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38 崩壞的十界14
    即便沒有懶惰的煽風點火, 江斜也能腦補十萬字。

    諸如轉世也忘不了舊情人,看到一模一樣的他,移情什么的

    這樣一想, 兩人在一起的所有甜蜜都變了味,糖瞬間變刀, 能把人的心肝肺全捅穿。

    貪婪域主也添了把柴:“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和魔神大人這么像的人?!?br />
    像有什么好稀奇的?

    他們都是一個人才神奇好嘛!

    謝汐怕江斜把自己給虐到心絞痛, 趕緊岔開話題道:“我對以前的事毫無印象,不知道要怎么喚醒魔神大人?”

    不愧是“老司機”, 這說得也很精髓了, 對以前毫無印象翻譯下就是我根本不記得魔神,下一句干脆利落地提出重點,擺出了公事公辦的姿態。

    這態度勉強給江斜一絲絲安慰,然而懶惰域主讓江斜跟來,就是故意刺激他的:“只要你吸收了轉世前的記憶,就知道怎么喚醒魔神了?!?br />
    謝汐真知道前頭有坑,但沒想到坑這么深!

    不收回記憶都有替身嫌疑了, 這要是收回了記憶的確能喚醒魔神斜, 可天使斜怎么辦?分分鐘再把天界給崩塌了?

    世界它很無辜, 你們別動不動就崩它!

    江斜立刻開口道:“不行!”

    他已經很不放心了,如果謝汐找回了記憶, 他還能在他身邊嗎?

    妒忌域主冷笑:“這里輪不到你開口?!边@話很過分。

    謝汐不樂意了,他能體諒域主們的心情,畢竟魔界要崩塌,只要能拯救別說是給謝汐前世的記憶, 估計把謝汐獻祭他們都不會皺皺眉頭。

    但謝汐還是不高興,天使斜夠可憐了,兇他干嘛。

    謝汐握住了江斜的手,對他說:“我都聽你的?!?br />
    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江斜快速看向他,還未開口,妒忌域主便火了:“謝汐你瘋了嗎?為了這個男人,你連整個魔界都不管了?”

    謝汐看向妒忌:“話別亂說,不管魔界的人不是我?!?br />
    是魔神放下了魔界,雖然繞來繞去還是和他有關但這些才不要說給嘴壞的妒忌聽!

    妒忌氣道:“你”

    懶惰域主要冷靜得多,他制止了妒忌,對江斜說:“我替妒忌道歉,剛才他說的不對,這事的確要征求你們兩個人的意見?!?br />
    情商如何,高下立判。

    雖然謝汐不可能不配合他們,可也要給天使斜找回場子,不能平白讓人欺負了!

    謝汐還是緊靠著江斜,不出聲。

    懶惰還是有法子的,他看向江斜道:“謝汐是se欲之主,即便現在不吸收轉世前的記憶,等繼承了域主之位,也會想起來?!?br />
    魔神殿中的六根巨柱其中一根就是謝汐的,等謝汐得到了足夠的力量,繼承了se欲之主的力量,也會想起那些前塵往事。

    不過前提是謝汐會繼承,如果魔界沒了,這柱子也就完了,謝汐就

    可惜其它五位域主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懶惰說這些也不過是在給江斜一個臺階,事實上江斜的確攔不住,因為眼前的三位域主不會眼睜睜看著魔界崩塌。

    這些謝汐也知道,但是謝汐卻說他聽他的謝汐在擔心他在安慰他,江斜感受到了,只是心里還是一陣陣的苦澀。

    倘若謝汐和魔神真的

    懶惰域主又道:“有些事逃避是解決不了的,面對了才有根除的希望?!?br />
    這話正中謝汐下懷。

    他看著江斜,趁機對他說:“一起好不好?”

    江斜一怔。

    謝汐道:“我們一起接收我轉世前的記憶?!?br />
    就連三位域主也沒想到謝汐會這么拼

    謝汐是沒辦法,與其讓天使斜胡思亂想,不如一塊看了這“前情提要”,沒準能一舉搞定這個世界!

    當然謝汐還有另個一想法,他總覺得這不是個死結,反而是個輕輕一扯就能開的活結。

    這很值得賭一把,要么柳暗花明,要么維持現狀,憑什么不堵?

    江斜道:“你轉世前的記憶”

    謝汐道:“我不想對你有任何隱瞞,不管之前是怎樣的,我們一起面對好嗎?”

    太動人了,江斜怎么可能拒絕得了。

    哪怕前世謝汐真的深愛著魔神,這一刻的江斜也相信謝汐是愛著他的,全心全意地愛著他。

    有這一份堅定和信任在,江斜心滿意足:“好?!?br />
    三位域主互相看了看,用眼神交流了意見。

    最后貪婪從懷中拿出一個純白色的光球,對謝汐說:“這就是你前世的記憶,你想和江斜一起分享,就一起進去吧?!?br />
    謝汐點點頭,把白色的光球接了過來。

    三位域主向后退了退,給了他們足夠的私人空間。

    江斜看著這個光球道:“我真的”

