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72 崩壞的八界16
    謝汐凝聲屏氣, 不讓自己弄出丁點動靜。

    他要是醒了,國師斜肯定會丟下獅子斜進來,他就沒機會了解前情了。

    摸著石頭過河的謝汐太需要一根竹竿了, 請國師斜務必遞到他眼前!

    國師斜道:“我認識陛下時,比你大不了多少?!?br />
    謝汐聽得相當認真了——自己這次真是個老古董, 比國師斜還大?

    國師斜用清淡的聲音, 平鋪直述了一個戰亂紛飛的年代里中相互依偎的故事。

    謝汐猜錯了,其實他沒比國師斜大多少, 兩人年齡相仿, 都是在戰火中失去家庭的孤兒。

    國師斜經歷更慘一些他,他正在成年的檔口就失去了家人,孤零零的他差點被怪物吃掉。

    剛成年的謝汐出現,帶著他逃離兇獸的追擊,躲在一個山洞里。

    小獅子聽得怔愣,他道:“我遇到他時,他也在一個山洞里?!?br />
    國師斜道:“真巧?!?br />
    小獅子道:“你們在患難中相識, 是彼此的依靠, 那他后來為什么要離開王宮?!逼鋵崻{子斜更想問的是國師斜為什么背叛薔薇獸王。

    畢竟在老百姓的謠傳里, 都是這樣說的。

    國師斜輕笑一聲,道:“他對我很好, 是你無法想象得好?!?br />
    獅子斜語氣里帶了些酸氣:“他對我也很好?!?br />
    這孩子般賭氣的話,國師斜并未在意,他繼續道:“八國亂戰的年代,最痛苦的就是老百姓。陛下見多了流離失所的人, 見多了家破人亡的慘劇,最期望的就是結束戰爭?!?br />
    獅子斜憧憬:“他做到了?!?br />
    “對,”國師斜道,“他做到了,做到了所有人都望塵莫及的偉業,他統一八國,結束戰亂,還天下一個太平盛世?!?br />
    說著他話鋒急轉,低聲道:“可誰又知道他到底付出了多少?經歷了多少痛不欲生的磨難?以及有多少次死里逃生!”

    獅子斜一愣,接不上話。

    國師斜繼續道:“我就在他身邊,看著他的努力、他的辛苦,看著他向著那渺茫的理想前進,看著他一次一次從鮮血淋漓中走來,看著他最終碰到了天上的月亮!”

    月亮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其他人只敢膽怯抬頭看一眼時,薔薇獸王卻碰到了它。

    獅子斜聲音里有些低落:“我不曾見過那樣的陛下?!?br />
    國師斜依舊是平聲靜氣的:“所以,你也無法想象他對我有多好?!?br />
    獅子斜握緊了拳頭。

    國師斜清淡的聲音里有著沉浸在回憶中的溫柔:“他在那樣混亂的年代里,仍舊縱容著我的一身壞毛病。他不惜沖到敵營里,只為了給我帶一桶清水回來;他自己睡在茅草堆上,把衣服脫下來給我當床墊;他會用拳頭教訓所有嘲弄我發色的人;他總是把最好的東西給我,總是怕我受傷,總是”

    獅子斜聽怔住了,國師斜的聲音也越發顫抖。

    難怪他會說,這是小獅子無法想象的好。的確是這樣,不處在那樣的年代,不身在那樣的環境下,是無法體會到那份好有多么得彌足珍貴。

    兩人停頓了半晌,獅子斜有些難受道:“他這樣對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他才”

    國師斜道:“我向他告白了?!?br />
    獅子斜擰眉道:“這有什么不對的嗎?”

    國師斜說接下來的話時,仿佛在割裂自己的靈魂:“因為他對我的所有好,都和愛情無關?!?br />
    獅子斜不懂。

    國師斜慢慢說道:“我之所以和你說這些,只是希望你能冷靜一下?!?br />
    獅子斜道:“什么意思?”

