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游戲加載中 > 303 不能被抹殺(完)
    要不是N的語氣太由衷, 謝汐都要以為他在諷刺江斜了……

    畢竟江斜是眾所周知的非, 臉黑到無人能及。

    當然這些也就是顏哲他們知道,旁人只看到X的風光,哪知道他是怎樣一路走來的。

    謝汐等著N接下來的話,他覺得他會告訴他。

    N看向謝汐, 仔仔細細地看了好一會兒后才道:“不確定X是怎樣的, 我只能說一下自己的?!?br />
    謝汐道:“十分感謝?!?br />
    N那雙讓人看了就會忘的眸子輕閃了下,似乎是在回憶:“那是很難形容的體驗,直到現在我也無法徹底理解……”

    他慢慢說著,謝汐聽得竟有些心馳神往。

    所謂的觸碰中央,并不是真的碰到了什么, 而是有那么一瞬間, 玩家的意識成為了中央的意識,從單獨的個體, 變成了全知全能的存在。

    那一眼看去, 瞬間看到的是萬千世界……看到了每座山、每棵樹、每株草、甚至是藏在草叢中的小小螻蟻, 和無數微小卻遍布一切的微生物……

    無限大的視角, 卻又無限精細;無法丈量的空間, 卻又似乎只有一個點。

    只是一眼, 看到了過去未來和無數世界的無數人與事。

    這一眼,也像是生生世世了。

    N道:“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震撼,沒有經歷過是很難體會到一絲一毫的?!?br />
    謝汐點點頭道:“的確是很難理解?!?br />
    無限大和無限小, 過去和未來, 各種矛盾的事務交雜在一起, 以人類的思緒,何止是不能理解,根本是無法想象的。

    謝汐又問:“你們從中體會到了什么才會開始設計準世界?”

    N笑了下,答非所問:“我可以幫你猜一下X的想法?!?br />
    謝汐一愣。

    N繼續道:“在那一眼中,是可以跳過時空看到未來的,比如……運氣好的話會看一個與他靈魂契合的人誕生,那個人會填補他空缺的靈魂,會成為他活下去的信念,會讓他枯寂的生命絢爛多姿?!?br />
    謝汐睜大眼,越發無法理解了。

    N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X肯定看到了你?!?br />
    謝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不知道該怎么去理解這些話……他忽然間很想見到江斜,想問他。

    N垂眸,接著道:“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設計準世界,不只是為了中央的延續,而是因為只有向前走,才能走出孤島?!?br />
    過了好一會兒,N又重復了之前的話:“X很幸運?!?br />
    他在“未來”里看到了曙光,他拼了命地向前沖,總算等來了這個人。

    謝汐久久不能回神,N道:“我的技能時效到了,我們馬上將回到準世界?!?br />
    謝汐沒問他這是什么地方,也顧不上問了。

    不過他也能夠想象,估計是類似于江斜的白空間的地方。

    江斜是把謝汐拉扯到白空間,從而守護他;N是利用這個夾縫空間來克制敵人。

    一陣頭重腳輕后,謝汐站在了圣殿黑金色的地面上。

    N仍舊是那副模樣,他對謝汐說:“我已經放棄了抹殺任務,我們中央見?!?br />
    謝汐看到他的身影消失,隔了一會才回神道:“謝謝……”

    N說:“希望你能修復我設計過的準世界?!?br />
    謝汐應道:“會的,每一個我將要修復的世界,我都會認真對待?!?br />
    N消失了,他離開了這個準世界。

    這時顏哲五人匆匆趕到:“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這樣問著,顏哲白皙的手掌上已經有了神愈術獨有的光芒。

    謝汐回神,嘴角彎了彎:“沒事的,沒有受傷?!?br />
    顏哲松了口氣。

    這時南翼驚呼道:“N放棄任務了!”

    他們是一個小隊,看得到消息。

    其余四人也都愣了下,紛紛看向謝汐。

    謝汐也沒什么可隱瞞的,把來龍去脈都說了。當然關于觸碰中央那段,他沒提。

    那一段他即便提了也說不清楚,與其模模糊糊的,不如等到了時候他們自己去觸碰。

    聽完整個經過,南翼道:“也是……我要是設計了那么多失敗的世界,冷不丁碰到個能修復還能提升等級的人,我也得罪不起?!?br />
    何止是得罪不起,完全是要當祖宗供著!

    顏哲看了謝汐一眼,他沒開口,但謝汐明白,他輕輕點了點頭,顏哲也懂了,他笑了下,更加放松了。

    “既然這樣……”顏哲道,“那我們也快點放棄任務吧?!?br />
    放棄了就要離開這個準世界了,龔銳和南翼目露惋惜,明顯是熱鬧沒看夠,還想繼續看老邪們自己撕自己。

    顏哲給他倆一人一爆栗:“走了,超大號的電燈泡!”

