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77 崩壞的八界21
    這無疑壓垮了后卿緊繃的神經。

    他面無表情地走過去, 抱住傷痕累累的謝汐,眼中全是痛苦。

    仿佛受傷的不是謝汐,而是他;仿佛這傷痕不是在謝汐身上,而是在他心上。

    他小心翼翼地抱著謝汐, 心中的恐懼像蒼天大樹下盤踞的巨根,把他整個人都纏死了。

    為什么……總會受傷?

    為什么……保護不了他?

    為什么為什么……

    質問、自責、無能為力相互膠著,讓他的精神幾近崩潰。

    他日夜不眠地給謝汐治療,連眨眼都不敢, 好像只需那一瞬的漆黑,他就會永遠失去他。

    不能, 絕對不能失去謝汐。

    當謝汐醒來時, 看到的就是面色蒼白,疲倦到似乎幾天幾夜沒睡的后卿。

    他雖怨他的胡鬧,卻也是會心疼他:“你……”

    后卿碰他的手, 額頭抵在他手背上,用著近乎于哀求的聲音說:“求你了, 不要離開?!?br />
    卑微到了極點, 仿佛站在懸崖邊上的人,渴望著最后的生路。

    謝汐擰眉, 用虛弱的嗓音道:“后卿, 你到底想要什么?”

    后卿道:“我只想要您?!?br />
    謝汐嗤笑出聲:“你想要的是我身下的王座吧?!?br />
    后卿猛地抬頭,他道:“不,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br />
    這大概是謝汐這陣子聽到的最好笑的話了:“為了我?”

    架空他, 軟禁他, 讓他受盡屈辱,還說是為了他?

    謝汐心冷了下來:“如果你還顧忌以前的丁點情面,就放我走?!?br />
    后卿顫著嗓子問:“你要去哪兒?”

    謝汐面無表情道:“一個沒有你的地方?!?br />
    聽到這句話,后卿本就七零八落的心此刻徹底被攪成爛泥。

    惶恐和不安登到了極點,他眸中一片猩紅,臉色慘白得像無法見天日的魔鬼,他道:“你哪里都別想去?!?br />
    他囚|禁了謝汐。

    不再讓他見任何人,不再讓他離開這間屋子,甚至還給他上了鐵鏈。

    謝汐徹底炸了:“你他|媽瘋了!”

    后卿神經質地低喃:“你不知道這些年我有多害怕,你不知道你每次上戰場后我有多心驚膽戰,你不知道每次看到士死去的士兵,我都會把他們想象成你的臉,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

    他這樣說,不免勾起了謝汐的回憶,他耐著性子放軟聲音道:“那些都過去了?!?br />
    后卿看向他,笑得讓人后背發涼:“我也以為過去了,我以為你登基稱帝,成為天下最尊貴的人,就不會再有危險了,可是我錯了……我大錯特錯……”

    謝汐擰眉道:“沒有人會是徹底的安全?!?br />
    “不……”后卿搖頭,雪白的發絲成了絕對的冷色調,襯得他越發蒼白病態,“太多人想要傷害你了,我越查越害怕,越查越無力,他們像螞蟻一樣多,殺都殺不完,為什么……為什么他們要傷害你……”

    殺都殺不完這五個字讓謝汐神經一緊:“你都做什么了!”帝國剛成立,一切才走上正軌,如果用殺戮來鎮壓反叛者,只會將一切引向末路!

    他們辛苦建立的王國,為的是給百姓帶來和平與安樂,不是用獨權和專政來施加恐怖與磨難!

    后卿卻像沒聽到他的聲音般,顫巍巍地在他手背上吻了下:“聽話,小汐哥,留在我身邊好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全都支持你?!?br />
    謝汐氣炸了:“后卿!你他|媽的究竟怎么了!”

    后卿吻住他的唇,吻得他說不出話,謝汐用力咬在他舌尖上,后卿嘴角溢出鮮血也仿佛不痛一般,笑了笑道:“你休息會吧,傷口還沒徹底復原?!?br />
    謝汐聞到一陣清香,接著昏昏欲睡了。

    不止謝汐出不了這個屋子,后卿也不出去了,他丟下了所有事,不再過問朝政,只死死盯著謝汐。

    他信不過任何人,那些侍衛全是廢物,根本保護不了謝汐。

    除了他沒人能保護他。

    他會好好保護他,把他的命系在自己的靈魂上,不會再讓他受到半點傷害。

    等謝汐的傷勢痊愈,謝汐也徹底受不了了。

    他已經不認識眼前的男人,明明是他救下的小白虎,卻已經是截然不同的陌生人。

    謝汐開始絕食,用不吃不喝來反抗后卿。

    后卿問他:“不合胃口嗎?你想吃什么告訴我?!?br />
    謝汐盯著他:“放了我?!?br />
    后卿薄唇輕顫:“很危險,真的很危險?!?br />
    謝汐冷笑:“夠了后卿,你他|媽把我當成什么?我不是溫室里的一朵花,我天生活在沼澤里,我刀山火海一路走來時,你他|媽的還在被兇獸追著等死!”

    后卿不出聲。

    謝汐道:“把鏈子解了,否則我一口飯都不會吃!”

    終于,后卿把鐵鏈給解了,但門窗仍舊緊閉,他自己也對他寸步不離。

    謝汐已經對他煩透了,他想象不出自己最親密的人怎么會變成這幅樣子!

