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36 崩壞的十界12
    魔界這邊, 每百年都有個全域狂歡的盛典。

    謝汐和江斜來的很是時候,剛好就趕上了這個盛典。

    九月九號這天,被稱為神誕日, 這里的神當然是魔界的信仰——魔神。

    謝汐為了當個合格的大惡魔,仔細研究過魔界的歷史情況。

    總的來說, 這里和謝汐所知道的圣經里的天使惡魔不同, 充斥著江斜的二次創作。

    天界的主宰和魔界的主宰基本平級,都是極位的神明, 早年也打過鬧過, 后來發現誰都奈何不了誰,于是化干戈為玉帛,握手言和了。

    不打架了就各自發展,普通天使和惡魔甚至還相互通婚,過得挺愜意,當然上位天使和惡魔還是互相忌憚的,彼此牽制。

    這也挺好, 牽制也是競爭, 讓兩界發展得越發迅速。

    魔界這邊的極位神是魔神, 這個盛典也是為了慶祝他的誕辰。

    當然也有說魔神沒有出生之日,這個所謂的誕辰只是他創建魔界的日子。

    不管怎樣, 這個盛典類似于魔界的大年三十,不僅狂歡還要放假,江斜和謝汐也跟著領了整整半個月的假。

    這么長時間他們回趟天界都來得及,不過好不容易趕上百年盛典, 離開了也太可惜,所以江斜留在了魔界,想和謝汐一起過節。

    因為顧及這是江斜創造的世界,所以謝汐對天神和魔神這兩個極位神很在意,仔細查了查。

    可惜入手的資料很單薄,只像神話傳說般歌頌了一通,細節基本沒有。

    大概去第六第七域能了解到更多資料,但一來謝汐去不了,二來江斜就在他身邊,所以謝汐不著急,覺得這位魔神可能就是背景板。

    畢竟雙子斜是天使。

    謝汐查了資料后擺出一副我很懂的架勢,說道:“明天有煙花晚會,一定不能錯過?!?br />
    江斜道:“好?!?br />
    謝汐道:“我們早點去,搶個清凈的地方?!?br />
    自從謝汐的資料丟失,就沒一個惡魔圍著他轉了,江斜最近的心情可以用美上天來形容,自然是對他千依百順。

    謝汐又道:“魔界的煙花很美,你肯定沒看過!”天界崇尚白色和金色,對其他顏色都不感興趣,偶爾有煙花也單調得很,猶如在晚上開了圣光,覺都睡不安穩。

    江斜笑了下:“你看過嗎?”

    謝汐道:“我都一百零五歲了,當然看過?!睕]錯,回到魔界后,謝汐可算是知道了自己的年齡。

    江斜嘴角彎著:“五歲的小魅魔?!笔⒌湟话倌暌淮?,上一次時謝汐就五歲。

    謝汐瞪他:“你也就比我大一歲?!?br />
    江斜心情好得很:“大一天也是大,以后要叫江斜哥哥?!?br />
    虧了沒有寂寞男神團的人在,但凡有一個,他們就罵道:“可要點臉吧江老牛,你都能當小薔薇的曾曾曾祖父了!”

    謝汐才不叫他哥,這稱呼在床上叫多了,已經不單純了!

    兩人說說笑笑間迎來了煙花晚會。

    他們興致勃勃地去占了位置,找了個傳說中的情侶圣地,一個人沒有還能看到全景。

    江斜準備周全,帶了各種好吃好喝的

    謝汐看到帳篷時愣了下:“這是干嘛?”

    江斜說:“要是看太晚,可以睡這兒?!?br />
    謝汐不免想起他們前幾天才上的課:“野、戰?”

    江斜:“”

    謝汐眨眨眼,江斜臭不要臉道:“你要是想得話”

    想個鬼!謝汐咬他一口,道:“看煙花!”

