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06 崩壞的十二界6
    什么亂七八糟的, 謝汐聽得火起,這都什么年代了?這么迷信!這還是高中生呢!

    謝汐不敢發出聲音,他說的話全是喵喵叫, 江斜已經被排擠了,要是被人發現他上學帶了只貓, 只會更加糟糕。

    好在還有正常人, 那位轉校生康宏噗地一聲笑出來:“你們在說什么呢?建國后不準成精!”

    什么鬼瞳不鬼瞳的,他以為同學在開玩笑。

    那同班同學卻是一臉嚴肅道:“真的很邪門, 你別不信, 都死了好多人了?!?br />
    康宏道:“他只是虹膜顏色有點不同而已,這也值得大驚小怪?”這少年還挺活潑的,又打趣道,“難道你們不覺得這很酷嗎?異瞳誒,漫畫里才有的設定吧!”

    這話說得謝汐開心些了,這才是正常的高中生嘛,動漫都是白看的嗎?這么雙眼睛就被嚇到了?

    同班同學們卻始終謹慎道:“之前有個新老師也是不信, 后來”

    康宏問:“后來怎么了?”

    謝汐也很好奇, 想多探聽一些, 可這時江斜卻忽然關了水龍頭,走出去了, 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冷不丁看到江斜,他的同班同學面色大變,閉眼轉頭,抱頭逃竄。

    康宏:“”

    謝汐:“”

    有毒吧你們!

    江斜目不斜視地離開, 誰都沒看。

    康宏道:“江斜?!?br />
    江斜站住了。

    康宏道:“你別聽他們胡說八道?!?br />
    江斜道:“他們沒胡說八道?!?br />
    康宏一愣。

    江斜沒看他,只冷漠地說道:“那位新老師,在課上叫我回答了一次問題后,被查出肺癌?!?br />
    康宏呆了下后道:“這與你有什么關系?難道不叫你回答問題,他就不患病了?”

    江斜沒再說什么,大步向前走,已經到了樓梯口。

    康宏追上來道:“生病這種事肯定不是一天兩天的,這樣的巧合也至于當真?”

    可是擋不住太多了江斜沒解釋,只是步子加快,和他保持了足夠的距離。

    謝汐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這世間還是有很多像康宏這樣的人,只是江斜卻失去了與人接觸的勇氣。

    不管之前發生了什么,可以想象的是,他身邊肯定有很多人遭遇不幸。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其他因素,在猛如虎的謠言下,全都成了江斜的錯。

    江斜默許了這種排擠與被隔離,因為他也相信自己的不詳,也不想給人帶去災難。

    謝汐忽然有些明白自己為什么是只貓了。

    倘若他是個人,恐怕都無法接近他。

    無法接近這個為了保護別人而把自己封鎖的江斜。

    謝汐輕嘆那口氣,趴在書包里心疼著外頭的半大少年。

    江斜走出了校門,大概是怕悶到小貓,他把謝汐從書包里抱了出來。

    謝汐道:“小可憐?!边鲉?。

    江斜眼中有了溫度:“今天真乖,沒被人發現?!毙∝堃恢卑舶察o靜的,像是懂事一般,努力避開人陪著他。

    謝汐道:“廢話?!痹趺纯赡鼙蝗税l現!

    江斜理解他的貓言貓語:“回去陪你玩?!?br />
    謝汐想起那七彩炫麗的仙女棒,佛了。

    江斜這半天的壞心情都被小貓咪軟乎乎的“撒嬌”給吹散了。

    不管外頭怎樣,回到家里他不再是一個人了。

    江斜有些期待,想快點回去給小貓準備吃的。

    巧的是剛進到小區里就見到了熟人。

    康宏一臉意外:“江斜你也住在這兒?”

    江斜愣住了,他沒想到會再見到康宏。

    他快速別開視線道:“嗯?!闭f罷就往單元門走去。

    康宏追上來道:“我在六單元,我們前些天剛搬來的,你在幾單元?”

