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33 崩壞的十界9
    謝汐一時無語, 真行啊江斜同學,吃干抹凈還可以重來一回,小算盤打得啪啪響, 不愧是世界意志的化身,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江斜道:“你放心, 我一定不和你分開?!?br />
    之前還委婉地說一起去魔界, 勞動一晚上有底氣了,敢說的更直白些了。

    謝汐能怎樣?還不是看他秀。

    說來說去, 江斜還是操心他的健康:“身體真的沒事了嗎?”

    謝汐一點都感覺不到異常, 他道:“感覺力量充沛?!辈焕⑹且孕詾槭车镊饶?,非一般的體質。

    “那就好?!苯鞭D念又很疑惑:“為什么你的成年儀式會這樣兇險?”

    謝汐也想知道,他為了這次考核做過不少功課,尤其自己成年這一塊,他更是仔細查過。

    別的魅魔都沒有這樣的情況,怎么輪到他就非x不行了?

    當然這可能是魂意的小心機,但再怎么心機, 世界邏輯是要遵循的, 所以他會這樣肯定有個合理的理由。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謝汐反問:“魔界那邊沒說嗎?”

    江斜道:“沒詳說, 只說有危險,卻沒說為什么?!?br />
    謝汐沒出聲, 因為他知道的只怕比天使斜還少八成。

    江斜又道:“沒關系,等過了考核,我們一起魔界打聽下,只要日后沒有身體隱患就好?!?br />
    這次是過去了, 他怕謝汐的身體以后會有問題。

    謝汐也拿不準,只能點頭道:“嗯?!?br />
    第二次考核安排在三天后。

    謝汐拍胸脯保證:“我肯定離你三米遠!”

    那間屋子也就三米寬,江斜在東邊,他在西邊,絕對不去勾引他。

    江斜應道:“好?!?br />
    兩人都沒想太多,直到江斜這邊接到了考核通知。

    負責的老師說:“謝汐和你關系親密,肯定會手下留情,所以這次考核不由他負責了?!?br />
    江斜也一愣:“什么意思?”

    老師道:“魔界那邊特意安排了一位成年魅魔來考核你?!?br />
    謝汐:“???”

    江斜眉心擰起,說道:“以前都不是這樣的?!?br />
    老師道:“情況特殊,也是沒辦法了,畢竟是很重要的考核,必須公平公正,你救了謝汐,他肯定對你心生感激,考核上難免束手束腳?!?br />
    這安排還真是合情合理,雖說謝汐已經成年,但江斜為了救他已經和他發生關系,且不提感激不感激,單單是“新鮮感”就差了很多。

    其實老師們還真是想反了

    老師道:“你準備下,下午三點來參加考核?!?br />
    老師走了,謝汐揚著的嘴角落了下來,有些生氣。

    這算什么?雙子斜你還想讓其他人來勾引你?果然是花心的星座嗎!

    謝汐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有被醋給泡了的一天!

    江斜道:“沒想到會這樣?!?br />
    聽他說話,謝汐就氣不打一處來:“你加油,我回去了?!?br />
    說罷就往宿舍走,心里把江斜給罵了個狗血淋頭。

    理智上他知道這和江斜無關,雖然魂意代表了世界意志,但也不能違背邏輯。

    前頭做了那些,學??隙ú粫僮屩x汐考核江斜,江斜又非要去魔界,就只好再安排個人了。

    理智都明白,可一想到謝汐要和一個魅魔獨處一室一小時,他就

    很生氣!

    江斜多在意他,謝汐一點情緒波動他都察覺得到,更何況這明顯的生氣。

    他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小魅魔吃醋了嗎?

    狂喜瞬間溢滿胸腔,江斜大步追上去,握住他手道:“怎么了?”

    謝汐:“”滾!

    江斜連忙哄道:“別生氣,我不會和別人怎樣的?!?br />
    謝汐不出聲,心里不痛快。

    江斜道:“真的,除了你其他人我看都不想看?!?br />
    謝汐莫名想起顏神的口頭禪:老邪的嘴,騙人的鬼

    見他不出聲,江斜心里又甜又焦急:“相信我,只要不是你,這個考核的難度就是零?!?br />
    這話倒是點醒了謝汐。

    魂意想要通過考核,想要去魔界,不想和他分開,所以兜兜轉轉地給自己找漏洞。

    換個人考核的確算得上漏洞了,在這方面,謝汐還是信得過江斜的。

    只是信歸信,酸也照酸。

    謝汐看向他:“你要是通不過考核”

    江斜吻了他額頭一下:“我不會和你分開?!焙貌蝗菀子辛它c苗頭,他必須跟著去魔界,必須看緊了小魅魔,要是被人搶走了,他殺人的心都有。

    謝汐在他唇上咬了下:“不準親別人?!?br />
    江斜湊在他耳邊道:“只親你,只看你,只想著你?!?br />
    謝汐:“”

    自己肯定是被傳染了,要不怎么會吃這么蠢的醋!

    考核的時候謝汐當然沒去,畢竟不是“監考”了,去了干嘛?生氣嗎!