    國師斜道:“他對你好不是因為愛你,而是單純的照顧弱者?!?br />
    獅子斜抿唇道:“我和你不一樣,我不弱!”

    國師斜不反駁他,僅是譏諷地笑了下,道:“我只是不想看你步我后塵,也不想你給他制造困擾,你一味地折騰,他會心軟迎合你,但你記住了,這不是愛?!?br />
    獅子斜到底是年輕,他道:“是不是愛,我自己能分辨!”

    國師斜平靜道:“等你分辨出來時,你就瘋了?!?br />
    他最后這毫無起伏的一句話,像陣寒氣般鉆進了謝汐的后頸。

    謝汐哆嗦了一下,裹緊了被子。

    兩人的談話結束了,謝汐仔細揣摩了一下。

    國師斜和薔薇獸王的相遇相知十分浪漫,相依相偎的兩個年輕人,并肩走上權利的巔峰,實在是讓人羨慕。

    但謝汐不是稚嫩的小獅子,他知道國師斜隱瞞了不少東西。

    他待他好是肯定的——謝汐本來就待他極好。

    可兩人鬧掰絕對另有隱情。

    單純的告白能讓對他極好的薔薇獸王離開他?

    這不合乎情理,其中肯定還發生了什么。

    小獅子忽然又問道:“他胸口的傷”

    聽到這個問題,謝汐趕緊斂住思緒,凝神仔細聽著。

    他太想知道自己這傷是怎么來的了!

    小獅子果然問出來了,“是當年征戰時留下的嗎?”

    那樣可怖的傷口,仿佛將心臟給挖出來了一般,實在讓人心驚。

    國師斜頓了下,平靜道:“是的?!?br />
    謝汐耳朵輕顫了下,他的本能告訴他,國師斜撒謊了。

    哪怕看不到人,只是聽聲音,他都能分辨出國師斜隱瞞了真相。

    獅子斜肯定聽不出來,他神色微黯道:“他受了很多苦?!?br />
    國師斜道:“所以你別再折騰他了?!?br />
    “我沒有!”獅子斜說完也意識到自己這話很孩子氣,又道,“他的傷,你能治好嗎?”

    國師斜道:“需要時間?!?br />
    獅子斜明顯松了口氣,他道:“時候不早了,他應該快醒了?!?br />
    謝汐趕緊摘了微型擴音器,把它藏到了枕頭下。

    他聽到了推門生才朦朧的睜開眼,看到了一襲白袍的國師斜。

    國師斜看向他,溫聲道:“陛下晨安,藥浴備好了?!?br />
    謝汐坐起來,點頭道:“睡得有些沉?!?br />
    國師斜道:“能睡個好覺,對于恢復身體很有好處?!?br />
    謝汐心里想的是:小獅子真的年輕沒經驗,他這傷要是戰時留下的,薔薇王朝都這么久了,國師怎么還沒給他治好?

    泡了藥浴,謝汐感覺身體更好了些,早上用餐時胃口都有顯著提升。

    別管私下里在琢磨什么,兩個斜見他多喝了半碗粥,心里都是舒坦的。

    飯后國師斜去參加朝會,謝汐昨日就說好了要和小獅子談談,這會正是絕佳的機會。

    聽了早上國師斜對獅子斜說的話,他其實有些不安。

    國師斜那話里全是話,分明給謝汐挖好了坑。

    他迎合獅子斜也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心軟。

    他對獅子斜好不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他對國師斜才是真正無可復制的好。

    平聲靜氣一番話,埋下的雷可著實不少。

    謝汐要是沒“偷聽”,此刻真是摔進坑里都不知道自己被什么給埋了!