    江斜沒理他。

    康宏道:“都是同學,又住在一個小區,別這么冷漠嘛?!闭f著他碰了下江斜的胳膊。

    江斜身體一僵,停住了腳步:“別碰我?!?br />
    他這壓低的聲音極具威懾力,康宏被嚇了一跳。

    江斜道:“他們說的都是真的,離我遠一些?!?br />
    康宏頓了頓,居然又追了上來,站到了江斜面前:“我才不信被你看一眼就能死掉呢,我身體健健康康的”

    他話沒說完就看到了江斜懷里的小幼貓。

    謝汐:“少年,你好?!边鬟鲉鑶?。

    康宏眼睛里都閃小星星了:“好可愛!”

    謝汐:“”有種被變|態盯上的感覺!

    江斜一愣,板著的臉也有些板不住了。

    康宏一看就是資深貓奴,立馬湊近道:“你養的嗎?好小只,好可愛啊?!?br />
    江斜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

    康宏道:“我媽對貓毛過敏,我家都養不了貓,不過我姐結婚后養了兩只,我經常去看”

    之前還真沒看出康宏是個話嘮,巴拉巴拉說起貓,停都停不下來。

    江斜抱著謝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康宏已經全然不顧同學們的告誡了,眼里只有貓的他只想和江斜搞好關系:“它叫什么?”問得是小貓咪的名字。

    江斜沒給小貓取名字,因為他沒覺得自己能養它。

    康宏一眼看穿:“還沒來得及取名字是吧?那可得好好想想,等我回去幫你查查,要找個大吉大利的好名字才行?!?br />
    謝汐翻個白眼:“說好的不迷信呢?!?br />
    康宏:“你聽他答應了,好可愛??!”

    謝汐終于有點明白寵物們的心情了,不管說什么這幫人類都不懂,真是氣死。

    江斜到底是個半大少年,再怎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內心深處也是想與人接觸的。

    “還需要查一下嗎?”他認真問康宏。

    康宏道:“當然,找幾個好名字,讓它自己選?!?br />
    江斜好奇問:“它要怎么選?”

    康宏道:“你挨個念給它聽,看它對哪個感興趣?!?br />
    江斜道:“原來如此?!?br />
    謝汐眼瞅著自家小斜同志被忽悠成這樣,白眼都懶得翻了!

    康宏不愧是姐姐家有貓的男人,懂得很多:“你是才撿到它對吧?有沒有帶去寵物醫院檢查下?有沒有打疫苗?還有絕育”

    謝汐嚇一跳:“閉嘴!”

    江斜搖頭道:“我昨天才把它帶回家?!?br />
    康宏道:“那你最好周末帶它去趟醫院,先檢查一下身體?!?br />
    江斜鄭重點頭:“我會的?!?br />
    康宏又道:“等我回去找我姐要她常去的醫院電話,幫你預約?!?br />
    江斜道:“謝謝?!?br />
    康宏說:“客氣什么,以后別攔著我去找小貓玩哈?!?br />
    江斜頓了下,到底是沒法再把拒絕的話給說出口了。

    江斜帶著謝汐回到家里。

    謝汐嫌棄康宏那關于絕育的餿主意,但也挺欣慰的。

    好歹有了個同學雖然這同學動機不純!

    江斜摸了摸小貓下巴道:“我去給你弄吃的?!?br />
    謝汐還是要解決下生理問題的,先去了貓砂盆。

    中午江斜又吃的泡面,謝汐一上午也沒太大收獲,并未發現這個世界的通用貨幣長什么樣。

    其實他可以畫出很多有價值的東西,比如黃金這種硬通貨。

    但是江斜的年紀太小,未成年拿著塊金子去典當行也會讓人懷疑。

    到時候改善生活不成,反倒惹了一身麻煩。

    謝汐思來想去,只能嫌棄自己這個貓身子了。

    他要是個人,分分鐘把小斜養得白白胖胖。

    下午還有課,鑒于謝小貓的良好表現,江斜繼續帶他去上學。

    路上遇到了康宏,康宏悄聲問:“小貓在家嗎?”