    謝汐湊近他吻了一下:“相信我,我愛你?!?br />
    他沒敢說諸如過去了就過去的話,鬼知道那過去是誰的。

    江斜眼神也堅定了下來:“嗯?!?br />
    兩人一起將神思探進光球時,大段的記憶瞬間進入他們的腦海,一下子全明白了。

    謝汐心中一喜,這才有心情回味了一下這個前情提要。

    幼時的記憶略過去了,從謝汐讀大學后才是重點。

    這里補全了謝汐的學霸人設,不止這一世,轉世前的se欲之主也是個學霸。

    江斜真是把謝汐給安排得明明白白。

    雖然是魅魔,但謝汐卻是個與眾不同的魅魔。

    在他大二這年,他的教授喊住他:“不能再拖下去了,你得接受成年儀式了?!?br />
    謝汐點點頭:“我知道了?!?br />
    教授很操心他:“別只嘴上知道,身體也該去適應,你一個魅魔竟然不喜歡性|愛,這是在違背天性!”

    謝汐不出聲了。

    教授嘆口氣道:“哪有你這樣的魅魔?挑來挑去的,到底想選誰?”

    謝汐垂眸道:“不和人那樣,我一樣可以拿高分?!?br />
    教授沒好氣道:“你厲害你能干,你看片最多你押題最準,你年年第一,可有什么用?你一個二十二歲的魅魔還是處|男,說出去能讓全魔界笑掉大牙!”

    謝汐別開眼,嘴唇抿得緊緊的。

    教授語重心長道:“我不是干涉你的私生活,只是你得為自己考慮下,最晚二十三歲你必須舉行成年儀式,你也知道沒有xing生活的魅魔,貿然接受成年儀式是會出人命的!”

    謝汐緊擰著的眉心里全是倔勁:“我知道?!?br />
    教授:“后天我去第六獄有個研討會,你跟我一起吧?!?br />
    謝汐抬頭看他。

    教授也是真的疼他:“第一域的臭小子你都看不上,去第六獄你要是還挑不中我就不管你了!”

    謝汐十分慚愧道:“教授我”

    教授戳他腦門道:“哪有你這樣的,死腦筋一個!”

    難怪轉世后的謝汐在成年儀式上會那樣兇險,敢情他兩世都是理論學霸實踐白癡!

    不過上一世有個關心他的教授,轉世后他去了天界,那邊對魅魔的情況一無所知,當然知道也沒用,誰能猜到那樣勾人的魅魔會是沒有經驗?

    謝汐跟著教授去了第六獄。

    第一域的普通惡魔是沒資格來這邊的,不僅僅是地位問題,也是力量不行,承受不住更深層魔域的壓力。

    當然謝汐此行不是久居,只是臨時性的,幾個周的光景身體還受得住,否則教授也不敢帶他來。

    說是當助理的,可其實教授就是想讓他出去勾搭人,所以根本不拘著他,甚至一看他回來就往外趕。

    謝汐也不想辜負教授的一片心意,盡量出去晃悠。

    他也不懂自己為什么會這樣:魅魔以此為食,做這種事就像平常人吃飯喝水,他這樣就像得了厭食癥的人,也難免教授會擔心他。

    他的確不能再任性下去了,成年儀式不能再拖,而一旦舉行了儀式,他要么和人做|愛,要么爆體而亡,沒得選。

    與其到那時候饑不擇食,不如提前選一個順眼的,趕緊把這個坎過去,以后也就沒顧慮了。

    所以謝汐很認真地每晚去逛酒吧,就想找個稍微合眼的,解決下眼下的危機。

    他家教授是這么和他說的:“你這臭小子,要是連第六域的人都看不上,就是在肖想第七域的魔神大人了!”

    謝汐連聲道:“不會的不會的?!?br />
    教授道:“諒你也不敢?!?br />
    謝汐苦笑道:“我哪有資格見到那位大人?!?br />
    教授趕他:“快去吧,回來請務必讓我看到一個全新的你?!?br />
    可憐謝汐在酒吧晃悠了五六天,也沒對任何一個惡魔有興趣。

    期間有很多大惡魔來找他搭訕,男男女女黑膚白膚什么類型的都有。

    可是謝汐一想到要和他們睡,就直犯惡心,到后頭甚至連話都不想說。

    到第八天,要不是怕教授擔心,謝汐真不想再過來了。

    他百無聊賴地在個角落里喝酒,有個灰發大惡魔走過來:“一起?”

    謝汐之前就拒絕過他,今天也沒興趣:“不了?!?br />
    誰知這大惡魔竟一下子握住他的手,把他拽了起來:“一個低階魅魔,你在這嘚瑟什么?我今晚非睡了你?!?br />
    能在第六域,肯定品級不低,謝汐哪是他的對手,只是被握住了手腕,都有種手要斷掉的錯覺:“你、放手!”他吃痛道。

    灰發大惡魔直接將他拉起來:“放手?一會兒就讓你”

    “放開他?!币粋€低沉的聲音響起。

    灰發大惡魔開口便是:“他是我先看上的,你”

    話沒說完,他看清了身后的人,本來囂張跋扈的模樣瞬間像被拔光毛的公雞,氣勢全無:“摸摸摸摸摸神”話都說不利索了。

    謝汐轉頭,望進了一雙深邃的紫色眸子中。

    作者有話要說:前情提要不長

    雙子斜真的甜!

    求一求營養液,讓我們明天見天天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