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電影的世界 > 第49章 真相只有一紙之隔
    李心兒很奇怪地看著自己的boss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很專心致志地做著一件很奇怪的事,至少李心兒很無法理解的一件事。

    李心兒很少見過徐一凡這么認真地做一件事,當然不是說徐一凡做其他事不認真,只是他絕不會長時間堅持不懈地做一件事,尤其是現在這種反復枯燥的事,這家伙最多是三分鐘熱情,把重要的部分做完就收工了。

    徐一凡在擦拭他的格洛克配槍,很專注,很仔細,李心兒以前還沒太注意,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的boss還有這么專心致志的時候。

    徐一凡先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拆解自己的配槍,每一個塊配槍都要細細地把玩,用手中的一塊細擦布慢慢地擦拭,一件有一件,慢慢地放在一旁,擦完之后又把它一件一件慢慢地組裝起來,然后又是一頓很用心的輕擦,那專注的模樣,讓李心兒差點起了雞皮疙瘩。

    徐一凡有戀物癖。

    偉大的心理學家李心兒總結道。

    “boss,你不覺得你手上的槍已經很干凈了嗎?”李心兒也是一個奇葩,硬是耐住無聊看了徐一凡一個小時,最后忍不住開口問道。

    徐一凡頭也不抬地回道:“你不覺得你的包包已經夠多了嗎?”

    徐一凡發現李心兒上班,一個星期下來,每天都是一個新款式的包包,如果徐一凡知道李心兒的包包一個月都可以每天換新款的話,肯定要汗死,這個家伙也想不明白,女人要那么多包包和高跟鞋干嘛,你又穿不過來,莎蓮娜甚至用幾個不同的房間來裝她的包包和衣服,當然,莎蓮娜是做服裝設計的,有那么多衣服和包包沒什么奇怪,李心兒就有些喪心病狂了。

    李心兒頓時語塞,白了徐一凡一眼,沒有說話,雙手托著下巴趴在桌子上發呆,一身貼身的連衣裙勾勒出一道美麗性感的身形,百無聊賴地等下班。

    李心兒的心理評估資料已經全部做完,重案組、反黑組、還有行政小組所有的警員心理評估資料已經全部建檔入庫完畢,剩下的就是慢慢跟進的記錄了,徐一凡又沒有新的任務安排,李心兒只能發呆白拿薪水,也難怪會被方潔霞盯上。

    李心兒百無聊賴地看著徐一凡擼槍,心里胡思亂想地徐一凡的槍法據警署里面的其他警員說,那絕對是灣仔第一,號稱從不失手,徐一凡住院的十幾天,李心兒借著工作的便利,在警署的資料庫里面查詢了‘V’的資料,面具‘V’的槍法也是出神,據說他能夠幾槍同時打在一個點上,將防彈玻璃粉碎。

    那么是徐一凡更厲害些呢?還是面具‘V’更加厲害些呢?

    徐一凡號稱神級指揮師,他指揮警隊的幾次出色的案例,李心兒也在資料庫里面仔仔細細地仿佛閱讀過,當時簡直是大呼過癮,想不到徐一凡這個無賴的家伙竟然還有那么縝密的一面,李心兒實在是看不透這個家伙,徐一凡這個家伙在幾次教科書般的指揮中,步步料敵先機,智計百出,把犯罪分子玩得團團轉。

    而面具‘V’在黃慶大廈的行動中,也表現出自己舉世無雙的犯罪天才,這個家伙不僅把三百警方全部算計在內,連大廈內的幾伙其他罪犯也被他算計,利用幾方的力量互相攻擊,而自己坐收漁人之利,最后面具‘V’逃出黃慶大廈的方法更是令人拍案叫絕,這個家伙竟然當著幾百要拘捕他的警察面,大搖大擺地走出大廈。

    不過每每想起面具‘V’那個混蛋,李心兒就感覺自己的嘴里發苦,那個混蛋實在是太壞了,以李心兒的聰慧現在自然早就明白了面具‘V’的用意,那個家伙正是要激怒自己,利用自己的口向警方報案,好轉移警方的注意力,不會注意到人群里多了三個水貨飛虎隊警員。

    等等,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槍法與智力都那么變態的家伙,李心兒突然轉頭看了徐一凡一眼,仔仔細細地觀察徐一凡坐姿,徐一凡的神態。

    “喂!你干嘛?無聲無息地站在我背后,你信不信我一把撂倒你?!毙煲环厕D頭瞪了李心兒一眼。

    “嘻嘻——”李心兒討好地笑了一下,露出自己潔白的牙齒:“boss,你看我現在都沒事做,還領著雙倍的薪水,你坐累了吧!我幫你捏一下肩膀?!?br />
    李心兒說著已經伸出了自己的一雙芊芊玉手按在徐一凡的肩膀上。

    “嗯嗯!再大力一點,哥受力?!毙煲环膊恢览钚膬喊l什么神經,不過有美女按摩,本著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則,當然不會拒絕。

    “噢噢!好的!”李心兒在徐一凡的身后白了徐一凡一眼,敷衍地叫道。一邊說著,一邊張開手掌,默默比劃計算著徐一凡肩膀的寬度。

    “boss,你坐這么久了,不用起來走幾步放松一下嗎?”李心兒關心都說道:“久坐不動對身體可不好?!?br />
    徐一凡這才轉頭,疑惑地看了看李心兒,李心兒被徐一凡看得靈動的眼珠兒轉了轉,然后趕緊一臉正色地跟徐一凡對視。

    “有事?”徐一凡試探道。

    “???”李心兒愣了一下,然后給徐一凡一個燦爛的笑臉:“沒有呀!”