    江斜點點頭。

    康宏道:“晚上我能去你家寫作業嗎?”

    豎著貓耳朵的謝汐心想:讀作寫作業,其實是逗貓玩吧!

    想起這只貓是自己,謝汐趴倒了。

    江斜眉心擰了擰。

    康宏道:“我雖然沒養過貓,但我常去我姐家,很有經驗的,我去給你看看貓糧啊貓砂啊的,萬一你弄得不對,對它有傷害的?!?br />
    這個切入點夠狠,江斜終于還是應了下來。

    謝汐把貓爪墊在下巴上,語重心長的想著:行吧,看在終于要有個朋友的份上,勉強陪你們玩玩。

    下午課滿,康宏這個新生還是很慘的,又要領新書又要領校服,還要挨個認老師和同學,所以忙得很。

    江斜依舊獨自待在最后排,不過他很開心,因為只要伸手去桌洞,就能碰到個軟乎乎毛茸茸的小家伙。

    他要是逗它,小貓咪還會用小奶牙磨他,一點兒不痛,還輕微麻癢。

    江斜這一整天心情都是前所未有得好。

    好像自從見到這只小貓,他灰暗的生活就有了不同的色彩。

    陽光般的,無比窩心的顏色。

    放學后,江斜依舊獨來獨往。

    他走到校門口,剛把謝汐放出來,氣喘吁吁的康宏就追上來了:“說好的一起寫作業,怎么也不等我?”

    江斜是故意避開康宏的,一來怕她有危險,二來怕康宏也被同學排擠。

    康宏一眼看到小貓咪,顧不上其他的了,驚呼出聲道:“你竟然被它帶到學校里了?!?br />
    這是個絕妙的話題,江斜嘴角揚了揚:“它很乖?!?br />
    康宏道:“真的耶,完全沒聽到它叫喚,它一直待在你桌洞里嗎?”

    江斜點點頭。

    康宏問:“睡了一下午?”

    江斜說:“沒,只睡了一節語文課?!敝x汐是生生被語文老師的古文腔給念睡的。

    康宏驚奇道:“它醒了也沒亂跑?”

    江斜點頭道:“它很懂事?!?br />
    康宏道:“真的非常懂事了,這么乖的小貓咪我也好想養??!”

    江斜眼中染了笑意,看著謝汐的視線滿是溫柔與滿足。

    謝汐低頭,在他掌心舔了下。

    康宏羨慕瘋了:“它舔|你,它用粉粉嫩嫩的小舌頭舔|你!”

    謝汐耳朵都快被他震聾了!

    康宏湊過來道:“也舔|我一下吧,小貓咪你也舔|我一下好不好?”

    謝汐:“不好!”扭頭轉身不看他。

    江斜也被逗笑了:“它怕生?!?br />
    康宏也沒強求,暗搓搓道:“等我和它多玩幾天它就不怕我,它就會”

    謝小貓面無表情:“做夢!”

    康宏美滋滋道:“它答應了!”

    謝汐:“”一氣之下鉆到江斜書包去了,誰都不見了!

    兩少年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這畫面才是正常學生該有的。

    一個人走路有多寂寞,習慣的人才會懂。

    康宏雖然有些話嘮,但謝汐不討厭他,因為眼前的小斜實在太安靜了,一點兒都想象不出去了中央會是那樣的騷話王。

    眼看著快到小區門口了,謝汐正想出來,卻忽地聽到了江斜的驚叫:“康宏,小心!”

    探出頭的謝汐看到了飛馳而來的汽車,直直沖著康宏撞去

    電光火石間,江斜扔下書包,飛撲過去將康宏生生推了出去。

    可是江斜要怎么辦?他要怎么躲開?

    說時遲那時快,謝汐在書包里拿出素描筆,畫出了異空間盾,擋在了江斜身上。

    作者有話要說:還用想嗎,當然會變成人啦,哈哈哈。

    明天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