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281 崩壞的七界(上)
    謝汐心咯噔了一下, 看來自己的祈禱沒生效,被渣的小獅子是百分百要一雪前恥了!

    好在謝汐早有準備,當初敢那么渣,自然是留足了后手——自己寫前情提要的感覺真不錯!

    現在這小世界里只剩下獅子斜, 他更不需要慌了。

    ——還能咋滴,就哄唄!

    眼下情況估計是過去好幾年了,他余光瞥了下,覺得十有八九是自己的薔薇王宮被一把火燒了, 猶如戰神般殺進此處的獅子斜大概是要替天行道,滅了他這陰險狡詐的野心家。

    謝汐不禁默嘆:他不僅學會了自己寫前情提要, 還能一眼看穿江斜的續寫了!

    真了不起啊……呸!

    這能耐誰稀罕!

    江斜走過來了,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金色的瞳孔里倒映著熊熊火光,原本燦爛天真的少年早被磨難侵蝕, 蛻變成不動聲色的成年人。

    砰地一聲,江斜把長|槍插進了謝汐面前的玉石地面。

    玉石堅硬卻脆, 瞬間崩裂出難看的紋路, 仿佛皸裂的皮膚,丑陋不堪。

    謝汐抬頭看他。

    江斜垂下眼簾, 眼睫下那抹金光滲透著濃濃的恨:“謝汐, 當初你戲弄我,可曾想過會有今日?”

    謝汐:“……”就是想到有今日才敢渣你嘛。

    當然面上是心灰意冷的, 一句話都不想說話。

    江斜一把拽住他的領口, 幾乎將他提了起來:“我當時真是瞎了眼, 竟然會覺得你這個心狠手辣的暴君是天底下最溫柔的人!”

    小獅子你這私設不少啊,英明神武的薔薇獸王淪為暴君了嗎?

    行吧行吧,都逼宮了,肯定得師出有名。

    謝汐仍是不出聲,哀莫大于心死。

    這樣子顯然激怒了一心想要報復的獅子斜,他掰過他的臉,鄙視他:“怎么,你的國師死了,你也不想活了?”

    謝汐收到信號,看來假國師已死,這更好辦了!

    “你以為我會讓你這樣輕易死了?”江斜冷聲道,“你欺騙我,戲弄我,侮辱我,我會加倍償還給你!”

    謝汐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小獅子,要真抓了反派,請不要和他廢話,殺了是最好的辦法,你這路數是會被反殺的!

    當然,江斜哪舍得殺他,這一堆狠話,還不是因愛生恨。

    謝汐上了囚車。

    這波他是真被囚了,可不是后卿那種偏情|趣款的,他是真的脖子手腕全被鎖死,一身狼狽地待在囚車里。

    周圍還有一堆士兵看管,儼然是在押送重大囚犯。

    好在沒在路上游街,沒收到什么西紅柿啊爛菜葉的投喂。

    值得慶幸的是,謝汐身體已經復原,身為這個大陸上數一五二的強者,這坑坑洼洼的一路總算沒把他給坑到五臟六腑全吐出來。

    一路上謝汐都沒見到過獅子斜。

    想來也是,他是個囚犯,江斜已然封王,他憑什么見他。

    到了獅國后,謝汐終于上街了。

    因為有整整六排士兵持槍看押,所以圍觀的老百姓都沒敢扔菜葉。

    可謾罵聲卻是不絕于耳,諸如……

    “殺了這個暴君!殺了他!”

    “把他千刀萬剮,讓他血債血償!”

    還有叫好聲的:“獅王萬歲!英明神武!”

    謝汐癟癟嘴——這不要臉的風度,是江斜沒錯了。

    謝汐就這樣被關在了獅國的地牢里。

    條件有多嚴苛呢?仿佛在地下挖了個十八層地獄,他就在最下頭。

    那粗如手臂的鐵鏈,估計用電焊都得切好一會兒。

    也虧了謝汐體格好,拖著這樣的鏈子都不覺得累。

    相比較來說,謝汐更懷念處女斜的囚禁了,畢竟好吃好喝還好睡,獅子斜這邊也太粗獷了些。

    住得陰暗潮濕,吃得豬狗不如,要不是他有神鑒,早就罷工了好嘛!

    謝汐記著日子,足足過了三四天,獅子斜都沒來看他。

    這小子氣性真不小,十分撐得住了。

    謝汐琢磨著是不是自己靠神鑒吃得太飽,氣色太好了不夠引起重視?

    難道他又要主動求餓?

    謝汐心思一動,想到了自己安插的機器人。

    雖然換了個世界,但前情都鋪墊好了,根據邏輯,機器人的那個角色應該還在。

    謝汐試著聯系了一下——成了!

    果然是連續的,這樣就好辦了。

    謝汐操縱機器人去找了獅子斜。

    獅子國的王宮那叫一個金碧輝煌,和虎國的素凈淡雅不同,這里是土豪金色系,謝汐莫名有種來到泰國的感覺……

    咳,王宮雖然俗氣,但是咱們的獅子王帥呀!

