第一次參選時,落選的原因就是年齡問題,按理說他第一輪是終身首席**官,第二輪是合眾國副總統,他第三輪又戰功赫赫,即便二十一歲也可以勝任總統的職務了,可是參議院給出的決議是——年紀太輕,心性不夠成熟。

    法律和民眾都認為無論幾次輪回,只要身體年齡不達標就是心性不成熟,那么x只要是合眾國公民,就能得到未成年保護法的保護。

    謝汐如果擅自關押,他的政敵絕對會借機發作。馬上就要開啟連任投票了,他謹慎些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至于政敵是誰,謝總統自己也不知道,但身居高位,怎么可能沒有政敵?

    反正這樣說準沒錯。

    總統先生為了救下“第一夫人”也是很努力了!

    李秘書擔憂道:“總統先生,我們不能真的放了他吧?”

    e981反叛軍是合眾國的最頭疼的一幫土匪,彼此膠著了十數個年輪也沒能徹底將其制服,如今總統先生和內閣布下天羅地網才捕獲這位疑似首領的少年,難不成竟要因為未成年保護法而把他放了嗎!太不甘心了!

    可是李宿又不敢多說,因為他清楚,付出最多精力的是總統先生,最不甘心的也是他

    謝汐道:“你們都出去,我和他談談?!?br />
    李秘書急道:“他身體素質和精神能都很高,是s級危險人物,總統先生您”

    謝汐瞥他一眼:“你覺得我制服不了一個毛頭小子?”

    李秘書頓住了,平靜日子過久了,他竟忘了這位年輕的總統是靠什么走向合眾國第一高位了。

    雖說合眾國一直以來都是總統兼任全軍統帥,但可以確定的是,沒有哪位總統比眼前這位更有資格統帥全軍了,因為他是從十三歲開始,就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新世代戰神。

    李秘書恭敬道:“那屬下先退下了?!?br />
    謝汐把人都撤走,還關了監控,只留他和江斜獨處。

    因為不知道這是本尊還是魂意,謝汐沒主動開口。

    江斜盯著他,一雙眸子暗沉沉的。

    謝汐等了一分鐘,基本確定了一件事——不管這是不是本尊,他肯定是不認識他就對了。

    如果是魂意,那不認識還好說。

    如果是本尊,瞧這刺頭樣,是把他給忘了?

    嗯丟了腦子這種事,也不是第一回了,不過這次好像丟得更全乎些?

    謝汐神態放緩,溫聲問:“你叫什么?”

    他剛開口,這小子就動了,用來壓制他的光環早不知在什么時候斷開,他單手扣住謝汐的脖頸,將他迫到了墻壁上。

    江斜眼睛微瞇,盯著他道:“總統先生?你比影像中還要漂亮”

    謝汐:“”

    滿是戾氣的少年彎唇,低聲道:“也更沒腦子?!?br />
    謝汐后背抵在結實的墻壁上,整個人被江斜完全壓制,可是他卻一點兒都不慌,甚至覺得這刺頭有點萌咳,正經點,他倆現在是敵對身份。

    謝汐淡定道:“你也比我想象中要年輕?!?br />
    十五歲的中二少年也很可愛嘛。

    江斜瞳孔微縮,扣著他脖頸的手用力:“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謝汐慢條斯理道:“殺了我又如何?”

    江斜道:“你是合眾國的總統,你被暗殺,整個合眾國都會動蕩!”

    謝汐道:“我死了,還有無數個總統上位,合眾國這無數年來,最不缺的就是總統?!?br />
    江斜道:“你是最專權的,也是有史以來對民眾管控最嚴苛的!”

    謝汐不疾不徐道:“你覺得這是我一個人能做到的?”

    江斜:“但只要殺了你,就會瓦解你們塑造出的形象?!?br />
    謝汐看著他,聲音異常溫柔道:“可是殺了我,你又該怎么活下去?”

