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49 崩壞的九界8
    這是什么魔鬼體質

    謝汐驚了。

    接下來顏哲的示范更要命了, 他倒了一杯水, 和了把泥土, 直接往臉上抹。

    肌膚和泥巴對比太分明, 讓人忍不住想叫停。

    但其實沒必要。

    因為無論是和泥巴,還是挖起泥巴, 還是往臉上涂,都像是隔了一層膜一般,黏糊糊的泥巴連一丁點兒都沒在他的手和臉上留下痕跡。

    手上還能憑借捧來拿起泥巴,臉上更夸張, 剛涂上就滑了下來, 吧唧一聲, 泥巴落在地上, 毫不客氣地給地面印了個大花臉。

    謝汐睜大了眼,忍不住發出了驚嘆聲落在別人耳朵里是啾嘆聲。

    江斜也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體質。

    顏哲道“頭發是切不斷的,我的身體也不會沾任何灰塵?!?br />
    他被人折磨了這么久, 早就恨死了這境況,也想過反抗和逃跑,但這體質太有毒了,他無法改變自己容貌,所有人都能一眼認出他。

    不提這垂地的銀色長發, 也不提這冷雪般的肌膚, 單單是那張臉就讓人過目難忘。

    想要認出他實在太容易了。

    講道理顏哲這體質很牛逼, 大概是全治愈原理,血液不僅能治愈旁人也能治愈自己, 所以他的頭發切斷了能恢復,皮膚能夠不受侵染,也許是弄臟了的,但血液的循環讓他立馬恢復,落到旁人眼里就是不沾塵埃。

    中央的顏哲八成也是這樣的體質,也正是因為有折騰特殊的體質,他才能以神愈者的職業成為神級玩家吧

    誠然中央里的顏哲已經足夠強大,積攢了足夠的自保能力,可初期呢

    剛有這個體質,還弱不禁風的的顏哲呢

    想必也是受盡磨難。

    看了這奇景,江斜竟敏銳地發現了異樣“之前小啾的薔薇花不是落到你頭發上了”

    要真什么都沾不上,那白薔薇怎么纏在頭發間了

    顏哲更無奈了,他自己說得都一臉尷尬“好的東西就可以”

    江斜“”

    顏哲看向謝汐,繼續道“小啾的薔薇花很好看,落在頭發上像飾品”

    看得出雖然體質這么瑪麗湯姆杰克蘇,但我們顏神本質是個純爺們,所以這樣描述的時候,自己快尷尬死了。

    謝汐也無語了。

    這什么有毒的能力

    是傳說中只允許美美美的小仙女人設嗎

    槽點實在太多,謝汐真不知該從哪兒槽了

    江斜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如果只能錦上添花,那的確是很難改頭換面了。

    這樣就夠惹眼了,再添上小啾變的那么好看的薔薇花

    即便血不能救人,顏哲也是命途多舛。

    鑒于這位兄弟實在太慘,江斜對他的態度大為改觀。

    顏哲這情況連謝汐也有些束手無策,把人往好禮整的辦法很多,把人往糟糕里弄

    不是神鑒辦不到,而是謝汐沒接觸過這類產品,所以創造不出來。

    難怪顏哲會想放棄,這樣子走進全是人的zone里,的確是和走向黑霧差不多

    不過經過剛才的戰斗,幸存下來的顏哲精神狀態改變了不少。

    他拿起自己之前用過的武器,問謝汐“這是小啾變出來的”

    江斜也想知道,他那把長刀早在砍死第一個怪物后就被利齒咬碎,幸虧小啾給了他新的武器,要不他們此時早就命喪于此。

    謝汐應道“是的?!?br />
    顏哲聽到他說的是“啾咪?!?br />
    江斜聽到的是“啾的?!?br />
    倆大男人都被萌一臉,剛才的復雜心情也一掃而空。

    顏哲實在舍不得和這個大毛球分開,他又問“看來我們小啾不止能變薔薇花,還能變其他的東西”

    這倒是個好理由

    他之前只變了薔薇花,但也沒規定只能這樣吧,再加點其他雜七雜八也是可以的。

    謝汐給自己這能力打個補丁“我很擔心你們,想幫你們就變出來了?!?br />
    江斜給顏哲翻譯了,顏哲感動得不行,想碰碰圓啾的毛茸茸。

    江斜隔開了,看向顏哲的眼神全是請自重。

    顏哲能咋地,還不是只能偷偷摸一下,誰讓小啾不是他的

    江斜問向謝汐“用了能力身體有什么特別的感覺嗎”這樣憑空變東西總讓人有些不安,根據能量守恒定律,他怕小啾是付出了什么才得到了這些。

    謝汐道“都挺好,就是翅膀累?!倍继Р黄饋砹?br />
    江斜給他輕輕揉了揉大翅膀。

    謝汐又道“喝了顏哲的血,已經好多了?!?br />
    聽到啾哲,江斜就不爽,這親昵得好像在撒嬌的語調

    江斜忽地心一動,小啾叫他的名字會是怎樣的

    然而顏哲在面前,他沒臉問,只能先忍著。

    顏哲是聽不懂這啾言啾語的,但他察覺到謝汐的目光,覺得在說自己,于是問道“小啾說什么了”