    金發金眸,身形高大,坐在那兒發呆的側臉,因憂郁而添了無數魅力。

    機器人剛到,獅子斜便起身道:“老師?!?br />
    機器人向他行了禮,獅子斜神態緩和:“此處沒有旁人,老師無需多禮?!?br />
    謝汐心里還挺不別扭的:你把我關牢里,卻對個機器人這樣尊敬,哎……行吧,都是他自己渣的。

    謝汐給機器人下了指令,機器人三言兩語便將話題轉到了牢中的薔薇獸王身上。

    本來神態舒緩的獅王一下子沉下臉來:“此事孤自有主張?!?br />
    機器人按部就班道:“臣聽聞獸王早些年烙下了病根,身體大不如前,繼續這樣關著,若是死在牢里……”

    年輕的獅王勃然大怒:“他死了又如何!”

    機器人頓了下,說道:“既然已經俘獲了他,就該利用他來震懾其他部族,當眾斬首才……”

    這話又戳中了獅子斜,他道:“老師請回吧,關于他的事,孤已有打算?!?br />
    機器人委婉道:“地牢陰暗潮濕,獸王性情孤烈,已多日未進食,臣怕……”

    獅王冷聲道:“退下!”

    謝汐見火候差不多就讓機器人下去了。

    謝汐在牢里等了約莫兩刻鐘,聽到了腳步聲。

    可算是把人給叫來了!

    猛地看到獅王,看守的人都嚇了一跳,慌忙起來行禮。

    獅王面沉如水:“都出去?!?br />
    看守的人連忙道:“陛下,這罪人手段兇悍,屬下怕您……”

    獅王低喝出聲:“出去!”

    一幫人面色蒼白,全都退了出去。

    偌大個牢籠,只剩下獅王和被重重鎖鏈鎖住的謝汐了。

    謝汐有氣無力地抬頭看他。

    獅子斜金眸中閃過一絲刺痛,面上卻是穩的:“你后悔嗎?”

    謝汐看著他,眼睛不眨地看著,什么都沒說。

    獅子斜卻受不了他這視線,一把捏住他下巴問:“你害我家破人亡,還想把我培養成你手中的一把刀……”他盯著他問,“如今你落到此番境地,后悔嗎!”

    謝汐笑了下,輕聲問他:“你現在過得好嗎?”

    他原本溫潤悅耳的聲音此刻沙啞得不成樣子,仿佛許久沒有喝過水一般。

    獅子斜嗤笑出聲:“你覺得呢?我現在大仇得報,好得很!”

    謝汐眼睫顫了下,笑得十分溫柔:“那就好?!?br />
    事實上江斜心底沒有一絲一毫的痛快,他恨了這么多年,終于把這個人從神壇下拉下來,終于把他關在了地牢里,終于可以殺了他報仇雪恨,可是……

    心中卻涌上來無法形容的無力感,仿佛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

    從見到謝汐的那一刻起,他就想再見他。

    這近十年的恨在這一瞬間,全成了荒唐的思念。

    如此低賤又可悲。自己簡直不配為人!

    自我厭棄與嫌惡束縛了江斜,他死死扣住謝汐的脖頸,像是要掐死他:“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我早就不是當年的蠢貨了!”

    謝汐感覺到了真實的痛,幾乎說不出話來,可是面上仍舊保持著一種近乎于滿足的神態。

    江斜胸中像被塞了個馬蜂窩,蜇得他痛不欲生:“沒用的,我不會再上當,你的這種把戲留到地獄去吧!”

    這樣說著,他卻松了手。

    謝汐劇烈得咳嗽了一陣,低啞道:“能殺了我嗎?”

    江斜瞳孔猛地一縮。

    謝汐輕喘口氣道:“能親手殺了我嗎?我想、想死在你手……”

    江斜冷笑道:“別做夢了,我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在百姓的肆意謾罵下,斬斷你這暴君的頭顱!”

    謝汐忽地拉住了他的手,面上有些焦急:“別……別這樣,我想……”

    江斜看著他蒼白的手指,忍住了握住他的沖動,用力甩袖道:“你沒有資格談任何條件,我會讓你在最殘酷的羞辱下死去!”

    江斜走了。

    謝汐這么好的演技卻沒有觀眾,實在遺憾,此處明明該有掌聲的。

    他本以為要隔幾天才能再見到江斜,誰知第二天一大早,獅王就怒氣沖沖的來到地牢。

    看到他這樣,謝汐愣了愣。

    江斜屏退所有人,盯著他道:“我說了,別對我?;ㄕ??!?br />
    謝汐:“???”他什么也沒做啊,昨天說的話也不過是在鋪墊苦情戲。

    江斜一把將他拽起來,視線在他薄唇上掃了下,惡狠狠道:“你以為我還會被那些夢境蠱惑嗎!”

    謝汐睜大眼,半晌才反應過來。

    夢?難道江斜又做chun夢了?

    謝汐心里好笑:你這小獅子怎么回事,自己做chun夢,還要賴到我身上!

    謝汐道:“我沒有用入夢術,也用不了?!?br />
    江斜一愣。

    謝汐輕聲道:“入夢術是有范圍的,地牢離您的寢宮很遠吧?!?br />
    江斜臉上一熱:“你以為我還會信你的鬼話!”

    謝汐苦笑道:“您可以問問看護,我昨晚一宿沒睡?!?br />
    幸虧他為了賣慘給自己留了一手,假裝不眠不休不吃不睡,這樣才夠慘。

    誰知誤打誤撞用到這里了。

    睡都沒睡的話,又怎么使用入夢術。

    江斜說不出話了,謝汐略微抬眼,看了他一眼:“你夢到我了嗎?”

    ※※※※※※※※※※※※※※※※※※※※

    嗷嗚~

    晚上見!

    喜歡游戲加載中請大家收藏:()游戲加載中更新速度最快。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