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51 崩壞的九界10
    讓謝汐無比揪心的是:過去沒有他,沒有異空間盾,沒有這么多高科技武器,江斜和顏哲又是如何死里逃生的?

    不敢想,也想象不出。

    唯一能確定的是——強者的光鮮亮麗,是用自己的鮮血鋪成。

    江斜已經熟悉了異空間盾的時效,所以他下手很快,以最快的速度把他們嚇退。

    如此一來,他雖然沒受傷,但也極大地消耗了體力。

    他用刀尖撐地,輕喘著氣:“走!”

    不能留在這里,如果有人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那他們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震懾歸震懾,卻也不能有勇無謀。

    謝汐連忙啾了一聲。

    江斜將他從小樹洞里撈出來,拍了下腦殼道:“大?!?br />
    小啾像氣球一般膨脹起來。

    這時顏哲已經割開了手腕放出鮮血,江斜沒再拒絕,一口喝掉。

    他沒傷,但卻需要恢復體力,既然顏哲已經無法隱藏身份,那就正面來吧!

    顏哲是能控制自己的傷口的,比如想放血時,割腕的傷口不會快速愈合,但受到子彈攻擊時他是聚集了全身血液來多次治愈傷口減緩子彈的沖勢,所以他才說自己無法抵御第二次。

    旁人看到的就一次,可實際上他一瞬間愈合了成千上萬次。

    按理說顏哲有這能力,旁人不經他允許是不可能弄到他血的。

    但旁人不是割開他的皮膚放血,而是在顏哲昏迷時用針筒抽血。

    快速刺破血管,血液本能地會涌上來想要修復這個傷口,這方便了針筒的抽血,一下子能抽到的血比普通人還要多。

    稍作休整后三人上路了,變大后的謝汐方便多了,他偷偷給自己畫了個隱形助飛器安在了腳底,這樣他走起路來方便得多,不至于啪嘰一下滾成球。

    他們的目的地是zone。

    在黑霧的擠壓下,路線也極其單一,所以江斜才會殺雞儆猴。

    好歹讓一部分實力不夠的怯步,要真每個都來堵一堵,江斜的體力是撐不住的,顏哲的血也需要時間恢復。

    至于那些有野心且實力強的……

    來就來吧,他們早就無路可退,唯有一戰!

    其實謝汐大可以畫個飛行器出來,三人坐上后一溜煙就到zone那里。

    但謝汐沒畫,一來是沒法解釋,二來是怕錯過重要的節點。

    他是來修復這個世界的,他需要了解這個崩壞的世界,要盡可能多的知道它的全貌,同時也在與巨蟹斜的相處中,摸索出最后的結。

    畫個飛行器,輕輕松松去了zone,怕是本末倒置。

    謝汐不畫飛行器,江斜和顏哲卻也打算去城里找輛車。

    黑霧蔓延的速度不慢,這樣走下去危險重重不說,速度也太慢。

    農場里也有貨車,但在地裂時都被砸成了廢鐵,根本開不了,這一路上他們也看到不少車子疾馳而過,但沒人會停下來,誰都在拼命地趕往zone,哪管其他陌生人。

    在進城前,江斜問謝汐:“先變小好不好?”

    其實他大可以二話不說敲腦殼,反正謝汐也拒絕不了,但就像他說過的,小啾是他的家人,他尊重他的一切意愿。

    謝汐連忙道:“不要變小,太危險了!”

    江斜已經知道了,謝汐變小后不僅說不了話,異能用得也很艱難。

    其實是根本用不出變薔薇花的異能,當然神鑒不受限制,只是體型小了無法握筆,這些謝汐沒法和江斜解釋,只能說用起來難。

    江斜道:“可是你會很安全?!?br />
    這么大只啾,比顏哲還要惹人耳目,可只要變小,那就是最安全的。

    謝汐道:“你死了我也會死!”

    這話是認主契約里的,卻一下子燙到了江斜。

    江斜覺得小啾說這話時是沒有考慮契約,他心底就是這么想的。

    江斜拍拍他翅膀道:“乖,我們不會有事的?!?br />
    最后謝汐也是保持了大圓啾的模樣,跟在了他的身邊。

    城里的景象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這里所有的建筑物都倒塌了,高聳入云的樓房也成了一地廢墟,他們腳踏在無數分不清究竟是什么的碎片之上,感覺到了撲面而來的荒涼。

    沒有人,沒有活著的氣息……有的只是無數的遺骸,不只是人的,更是人們所創造的一切恢弘的。

    無論江斜還是顏哲都面色沉重,他們看著地上的磚石碎屑、玻璃片、木屑和壓扁的塑料制品和金屬制品……已經無法想象它們曾經的模樣。

    很多影視作品都詮釋過末日的景象,可除非親眼看到,否則絕對想象不出這蒼涼悲壯的千分之一。

    “自以為是的人啊……愚昧啊……自食惡果啊……”

    一個神經質的聲音在他們身后響起,江斜已經握緊了腰間的武器。

    但說話的人沒有動,他只是呢喃著,自言自語,給這片曾經絢麗的城市唱著哀歌:“報應,人類的妄想觸怒了神明,這是罪孽,是神罰,是上天放棄我們了……”

    江斜看到了角落里一個衣衫襤褸的老者。

    他頭發蒼白,胡須凌亂,眼睛和嘴巴都被擋住了,露在外面的鷹鉤鼻也干燥的風侵蝕,褶皺皸裂。

    他低語著:“神明離開了……才會有這樣的浩劫……我們被拋棄了……我們被拋棄了??!”

