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190 崩壞的神24
    接下來還有兩段記憶, 看得人心揪疼。

    謝汐離開了江斜,獨自一個人走回了國防部大廈。

    這是用飛行器都得三十分鐘的一段路,他走了整整七個小時, 走到時整個人都凍木了。

    門衛小哥微訝:“謝助理你這是”

    謝汐猛地回神,進到溫暖的大廈里, 才感覺到了刺骨的冰寒。

    “我沒事?!彼p聲說著, 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把耽誤了一天的事加班加點做完,離開時即便是愛加班的理性也早就回去休息了。

    謝汐沒回家, 他趴在桌子上, 小憩了一會。

    睡夢中他身體微縮,也不知夢到了什么,淚水從眼角安靜地落下來。

    看到這里,大斜身體不受控制地晃了下。

    j咬緊牙關,小斜攥緊了拳頭。

    要不是記憶還在繼續,謝汐毫不意外這倆會去打死自己

    最后一段記憶是江斜離開后。

    這是影片里沒有的內容。

    謝汐當上總統后,江斜已經離開許久了。

    可因為宇宙崩塌的事, 合眾國需要他來出謀劃策。

    謝汐試著聯系過他, 可當江斜接通電話后, 他那些被無數工作給壓住的感情盡數涌了上來,他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只能轉給了李宿。

    江斜聽到李宿的聲音微怔:“謝汐呢?”

    李宿哪敢說總統忽然把信號轉給他,只能找個理由道:“總統先生正在工作”

    江斜一怔,聲音淡淡的:“是你用他的頻道聯系我?”

    李宿真不是,但他也不能拆穿謝汐, 只能背鍋道:“是的?!?br />
    江斜毫不猶豫地切斷了聯系。

    李宿:“”

    聽了個全程的謝汐麻木道:“以后你就我的頻道聯系他吧?!?br />
    李宿道:“可是江先生并不想”

    謝汐道:“我很忙?!?br />
    李宿只能應下道:“好的?!?br />
    他剛要走,謝汐忽然又輕聲道:“幫我準備下橡皮擦?!?br />
    李宿一驚:“總統先生,您要擦除記憶嗎?”

    謝汐點頭道:“嗯?!?br />
    李宿想了下,又道:“需不需要召開下內閣會議?!边@可不是小事。

    謝汐啞著嗓子道:“不用,只是一些私人記憶?!?br />
    他承受不住這些記憶了,他不能再想這個人。

    感性對于理性來說就是病毒。

    哪怕他拼命工作,哪怕他努力走到了這樣至高無上的地位,哪怕再也不會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他,哪怕哪怕

    沒用。

    自從離開江斜,他沒有一天是快樂的。

    看著他曾居住過的總統府,喝著他最喜歡的紅茶,翻看他批閱過的文件,執行著他為合眾國規劃的發展路線

    做著這一切,謝汐感覺到了無窮無盡的孤單。

    為什么他會這樣?為什么他不是個徹頭徹尾的理性。

    謝汐找不到答案,只能選擇擦除這一切。

    記憶到此戛然而止。

    毫無疑問的是,謝汐是愛著江斜的,不知從何時起愛上,也不知該如何去努力。

    唯一的一次挽回,還被那樣拒絕了,謝汐背著理性的枷鎖,承受著感性的痛苦,最后選擇了遺忘。

    雖然隱隱有猜到,可切實看到,江斜還是悔恨得恨不得殺了自己!

    他都做了什么?他都想當然了些什么?他口口聲聲地說愛著謝汐,可是卻給了他這樣的絕望和痛苦。

    他

    j抬手給他一拳:“你這個混賬東西!”

    小斜也氣到要動手。

    眼看著真要打起來,謝汐趕緊攔住。

    j快氣炸了:“他那樣傷害你,他”

    他捧在手心呵護了二百多年的人,竟然被這個混賬這樣欺負,j想想就恨得心絞痛。

    謝汐道:“他并不知道?!?br />
    在這個大環境下,一個懂得愛的理性出現的幾率可能和地球上的石頭成了精的幾率差不多。

    這是只能在話本和影視作品里才能看到的稀奇事。

    江斜看著護在自己身前的謝汐,啞著嗓子道:“對不起?!?br />
    聽他這聲音,謝汐心也是拉扯著痛。

    他一點兒都不怨他,更不會恨他。

    那所謂的記憶,都是江斜自己想出來的,謝汐沒經歷過,也不會經歷那樣的事。

    他不是理性也不是感性,他是個人,而人是無法被任何框架定格的。

    他和江斜之間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永遠都不會。

    可惜眼前的魂意們不知道。

    謝汐剛轉頭,就看到江斜輕咳了一聲,嘴角溢出了鮮血。

    謝汐心一跳,連忙去扶住他。

    江斜用力握住他的手,謝汐焦急問道:“你怎么樣?”

    j和小斜冷眼看著,巴不得他就這樣去死!

    江斜搖頭道:“沒事?!?br />
    謝汐擰眉道:“我帶你去休息?!?br />
    江斜道:“小汐”

    謝汐只能平靜道:“對不起我都忘了?!?br />
    言外之意是即便看了那些記憶,也沒法引起共鳴,他全都將它們擦出了。

    江斜臉色蒼白,顫抖的唇瓣更是沒丁點兒血色。

    謝汐也不想戳他心,可沒辦法,現在這局面,他偏心誰都不行,回頭那倆也吐血他怎么哄?哄不住的話,宇宙母親怎么辦!

