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39 崩壞的十界15
    非常迷人的一雙眼睛, 那深深淺淺的光澤仿佛跨過時間的洪流,將永恒浸在其中。

    僅僅是這一眼,謝汐便覺得他是一位生命悠久嚴肅內斂的男人。

    灰發惡魔松開了謝汐, 慌亂行了個禮后立馬跑出去老遠。

    謝汐待的地方是有些偏僻的,灰發惡魔一走, 就只剩下謝汐和這位陌生的男人。

    謝汐知道能在第六域的成年大惡魔都是有身份地位的, 所以謹慎地行了禮。

    男人笑了下:“認識我?”

    謝汐搖頭道:“不知道您是哪位大人?!?br />
    男人看了他一會兒,慢慢說道:“叫我江斜就行?!?br />
    謝汐道:“江斜大人?!?br />
    江斜嘴角笑意更深, 坐到他旁邊道:“是江斜, 沒有大人?!?br />
    謝汐:“”

    忽然覺得第一印象是錯覺,其實這位內斂先生沒那么內斂,甚至還有些不正經!

    “你叫什么?”江斜問他。

    謝汐說了名字,為防誤會還補充了下:“我是跟著老師來這邊的,老師有個研討會?!?br />
    江斜微訝:“學生?”

    謝汐不想被瞧不起,腰板挺直道:“現在是學生,畢業后我會申請到第七域?!?br />
    江斜笑著問:“去第七域做什么?!?br />
    謝汐道:“每個惡魔的夢想都是效忠魔神大人, 我也不例外?!?br />
    江斜饒有興致地問道:“你見過魔神?”

    謝汐向他投去不認同的目光:“魔神大人豈會去第一域?我當然沒見過?!?br />
    沒見過還這么理直氣壯, 好像有點不自量力, 謝汐又補充了一句:“以后總會見到的?!?br />
    江斜慢條斯理道:“一個沒見過的人,效忠他做什么?”

    他這神態很不虔誠啊, 謝汐警惕地看他:“你不會是天界派來的間諜吧!”

    江斜被他逗樂了,他在他眉心點了下:“我要是間諜,現在就把你綁去天界?!?br />
    謝汐很少和人身體接觸,冷不丁被碰了一下, 竟覺得一陣酥麻傳遍全身

    江斜察覺到了,他彎著的眼睛里笑意更深:“怎么,小魅魔想要了?”

    這輕慢的腔調要是對其他人說,那就是負分滾出,但對魅魔就很正常了。

    謝汐雖然不縱|欲,卻是個實打實的魅魔,對于魅魔的生活很了解,不至于生氣。

    他猶豫了一下。

    雖然眼前這男人給他的感覺和第一印象不太一樣,但他的確不討厭他,如果非要找個人的話,嗯

    誰知江斜竟道:“去找別人吧,我今晚沒空?!?br />
    謝汐:“”

    這人果然很討厭!

    謝汐驀地起身,冷聲道:“您想太多了,我對您沒興趣?!彪m然生氣,但也得罪不起,還得用敬稱。

    江斜察覺到他生氣了,道:“今晚的確不行,你要是愿意等,明天再來這?”

    謝汐板著臉道:“不愿意!”說著轉身走人。

    這么隨便的大惡魔,他才不要和他有任何牽扯!

    走出了酒吧,謝汐吹了冷風后又冷靜了一些。

    他看到櫥窗里倒影的自己,那是一張非常標準的魅魔的臉,以至于旁人一眼就認得出。

    謝汐并不討厭自己的血統,他只是討厭這個無法適應血統的自己。

    隨便找個人不行嗎,他到底在糾結什么?

    這是連謝汐自己都不知道的問題。

    他只知道,如果真讓他隨便找個人,他寧愿面對死亡。

    謝汐自嘲地笑了笑,心里想著——還放大話說要去第七域效忠魔神呢,其實他連成年儀式都走不過去。

    第二天謝汐當然沒去那個酒吧,在教授那恨鐵不成鋼的視線下,謝汐也不敢留在接待所,只能去外頭吹冷風,一直吹到半夜十二點才敢回去睡覺。

    接連三天,眼看著離回到第一域只有幾天光景了,教授氣到不行:“你到底要挑個什么樣的惡魔?”

    謝汐腦中閃過了一面之緣的江斜才不要那個混蛋家伙!

    謝汐憤憤道:“我不成年了!”

    教授仿佛那恨嫁的爹媽:“你是不想活了吧!”

    謝汐犟勁上來了:“不活就不活!”

    教授氣得頭冒青煙,可他也知道謝汐這臭脾氣,拗起來十頭地獄犬都拉不動!

    “你說什么胡話呢!”佛系教授在線妥協,“你就說你想要個什么樣的,除了魔神大人,我一定想辦法幫你聯系聯系?!?br />
    不是他自豪,他這小學生長得是真好,即便是域主大人們也不會拒絕幫一幫這前途似錦的小魅魔。

    謝汐唯一有過那么點點心思的就是江斜。

    但是人家沒空!

    謝汐賭氣道:“我就要魔神大人,除了魔神大人我誰都不要!”

    “你你這臭小子!”教授給他一棒槌,被他氣得差點當場去世!