    江斜擁住他道:“好,都聽你的?!?br />
    魔界的煙花的確是美不勝收,估計是有魔力催動,那絢麗的圖案猶如將夜空當幕布,上演了色彩繽紛的燈光秀。

    煙花秀分七個主題,也就是魔界的幾個主修,其中最好看得是妒忌系,主修妒忌的惡魔們好勝心那不是一般的強,為了這些煙火不知道籌備了多久。

    最摳搜的是貪婪系,謝汐以地球人的眼光都瞧不上。

    最奇葩的是懶惰系,十個煙花,這幫人慢騰騰得放了一個小時才放完,據說他們還備了十個,但因為節奏太差,被勒令停止!

    倒數第二個是se欲系,謝汐興沖沖對江斜說:“是我們系的!”

    說完他就恨不得換專業!

    se欲系真牛,用煙花放簧片了解下!

    還他媽男女通吃葷素不忌,一段過了又一段!

    江斜握著謝汐的手滾燙,謝汐回頭看他:至于嗎,看個煙花也能唔

    被親了下。

    壓軸戲是傲慢系,對這個系謝汐了解得不太多,因為學校里幾乎沒有這個系的學生,大多數惡魔都不會選修,據說畢業難度極高,但只要畢業,品階就很高,直接入住第七域。

    這是個人員稀少,卻獨攬大權的系。

    謝汐催促江斜:“看煙花,這個最好看的?!?br />
    江斜在他脖頸親了下后道:“都沒你好看?!?br />
    謝汐聽慣了情話,也還是覺得心一酥,他嘴角揚著:“看看嘛,據說魔神就是主修傲慢的”

    他話音剛落,煙花已經在天邊炸開,紫色的煙花在漆黑的天空中炸開,變成了層層疊疊的,一片又一片的

    江斜輕聲道:“薔薇花嗎?”

    謝汐也認出來了,他的心咯噔了一下。

    按理說,紫色在黑色的天空中應該是不明顯的,可是這煙火似乎有神奇的光暈,一朵一朵綻放,一朵一朵枯敗,如同海浪一般,用莫名壯美的姿態撲向所有人的心房。

    煙花散去時,謝汐看到了最后一朵“薔薇花”,它是純白色的,在漆黑的夜空里,仿佛一個閃爍著的星辰。

    接著這個星辰墜落,如同擦過天邊的流星,拖拽著白色的尾翼,向著謝汐所在的方向飛來。

    謝汐心猛地提了起來。

    江斜也注意到了,他護住了謝汐:“小心?!?br />
    完全無法躲閃,這道強光落在了江斜后背。

    謝汐瞳孔猛縮:“江斜!”

    怎么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異變,明明是正常的煙花,為什么會忽然變成一道白芒?這白芒又是怎么回事?

    被它擊中的江斜會不會有事?

    不會有事,不可能有事的,如果江斜出事,這個世界不會像現在這樣穩定!

    謝汐松口氣,扶著昏迷的江斜躺下,焦急喚他:“你還好嗎?”

    謝汐忍住了拿出神鑒畫治療儀的沖動。

    他有簡單的醫療常識,大體檢查過是沒有什么問題的,那白芒就像一個幻覺,來得快去得也快,沒留下絲毫痕跡。

    只是江斜昏睡過去,看樣子也不像是受傷,只是單純地睡著了。

    怎么回事?

    外面的煙火晚會結束了,本來這邊就沒人,現在更是一片寂靜。

    謝汐倒是沒什么好怕的,他只是在擔心江斜。

    一直都叫不醒他,難道真要在這里睡一宿?

    倒也無所謂,反正有個帳篷。

    謝汐將江斜搬到了帳篷里,想和他并肩躺下。

    這時一直閉著眼的江斜忽然睜開眼。

    謝汐被他嚇了一跳:“沒事了嗎?”

