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181 崩壞的神15
    這也太不靠譜了, 說換人就換人,還是無縫切換,都不給人躲開的機會。

    瞧瞧這姿態, 說他倆不是在晨間運動,瞎子都不信!

    謝汐轉動腦袋, 想著說辭

    “唔”謝汐猛地睜大眼。

    江小斜竟閉上了那雙漂亮的靛青色眸子, 吻住了他的唇。

    什么情況?這下輪到謝汐傻眼了。

    這絕對不是江斜老司機,這是小斜少年, 怎么

    十分笨拙的吻, 青澀又緊張,仿佛碰到了什么渴望又不可求的東西,謹小慎微得讓人心疼。

    謝汐不自覺地松開牙關,這極細微的暗示換來的是狂風暴雨。

    江小斜親得毫無章法,毫無技巧,甚至還咬到了謝汐

    謝汐吃痛,推了他一下。

    小斜微怔, 瞇著的眸子恢復了清明, 他從夢中醒來了。

    “不、不是夢嗎?”少年沙啞的呢喃聲讓謝汐無語了。

    難怪這么主動, 原來以為是在做夢?等等,你小小年紀, 做得都是些什么夢!

    謝汐輕哼一聲,江小斜像被電到一樣,飛速起身。

    謝汐扯了扯自己亂七八糟的領口,江斜快速別開眼, 耳朵尖都紅透了:“對、對不起?!?br />
    說完,小斜邁開長腿,大步走向浴室。

    謝汐心虛得很,他是想趁著小少年還沒反應過來,溜之大吉

    小斜走到浴室門邊,想起來了,他轉頭問:“這是我的房間吧?”

    謝汐:“!”就不能等我走了再想反應過來!

    江斜不敢看他,卻又忍不住想問:“你怎么會在這里?”他還以為自己夢游到他屋子里去了,可這是他自己的屋,謝汐怎么會在他床上

    謝汐這一套說辭能通關所有關卡了,他道:“你總有夢游的毛病,我掛念,所以來看看,誰知你一把將我拽到床上”

    后頭不用說了,本尊還只親了下他的脖子,小斜同志直接親了嘴巴!

    這話果然好使,小斜慚愧了,內疚道:“對不起,我我在夢游!”

    謝汐腹誹:你夢個鬼的游,明明睜開眼了看到我了還是親下來了!

    當然他自己也心里有鬼,不敢拆穿他,只想輕拿輕放地糊弄過去。

    江小斜道:“我去洗澡?!?br />
    謝汐剛好可以趁機溜走,應道:“好?!?br />
    浴室門關上后,謝汐松口氣,輕手輕腳地下了床。

    他來見個江斜容易嘛?愣是見出了那么點“偷|情”的意味!

    真是世界大了,什么鬼狀況都會發生!

    謝汐沒洗澡,不想一鍵換上制服,所以打算溜回房間洗個澡再換

    應該不會撞到大斜吧?謝汐決定相信自己的運氣,畢竟他好像是個幸運s體質來著

    一出門,謝汐就立正站穩,姿勢僵硬得好像站了幾小時軍姿的后遺癥。

    江斜掀起眼皮,面無表情道:“早安?!?br />
    謝汐:“?。?!”幸運s個鬼,以后誰再說他好運氣,他就打死誰!

    謝汐干巴巴道:“早上好”

    江斜的視線猶如探照燈,一絲一絲、一寸一寸,從他的白皙的腳趾頭到腳踝再到光潔的小腿、被短褲蓋住的大腿和寬t恤下的細腰,以及敞開的領口,和鎖骨上對比分明的紅點。

    江斜盯著那個紅點,聲音平緩:“玩了一宿?”

    什么叫暴風雨前的平靜,什么叫山雨欲來風滿樓,什么叫黑云壓城城欲摧?

    此時此刻的謝汐深切體會到了!

    “夢游!”謝汐哪成想自己也有這樣掙扎求生的一天,“這小子是真的夢游了?!?br />
    江斜:“夢游到你脖子上了?”

    謝汐暗罵一聲江混蛋,篤定道:“對,這就是他的怪癖,夢游了就亂親人,所以我才來看看,免得他惹出事?!?br />
    江斜的重點也抓得很準了:“這么說,你們之前睡一起,他每天都親你?”

    謝汐:“”

    他忘了這是個福爾摩斯轉世了!

    迫于無奈,謝汐祭出了渣言渣語:“就只是親了親,他年紀那么小,我不可能和他做什么的?!?br />
    江斜冷笑:“你沒必要騙我,我們早就分手了,你做什么都是合法的?!?br />
    可問題是你一氣之下消失無蹤怎么辦?這個世界需要你啊魂意先生!

    謝汐苦笑道:“我真沒騙你,我沒騙你的必要?!?br />
    完了這話說得又不太妙。

    果然江斜的神色更冷了,他諷刺道:“的確沒必要?!?br />
    好巧不巧的,或者該說是必然事件,江小斜洗完澡出來了。

    他頭發都沒吹,濕漉漉著腦袋,對謝汐說:“剛才沒弄疼你吧?”他洗了涼水澡后才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后就想起自己那亂七八糟的吻,似乎咬到了謝汐?他心中一急,洗澡到一半就沖出來想道個歉,然后

    前情提要很合理,但要不要這么湊巧??!

    謝汐驚悚地看向江斜。

    果然,修養好到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江先生氣炸了!

    這話太惹人遐想了,只是親一下的話,怎么會弄疼?這肯定是

    饒是謝汐這鋼絲繩上起舞的男人,也覺得自己走不過去了!