    這一瞬間,江斜的手極輕地、幾不可察地顫了一下。

    他迅速凝聚精神,手勁更大,似乎再用力一下,就能將這白皙的脖頸掐斷:“沒想到堂堂合眾國總統,還用這種伎倆?!?br />
    謝汐心中好笑,彎著眼睛看他:“什么伎倆?”

    江斜心猛一跳,眼中的視線卻更危險了:“我記得你的性別是理性?!?br />
    “嗯,沒錯,”謝汐反問他:“你呢?”

    江斜沉聲道:“我會是感性那種懦夫嗎!”

    謝汐不認同道:“感性只是有更強的同理心,不代表他們懦弱?!?br />
    江斜冷笑:“那為什么整個政府,幾乎沒有感性在任職?”

    謝汐淡淡道:“只是各司其職?!?br />
    江斜忽然道:“你不會隱藏了性別吧?!?br />
    謝汐笑著看他:“我有必要?”

    江斜眉心緊皺著,不再說話。

    他看不透這個男人,如此年輕、如此美麗,卻又城府如此深。

    在影像中江斜見過他無數次,叛軍中們甚至諷刺他為花冠總統,因為他站在合眾國的薔薇國徽前,仿佛帶了一個薔薇花冠,比全合眾國最漂亮的明星還要吸人眼球。

    這樣一個人,卻掌握著合眾國至高無上的權利,制定了無數嚴苛殘酷的法律,推行了很多泯滅人性的政策。

    如此不搭調,卻又莫名得理所當然。

    尤其在近距離觀察后,江斜更加確認,這是個深不可測的男人,不能被單純的表象欺騙,要警惕他的心機與冷酷。

    理性的人很少會做出感性的表情,可他卻信手捏來,那溫柔的眸子似乎滿溢著深情,帶著強大的感染力,有著蠱惑人心的巨大魔力。

    江斜越發堅定了殺死他的決心。

    哪怕粉身碎骨,也要拖他下地獄,這個男人太危險了。

    謝汐哪知道他這些彎彎繞繞,他低聲道:“你放了我,我也放了你,怎么樣?”

    江斜手指驀地用力。

    刺痛從脖頸傳來,謝汐微微皺了眉。

    看到他這細微的情緒,江斜的大腦尚且沒有發出指令,手已經不自覺地松開了。

    謝汐抱怨道:“你能不能輕點?!?br />
    微微上揚的尾音仿佛帶著小鉤子,輕而易舉就把江斜心墻上最關鍵的一塊石頭給勾了出來。

    轟地一聲,辛苦建起的城墻倒塌江斜的心被擊中了。

    江斜手微顫了下。

    謝汐還以為他終于權衡完利弊,知道分寸了,循循善誘道:“我可以憑借未成年保護法將你放了,但是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要和我同吃同住?!?br />
    江斜看向他:“為什么?”

    謝汐輕輕揚唇,說得有些曖昧:“你是問為什么放了你,還是問為什么要和我同吃同???”

    江斜:“!”

    謝汐見他這樣,心想著:就你這小樣還理性呢,我信了才有鬼!

    當然面上還是要裝一下的,畢竟這要么是魂意要么是沒腦子江斜,都得哄。

    謝汐繼續道:“未成年看護所肯定看不住你吧?跟在我身邊,是監管,我也能在朝夕相處下,判斷你是否該承受叛國罪的懲罰?!?br />
    江斜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他咬牙道:“我不會和你這樣虛偽的人朝夕相處!”

    謝汐才不會生氣,他覺得太好玩了,眼中笑意更濃:“不相處試試,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br />
    作者有話要說:  咦,老邪你怎么了?

    還想殺了媳婦,你怕不是想被自己打死哦!

    這個世界很有趣的,保準你們猜不到嘿嘿嘿猜到我就打哭龍短短,讓他不聽話!

    馬上就是新的一月了!

    新的一月又要爬榜啦!寶貝們營養液要是不過期,就留著明天一早投呀!

    明天更新還會提醒你們的星星眼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