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40 崩壞的十界16
    醒來之后, 謝汐精神抖擻,身體里充盈的力氣是這輩子都沒體會過的,難怪魅魔都喜歡這檔子事, 的確是有種酒足飯飽的滿足感。

    江斜撐著手肘看他:“舒服了?”

    謝汐轉頭,看到他肩膀上的牙印, 臉一熱道:“還行吧?!?br />
    江斜笑了:“還行?”

    謝汐臉通紅, 但讓他說別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江斜把人撈過來,在他緋紅的面頰上親了好幾下, 說:“答應我的事別忘了?!?br />
    謝汐哪里會忘, 那幾句話像魔咒一樣不停在他腦袋里徘徊,只要想起來他的心就砰砰直跳他胡亂點點頭道:“嗯?!?br />
    江斜竟也沒再說什么,只問道:“白天還有課吧?別耽誤了?!?br />
    他了解魅魔的體質,普通人一晚上不睡怕是要累癱,他們卻是恰恰相反,精神好得很。

    謝汐倒是不急,這第一節課是自家教授的, 他看到他缺堂, 估計會樂開花。

    不過謝汐也不好意思再留下, 總覺得怪怪的,哪里都怪怪的, 他穿好衣服道:“那我走了?!?br />
    江斜點點頭。

    謝汐剛走到臥室門口,他回頭看他:“你我以后怎么找你?”其實以后都找不到也沒事,但還是想問問,哪怕問了這話后他的心咚咚咚得好像已經蹦了出來。

    江斜道:“我會找你?!?br />
    謝汐抿了下唇。

    江斜笑了下:“你可別想偷吃, 我看得到?!闭f著他眨了下眼睛。

    是了,這是個第六域的大惡魔,有著他無法想象的超凡力量,想找他還不容易。

    眼看著謝汐緊張了一些,江斜又道:“放心,不會干涉你的生活,只是在想你時能知道你在哪兒?!本拖襁@次,他在酒吧門口堵到了衣衫不整先要去做壞事的小魅魔。

    謝汐的生活坦坦蕩蕩,才不怕人干涉,他道:“隨你了?!?br />
    反正他時間自由得很,這位大惡魔卻很忙,就等他找他了。

    謝汐又要出門了,江斜忽然喊住他:“等下?!?br />
    謝汐轉頭看他:“嗯?”

    江斜手指虛畫了下了,謝汐感覺身上一崩,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成了束領風衣裹得那叫一個嚴嚴實實。

    江斜滿意了,道:“去上學吧?!?br />
    謝汐嘴角抽了抽:“我一個魅魔穿成這樣,會被人笑話的?!?br />
    江斜當沒聽見。

    等兩人研究完衣服的問題,謝汐已經完美錯過了第一堂課。

    晚上放學,他去找教授,教授一看就明白了:“臭小子終于想通了?”看著精神狀態都知道是終于想活下去了!

    謝汐很慚愧的:“讓老師擔心了?!?br />
    教授長嘆口氣:“行行行,能過了這個坎就行,我差點就托關系找域主,去幫你請示魔神了?!?br />
    謝汐:“”

    教授又大笑道:“開玩笑啦,真請示了沒用,魔神大人哪會管你這個小魅魔?!?br />
    謝汐也跟著笑了,心里還有些感動——他的老師對他真的很好,完全不可能的事也回去幫他爭取。

    有了經驗后,謝汐就不用怕即將到來的成年儀式了。

    教授道:“我這就給你安排了?!彼@年齡再不成年,會縮短壽命的。

    謝汐道:“辛苦老師了?!?br />
    “現在會正經說話了?”教授打趣他,“誰說的要么魔神大人要么死的?”

    這現場打臉聲太響,謝汐哂然道:“那不說胡話嘛?!?br />
    教授戳他:“也知道自己是說胡話了!也不想想魔神大人什么身份,你就是去了第七域也不一定能見他一面”

    他巴拉巴拉說了一堆,主要是在發泄自己這陣子的擔驚受怕。

    多好個學生,就這么廢了他真的心疼。

    如今柳暗花明,他這當老師的自然要好好數落他。

    謝汐滿心都是愧疚,豎起耳朵聽訓。

    成年儀式舉行得異常順利,結束后謝汐清晰地感覺到了體內涌動的力量。

    教授道:“你這男友不錯啊?!?br />
    謝汐問:“和他有什么關系?”