    江斜一把握住謝汐的手腕,氣壓低得整個走廊都仿佛結冰了。

    謝汐看向他,解釋道:“真不是”

    他越來越像個謊話連篇的渣男了qaq。

    江斜一聲不吭,拉著他就要走。

    他手勁大得很,力氣更大,謝汐不由自主地跟上去。

    這時他的左手腕也被握住了。

    一邊是氣勢逼人,力量驚人的江大斜;一邊是凌厲如刀鋒,手心滾燙的江小斜。

    被拉住的謝小渣想起了自己做的那個夢。

    縣令大老爺拍板道:“把這個水性楊花的金元寶切了,你倆一人一半!”

    謝元寶覺得自己要“夢想成真”了!

    大斜不松手,小斜不松手,理性的總統先生生無可戀。

    幸虧這里沒旁人,這要是有第二個人,哪怕是個理性也能被啟發成感性了!

    什么魔幻場景?多么奇妙的三個人?如此偉大的總統先生!

    謝汐只想給江斜訂個家暴離婚一條龍,多少錢他都出得起!

    最后是大斜先松手了。

    他什么都沒說,也沒再看謝汐一眼,只轉過身,向著樓梯口慢慢走去。

    一個驕傲的人垮了下肩膀,是比讓他死亡還要殘酷的事。

    謝汐剛還想著離婚,現在又心疼得想去抱抱他

    說到底,他這邊因為知道是怎么回事,雖然經歷很慘,卻也是哭笑不得的成分居多,可江斜那邊

    哪怕回收記憶后,他能想通,可此時此刻,卻還是被虐得體無完膚。

    謝汐想跟上去,小斜卻緊緊握著他。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果然還是一切兩半比較好!

    最終謝汐也沒說什么,只悄悄給大斜發了條消息——我沒有騙您。

    江斜回他一句話——你也的確不愛我。

    謝汐:“!”不愛你的話,會跟你來這個見鬼的世界嘛!

    就是因為愛你,才會左右為難嘛。

    謝汐輕吁口氣,只能打起精神,趕緊修復這個世界了。

    修復了這個世界,他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研究員那邊終于破譯了那串字符,勞布爾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他看看這一串字,眉心擰成一團。

    謝汐直接拿了過來,仔細看了起來。

    大概是語言的問題,轉換后的語句有些邏輯不通,主謂賓亂放,但意思是能看懂的。

    里面大體傳遞了這樣的信息。

    請一定找到造物主,造物主會拯救一切,他身處距離極點僅三光年的虛空中,想要和造物主溝通,必須有四位精神力sss的人。

    勞布爾說:“這會不會是個陷阱?”

    謝汐道:“現在的合眾國還有什么值得陷害的?”

    宇宙崩塌是既定的事實,即便損失了四位sss級公民又如何?合眾國也還是無力抵抗最后的滅頂之災。

    國防部長擰眉道:“需要四位sss級精神力的人”

    眼下整個合眾國也就三個人,謝汐,江先生,x。去哪兒找這個第四人。

    謝汐倒是不慌,想來這個第四人是最后一個魂意。

    謝汐納悶的是,為什么這個魂意還沒出現?按照以往的邏輯,謝汐已進入準世界,魂意們都會主動湊過來,怎么這個如此不一樣?

    這都多久了,還沒露面。

    不過這是個崩壞的世界,會有什么情況出現都不好說。

    謝汐道:“傾盡全力搜索sss級體質的人,我們要盡快去探索一下這個坐標?!?br />
    勞布爾忍不住道:“總統先生,真的、真的有造物主嗎?”

    謝汐道:“無論有沒有,這條線不能斷!”

    其實謝汐心里是把握的,只是因為太不好解釋,所以含糊成了“死馬當活馬醫”的語氣。

    內閣成員都怔了怔,最后符合道:“時間不多了,只能去看看了!”

    散會后,謝汐心里記掛著大斜,想去找他談談。

    這時小斜低聲對他說:“我知道一個sss體質的人?!?br />
    謝汐一頓,看向他:“他在哪兒?”

    小斜道:“我不確定他是否還活著?!?br />
    謝汐心一提,問道:“他叫什么,年紀樣貌如何?最后一次見到他在哪兒,我安排人去找他?!?br />
    小斜道:“我只知道他的代號是j,大約二十五六,和我長得很像,我最后見他是在e981星系?!?br />
    這名字,還和小斜長得像,是魂意沒跑了!

    話說這個崩壞世界的名字還真是不走心啊,x,江斜,j,三個魂意的名字都和江斜脫不開關系。

    說起來江斜的筆名就是j,嗯這家伙不會在中央也出過書吧?而且用這個當筆名?

    謝汐再次感慨,幸虧他的名字只有兩個字,要是多點兒,亞特蘭蒂斯的王子們就全是首字母命名了!

    有了魂意的消息,謝汐立馬道:“我這就派人去e981星系找他?!?br />
    小斜搖頭道:“不用,他要么在首都,要么已經自毀了?!?br />
    謝汐凝神問:“自毀?”

    這可不是輪回,輪回相當于年齡到了,重生一次,自毀卻是抹掉自己的存在,徹底死亡了!

    小斜擰眉道:“我見到他時,他就有自毀的傾向,但是你知道的,想要自毀必須來首都星登記,經過層層考核后,確定無回后才能執行?!?br />
    的確如此,普通情況下合眾國公民是沒法自我了斷的,因為合眾國自出生就給每人安裝了自我防護系統,一旦有了致命傷,就會發送信號,無論在天涯海角,都有人把你收回來,進入輪回。

    謝汐微怔:“他為什么想要自毀?”

    江小斜說道:“他一直有以前的記憶,無論輪回多少次都忘不了?!?br />
    謝汐的心咯噔了一下。

    作者有話要說:這是個賣慘大會閉嘴

    江中邪是什么鬼啦!雖然江老邪真有點像中邪了doge臉

    晚上見,么么么!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