    帳篷很寬大,有雙人張那么寬,而且還鑲了一圈小燈,暈黃的燈光把周圍照得十分亮堂。

    江斜似乎怔了下,轉頭看到謝汐時他漆黑的瞳孔猛地收縮。

    那瞬間謝汐在其中看到了一簇紫色的火焰。

    雙子斜的眼睛是黑色的,怎么會有紫色的光暈?

    謝汐正疑惑著,江斜一把將他拉過來,壓在了身下。

    謝汐睜大眼看他:“怎么”

    話沒說完,江斜俯身吻住他。

    “唔”謝汐被弄了個措手不及,“干干嘛”

    本來真沒想在野外做點什么的,但是江斜像抽風了一樣,竟然把他這個魅魔給弄到動彈不得。

    迷迷糊糊間,謝汐聽到了江斜沙啞低沉的聲音:“你喜歡他嗎?”

    他是誰?謝汐怕他多想,強撐著精神道:“我喜歡你?!?br />
    往常江斜聽到這種話應該是很開心的,可他的聲音似乎更加失落了:“天界有這么好嗎?”

    嗯?這又是什么意思

    謝汐繼續道:“只要有你在,哪里都好?!边@不是隨口哄人的話,他一直都這樣想的。

    江斜低笑了一聲,在可以說是粗暴的性|愛之后給了他一個無限甜蜜的吻:“也好,這樣我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br />
    這話讓謝汐心揪住,他努力想睜開眼,可身體似乎累到了極致,完全控制不了,他還想在說什么,卻發現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江斜吻了吻他,仔細將他抱在懷里,然后睡著了。

    再睜開眼時,謝汐已經在寢室床上,他猛地坐起來,喚道:“江斜?!?br />
    江斜不在

    謝汐掀開被子下床,想去找他,這時宿舍門開了,江斜拎著早餐站在門外。

    啪的一聲門關上,江斜放下手中的袋子道:“怎么光著腳下床了?!?br />
    謝汐被他領回床邊坐下,江斜彎腰給他穿鞋子:“衣服不想穿就算了,地板很涼?!?br />
    謝汐拉過被子把自己裹嚴實:“你”一開口,他發現自己嗓子都啞了。

    江斜眼中閃過一絲懊惱:“我昨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中邪一樣的”

    把謝汐給弄得

    謝汐想起昨晚的事,連忙問道:“昨晚你”他頓了下竟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問。

    反倒是江斜問他:“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謝汐除了x虛,別的都沒什么,他問江斜:“你呢?我看那光芒打中了你?!?br />
    江斜眉峰皺了下后道:“沒什么感覺,只是”

    昨天做得真是太過了。

    他沒法形容是怎么回事,那復雜的情緒此時還縈繞在心頭,好像他失去了謝汐,永遠失去了,昨晚是最后的擁抱,醒來后他就不再屬于他了。

    謝汐一時間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他心里隱隱有些不安。

    江斜又道:“我買了早餐,吃些吧,昨晚你就沒吃什么?!?br />
    謝汐心不在焉地起床,穿好衣服后還在想著昨晚迷迷糊糊間聽到的話。

    難道是幻覺?

    可為什么會有那樣的幻覺?

    謝汐喝著豆漿,看著江斜的眼睛:是黑色沒錯,可昨晚卻是紫色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用過早餐后,江斜問他:“要不今天不去游園了,你累的話就歇一歇?!?br />
    有魅魔的身體,謝汐還真不會累,他道:“沒事,游園也很有趣,一起去看看?!?br />
    他們收拾好了剛出門,就聽到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緊接著是張著黑色雙翼飛出來的學院教授。

    “所有同學都速速前往第一禮堂避難!”

    “怎么回事?”學生們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了。

    謝汐也是懵的,他隱約覺得和自己昨晚聽到的話有關。

    這時他聽到了教授之間難以壓抑恐懼的低語:“魔神隕落了?!?br />
    作者有話要說:開始向著搞定雙子斜的康莊大道進發。

    營養液榜競爭好激烈qaq

    還是想要,不想被爆菊,嗚嗚嗚。

    明天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