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仙俠 > 前任無雙 > 第四六七章 不幸
    王贊豐聽后詫異,鬼鬼祟祟湊近了低聲問:“你說的容易,到哪弄那種東西去?”

    甘滿華:“半年前去丹藥那邊參觀的時候,聽說有這好東西,我就趁人不注意順手牽羊了一些,就是為那女人準備的。一直不拿出來,就是怕被人查出,過了半年了查不到我們頭上?!?br />
    “半年前就在準備了?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有夠陰險的?!蓖踬澵S樂呵了一陣,轉瞬又顯得擔憂:“這容易被發現??!干這種事不能真把自己給砸進去啊,這事一出,立馬首先懷疑咱們兩個。甘兄,萬一以后咱們有什么造化不怕她們家族呢?先倒在了這里不劃算吶?!?br />
    甘滿華低聲道:“可以制造不在場證明,我們不用動手,有人能干,不是有個家伙喜歡往我們邊上湊嗎?他修行的門道一般白天空閑,剛好和我們錯開?!闭A苏Q劬?。

    王贊豐愣怔,也眨了眨眼睛,明白了,兩人相視竊笑,又一起回頭盯向山腳的百里蘭,目光中皆透露出詭譎不善。

    這三年來,兩人盡琢磨怎么害百里蘭了。

    到了飯點時間,兩人招呼上林淵一起奔辰區餐飲地。

    途中,林淵察覺到了一些不正常,不時回頭,發現那兩個家伙勾肩搭背在后面,不知竊竊私語個什么東西。

    正常情況下,兩人都是一左一右在他身邊的,而往往這個時候,兩個家伙肯定在密謀什么不好的事情。

    總之不管兩人在密謀什么,林淵統統當做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參與,他只想好好修煉,安安穩穩奔個好前程。

    到了餐飲區用餐后,林淵又發現兩個家伙明顯有些心不在焉,不時東張西望。

    待到尺冠云出現后,兩人又找了個借口溜了,林淵盯著兩人把尺冠云給攔轉出了大門,意識到這次的壞事怕是和尺冠云脫不了關系。

    如他所料,辰區餐飲地外面的一棵樹下,三個家伙碰頭在了一起嘀嘀咕咕。

    甘滿華和王贊豐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尺冠云明顯有些聽懵了。

    搞明白兩人要自己干什么后,尺冠云也害怕了,連連揮手道:“甘兄,王兄,這不行,這真不行,一旦被發現,我非要被逐出靈山不可?!?br />
    王贊豐嘆道:“你放心,發現不了的,你趁我們上課的時候,我們確定了我們那邊沒人,再通知你,沒人看到的話,誰知道是你干的?”

    尺冠云面帶哭喪:“兩位,這可不是小事,你們未免也玩太大了吧?”

    甘滿華:“一點小事而已,又死不了人,靈山對這種雞毛蒜皮的事,頂多當做惡作劇,不會窮追不舍的?!?br />
    尺冠云:“這事針對女人就不是惡作劇了,一旦被抓到,真有可能被逐出靈山的?!?br />
    甘滿華:“誰能知道是你干的?”

    尺冠云哀求道:“怎么會沒人知道?起碼你們兩個就知道??!憑你們和那百里蘭的關系,一出事立馬要懷疑你們?!?br />
    這三年下來,游氏掃地人的名聲,他也算是久仰了,這兩位和百里蘭的矛盾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王贊豐:“看你說的,我們身為主謀敢出賣你嗎?真要出賣了你,要倒霉也是我們兩個首當其沖,你也只是從犯,這種事打死我們也不可能承認,所以你大可以放心?!?br />
    甘滿華:“尺兄,什么叫交情,能一起干這種事的才叫交情?!?br />
    尺冠云苦笑道:“你們還是找別人吧,百里家族我可惹不起?!?br />
    甘滿華:“你怕什么?百里家族那邊自然有人會擺平,若沒這把握,你當我們兩個吃飽了撐的敢和百里蘭過不去?”

    聽他這么一說,尺冠云想想,好像的確是這么回事。

    甘滿華看他反應,又繼續道:“尺兄,你這回只要幫了這忙,咱們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們等于送了個把柄給你,不說別的,待到畢業分配時,一定幫你謀個好去處?!?br />
    “……”尺冠云怔怔看著二人,頗為意動的樣子。

    總之兩人就是纏住尺冠云不放,只要他不答應,兩人就一直在那說服個沒完……

    夜幕下的仙都,容尚齋歇業了,暫時歇業了,大門緊閉。

    內里燈光依舊,堂內,廚娘桂姐趴在桌上哭泣,一幫女人圍著安慰。

    宋小美也在其中,在旁拍著桂姐的后背安撫,一臉的擔憂,“桂姐,你放心,容姐已經在想辦法,一定會討回公道的?!?br />
    大家也都是噓長嘆短的樣子,都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