    這仨就知道談戀愛,可他得干正事??!

    好在j和小斜也沒攔著,謝汐把大斜送回到臥室,安頓他休息下。

    出來時,j和小斜都不在,謝汐也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只能默默祈禱,這倆別合伙弄死大斜。

    自己打自己不可怕,自己弄死自己最要命。

    畢竟一個死就全死了,包括他。

    內閣那里有點事需要商議,謝汐叮囑警衛隊長看好了這三個危險人物后和李宿出門了。

    這一忙竟把晚餐給忙過了。

    謝汐坐到飛行器上后有些累,問了下總統府的情況。

    李宿反饋說:“江先生和j先生以及少爺在晚飯時見了面?!?br />
    謝汐眉峰一跳:“沒怎樣吧?”

    李宿理性得很,納悶道:“沒怎么樣,就很平靜的聊了天?!?br />
    謝汐心中直打鼓,不放心道:“影像傳給我?!?br />
    總統府里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監控,他們做什么都能記錄下來。

    李宿動作麻利:“好的?!?br />
    謝汐看到了坐在餐廳里的三個斜。

    三個一模一樣的人,只是年齡不同,經歷不同,所以氣質不太一樣,但是也夠詭異的。

    得虧總統府里都是理性,這要是有個正常人類,肯定覺得總統先生有什么奇怪的收集癖

    謝汐挺緊張地看錄像,還以為會聽到三人互懟。

    萬萬沒想到這仨很理智地在認真談話。

    j說:“不要再去為難他,我可以確定他是一個特殊的理性?!?br />
    大斜也緩過勁來了,雖然眉峰依然皺著,但氣色卻好一些了:“他懂,全都懂?!?br />
    小斜還是火|藥味十足:“對于一個感性來說,裝成理性是最愚蠢的行為?!边@是大斜之前說給小斜聽得,如今他把這話還回去,大斜滿心都是苦澀,連一個字都說不了。

    j相對來說比較冷靜,雖然他很想殺了江斜,但他也很清楚,這個男人死了,宇宙要崩塌。

    宇宙崩塌了,一切都全沒了。

    以前他不在乎,現在卻是說什么也不能不管。

    這其實挺諷刺的,偌大個合眾國比不過一個謝汐。

    但人就是這樣的,巴掌大的一顆心只裝下一個人。

    而這一個人就是他們做一切事的動力。

    j道:“別再讓他混亂,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度過難關?!?br />
    江斜沉靜下來:“這次任務必須成功?!?br />
    小斜冷笑:“等任務結束,我們公平競爭?!?br />
    看到這里,謝汐忍不住嘟囔:小斜這對你好像不太公平。

    不過他轉念一想又覺得不一定,雖然小斜因為被抽離的緣故沒有前情提要,但沒有那些也不一定是壞事。謝汐親手給他做過飯,還不拒絕他的夢游,也許他對忘掉一切的謝汐來說才是真正的新開始。

    這應該是江斜那自我感覺良好的腦回路沒錯了。

    這三人和解了,甚至還約法三章:任務成功后,不準讓謝汐困擾,不準刺激謝汐,不準讓他混亂。

    一切都要循循漸進,他一旦喜歡了誰,其他兩人必須自愿退出。

    謝汐聽完這三人小會也是怪心疼。

    無論有多大的委屈和不甘心,他們都把謝汐放在第一位。

    不管之前有怎樣的陰差陽錯,他們想得都是接下來要讓謝汐幸??鞓?。

    謝汐嘴角忍不住揚了揚,他揉了揉懷里的叉燒包。

    小貓咪睡得呼嚕嚕的,小耳朵還顫了顫。

    謝汐戳它小腦袋:“起來干活了?!?br />
    小貓咪迷糊糊的,漂亮的異瞳里全是茫然。

    謝汐道:“一會兒用下入夢術?!?br />
    完成任務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就這樣讓魂意們帶著失望和不甘也太不虐了。

    何況他們都和解了,謝汐實在不忍心讓他們難過。

    在這個世界是注定無法擁有美好的結局,但是夢里可以。

    給他們每人一個想要的結局,也能讓他們有動力去尋找造物主。

    正常情況下,謝汐是不敢對三個sss級精神的人用入夢術的。

    但馬上要出任務,他們需要進入睡眠艙,養護一下身體。

    在這樣一個強昏迷狀態下,入夢術是可以試一下的。

    謝汐等一切準備就緒,先入了j的夢。

    如他所想,成功了!

    謝汐松口氣,他毫不意外j會夢到自己,看了那樣的記憶,他不夢到他才奇怪了。

    只是會做怎樣的夢呢?

    謝汐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在報名參軍。

    可以的,從起點開始挖,鏟子下的很準,直接讓他遇不到江斜。

    前頭有了躁動:“j先生,您是一位感性,不適合參軍?!?br />
    j揚眉:“感性怎么了?你這是性別歧視,合眾國有規定感性不能參軍嗎!”

    作者有話要說:咳糖還在熬ing

    明天見,抱頭逃走。

    立個fg,再有三四章就結束這個世界啦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