    教授道:“所以啊,只磕理論不行的,該實踐了就得去實踐”

    經過老師一說,謝汐才知道,原來魅魔的以性為食,是真的會汲取對方的力量。

    謝汐焦急問:“那對他會有傷害嗎?”

    教授揚眉:“這么上心?”

    謝汐搖頭搖得太快反倒有些欲蓋彌彰的味道。

    教授知道他是個嘴硬心軟的脾氣,解釋道:“放心吧,是彼此增益的事,你獲取點力量,他卻會被洗滌體質,好多人求都求不來呢?!?br />
    謝汐松了口氣,也是要真是單方面的,魅魔早就成過街老鼠了,哪會像現在這樣,隨隨便便就有一堆人送上來。

    這些教科書上真沒寫,至于為什么沒寫,大概是所有魅魔都知道,所以不值一提。

    ——畢竟到這個歲數還沒經驗的魅魔,千萬年才出一位。

    教科書不會專門為謝汐寫這么一段。

    教授又提醒他:“你不用擔心他,卻得自己小心點?!?br />
    謝汐好奇問:“怎么?”

    教授道:“他力量強你太多的話,就怕你只汲取一點也會承受不住?!?br />
    謝汐一愣,說道:“應該不會強太多?!?br />
    反正他沒有絲毫不適,不過事后力量的確異常充沛就是了。

    教授道:“那就行?!?br />
    這天晚上江斜就來找他了。

    他倆之前約過很多次,都是江斜忽然出現在他面前,然后直接把他帶走。

    說不來幾句話就到了床上。

    反正對魅魔來說,這就是最好的食物,謝汐也樂得如此。

    這天江斜竟主動和謝汐說話了:“畢業后有什么打算?”

    謝汐趴在枕頭上,大片后背在外面,江斜忍不住把手放了上去。

    謝汐身體微顫,沒看他:“申請去第六域?!?br />
    江斜唇瓣彎了下:“去找我?”

    謝汐道:“不然呢?”

    江斜笑道:“對,我的小魅魔是個說話算數的乖孩子?!?br />
    謝汐瞪他:“我不小,我也不是孩子,少用這老氣橫秋的語氣說話?!?br />
    江斜仍舊滿眼笑意:“嗯,不小,也不是孩子,今天剛成年?!边€是哄小孩的語氣。

    謝汐氣到打開他的手,江斜又放回來道:“不過我不在第六域?!?br />
    謝汐一愣:“那你在第幾域?”說起來他還真沒怎么問過江斜的情況。

    江斜道:“第七域?!?br />
    謝汐睜大眼道:“第七域啊,那我”他成績很好,申請第六域問題不大,但是第七域還是有很多硬性標準的,不是成績好就能過去的,還得看運氣。

    江斜道:“你申請就行,肯定能去?!?br />
    他語氣這么篤定,謝汐好奇了:“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認識這么久了,謝汐當然查過江斜,可惜這個名字很陌生,沒人知道。

    謝汐懷疑過他是域主級別的,但是域主的名字都擺在那兒,沒一個叫江斜的。

    也許是假名?

    江斜反問他:“你覺得我是什么身份?”

    謝汐努力猜了猜:“魔將?”能在第七域至少得是這個品級了。

    江斜道:“再猜?!?br />
    謝汐眼睛睜大:“域主之一?哪位啊名字都對不上?!?br />
    江斜看著他道:“再猜?!?br />
    謝汐猜不到了:“不是魔將也不是域主,你這年紀總不會還是個書記官吧!”

    年紀果真很大的江斜有點被戳到痛處:“我沒比你大多少?!币簿腿f兒八千歲的。

    謝汐真猜不出來了,他知道江斜怕什么,趴到他身上道:“到底是誰嘛?”

    江斜:“”

    謝汐眨眨眼。

    江斜在他脖頸上咬了一口,有點懲罰他勾引他的意思:“魔神?!?br />
    謝汐:“???”

    江斜道:“你不是要效忠我嗎?以后就留在第七域,當se欲之主吧?!?br />
    謝汐:“?。?!”

