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青春都市 > 農家惡婦 > 7.007
    何嬌杏中午幫著提了個桶,還白撿條魚。

    這天傍晚,她兩個堂兄到河邊把阿爺下午的收獲抬回村,大個的草魚賣了,回到何家院子就剩幾條鯽魚。她大伯娘撿了個七八兩重的過來,讓何嬌杏拿著。魚在老何家倒不稀罕,何嬌杏道了聲謝,回身提著菜刀就殺了,收拾出來直接送下鍋去。

    唐氏剛進了趟里屋,出來聞著有蔥姜蒜爆開的香味兒,她跟到灶屋門口一看,果然是閨女在忙活。

    “做啥好吃的?”

    何嬌杏看著鍋里都沒回頭,應道:“阿爺那頭送了條魚過來,我燉個湯,給嫂子補補,咱也分一口吃?!?br />
    唐氏最知道閨女的手藝,是極好的,家里辦席經常都是她掌勺,一道道菜端出去總能清盤,剩不下什么。早先還有人說,有這手藝不如到縣里做吃的賣。何家要是窮一點興許會打這主意,偏他們日子過得紅火,哪肯讓沒嫁人的閨女出去拋頭露面掙辛苦錢?

    上輩子的時候何嬌杏就累過,在末世里吃也吃不飽,睡也睡不安生,也因為這樣,她穿過來就分外珍惜,年紀輕輕的卻比誰都看得開,也不求富貴,就指望天天都能吃飽飯,日子過得安穩太平。

    何嬌杏起油鍋爆了蔥姜蒜,把魚煎到兩面金黃,看差不多就往鍋里加了一大瓢水,把魚湯燒起來了才回身跟她娘說話。

    “爹他們回來了嗎?”

    “快了吧,反正天天都差不多是那時候?!?br />
    “我做那個魚皮花生兄弟愛吃,爹好像不是很喜歡?”

    提到這個唐氏就想笑:“東子他啥都愛吃,你爹嘛……嫌魚皮太硬,讓你下回做香辣的?!?br />
    “咱家就剩那么點花生米,都讓我用了,哪還有下回?我想著頭年收回來不少黃豆,趕明我點塊豆腐,燉魚也好,燒著也好吃。再揭點豆皮炸出來做成辣條,給兄弟吃著玩?!?br />
    豆腐和豆干何嬌杏做過,豆皮從來沒有,她嫌那個一張張揭著麻煩。也是想著這陣子兄弟天天跟著下地,想犒勞他,才合計做回辣條。

    唐氏好像沒吃過豆皮,還問她是啥?又問辣條是什么東西?

    豆皮兒嘛,豆制品的一種。

    至于辣條……

    那是紅遍大江南北的小零食,何嬌杏照著從網上搜來的步奏自己做過,和外面賣的有點不同,也挺好吃。又要說到她上輩子是開餐館的,給自家幫忙之前就報班培訓過廚藝,后來照著網上搜來的食譜做過不少奇奇怪怪的東西,有些記不得了,不過就算記不得調料配比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多試兩回總能搗鼓出來。

    何嬌杏稍微解釋了一下,問這兩天有人到鎮上去嗎?要給辣條提味兒得買幾樣配料。

    “要些什么你說給東子,我拿錢讓他買去,腳程快點一來一回也就個把時辰,不費什么事?!?br />
    正說到讓東子跑腿,爺仨就回來了,何嬌杏她嫂子剛給男人搓了條褲子,晾上看人已經到院里,就沖屋里喊了聲。唐氏從灶屋出來,讓他們打水洗個手等著吃飯,想起她和費婆子商量那事,又沖男人招了招手:“他爹你進屋來,我有事跟你商量?!?br />
    何老爹拿汗巾子抹臉來著,一聽這話,問她啥事兒?

    “你跟我來,進屋里說?!?br />
    何老爹都沒喝著口水就讓婆娘喊屋里去了,他進去往床沿邊一坐,問到底啥事?

    “我前頭不是跟你提了,費婆子來過咱家?!?br />
    “這我知道,她想撮合我們跟河對面老程家,你還讓東子去打聽來著?!?br />
    “是啊,東子去打聽回來說程家興不愛下地,我想著大男人家不干農活那不得帶全家喝西北風?我就說不然再看看,可閨女她好像不在乎這個,跟我說不怕人懶散,她有法子收拾,還是要人家對她上心。程家那頭就挺上心的,今兒又讓費婆子帶話,說黃氏很滿意我們閨女,只要我們點個頭,閨女嫁過去一定是享福的。我琢磨著咱們閨女任憑嫁給誰總不會把日子過糟了,老程家也不錯,再說,日子一天天就過去了,再拖一拖翻過今年她又大一歲,姑娘家歲數大了不好說啊?!?br />
    早兩年何老爹是一點兒也不著急,他閨女貼心,巴不得多留兩年,現在哪怕少根筋也知道再留是害她。

    何老爹回想了一下東子說的,不樂意說:“你倒是給看個好的,他懶棒一個,難不成讓我閨女去伺候他?”

