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48 崩壞的九界7
    從某種意義上講, 中央也是一個庇護所, 是被原世界放棄的無家可歸的“玩家”們的庇護所。

    玩家稱中央的意志為zone, 像顏神他們這些神級玩家, 甚至還會叫祂老z。

    謝汐雖然在中央的時間不多,但了解得卻實在不少, 畢竟有江斜這個可以說和中央離得最近的男人在。

    江斜對他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在任務中,謝汐也有了自己對中央的理解。

    不過也沒必要想太多,人類最后的庇護所叫zone也沒什么不可以, 這是江斜設計的世界, 從他的角度來看, 會有這樣設定很正常。

    好在謝汐如今這張臉不管做什么表情都是呆萌, 所以江斜和顏哲都毫無所覺,還在說著現狀。

    江斜問“難道zone就是安全的嗎”

    顏哲搖頭道“誰都不知道,可那里是離黑霧最遠的地方?!?br />
    即便整個世界都會被黑霧吞沒, 那里也是最后的空間。

    江斜是個習慣于面對災難的性格“黑霧真的無法”

    顏哲打斷他道“別去貿然嘗試,這就像是死亡,誰都不知道死亡后的世界是怎樣的,因為死了的人無法開口?!?br />
    江斜沉默了。

    這個比喻非常恰當,相信沒有哪個活著的人會不好奇死亡, 但這個好奇始終無解, 因為死亡是個不歸路。

    顏哲看向謝汐, 伸手在他柔軟的毛發上碰了下后道“帶小啾去zone吧,你的話應該足夠自保?!?br />
    謝汐看向他“你呢”

    江斜頓了下, 幫謝汐翻譯了這句啾語。

    顏哲蒼白的臉上升起淡淡的笑意“我不想見任何人?!?br />
    顏哲用平靜的語氣交代了自己的經歷。

    他也是個異變者,在地裂之前他也只是個正常人類,是異變讓他成了現在的模樣,讓他的血液有了起死回生的可怕力量。

    別說這是一個災難中的世界,即便是正常的世界,他這能力也會激起人心底最殘酷的欲望。

    重病中的人誰會想死

    面對重病的親人,誰又會想親人死

    這樣的人太多了,顏哲的血卻是有限的。

    就像所有人都在漆黑的寒夜中承受痛苦,偏偏出現了顏哲這一縷微弱的火苗,哪怕知道這火苗照不亮全世界,人們也會為之瘋狂。

    顏哲面對的就是這樣的處境,從地裂到現在,如此短暫的日子,他目睹的人性丑惡,足以讓他對一切都喪失期待。

    他不想見任何人,也信不過任何人。

    可唯一的庇護所zone那里,聚集了無數的人。

    對顏哲來說,最后的庇護所比節節逼近的黑霧還要可怕。

    所以他想留下來的。

    謝汐哪會將他丟下

    他挪了下身體,把銀發精靈護在了大大的翅膀下。

    顏哲愣住了。

    謝汐道“一起走,我保護你”

    他好歹有神鑒,怎么會讓顏神受這樣的委屈

    江斜眉心擰了擰。

    這次不用翻譯,顏哲自己領悟了,他看向江斜,詢問道“小啾他他是”

    江斜不怎么情愿的把圓啾啾給拉了過來,說道“他要保護你?!?br />
    顏哲呆了下,接著他笑了,眼眶都笑紅了,顏哲仰頭看謝汐,啞著嗓子道“小傻啾?!?br />
    謝汐“”

    他很認真的好嗎,有他的異空間盾,誰能碰得到顏哲

    江斜更不樂意的,眉心都皺成川字了,他抬起肥啾的翅膀,把銀發精靈撥拉出去。

    顏哲也不生氣,他要是有這么個大寶貝,他也要把所有人都轟走。

    謝汐如今這模樣實在沒什么說服力,于是他看向江斜,小黑眼巴巴的,等他表態。

    江斜道“你這么喜歡他”

    咦這股子醋味是怎么回事

    謝汐多機敏至于嗎江老師,你這是要把全世界的醋都收入囊中嗎

    謝汐道“顏哲很厲害的?!?br />
    這話到江斜耳朵里是“啾哲很厲害的啾”

    啾哲是什么東西這么親昵

    當然江斜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他不爽歸不爽,也不會真放著顏哲不管

    他正想問顏哲能不能把頭發剪了

    顏哲忽地站起來“有怪物”

    他剛說完這三個字,外頭就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呼嘯聲。

    這太響亮了,仿佛有龍卷風襲來,謝汐已經快速喚出了神鑒和素描筆。

    變大后的體型好歹能握住素描筆,而素描筆的使用要求極低,當年他變貓時用嘴都能畫出東西,這會兒還有個大翅膀,更是不在話下。

    謝汐快,外頭的怪物更快

    眨眼間,房門已經被踏成碎末,被驚醒的家畜們發出了驚叫聲,掙扎著想要沖出圍欄,遠離這個巨大的危險。

    然而叫聲很快就沒了,像是被人按下了暫停鍵般。

    這更詭異了,讓待在屋里的人心驚肉跳。

    謝汐顧不了太多,趕緊畫出三個異空間盾,分別給三人都套上。

    其實這不太明智,異空間盾是有時效的,還沒看到怪物的模樣就用了,萬一他們沒法在這么短時間里殺掉怪物呢

    可是也管不了,謝汐有預感,這怪物一進來就是致命的

    果不其然,當那一團黑霧出現在面前是,尖銳的毒刺密密麻麻地沖著他們激射而來。

    躲是絕對躲不掉的,顏哲面色蒼白,江斜抄起之前的長刀毫不猶豫地投擲出去。

    他這是自己活不了也要拖著敵人下地獄的狠勁。

    謝汐很慶幸,幸虧自己先放了異空間盾,完美擋下了這波毒刺攻擊。

    顏哲和江斜顯然都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被擋下了

    他們面前是有什么看不見的東西嗎

    江斜反應夠快,他還記得收拾亡命徒時的情形,也是忽然間有什么東西擋在自己面前,才擋下了那枚致命的子彈。

    眼下也顧不上想是怎么回事了。

    江斜猛地沖出去,拿起跌落的長刀,躍起就是一記猛劈

    他是異變者,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但眼下最重要的是生存,他完全是在倚仗求生的本能,憑著天性里的兇悍與狠戾,攻擊這個可怕的怪物。