    人不去,謝汐也有一萬種法子看看江斜和成年魅魔,但是他沒看。

    沒什么好看的,雖然心里不舒坦,可他的確信得過江斜。

    要是連這點誘惑都受不住,江斜早死一萬次了。

    一個小時后,考核結束,毫無疑問的,江斜完美通過。

    讓人意外的是,之后謝汐竟被老師叫到一邊。

    老師仔細問了問:“江斜的身體沒問題吧?那天晚上你們”

    謝汐一愣,弄不明白老師為什么要問這個。

    老師坦白了事情經過,謝汐十分無語。

    原來考核結束,成年魅魔出來后找到了老師們,語重心長道:“這孩子身體有毛病吧,這可是重病,你們趕緊給他檢查檢查,及早治療!”

    江斜同學太穩,魅魔先生以為他是個不舉。

    老師們說:“不是啊,江同學很正常的,前些天還”

    魅魔先生篤定道:“絕對有問題的,你們檢查吧,他要是沒毛病,我手板心煎魚給他吃!”

    老師又問了謝汐一遍:“他真的沒問題嗎?”

    謝汐面無表情:有點問題,據說腰快斷了!

    回到宿舍,江斜像那應酬回來的丈夫,立刻坦白道:“他沒碰到我一下,我也沒看他一眼,這些都是有監控的,你可以去看?!?br />
    誰要看這個!謝汐道:“魅魔考官說你身體有毛病,老師還特意問我情況,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問題?!?br />
    江斜沒反應過來。

    謝汐道:“魅魔考官還說,你要是沒毛病,他手板心煎魚給你吃?!?br />
    江斜笑了,擁住他道:“我大概是有些毛病的?!?br />
    謝汐看向他。

    江斜在他白皙的脖頸上碰了下:“看到你就想親你,是病嗎?”

    謝汐:“”臭不要臉的。

    江斜又道:“是病的話,也治不好了?!?br />
    話音落,他吻住了謝汐,兩人親著親著就

    不舉個屁啦!

    魅魔先生你快來手板心煎魚??!

    終于這學期結束了,江斜也完美拿到了交換生的資格,可以和謝汐一起前往魔界學院繼續進修。

    期末結束的時候,同學們紛紛表示要給魅魔同學送行。

    雖然這一年,他們幾乎沒和謝汐說過話,后期甚至都沒怎么看過他,但畢竟是魅力無敵兩界無雙的魅魔,還是要珍惜機會,好好送他離開的。

    謝汐對此沒想法,他唯一認識的天使要跟他去魔界,其他人聚不聚餐都無所謂啦。

    江斜本意是不想聚的,雖然同級生的靜心咒已經十分深厚,但成年后的謝汐魅力倍增,萬一有經受不住誘惑的,豈不是徒增麻煩。

    同學們紛紛表示:“江大師,您就松松綁吧,謝汐在天界一年,什么都沒體驗過,回了魔界,他的同學問起來不得笑話他?”

    這管用,江斜不免擔心,于是應了下來。

    謝汐才不怕被人笑話,再說江斜和他一起去魔界,有人笑話他,這家伙估計回懟得比他還快。

    但是還是去聚聚吧。

    江斜是擔心他,他是不愿他擔心。

    說是為謝汐送行的聚會,但其實同學們就是找個由頭嗨一嗨,起初還都紛紛向謝汐問好,后來就各玩各的,又唱又跳去了。

    謝汐待了會兒后小聲對江斜說:“好吵,我們走吧?”

    江斜握了握他的手道:“吃飽了嗎?”

    謝汐點頭。

    江斜道:“那行,我們先回去?!?br />
    兩人起身,同身邊的幾個同學道別后一起離開了。

    他們走遠了,同學們竊竊私語。

    “江大師這是愛上小魅魔了吧?!?br />
    “那還用說,看那眼神,愛到骨子里去了吧!”

    “哎,也不知道去了魔界會怎樣”

    “那邊可不比天界,江斜管得住謝汐嗎?”

    “我看夠嗆天界這邊清凈,謝汐還守得住,等去了魔界”

    “我要是江斜,我打死不去魔界,去干嗎?拾綠帽子嗎?”

    相較于同學們的擔憂,江斜和謝汐在月下漫步,氣氛甜蜜。

    江斜問道:“去魔界,我有什么要注意的嗎?”

    謝汐哪知道,他含糊道:“也沒什么,就少說多看吧?!边@是萬金油,放哪兒都不會錯。

    江斜應道:“嗯?!?br />
    基本都準備妥當后,他們起程去魔界了。

    因為是公費交換生,所以連路費都報銷了,當然位置一般,相當于經濟艙。

    從第一天到第一域,聽起來不遠,可其實要飛整整二十小時。

    江斜上飛機后就自費升艙,和謝汐一起調到了前頭的商務艙。

    商務艙里要舒服得多,可以躺平睡覺。

    即便這樣,等到了第一域,兩人也挺累。

    下飛機時,入目的景象和第一天已經截然不同。

    魔界的天空是深紫色的,即便是白天,天空也是灰暗的,烏云密布的模樣像是要下雨。

    這邊有負責接待的惡魔,江斜和謝汐折騰到六點鐘才安頓下來。

    接待他們的惡魔對謝汐眨了眨眼睛:“小謝,晚上去我那?”

    作者有話要說:熬,來魔界了!

    小魅魔還沒把天使斜榨干,你們的營養液就被我榨干了?我不信!我覺得你們還能行

    晚上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