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電影的世界 > 第6章 全部放到
    “現在可以了吧!”山雞看對面那個小白臉折騰了半天才慢悠悠地走過來,不耐煩地叫道。

    “當然!”徐一凡點頭道,這家伙有意要試一下自己升級后的力量、速度和反應力,二來也想大概測試一下,這些所謂出來混的古惑仔的本事。

    雖然對自己可以胖揍山雞一個人還是比較有把握的,但是徐一凡還是謹慎地把身上影響動作和速度的衣物都解了下來,不像山雞一條緊身的喇叭牛仔褲,一件花里花俏的緊身牛仔衫。

    穿著這種衣服打架,動作大一點絕對是累贅,何況山雞還很風騷地從腰間至膝蓋處掛了一條銀光閃閃的鐵鏈,但愿他不要自己絆倒了自己。

    “艸”山雞看徐一凡慢悠悠地樣子,歪著嘴大叫一聲,揮著拳頭沖了上來。

    徐一凡這個家伙卻是故意把腳步放慢了半拍,因為這樣,等雙方都走到場中的時候,山雞必定會多靠近自己這邊一點,這樣自己這邊是打還是走,都比較占優勢。

    看到山雞出招,徐一凡愣了一下。

    干,這個孫子居然出這么卑鄙的招式。

    “猴子偷桃!”

    徐一凡自然不能讓他掏中,一下子便閃開了。

    “撩陰腳!”

    ‘吸…..’徐一凡的速度與反應力自然不會被山雞踢中,但是你要知道男人的構造,就算沒有踢中,這么陰毒的招式,看著都牙酸吸冷氣,胯下涼梭梭的。

    徐一凡雙手微微張開抬起,防護在自己的正臉,這樣既可以防護住自己的頭部,也可以不擋住自己的視線,至于其他地方被打中,徐一凡相信已自己的生命值,不至于一下子就被人打趴下。

    可是,兩分鐘過去了,山雞愣是連徐一凡的衣角都碰不上。

    徐一凡也是暗樂!我擦,哥的速度原來這么快了,興致上來,故意等到山雞的拳頭頻頻快到身旁了,才一側身閃開,讓山雞憤怒不已,只道這個王八蛋運氣也未免太好了。

    不一會兒,山雞已經氣喘吁吁了,那是肯定的,人的氣力是有限的,山雞普通小混混而已,又不是專業的拳手,懂得保存體力,為了打中徐一凡,每一拳都是全力揮出,不累趴才是怪事。

    山雞再一次憤怒地全力揮拳,徐一凡腦袋輕輕一歪,閃過了,這個時候山雞的一拳把力氣用盡,正是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際,要想把拳頭收回來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徐一凡一拳迅速攻出,

    “嘣….”正中山雞的兩面,雖然徐一凡只用了一半的力氣,但是他現在的力量值何其高,再加上他的出拳速度極快,加速度疊加上自身的力量,一拳就把山雞打得眼冒金星,鼻血流竄。

    “啊…”山雞慘叫一聲。

    “噗噗噗!”低頭吐了幾下口水,竟然吐出了兩顆牙齒,徐一凡一拳不僅把他打得鼻血狂奔,連牙齒都打掉了兩顆。

    其他剛剛還在呼喊助威的小混混頓時啞火了。

    什么情況!雞爺剛剛還壓制著對方打,干得對方只能閃避,毫無還手之力,怎樣對方只出一拳就把情況給逆轉了。

    他們卻不知道,幸好,徐一凡聽李杰教的,除非確定能百分百擊中目標,不然出手切記不要用盡力氣,至少要留三分力氣應變,不然一旦打不中對方,想回手防御都短時間聚不起力氣,保留部分力氣,你還可以回手,不管是防御還是迅速擊出第二招,都不至于落入被動的境地,所以,徐一凡只用了五分的力氣,要是徐一凡全力擊出,山雞可能已經躺下了。

    李杰的‘力不可用盡’的道理跟徐一凡的槍里永遠留一個子彈的道理相同,如果不能確定百分百打中目標,槍里面一定要留至少一顆子彈,不管是補槍,還是留著第二槍,都還有機會。

    幸好,徐一凡感覺到自己跟山雞這些小混混的差距,頓時有些索然寡味,沒有再出手,不然依他平時的性格,打架中,你竟然敢低頭對著他,不趁你病要你命,迅速補上一肘把你徹底撂趴下才怪。