    這個消息不只是炸昏了謝汐,也把全魔界給炸暈頭了。

    魔神大人幾乎是傳說級別的存在,除了域主沒人見過他,但一些傳言大家也是清楚的,比如魔神超脫七欲之上,不會被任何一種**所困;再比如極位神支撐了整個魔界,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存在。

    可現在,這位真正的神竟然有了一位魅魔伴侶。

    這簡直讓魔界炸開鍋。

    謝汐也是許久才接受了現實,他的教授更是瘋球了:“你你你還真是要么魔神要么死??!”

    謝汐百口莫辯,他怎么看那混蛋男人也不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魔神大人??!

    然而這就是事實。

    江斜自爆身份后,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不用我提醒你吧?你答應我的事等同于神誓,反悔是要受到懲罰的?!?br />
    謝汐幻滅了,這就是他想要誓死效忠的魔神大人嗎!

    后來謝汐成為了se欲之主。

    他這空降兵其實不好做,江斜也考慮到了,所以露面把域主和魔將挨個敲打了一遍,讓他們老老實實的,半點不甘為難謝汐。

    謝汐卻是個要強性子,接下了這個擔子就一定要把事都做好,絕不讓人挑出半點錯處。

    他用心工作,難免就冷落了江斜。

    江斜也不急,就看著他一點點成長,從稚嫩的小魅魔變成了眾人信服的se欲之主。

    這一段大多和魔界發展相關,謝汐沒再多想,只略向了最后。

    他和魔神的矛盾是一點點擴大的。

    江斜不問世事,域主們起初是敷衍謝汐,幾百年過去,謝汐憑自己的實力掌握了絕對的權利。

    兩人相處這么久,卻始終沒有說透過。

    直到謝汐某次出訪天界,看過一個公益片后了解到了愛情這個詞匯。

    因為這個引子,他一直埋在心底的種子破土而出。

    江斜用誓約綁住了他,可謝汐發現真正綁住自己的其實是對江斜的愛。

    但

    魔界是不在乎這些的,尤其有se欲這個主修在,忠貞更像一句玩笑。

    然而謝汐這個se欲之主卻想要忠貞的愛情。

    從這時起,謝汐在魔界的發展上有了自己的主張。

    他開始推動與天界的融合互通,開始越來越傾向于天界的社會形態,開始努力改變著魔界

    這樣大動干戈,勢必會引起反動。

    域主們本來都信服他,可這些明顯顛覆魔界傳統的政策,讓他們動搖了。

    他們把消息匯報給江斜,同時把謝汐對天界的向往告訴了他。

    這么多年來,江斜從未干涉過謝汐的決定,可是這件事太過頭,他第一次用嚴肅的態度訓斥了謝汐,并且制止了這些改革。

    謝汐的一腔熱血被冷水澆了個透心涼。

    江斜哄他道:“其他什么事都依你,但這事不能胡鬧,魔界就是魔界,不能淪為第二個天界?!?br />
    鬼使神差的謝汐來了句:“天界哪里不好了?”天使忠誠,天使貞潔,他們歌頌愛情,他們崇尚精神上的富足,而不是沉淪于生理上的欲|求。

    江斜眉心擰起:“不許亂說?!?br />
    謝汐猛地抬頭:“您覺得我是在亂說?難道魔界永遠不需要改變嗎,難道天界好的地方我們不能吸取學習嗎,難道魔界永遠都只能這個樣子嗎!”

    江斜放軟了聲音:“魔界是我創造的,我最清楚什么樣子最適合它?!?br />
    陡然間深深的無力感裹住了謝汐,他道:“我不喜歡這樣的魔界?!?br />
    這話堪稱大逆不道,江斜聲音冷了下來:“所以你更喜歡天界?”

    謝汐不出聲。

    江斜盯著他問:“你去天界的時候遇到什么了?”

    謝汐頓了下,鼓起了平生最大的勇氣,顫著嗓子對江斜說:“愛情?!?br />
    也許從很早很早以前就是了,但他直到現在才明白,當江斜對他說“從今以后你只能屬于我”時,謝汐那無法平復的心跳,是因為愛情。

    作者有話要說:躺平隨便打,請往死里打。

    我真的變長了但還是沒寫完不是我寫不完,你看距離九點還有半個多小時呢,實在是臨時有事,必須出去下,來不及繼續寫了,所以只能先更了,十分抱歉了!

    明天見qaq

    不要生氣,營養液收到了,很感動的qaq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