    江斜這翻譯又開始夾雜私貨了“他說累了,想睡覺?!?br />
    顏哲也是傻“喝了血也還累嗎可能是他體型太大,要多喝點”說著就要割腕。

    謝汐驚了

    江斜制止了他道“行了,他睡一覺就好,不用你的血?!?br />
    謝汐連忙搖頭,解釋道“我剛才是在謝謝你”

    顏哲看向江斜。

    江斜嘴角抽了抽,不敢忽悠著白癡了,道“小啾說謝謝你?!?br />
    顏哲頓了下,回過味來了,他向江斜投去了狐疑的神色“你是不是在亂翻譯”

    顏神你可算發現這家伙的本質了

    謝汐狂點頭,像啄米的小雞,對不起,是巨雞

    看來江斜這厚臉皮是天生的沒錯了,他面不改色道“偶有失誤?!币痪湓捓锶齻€啾,聽得耳朵癢,會理解錯內容也是情有可原。

    謝汐和顏哲“”

    可以的,年紀輕輕已經有了中央那位臭不要臉江老邪的雛形

    眼瞅著后半夜了,他們也的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江斜沒再提一起去zone的事,謝汐還是有點擔憂的,怕顏神半夜跑了。

    一人一鳥回臥室后,江斜盯他“萍水相逢,你這么關心他干嗎”

    怎么就有種回家被“妻子”逼問香水味的既視感

    謝汐無語的,巨蟹座的占有欲這么強嘛

    再說他就是一只小大鳥,還和他認主了,他擔心個鬼

    謝汐斟酌道“爸爸說過的,多個朋友多條路?!?br />
    江斜一怔,眼睫輕輕垂了下來。

    謝汐有點后悔,誠然這樣說能安撫了江斜,卻也會勾起他心底的悲痛。

    江爸爸的確說過這樣的話,在江斜去念書,和謝啾自言自語了不知多少

    江斜靠近到巨大啾的毛茸茸里,悶聲道“有你我就夠了?!?br />
    不能貪心,他只想守住這最后的家人。

    朋友什么的,太脆弱了。

    謝汐輕嘆口氣,拿大翅膀拍拍他道“可他已經是我們的朋友了?!?br />
    同舟濟、共患難,這不是朋友怎樣才是

    朋友不是嘴上說來的,而是該來時已經在那里的。

    江斜后背僵了僵,低聲道“放心吧,他舍不得你?!焙孟襁€有點酸溜溜的。

    能溝通了方便很多,他們可以說很多話。

    江斜把心里的疑慮問了出來“那刀槍不入的東西也是你變出來的嗎”

    謝汐頓了下,其實他想假裝成這是江斜的異能,反正他時刻和他在一起,他需要是他就給他開盾,說是他自己的異能也沒什么了。

    但轉念一想江斜這聰明勁,不好糊弄,還是坦白了。

    謝汐應道“是的?!?br />
    江斜抬頭看他“沒認主前也是你”

    謝汐眼看顏神“幫”他想的理由被戳穿,只能再打補丁“那時候很怕你出事,想有個東西能保護你,然后就出現了一個透明的蛋殼?!?br />
    異空間盾很像蛋殼的。

    江斜眼睛微彎,先向他說了聲謝謝,又道“看來這異能是認主前就有的?!?br />
    謝汐點點頭。

    江斜道“認主后又多了個變薔薇花的能力”

    謝汐“”

    這能力他都懶得提了,真是毫無用處,滿滿都是非酋特色,謝汐合理懷疑這是和江斜認主后的“福利”

    江斜想了下又囑咐他“有兩個異能的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顏哲?!?br />
    謝汐理解,有時候不是信不過某個人,而是沒有必要。

    很多時候把不該說的說出去,不僅會危害自己也是在禍害別人。

    謝汐應道“我知道?!?br />
    江斜聽到這“我啾道”,忍不住笑了真好,能聽到他這么可愛的聲音。

    謝汐可不知道這些,他問道“笑什么”

    江斜嘴角仍舊彎著“沒什么?!?br />
    謝汐還關心他“你的異能是什么”

    戰斗過兩次了,沒見江斜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就是體格好,力量拔群。

    至于格斗技巧什么的,謝汐覺得十有八九是來自本尊,畢竟巨蟹斜只是個中學生。

    而異能只是能力,和經驗不相干。

    江斜道“我也不清楚?!?br />
    謝汐問“沒感覺有什么力量在胸口涌動嗎”他變薔薇花時是這樣的。

    江斜搖頭道“沒有,感覺和之前沒什么兩樣?!?br />
    謝汐沉默了,難道這只資深非酋,根本沒異變

    謝汐有種戳中真相的滄桑感。

    他道“沒事,現在也很強”

    江斜沒糾結什么,因為顏哲的體質,江斜對異變完全不抱好感,他向來運氣不好,真異變了,沒準會變出比顏哲那更坑的能力。

    眼看著天色不早,他們也該休息了,畢竟明天就要出發趕路。

    臨睡前,江斜忍不住問謝汐“你叫一下我的名字?!?br />
    謝汐“嗯”這又是做什么

    江斜靠在他翅膀邊,謝汐也看不到他神色,只聽他說“你知道的吧,我的名字?!?br />
    謝汐當然知道,他說“江斜?!?br />
    江斜“”

    啾斜果然比啾哲好聽一百倍。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