    唐氏一聽這話便垮了臉:“每回都是你!你一個!東子一個!意見最大,看東家的說是木頭疙瘩不會體貼人,看西家的說口花花人不踏實,人家來說一個你們否一個。閨女本來就讓趙六坑了名聲,來說親的一直不多,又攤上你這么挑剔的爹,程家興你看不上是不是?那你給我找個好的,你去找!我告訴你,就今年咋說都得把人嫁了,你這么挑下去好女婿沒有老姑娘一個,你就想想以后你閨女會不會埋怨你?!?br />
    “杏兒才不會?!?br />
    “她不會你就可勁兒作?”

    何老爹悶不吭聲坐那兒有一會兒,才說:“我還不是心疼閨女,你說她看上程家興了?臭小子有什么好?”

    “老何你聽我一句,這人哪怕有千般好,你閨女看不上就是白搭。他就算有些不足,你閨女中意總能把日子過起來。再說程家這個也不算差了,人長得高高大大的,模樣好,性子也還不錯,只不過沒成親人懶散些。你想想看杏兒她最拿手的是什么?不就是哄人嗎?東子懶起來你喊不動吧?杏兒就有辦法使喚人?!?br />
    “你說來說去就是看上眼了,那還跟我商量啥?”

    “我跟費婆子說了,要娶咱們家閨女總要你這當爹的點頭,讓程家興趕明到河邊去給你瞅瞅,你要是心里有話就直接問他,有什么不放心的讓他給你保證看看。明兒你就別下地的,劃船出去?!?br />
    正說著,魚湯就出鍋了,何嬌杏先給她嫂子端了一碗去,這才把剩下的盛出來,又端出個炒青菜。

    她一邊添飯一邊喊爹娘出來,讓有話吃了再說,趁熱吃飯了。

    何老爹坐上桌,看著閨女就舍不得,感覺昨天還是個小娃娃,轉身咋這么大了?都到了不得不嫁人的時候。何嬌杏端著她那一小碗魚湯喝了一口,笑道:“爹不吃飯看著我就能飽???”

    舍不得!

    真舍不得!

    就這頓飯何老爹吃得可用力了,每一口都跟在嚼程家興的肉似的。

    何嬌杏說到她想做個零嘴,讓東子趕明去趟鎮上。

    東子聽著眼前一亮,問:“阿姐又要做啥好吃的?”

    “跟你說不清,做出來嘗了就知道,趕明你早點出門去,把我要的東西買齊?!?br />
    “好好,我去,我明上午就去,買回來再下地,阿爹跟大哥就多做點?!?br />
    做大哥的正要點頭,何老爹說:“我明天要劃船出去?!?br />
    ……

    想到要嫁女兒,何老爹心里抗拒,他哪怕起得挺早,出船已經很晚了。他到河邊,從小木屋里把鎖著的船推出來,準備下水就發現河對面蹲了個人。

    程家興聽說事情成了一半,只要何家爹點頭就能把小媳婦娶回來,他一高興,昨晚翻來覆去睡不著,天蒙蒙亮公雞才叫了一聲人就坐了起來,翻出那件最新的藍布衣裳穿好,洗干凈臉,把頭梳得規規矩矩的。

    黃氏人在灶上忙活,沒注意其他屋的動靜,還是兩個媳婦告訴她說不對勁,三兄弟沒讓人喊這就起身了。

    兩個媳婦不明就里,黃氏心里門清,她笑罵了聲。

    “三兄弟今兒要出門?”

    “你們別管,粥熬出來先給他盛一碗去?!?br />
    程家興呼嚕嚕喝完一碗粥,看天色還沒全亮,他擦了擦嘴就出門了。從大榕樹村出來,走小路到河邊,他站著等了半天沒等來人,想一屁股坐下又怕臟了衣裳,這才改成蹲。蹲一會兒腳麻了又起來走走,磨蹭了快有一個時辰,何老爹才推了小漁船出來。

    程家興看到河對面有動靜還愣了愣,又仔細瞅了一眼,就來了精神,他站起來跟個傻子似的沖那頭招手,何老爹看到了,看到氣就不打一處來。

    他慢悠悠的劃船過去,小漁船剛靠岸,就看見程家興腆著個臉笑,邊笑邊管他叫爹。

    還沒松口許嫁,爹都喊上了,何老爹想給他兩下,臭小子又說:“爹你就把杏子嫁給我,成了親我鐵定對她好,種地不行我上山給她弄肉吃,誰欺負她我就收拾誰?!?br />
    “不讓別人欺負,自己的媳婦兒自己打是不是?你要是關上門欺負她呢?隔條河我都聽不到聲響?!?br />
    程家興就委屈了:“我疼她都來不及,咋會欺負?再說……要把我跟杏子關一屋,誰欺負誰還不一定呢?!?/div>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