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嫁給男主他爸爸 > 第46章
    喬顏肚子上突然的動靜驚到了趙景翰, 而他的一驚一乍卻惹火了一直以冷靜理智自持的趙君謙。

    這個自從成為一家之主后就鮮少喜怒形于色的男人, 在事情發生后的第一時間里吩咐傭人去叫家庭醫生, 然后大步上前走到喬顏身邊。

    “你怎么樣?”他俯身沉聲詢問, 語氣中夾雜著微不可見的緊張關懷。

    喬顏搖搖頭表示沒事,撫著肚子,估摸著應該是它成長到了一定的時間,開始胎動了吧。

    趙君謙垂眸看了眼那處隆起, 大手伸出似是想觸碰一下,或者與放在其上的那只纖細白皙的手背貼合到一起,感受生命的孕育和神奇。

    喬顏察覺出了什么, 呼吸一窒猛地抬起眼, 和對方深邃隱忍的目光撞到一起,心底瞬間猶如被巨石狠狠砸了一記,劇烈跳動, 心亂如麻。

    剎那間, 兩人間的氣氛一靜, 無聲的對視, 曖昧叢生。

    李秘書看到這一幕神情僵了一瞬, 下意識看向在場的另一人, 景大少還在為剛才的事驚慌失措中, 并沒有發現異常,而自家老板背對著這人, 將喬顏和他之間的互動遮擋的嚴嚴實實。

    時間仿佛過去了很久, 又似乎只是一霎那。

    等到李秘書從一陣詭異難言的心情中回過神來時, 趙君謙已經一把將喬顏抱了起來,就那樣公主抱著直接上樓而去。

    “爸……”趙景翰直覺自己好像闖了禍,脫口而出地喊了一聲,想追著跟上去,被李秘書順手制止。

    男人的腳步沒有因此有一絲一毫的停頓,只留下一句冰冷的吩咐。

    “待在那兒,等我下來?!?br />
    話落,趙君謙抱著喬顏的身影消失在二樓,隨即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傭人帶著家庭醫生匆匆趕到,顧不上和李秘書兩人行禮示意就急忙跑上樓。

    醫生上去后,過了片刻,趙君謙就下來了。

    男人之前上身穿的西裝外套已經脫去,領帶也隨之不知所蹤,做工考究的白襯衫領口解開了兩顆紐扣,顯露出其主人一絲難得的風流不羈,就像是打開了某些禁忌。

    他一步步從樓梯上走下來,來到稍顯忐忑的趙景翰面前,居高臨下冷冷地注視一秒鐘,然后猛地一拳揍了上去。

    趙景翰猝不及防,啊地一聲被打倒在地,在大力之下控制不住地翻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

    “爸,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留下請您幫忙?!蔽孀”蛔岬难劭?,趙景翰踉蹌地爬起來慌忙解釋。

    趙君謙根本不再理會,在他糾纏上來時又出一腳,狠辣的力道輕松讓對方重新倒地,直至滾落到門口那片冰涼的地板上,幾乎爬不起來。

    自下而上看去,男人本就與眾不同的身影更顯高大,令趙景翰瑟縮了一下,趴在那里張了張嘴,不敢再提及那些事。

    李秘書早就退到一邊眼觀鼻鼻關心,對剛才發生的一切視若無睹。

    客廳里侍候的傭人不知何時也知機地躲了出去,好歹給金尊玉貴長大的大少爺留一點臉面。

    趙君謙站在正中,垂首不慌不忙地整理著襯衫袖口,顯得有幾分漫不經心,只是口中說出的話猶帶著尚未消散的些許怒氣。

    “記住,你和外面那對母子要怎么樣,我不管,只要你奶奶高興,隨便你們怎么折騰?!?br />
    “但是家里的這個既然是我決定要護下的人,你們就不能再隨意作踐打主意,知道了嗎?”

    “知道了就滾出去!”

    一連串警告的話語讓趙景翰的臉色分外難堪,卻又不能更不敢反駁什么,只能艱難地爬起來老實地點頭,然后一瘸一拐地離開。

    莊園的退伍兵這天放大少爺離開時,明顯發現他走路的姿勢不對,顯然是被打了。

    能這么干的人除了這座莊園的主人還能有誰,并且下手不輕啊,即使對方刻意低下了頭,他們也看到了他臉上那只青紫的熊貓眼。

    在趙景翰走后,李秘書很快地識趣走人,不然留下當被嫌棄的電燈泡么。

    無形中被老板塞了口狗糧,他也想去找自家的孫助理曖昧浪漫去,誰還沒有女朋友了咋地。

    趙君謙將人都打發走又上了樓,家庭醫生已經幫喬顏檢查了一番,并沒有發現有什么問題,母親和孩子都被養的挺好,很健康。

    對于之前嚇到趙景翰的那點動靜,經過醫生解釋是正常的孕期反應,胎兒發育良好,在受到外界的一定刺激后會作出一些本能的回應,也即是胎動。

    這是第一次胎動。

    趙君謙得知無大礙后揮退了醫生和女傭,看著床上疲憊地沉睡過去的人眸光微動。

    凝視了片刻,他走到窗邊拉上了一層窗簾,遮擋住外面刺眼的陽光,又去關了房間內的大燈,只留幾盞角落里的小夜燈營造出能夠讓人安心熟睡的環境。   做完了這一切,男人悄無聲息地接近床邊側身坐下。