    兩人又去了后花園,因為昨晚的夢,謝汐留意觀察了獅子斜的神態。

    如果獅子斜也夢到了兩人在這花園里做的事,那看到這花園神態間肯定還會有點變化。

    可惜獅子斜全程心不在焉。

    這不能說明他沒做chun夢,畢竟他不是第一次到花園來,而且還一肚子心事,會這樣也正常。

    謝汐暫時壓住了這個問題,集中注意力和他“談心”。

    他們坐到了亭子里,獅子斜先剛開口了:“早上的時候,國師和我說了你們以前的事?!?br />
    謝汐也聽到了,不至于被一問三不知:“我和他認識很久了?!?br />
    獅子斜看向他:“他說你對他很好,好得讓人無法想象?!?br />
    謝汐笑道:“他那時候比我小,我倆又都是孤兒,我把他當唯一的家人?!?br />
    獅子斜抿唇道:“可他不是你的家人?!?br />
    謝汐道:“家人不一定非得有血緣關系?!?br />
    戀人到最后也是家人嘛,謝小汐他真是個機靈鬼。

    獅子斜當然領會不到這點,他道:“你也把我當成你的家人對嗎?”

    謝汐應道:“當然?!?br />
    可憐他只有一個戀(家)人,卻戀出了千百種花樣。

    獅子斜又道:“國師說,他向你告白后,你離開了王都?!?br />
    真是個直白的小伙子,什么話都抖出來了!

    謝汐心里有數,假裝怔了下道:“這些都過去了?!?br />
    獅子斜盯著他問:“我也向你告白了,你”

    謝汐苦笑道:“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簡單?!?br />
    此時此刻的獅子斜最怕被謝汐當成小孩子了:“我想不了那么復雜,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要是不喜歡你就告訴我,我會痛痛快快地離開你!”

    這直球的殺傷力真大,對“渣男”來說太不友好了!

    謝渣渣心里是有腹稿的,他輕嘆口氣道:“你考慮過現實問題嗎?”

    獅子斜道:“這是你和我的問題?!?br />
    這字字句句倒是全說到謝汐心坎上了,要不是斜斜太多,還哪個都不能缺,他早接了直球,和他雙宿雙飛去了。

    什么現實問題?

    在真正相愛的兩個人面前,全是狗屁!

    可憐謝汐愛上一個戲比魂意多的不省心的男人

    謝汐語重心長道:“你覺得我這身體,能給你什么樣的未來?”

    獅子斜愣住了。

    謝汐早就醞釀好了苦肉計:“我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他話沒說完,獅子斜道:“國師說他能治好你的身體!”

    謝汐等的就是他這句話:“所以能等我康復了嗎?”

    這話里全是暗示,獅子斜眼睛一亮道:“你是說”

    謝汐搖頭道:“我這樣子給不了你任何承諾,你還年輕,但我是個成年人,我不能說自己無法負責的話?!?br />
    等回了中央,謝汐決定匿名出版一本渣男語錄。

    獅子斜有些激動道:“我等你,我等多久都可以的!”

    謝汐笑了笑,說:“你不是一直想習武嗎?留在王宮里,我安排人教你好不好?”

    獅子斜終于被他穩住了:“好!”

    他心中的愁悶,因為他的這個笑容一掃而空。

    因為謝汐給了他希望。

    只是一點一點希望,江斜卻看到了無限的曙光!

    他要變強,他要強大到毫發無傷地報仇雪恨,他要強大到得到這個曾經一統八國的男人的認可!

    獅子斜就這樣留在了王宮里。

    國師斜對此沒有任何表示,他沒有在找獅子斜說過任何話,也沒有在謝汐面前提及過。

    謝汐吩咐的事他都安排得妥妥當當,找了最好的師傅教導獅子斜。

    他這樣平靜,謝汐卻很難心安。

    國師斜那句——等你分辨出時,你就瘋了——時刻縈繞在謝汐心頭,讓他不安。

    奇妙的是從這天起,謝汐的chun夢停止了。

    他還來不及松口氣,一個多月后,獅子斜迎來了發|情期。

    作者有話要說:嘿嘿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明早見 富品中文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