    山雞可不知道徐一凡手下留情了,何況小混混講究的是呲牙必報,看到自己被打掉了兩顆牙齒,頓時大怒。

    “扛泥麻痹,快遞干蹋!”因為牙齒被打掉兩顆,說話都有些漏風,幸好意思大家都懂。

    頓時,十幾個小混混一擁而上。

    ‘艸!’徐一凡也是一陣大怒,尼瑪不是說好單挑的嗎?幸好這些小混混都是赤手空拳,最多也是有兩個家伙拿著一塊磚頭,也是,最近灣仔警署死了一名警官,正在嚴打,光天化日哪有人敢戴刀械。

    看到沒有砍刀之類的致命武器,徐一凡也沒有轉身就跑,立刻使出自己剛剛自我領悟出來的《驚天動地、神哭鬼嚎、慘絕人寰的徐氏撩陰腳》。

    “嘣…”力由地起,徐一凡一腳大力地扎根在地上,另一只腳用力蹬地,迅速彈起,半彎著的身體如同一根拉滿的弓一樣彈起,帶動著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踢出的右腳上,這一腳來得又急又猛。

    倒霉的山雞剛來得急轉身,還沒時間邁動腳步逃走,一只神來之腳從身后踢來,按道理說男人至痛的致命處在前面,鬼知道徐一凡這一腳是怎樣踢中的。

    一聲如同布袋破了一個口子,漏氣的沉悶聲響起。

    來,鏡頭拉過來,給雞爺表情一個特寫鏡頭。

    只見雞爺臉色潮紅,眼睛瞪得大大的,這絕對是他人生當中把眼睛瞪得最大最亮的一次,眼淚和鼻涕同時從眼眶和鼻孔射出,在嘴巴處相遇交匯到了一起。

    身后的徐一凡一只腳呈金雞獨立狀扎根在地,整個身體扭成夸張地向天姿勢,頗有小貝大腳吊射的風采,只是人家踢的是球,這貨踢在不可描述處。

    然后雞爺整個人撅著屁股飛起一米多高,頭朝下,屁股朝上地砸到了地上,立刻便痛暈了過去,接著一陣惡臭味穿來,這倒霉家伙竟然被徐一凡一腳踢得大小便失禁了。

    那讓人不寒而栗的畫面,堪比卡卡西對鳴人使出終極奧義:千年殺。

    一群沖上來的小混混頓時下意識的夾緊大腿,狂吸了一口冷氣。

    ……

    “不要過來!”徐一凡大叫道,制止了要上來幫忙的李文斌。

    徐一凡雙手彎曲,呈‘八’字狀分開,護在面前,像一只螃蟹一樣,一拳迅速擊出,‘嘭!’立刻便有一個小混混倒地爬不起來。

    又迅速收回拳頭,護在臉前,

    “嘭!”瞄準機會,再一拳迅速擊出,又一名古惑仔倒地不起,迅速回防。

    徐一凡并不太會把握出拳的時機和空隙,但是也耐不住他速度快,力量又奇大,這些街頭小混混群毆又毫無章法,完全不懂配合,頓時便被徐一凡連續五拳放倒了五個。

    “嘭.嘭.嘭.嘭.嘭.嘭”短短不到幾分鐘。

    十幾名小混混都倒地躺在地上呻吟,徐一凡因為第一次打群架,沒什么緊身搏斗的經驗,身上了中了幾拳,黑著一個眼眶,臉上也被一個小混混抓了幾道血痕,雙手都破皮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徐一凡畢竟不是專業的拳手,拳頭上都練出了老繭,在打破別人頭的時候,自己的手也破皮了。

    “啵!”女記者興奮地跑過來,自古美女愛英雄,這句話放在現在雖然未必適用,因為總用一部分是愛錢的,但女記者明顯不是這部分,情不自禁地勾住徐一凡的脖子,狠狠地啵了一口。

    “吸….”剛好碰到徐一凡的傷口,徐一凡疼得差點忍不住一腳把她踢開。

    “??!你受傷了,我家就在附近,快到我家,我幫你包扎一下,我那里有救急藥箱?!迸浾呖粗煲环彩軅难劬碗p手,緊張地道。

    “我擦你,那還不快點走?!毙煲环沧匀徊皇遣慌峦吹恼嬗⑿?,剛剛打架沒覺得,這時候直疼得齜牙咧嘴。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