    昏暗的光線中,那雙鳳眸定定地落在眼前不容忽視的隆起上,安靜的空間里,只聽見兩道此起彼伏的呼吸,一輕一重地繚繞在一起。

    半晌后,男人動了,抬起手悄悄地探進了被褥。

    一陣輕不可聞的悉悉索索之后,修長的手指終于穿過被子、睡衣和打底衫,最終貼在溫熱的細膩肌膚上,感覺到一片炙燙。

    趙君謙就這樣靜靜地坐在那里,眸子垂下看不出神色,親手感受著床上之人的呼吸,指尖無意識地輕輕摩挲。

    隨著時間的過去,接觸的地方終于跳動了一下,清晰地傳遞給等待著的人。

    男人的眸光閃動,暗色下劃過一道流光,快速地隱藏在眼眸的最深處。

    隨后又是一陣細細簌簌的動靜,緊接著的是輕輕的腳步聲,當房門開合之后,臥室里徹底安靜了下來。

    床上的人翻了個身,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一天過后,喬顏發現趙君謙不僅不再刻意地避著她,反而是在家的時間更多了,與此同時和她相處甚至接觸的幾率,相應的也翻了幾翻。

    有時候,他會把工作帶回來處理,周末的兩天更是呆在莊園里鮮少出去。

    不說一日三餐的同桌吃飯時間,只要喬顏下樓,一般都能看到那道熟悉的高大身影,不是在花廳處理公務,就是坐在沙發上看書看報泡茶喝茶。

    沒幾天的功夫,她在樓下的活動空間被他潤物無聲地一步步侵蝕,逐漸霸占去一半地方。

    兩個人的交集因此而增多,即使平時的交談很少,也在不知不覺的磨合中培養起一絲一縷看不見的默契。

    喬顏有時候會猛然從對方營造的溫馨氛圍中驚醒,警覺地意識到這樣不對,然而舒適的環境和懷胎的辛苦疲勞,以及男人無處不在的氣息,又很快將她短暫的清明淹沒殆盡。

    他們的生活悄然無聲地變了味兒,就好像是一對兒夫妻般,妻子柔順乖巧,艱辛地孕育孩子,丈夫寡言少語,努力地賺錢養家。

    這種謎一樣的氣氛格外和諧,一直持續到第三人的到來。

    趙景翰不知是吃錯了什么藥,或許是上次被打的不夠慘,時隔大半月,他又上門來了。

    趙君謙對他不待見,他雖然孺慕非常,但也識趣地不再貿然往上湊,這次來也不是找爸爸的,更不是為了心上人的事周旋,而是專門看望喬顏,還有她肚里的孩子。

    也許是上一回被攆走時的那些話刺激到了他,也或許是在外面與天才寶寶的親密互動喚醒了他的滿腔父愛,反正這人在反應過來上次嚇到他的是正常的胎動后,一直惦記著想再感受一番。

    畢竟天才寶寶再好卻也已經長到兩歲了,不能參與到他最開始的成長過程這點難免讓趙景翰愧疚失落,再多的補償和寵愛都填補不了心里那道空缺。

    然而喬顏這里卻可以,能夠讓對方親眼見證自己的孩子一點點孕育出進而漸漸長大的過程,正好彌補他不能陪伴天才兒子成長的遺憾。

    于是,他就厚著臉皮再次上門了,準備了許多嬰幼兒需要的物品帶過來,作為‘爸爸’的關懷。

    雖然趙君謙和喬顏都不怎么歡迎他,但是對方臉皮厚起來根本不會看人眼色。

    他以孩子爸爸自居,似乎迷上了陪伴孩子生長的感覺,不僅買這買那還興致勃勃地開始了胎教,為此隔上一兩天就往莊園跑一趟,像嗡嗡的蒼蠅似的煩人。

    喬顏因為趙君謙沒發話,所以不得不忍著厭煩敷衍他,殊不知趙君謙則是看在她沒有排斥以及孩子的份上,暫且容忍他在莊園里蹦跶。

    只是每當趙景翰一副當爸爸的幸福模樣,對著喬顏的肚子念書說話做胎教時,暗中關注著這一切的某人氣場及其冷沉,眸色暗如深淵。

    男人愈加沉默了,某些隱忍的情緒被理智狠狠地壓抑著,只等到一個臨界點遇到□□,欲望將徹底爆發出來。

    在此之前,趙景翰還在無知無覺地干著蠢事,為其添柴加薪。

    最后會不會引火燒身姑且不知道,但是他的后院已經因此而燒起來了。

    許雅雅被求婚后一邊享受著藍顏知己的關愛,一邊等待未婚夫承諾的世紀婚禮,坐等在不遠的將來順利成為趙家女主人,過上幸福的豪門生活。

    人生如此美滿,讓她甜蜜又快樂,忍不住將好消息提前透露了出去。

    戴上鉆戒不到兩天的時間,無論是公司同事還是親朋好友,幾乎全都知道她快要嫁給金龜婿的好事了。

    所有人都羨慕不已,開始恭維她討好她圍著她轉,外加霸道的愛人、溫柔的藍顏、聰明的寶貝,許雅雅的世界如同被幸福女神偏愛,充滿了美好的色彩。

    但是隨著幻想中的世紀婚禮遲遲不來,這一切不再圓滿。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