    江斜站停了,怔怔地看著他。

    謝汐心猛地提起來,理智上他知道這是災難發生后的正?,F象,肯定會有極度悲觀的人,將一切都歸于天罰,放棄信念與希望,待在原地等死。

    可這個老人說的字字句句都戳中了謝汐。

    魂意被抽離,相當于神明離開。

    世界崩壞,等待的就是被抹殺。

    老人悲觀的想象,映照得卻是被留在原地的魂意心中的窒痛。

    江斜不會知道自己是誰,但這些話也刺中了他心底最隱秘的痛。

    魂意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不知道本體和謝汐的經歷,不知道他們不是被放棄了而是在被救贖……

    謝汐伸出大翅膀,把江斜攏了過來。

    他什么都沒說,卻一下子將江斜的心神給喚回來了。

    他仰頭看向謝汐,安撫道:“我沒事?!?br />
    謝汐道:“我們沒有被放棄?!?br />
    江斜笑了下,道:“嗯?!?br />
    顏哲也出了下神,他輕聲道:“走吧?!?br />
    這個老人坐在這里,其實靈魂早就離開了。

    他們找到了一輛車,江斜和顏哲都沒有駕照,謝汐有,他有好幾種呢,然而他只是一只圓啾,大到塞不進車里,哪里能開車?

    江斜把謝汐變小后放在懷里,自己來開車。

    謝汐是一定要待在江斜懷里的,這樣他一拍手,他就能變大,不管出什么事都來得及。

    顏哲坐在了副駕駛座,安全帶系好,把手抓好,顯然是很不相信江斜的無證駕駛了!

    江斜也不負所望,一腳油門踩下去,轟地一聲鉆出去……

    顏哲臉色唰白,握住把手的素白手背上青筋暴起,順滑的銀發更是像海浪般晃蕩了好幾下。

    美是很美,怕也是真怕。

    謝汐就好多了,畢竟鳥小,頂多是腦殼撞在江斜胸口,也因為毛茸茸得不怎么痛。

    江斜這新手上路,可真讓人不敢指教。

    得虧紅綠燈攝像頭全報廢,要不就他這架勢,十二個駕照都不夠他扣分的。

    兇是兇了點,好歹是平穩上路了。

    有了車他們的行程快多了,還有個好處是,只要躲在車里沒人看得到顏哲長什么樣。

    大家都忙著趕路,還真沒不至于為了個血包去挨個排查,當然也沒這個能力。

    一路還算順遂,只是累了些。

    小半個月后,他們終于快要靠近zone了。

    這一路他們也不是全然安生,有次加油碰上別人,那人看到了顏哲,起了歹意,之后一路尾隨,江斜車技不行,甩不開,索性下車來硬的。

    對面仗著有車,想把江斜直接撞死,結果被異空間盾給無情彈開,車毀人亡。

    江斜上車,顏禍水也是慘,他道:“我以后會更加小心?!彼豢赡芤恢痹谲嚿?,總得下車上個廁所什么的。

    江斜道:“沒事?!?br />
    這是難以避免的,那幫人還不知道顏神的體質,只是其中一人起了色心,江斜實在膈應,沒把這些說出來。

    謝汐全程在他懷里,所以是知道的,他小聲啾了下。

    江斜拍拍他的小腦殼,安撫他。

    他們抵達最后的庇護所時,黑霧也在不斷逼近,照這個速度,最多半個月,黑霧就會臨近zone。

    至于之后會怎樣,誰都不知道。

    zone已經是最后的幸存地,如果黑霧不停,那就徹底沒了生機。

    到了這里,江斜和顏哲也沒有放松警惕。

    這對他們來說不是結束,反而是戰斗的開始。

    zone只有那么大,里面卻全是人,能走到這里的已經是強者中的強者。

    他們要是對顏哲起了歹心,江斜憑一己之力,真的能對抗到底嗎?

    然而還沒等進到zone,他們就被攔下了。

    謝汐仰頭看著這銀白色的巨大建筑物,竟有些恍惚。

    總覺得這里很像中央,走進去仿佛就是水幕環繞的大廳,無數玩家從光柱中走出,接了任務后再走進光柱。

    中央是一個很大也很小的空間,好像只有一個大廳,可大廳的空間確實無限的。

    這里呢?

    不僅江斜他們,很多人都被攔在了入口處,有人破口大罵:“讓我們進去!我們千辛萬苦趕到這里,憑什么不讓我們進去!”

    守在入口處的是拿著武器的警衛兵,他們裝備完善,槍口直對人群:“zone的空間有限,只接納異能突出的異變者,異能弱或非異變者請速速離開!”

    作者有話要說:咦,我們非酋進不去zone啦~

    江斜:呵呵

    晚上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