    就連平日里極喜歡的白發也成了讓他嫌惡的存在。

    謝汐完全無法想象外頭成了什么樣子,他不在,后卿不在,恐怕整個薔薇王朝都四分五裂了。

    他越來越看不懂后卿,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實在找不到辦法逃離,謝汐自己都快瘋了,他質問后卿:“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時候?我究竟哪里惹了你,讓你這么恨我!”

    后卿道:“你對我很好,從未有人對我這樣好,小汐哥,我怎么會恨你,我……那么愛你?!?br />
    這就是后卿所謂的告白。

    在這樣的情境下,在發生了這些事之后,謝汐聽到這句我愛你,是何等的諷刺與荒謬。

    謝汐笑得極近諷刺:“愛我?你愛我?”

    后卿似是有些緊張,他說道:“我一直……一直都……”

    “別開玩笑了!”謝汐怒喝道,“你這叫愛?讓這樣的愛見鬼去吧!”

    后卿愣住了。

    謝汐道:“我不想和你糾纏了,放我離開?!?br />
    后卿喉結動了下:“別這樣說……”

    謝汐冷冷看著他:“如果你愛我,那抱歉,我不愛你?!?br />
    這話讓后卿如墜冰窟,他強笑道:“怎么、可能?你對我那么好,你怎么會……”

    “你讓我厭惡,”謝汐道,“我怎么可能會愛上你這樣的人!”

    后卿呆住了,一雙眼睛里連半點光澤都沒有了。

    謝汐的精神也到了崩潰的邊緣,他一生好強,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更何況是自己至親至愛的人給他的屈辱。

    他憤怒至極,也怨自己瞎了眼,把全部信賴交給了這樣一個瘋子!

    后卿慘然道:“不會的,不可能的,你不會討厭我的,你說過的,你心里只有我……”這是他們相依為命時謝汐對他說過的話。

    毫無征兆地,謝汐白皙的手指變成了獸爪,對著自己的胸腔刺了進去。

    后卿目瞪口呆。

    謝汐掏出自己鮮血淋淋的心臟,對后卿說:“這顆心里絕對沒有你?!?br />
    后卿只覺得眼前一片血色,這顆尚且跳動著的心臟,成了他一生的噩夢。

    謝汐惡狠狠地對他說:“要么放我離開,要么我就捏碎它?!彼驗轶w質緣故,只要心臟還在就很難死,但一旦心臟受傷,也會很難復原。

    后卿瞳孔猛縮:“不,不要!”

    謝汐面色蒼白,黑眸卻漆黑如深淵地獄:“放我走,否則我就死在你……”

    從這段夢中驚醒,謝汐汗流浹背。

    這也太刺激了吧!

    他倆這都成神經病了??!

    謝汐可算知道自己這傷是怎么回事了……

    不是任何人弄得,是他一手造成,還真他|媽是“一手”。

    心臟被挖出來竟然沒死,自己真不是一般的獸!

    不過這顯然留下了巨大的隱患,才導致他的身體一直衰敗,用了那么多藥都不管用,原來是胸口的這顆心受到了“驚嚇”。

    謝汐一直泡藥浴,胸口的傷疤已經淡了不少,可知道前情后,再看傷疤輪廓,還是能看出點痕跡。

    謝汐抖了下,十分擔憂處女斜的精神狀態。

    怎么會崩壞得這么嚴重?

    其他世界的魂意最多是心灰意冷,處女斜這都已經偏執到瘋狂的地步了。

    不過仔細想想……江斜的魂意不乏神經質。

    像愛情是個死胡同里的三位,都是病態的,延續到亞特蘭蒂斯也沒好到哪里去,管家蘭迪那不管不顧的復活術也是嚇到過他的,之后的準世界大概有江斜本尊的附體,所以魂意們健全了不少……

    難道這個雜糅的世界里,江斜只與獅子斜融合,沒機會“掰正”處女斜,所以才讓他一黑到底了?

    從旁觀者角度來看,謝汐倒也能夠理解處女斜的經歷。

    戰爭確實給他留下了太多心理創傷,一直無法疏解,越演越烈,慢慢的從對謝汐的過度保護變成了軟禁,最后謝汐的瀕死徹底弄瘋了他,才鬧到不可開膠。

    謝汐這設定畢竟是個征戰四方的開國皇帝,哪里能理解后卿的心情?哪里能體會到后卿的緊張和不安?他一味地想離開也徹底激化了矛盾,最后近乎于自殺的行為倒是喚醒了后卿。

    可這行為太激烈了,后卿放了他,卻不會再放過自己。

    他待在薔薇王宮,想著遠在天邊的謝汐,淪為一個日夜被痛苦、內疚、絕望和不安俘虜的行尸走肉。

    謝汐坐在床上緩了好一會兒,直至心臟不疼了才輕吁口氣。

    但很快他又神經緊繃。

    壞了……就后卿這精神狀態,日夜看著他和獅子斜黏糊,會不會舊病復發?

    謝汐知道有那么個前情在,后卿肯定不敢再氣他,可獅子斜……

    魂意們對自己下手可向來是又狠又準,絕不留情。

    ※※※※※※※※※※※※※※※※※※※※

    咳,爽一爽就行,請時刻謹記現實中老邪和謝汐已經是一對無比成熟的戀人。

    哪啥,本體老邪不是在這個小世界里出現啦【好像又劇透了,哎】

    晚上見~

    喜歡游戲加載中請大家收藏:()游戲加載中更新速度最快。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