    謝汐向他們深深鞠了一躬:“感謝前輩們?!?br />
    看他這樣,沒個正形的南翼也怪不好意思的,他撓撓后腦勺道:“我們也沒做什么啦?!本统怨峡礋狒[順便錄像去了。

    謝汐正色道:“你們能進到這個世界,就是最大的幫助?!?br />
    這話沒錯,倘若不是顏哲他們進到這個將被抹殺的世界里,換成旁人,謝汐絕對不會這樣輕松。

    他們來到這里,是為了江斜。謝汐明白,單單是這份情意他也要好好感謝。

    顏哲道:“好啦,雖然老邪不是個東西,但他真的為我們拼過命?!?br />
    情意都是相互的,有付出才有收獲,不是江斜掏心掏肺得待他們,他們也不會這樣信重他。

    謝汐胸腔里熱熱的,他很想江斜,很想這個很壞卻又十萬分溫柔的男人。

    顏哲他們一一消失在他面前,謝汐大步走出了圣殿。

    外面是一片陽光明媚。

    戰爭已經結束,空曠的原野上沒有丁點血污。

    主神隕落是連一點痕跡都不會留下的。

    其他人早已落荒而逃,只剩下六個星座站在那兒。

    謝汐看到了張開黑翼的摩羯座,看到了從巨龍化成人形的天秤座,看到了紅發張揚眉眼俊秀的射手斜,也看到了身形矯捷的水瓶斜、長發像波浪般垂在地上的雙魚斜,還有背后懸著巨大鐮刀的天蝎斜。

    他看向他們時,他們六人也都在看著他。

    不同的人,在這一刻卻有著相同的視線。

    他們都是欣慰且滿足的——因為他們守護住了他們的神。

    謝汐鼻尖泛酸,熱氣涌到了眼眶,他道:“辛苦你們了?!?br />
    謝汐離開了這個準世界,在薔薇花園中醒來。

    他看著花園里的十二個江斜,愣了下……

    還沒結束嗎?

    他以為自己會直接回到中央。

    這時離他最近的人動了動。

    謝汐剛想轉身,背后的人就用力抱住他,微涼的唇瓣在他脖頸上印了下:“主人,我餓了?!?br />
    他故意用射手斜的腔調,可謝汐卻分得清清楚楚,他轉頭看他:“餓死活該!”

    江斜眼中全是笑意,揚唇道:“好狠心的小朋友?!?br />
    謝汐仰頭看他,眼中忽然就蓄滿了淚水,他用力抱住他,緊緊地抱著。

    江斜愣了下,問他:“怎么了?”

    謝汐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胸中涌動了太多東西,多到無法去分辨到底是什么。

    江斜有了六個星座的記憶,哪能猜不到是什么事。

    他問道:“顏哲又大嘴巴了?”

    謝汐不吭聲。

    江斜嘆口氣問:“老N和你說什么了?”

    謝汐松開他,認真問他:“你在觸碰中央時,看到了什么?”

    那是何其久遠的事,久到江斜都快忘了。

    看到了什么……

    就像N說的那樣,看到了無數,又好像只看到了一點。

    萬千世界的萬千事物,到最后卻只是一個小小的人。

    一個將他帶離孤島的人。

    江斜輕嘆口氣道:“……看到了你?!?br />
    謝汐看向他:“我不懂?!?br />
    江斜頓了下,對他說:“你理解時間嗎?”

    謝汐不知道該怎么回答,說理解……又無法理解。

    江斜曾說過,時間是人類創造的,它究竟是否存在是無法確定的。

    謝汐不出聲,江斜溫聲道:“時間的流逝是因為我們會生老病死?!?br />
    江斜又道:“當然,你也可以理解為這是一種熱量流逝的狀態?!?br />
    比如一張紙被點燃,變成了灰燼,無法再變回紙,對它來說時間過去了;一個人,從年輕到老,最后死去,對他來說也是時間過去了。

    可在中央要如何定義時間?

    玩家不會變老,變成灰燼的紙張也能重新變回紙張。

    失去了參照物,時間到底是什么。

    謝汐能理解這些,可是又想不太明白。

    江斜笑了下,繼續道:“我觸碰中央的那一瞬間看到了未來?!?br />
    謝汐睜大眼:“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至今為止發生的一切,江斜早都知道了嗎?

    江斜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安慰他道:“我的未來有無數的可能,我看到了無數種結局,最后決定尋找一個新的?!?br />
    謝汐明白了一點點:“你是說……你的未來……”很多都沒有我嗎。

    他說不出這句話。

    江斜在他鼻尖上碰了下道:“你是我最渴望的?!?br />
    為此他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謝汐好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江斜擁著他道:“別想太多,時間存在也不存在,未來就是現在?!?br />
    江斜在觸碰中央的時候,看到了無數,同時他也放棄了無數。

    看到未來又如何。

    他站在哪里,時間就在哪里,他只想要自己渴望的,一個有謝汐的未來。

    不。

    其實根本沒有未來,因為每時每刻都是現在。

    只要踩住了現在這個點,哪怕周圍無限空曠,也沒什么好畏懼的。

    謝汐怔了怔,稍微明白了一些:“你放棄了已知的未來,選擇了最難的一條路嗎?”

    江斜笑了:“總算遇到了你?!?br />
    江斜運氣很差,時常在生死邊緣徘徊,全是因為他避開了既定的未來,避開了順遂的前方,走上了最荊棘的完全未知的道路。

    因為這條路的盡頭,有一片美麗的薔薇花園,那里站著他最渴望的未來。

    就是現在——擁抱著謝汐的現在。

    ※※※※※※※※※※※※※※※※※※※※

    一百多萬字了……

    寫得最長的一篇啦,當然也寫得很開心。

    正文很快結束啦,感謝大家這么長時間的陪伴,愛你們!

    最后求一求營養液~最后一個月的榜單啦,想掛在上面,么么噠。

    喜歡游戲加載中請大家收藏:()游戲加載中更新速度最快。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