    明天就要離開第六域了,這期間謝汐再沒出去過。

    教授也管不了他了,索性眼不見心不煩,自己出去喝酒了。

    謝汐在自己屋里干坐到九點,實在睡不著,于是出門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又去了那間酒吧,其實真沒什么想法,只是進去后還是四下里看了看。

    理所當然的沒有看到紫眼睛的男人

    很正常吧,都過去這么多天了。

    謝汐松了口氣又好像泄了口氣,他坐在吧臺上,慢騰騰地喝著酒。

    最后一晚上了,明天就回去了

    就這樣吧,他回去就告訴所有人,他只想和魔神睡覺,然后等死。

    雖然生命短暫了些,但好歹沒為難自己。

    謝汐一口干掉杯里的酒,準備回去了。

    這時一個聲音在他身后響起:“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br />
    謝汐猛地回身,看到了讓他討厭得牙癢癢的紫瞳男人。

    江斜眼中閃過一抹驚艷,有些無奈道:“你這小魅魔生得可真是”

    謝汐剛猛干掉一杯酒,又想了那樣的心事,此刻的眼睛里蒙著一層水汽,面頰也泛著淡淡的紅,襯得肌膚越發吹彈可破。

    本來就好看得很,這副模樣簡直能把人的七魂六魄全勾走。

    謝汐也沒想到還會見到江斜,他一時沒反應過來,定定地看著他。

    江斜聲音放低,溫聲道:“今晚我有空,你”

    “我沒空!”回過神的謝汐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氣,一口回絕了。

    聽到江斜的話,他心里莫名難受,他一點都不想看到江斜,更不想和他做什么。

    死了又怎樣?反正要活得痛快!

    江斜微怔。

    謝汐起身道:“抱歉,我已經約好人了?!?br />
    說完就離開了。

    江斜當然不會跟上來,他坐了會兒,眼中的亮光淡了下去。

    謝汐就這樣回了第一域,一路上教授唉聲嘆氣,幽怨的眼神都長在他身上了。

    謝汐面不改色道:“就這樣了,要么魔神要么死!”

    教授死命拿指頭戳他:“老子這么多年就沒帶過你這么熊的學生!”偏偏還很優秀,要是能按部就班地畢業,怎么也會被分配到第六域,再努力個幾百年,沒準還有大出息。

    可就他這臭毛病,還大出息呢,能不能活過明年都懸乎!

    后來讓謝汐妥協的是他看到了一份資料。

    魔界歷史悠久,魅魔這個種族更是原生族之一,非常古老了。

    謝汐查到一個前輩,也是像他一樣得了厭欲癥,成年儀式前死咬著牙不肯與人怎樣,后來他就這樣舉行了成年儀式,結果儀式上完全失控,把周圍的人都

    看到這里謝汐慫了。

    給他舉行儀式的肯定是自家教授,他要是禽|獸到強了老師,那

    不行不行,畫面太可怕,比死還可怕!

    可自殺又太懦弱了,這不僅會讓一直關心他的老師傷心死,也會讓他臉面僅丟。

    到底該怎么辦?

    眼看著日子臨近,謝汐妥協了。

    他可以不管自己,實在不能牽連旁人。

    終于謝汐鼓起勇氣去了第一域的某著名酒吧,還穿了身特別那個的衣服。

    不管了,就第一個和他說話的人,是誰都好,他只是為了完成任務!

    誰知他剛進門就和一個男人撞了個滿懷。

    謝汐抬頭,看到了江斜。

    江斜眉峰一皺,把自己的大衣脫下來裹住他:“穿成這樣,想引起燥亂嗎?!?br />
    謝汐沒聽清他說了什么,愣愣問道:“你怎么怎么在這?”

    第六域的大惡魔為什么會來第一域?

    江斜要怎么解釋自己被個小魅魔給迷得暈頭轉向,以至于不遠萬里來找他?

    “有工作?!苯边@樣說。

    謝汐心中一熱,想起自己來時定的目標——第一個和他說話的人。

    江斜就是。

    幾周前的別扭已經散了不少,謝汐眼巴巴地看著他。

    江斜哪里會感覺不到,他嗓子微?。骸翱磥砟憬裢頉]約人?”

    謝汐道:“剛來?!?br />
    江斜道:“那我能約你嗎?”

    謝汐薄唇輕顫著,還在強撐:“你要是有空的話”

    江斜把他打橫抱起,直接瞬移到了一間寬大的屋子里。

    謝汐被他扔到了床上,整個人還有些懵:“這是”哪啊。

    江斜吻住他的唇,親的他昏頭昏腦。

    眼看著要最后關頭了,江斜竟停了下來。

    謝汐濕潤著眼睛看他。

    江斜忍住了,對他說:“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我不會繼續?!?br />
    謝汐快瘋了:“什、什么?”

    江斜湊到他耳邊道:“過了今晚,你只準和我在一起,不許去找其他人?!?br />
    謝汐猛地睜大眼。

    江斜吻了下他小巧的耳垂,說道:“我會給你最好的性|愛,但從今以后你只能屬于我?!?br />
    這一瞬間,謝汐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劇烈的、鋪天蓋地的、把他整個人都吞沒的。

    他環住了江斜的脖頸,輕聲道:“好”

    說出這個字時,謝汐感覺到了無與倫比的快樂。

    作者有話要說:本來以為這章就能搞定

    嗯,晚上一定搞定短短搞不定,但喝了營養液的龍長長一定行!瘋狂暗示

    晚上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