    謝汐看清了怪物的模樣。

    他瞬間認出來,這是在妙筆繪山海中出現過的怪物。

    在花神畫出世界之前,世界是一片混沌,而混沌之中就有這種怪物在吞噬著無數的生靈。

    當初白虎的母親就是死在這種怪物口中。

    而此時它們又出現在巨蟹座的世界。

    誠然這都是江斜的準世界,他可能會設計同樣的怪物,但是

    謝汐不禁想著,這種怪物是不是給了江斜重大的創傷,所以他才會有這樣的執念。

    想不了這些了,這怪物可不只有一只,這源源不斷地勢頭,要殺到什么時候

    顏哲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怪物,他說“攻擊它的嘴,那是它唯一的弱點”

    這團黑漆漆的東西沒有具象的身體,只是在中間有個密布著森然白牙的大口,之前的尖刺就是從那里射出來的。

    江斜聽到了,此時正好有一個怪物張著滿是白齒的嘴咬向他

    眼看著他就要被一口吃掉了,謝汐明知道異空間盾的效果還在,可還是心揪了起來。

    下一秒,江斜的長刀直直刺入,貫穿了這怪物的口腔。

    一聲仿佛砂紙磨刀的尖銳聲響起,那怪物化作黑霧消失了。

    可這不是結束,反而是剛開始

    外面一團漆黑,根本不知道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怪物

    謝汐憑借著當總統時的經驗,畫出了不少熱武器,這是連虛弱的顏哲也能用的。

    顏哲看到落到地上的藍色時愣住了。

    謝汐道“用這個”

    顏哲顧不上想太多了,拿起后對準黑色怪物瘋狂射擊。

    他沒用過,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用,可這樣危急時刻,只要有一線生的希望,那就絕不會放棄

    江斜聽得懂謝汐的話,他雖然疑惑這武器的由來,可也來不及多問,只飛速退回來,拿起射擊。

    這是一場鏖戰,等黑色怪物全部化作黑霧散去后,三人已經筋疲力盡哦,是兩人一鳥。

    因為異空間盾不是連續性的,所以最后有次特別兇險,他們多多少少都中了毒刺。

    好在中刺少,毒的效果很弱,不至于出事。

    謝汐是一動都動不了了,神鑒的使用是沒有上限的,但是他這個身體不行。

    果然是虛胖體質,只是不停揮翅膀都快累死了。

    他大概本質還是那個小山雀,變大了體力也沒增長多少。

    顏哲這體質也很奇妙,他中了毒刺后,身體出血,血反而把傷口治愈,已經毫發無傷。

    他也很累,但卻強撐著走到謝汐身邊,舉起自己的手腕放到了謝汐的嘴邊。

    謝汐動不了。

    沁涼的帶著清冷幽香的血液流入他的口腔。

    瞬間他感覺自己傷口不痛了,甚至還恢復了不少體力。

    顏哲這血的確神奇

    他見謝汐沒事了,又來到江斜面前。

    江斜卻拒絕了“不用?!?br />
    顏哲一愣。

    江斜這體格真沒的說,謝啾已經成了個廢啾,他這個戰斗主力竟然還能強撐著站起來。

    他先去看了看謝汐的情況,放心后才給自己的傷口做了簡單處理。

    顏哲疲倦道“我的血能幫你恢復”

    江斜看向他道“如果你不救任何人,也就沒人知道你有這個能力?!?br />
    顏哲呆住了。

    江斜拍了拍謝汐身上的灰塵,和肥啾說道“以后不許胡來,我自己能躲開?!敝x汐身上的毒刺,是為江斜擋的。

    謝汐道“我沒事?!?br />
    聽到江斜耳朵里就是啾沒事。

    江斜心里軟極了,眼中全是溫柔“一定保護好自己,這是命令?!?br />
    謝汐心里嘆氣,把他護在了翅膀下方。

    江斜臉上被絨毛溫暖,心里也是燙的。

    顏哲起身道“喝了吧,萬一再有兇險,我們也能撐住?!?br />
    江斜看向他“你就當自己沒有這個能力,不要給任何人用,把頭發也剪了,臉上再抹點灰,耳朵藏到帽子里”

    這話江斜之前就想說,只是被忽然出現的怪物給打斷了。

    顏哲畏懼人類,不想見任何人,可想要活下去就勢必會看到更多人。

    與其膽怯地去死,不如換個方式活著。

    就當沒有這個能力又如何改頭換面重新來過不就行了。

    江斜這個思路沒錯,然而顏哲苦笑道“不行的,我試過了?!?br />
    說著他拿起地上的長刀,斬斷了自己這垂地的銀色長發。

    謝汐好奇地看過來,發現斷掉的長發飛速歸位,仿佛從未被砍斷過。

    顏哲又去觸碰滿是污穢的地面,奇跡的是他白皙的手指尖竟連丁點兒灰塵都沒沾上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