    桂姐的女兒,幾個月前也從老家來了仙都,老大不小的,來了仙都找母親,想在仙都找個活干。

    來了后,桂姐試著找了容尚,希望也能把女兒給安置在容尚齋,母女兩個在一起干活也能有個關照,容尚答應了,于是小姑娘也成了容尚齋的一員,干著和宋小美她們一樣的活。

    昨天幾人輪休,幾人包括桂姐的女兒一起去仙都游玩,結果狗血的事情出現了,因為小姑娘楚楚動人,被幾個男子瞧上了,找了個理由,讓小姑娘撞壞了個什么東西,拉扯著要賠償。

    拉扯中,把小姑娘給拉走了,其她人也嚇壞了,趕緊跑回來報信。

    容尚立馬出面了,找人幫忙尋找。

    人沒找到,今天上午自己回來的,哭著回來的,狼狽不堪,一問怎么回事,才知小姑娘已經被人給糟蹋了。

    桂姐沒照顧好自己的女兒,讓女兒出了這種事,不知道該怎么向家里交代,加之女兒遭受的傷害和屈辱,很是傷心難過……

    樓上容尚的辦公室內,容尚的那張辦公桌后,沉穩穩坐著一個便裝男子。

    四四方方的臉,面容輪廓分明,氣度沉凝,眼神很犀利,透著一股內斂的肅殺之氣,容易給人壓迫感的人。

    此人正是容尚背后的男人,仙都都務司掌管刑緝的提司樊衛爵。

    容尚站在對面,盯了他一陣,問:“人抓到了沒有?”

    樊衛爵陰郁著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這事你不要管了,我會處理?!?br />
    容尚:“什么叫我不要管了?桂姐是我容尚齋的主廚,跟了我這么多年,算是我容尚齋招牌的根本之一,多少年來,其它酒店花錢挖她,她都不走,如今她女兒,也是我店里的員工,出了這種事,你讓我不要管?你去看看,事情鬧得我容尚齋已經歇業了,主廚傷心欲絕,已經沒辦法正常經營了!”

    樊衛爵起身了,離案踱步到了窗前,負手而立,面對著窗外靜默默不語。

    容尚快步到他身后,追問:“什么人干的?這仙都到處是你的耳目,你肯定已經找到了人,什么人干的?”

    樊衛爵背對著說道:“那不重要,事情發生了,解決問題才是首要的,不管是誰干的,解決起來還是一個賠償的事,對方答應了賠償,賠付一百萬珠!”

    容尚怒了,失態嘶喊道:“一百萬珠有什么用?你不是說,只要有你在,我容尚齋就不會有事嗎?這就是你所謂的保護我?誰干的?你告訴我,是誰干的?是你也不敢招惹的人嗎?好,告訴我是誰,我去告他去,我倒要看看,在仙都光天化日之下強搶糟蹋民女,還有沒有天理了?”

    樊衛爵臉上閃過慍怒,突然轉身,揮手就是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

    啪!容尚應聲倒在了地上,一手捂臉,口角掛著一絲血跡,怔怔而悲傷地看著他。

    轉過身的樊衛爵居高臨下盯著她,臉頰反復繃了繃,“我說了,這事我會處理。既然一百萬珠不夠,我親自去開口,我會告訴對方,招惹的是我的人,我這點面子應該值五百萬珠!讓她們母女拿了錢離開仙都吧,回老家好好過日子。這事,會有人去找她們母女談的,你就不要插手了。容尚齋歇就歇幾天吧,主廚的人選,我會盡快幫你物色個好的。

    有些道理你應該明白,敢光天化日干這種事的人,背后肯定有些倚仗,你就算將人給嚴懲了又能怎樣?能嚴懲他背后的人嗎?只要他背后的人沒事,便得罪了他背后的人,后果不是她們母女能承受的。

    我在這個位置上,類似的事情見過很多,知道有些人為了避免事情鬧大,為了抹除痕跡會干出什么事來。為她們母女著想,事情就這樣吧,這樣能保她們母女平安,拿著一筆錢回去好好過日子,總比被人滅口的好。

    說氣話沒意義,不要鬧了,否則你我都不干凈,都脫不了身,第一個倒霉的便是你容尚齋。我說過,這仙都的事情很復雜,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不得不妥協。妥協了,壞事還能變好事,幫人擺平了這事是份人情,對著干的話,那便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說罷轉身而去。

    失望且悲傷的容尚有點失魂落魄,慘笑嘀咕了一句,“人情?”臉上漸漸紅腫,她漸漸趴在了地上悲泣。

    樓頂有飛行坐騎等著,樊衛爵登上后,迅速騰空而去,消失在了夜幕中。

    他每次來回這里,都是從樓頂上,從不走正門。

    他的辦事效率也很高,一個多時辰后,便有人登門容尚齋,找到了桂姐母女單獨談。

    五百萬珠的錢票和離開仙都的船票擺在了母女跟前,同時把她老家家人的情況講的很清楚,讓母女兩個自己掂量后果,自己做選擇。

    母女兩個最終收拾了東西離去,從樓頂走的,樓頂上有飛行坐騎連夜把人給送走了。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