    “卡刷爆了?要預支工資?”徐一凡看到李心兒慌亂掩飾的樣子,自以為李心兒有事求自己,不然這個女秘書那么高傲,才不會突然放低身段給你捏肩膀呢。

    “好心你就少買幾件東西啦!”徐一凡搖頭道:“多少?”

    “不是不是!”李心兒趕緊搖手道。

    “真不是?”

    李心兒表情霉霉地看著徐一凡:“我看著就那么敗家?”

    “嗯!你是!”徐一凡認真地道。

    李心兒差點氣死,再也不跟這個家伙聊天了,這家伙很容易就把天聊死。

    終于,徐一凡擦好了桌子上的格洛克,把手槍在手里挽了一個好看的槍花之后,一把插進腰間的槍套里面,李心兒眼睛一亮,后退一步,徐一凡果然站起了身,往茶幾旁走去,李心兒跟在徐一凡的身后,暗自估算了一下徐一凡身高。

    徐一凡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之后,看到李心兒的表現怪怪的,趕緊開溜,以免李心兒又在做什么心理測試。

    李心兒迅速從自己的辦公桌抽屜里抽出一張A4紙,開始在上面寫寫畫畫,她曾經跟面具‘V’近距離接觸過,憑眼里估算過面具‘V’的身高等身體數據,立刻把徐一凡的身體數據寫上,進行對比,相似度竟然奇高。

    李心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越來越亮,然后看到了自己桌子右上角的報表,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一陣泄氣,立刻全盤否定了自己的猜測,越想越感覺自己異想天開,苦笑地搖了搖頭,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

    桌子右上角放著的是徐一凡的工作報告,是關于十幾天前,徐一凡在尖沙咀外林道與‘V’交戰時的報告,報告雖然是李心兒寫和潤色,卻是由徐一凡口述的,徐一凡和面具‘V’在外林道是有過交火的,但是還有那么多警察在場,眾目睽睽,徐一凡根本就不可能是他,而且那個混蛋那么壞,徐一凡也壞,但不會那么壞就是了。

    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你與真相之間只隔著一張一戳就破的薄紙,甚至你已經透過紙張隱隱約約看到了對面,卻又被別的因素影響,轉頭就走,與真相擦身而過。

    ……

    “呵呵!天養,你這就太抬舉我了,灣仔反黑組根本就不拿我們放在眼里,我之所以能在灣仔立足,僅僅是因為我一直遵守規矩,不搞毒品,擁護當地的制度條例罷了?!狈世谢鶕u手道,這個死胖子怎么會給自找麻煩呢。

    “誒!基哥謙虛了,道上誰不知道基哥你消息靈通,左右逢源、人脈廣博,基哥只要幫我傳個話就算幫忙了,至于人家肯不肯見我們這種人,就不關基哥的事了,浩南為洪興做了不少事,我如果什么事都不做,爭取一下,會被別人說閑話的?!笔Y天養一臉笑意地奉承道。

    ……

    徐一凡在樓下買了一杯港式奶茶后,便往警署外面走去。

    “阿龍,你干嘛?”徐一凡看見邱子龍神色匆匆地往外面走出去,打了聲招呼道。

    “徐sir!”邱子龍立正敬禮一個了禮后說道:“我剛剛查到,彭奕行經常在一間錄影帶店租錄像帶看,我想過去查一下有沒有什么有用的資料?!?br />
    “哦!有這事?”徐一凡疑惑道,心里暗道:“老彭不差幾張電影票錢呀!難道有什么癖,看四仔電影?!边@個家伙心里誹謗道。

    “上車,我跟你走一趟,剛好沒什么事!”徐一凡向邱子龍打了一個手勢。

    “好的徐sir!thank sir!”邱子龍興奮地道,趕緊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上,能跟偶像一起做事,自然是一種榮幸,邱子龍加入灣仔警署的時候,徐一凡已經位高權重,高居總督察的職位了,所以幾乎沒有親自出任務了,邱子龍等新人自然就沒能跟徐一凡一起做事學習過,只能從一些老警員的口中聽過徐一凡的傳說。

    “你不用這么拘束的,車座后面有水,要喝自己拿?!毙煲环部吹角褡育堄行┚o張笑道:“你以前跟我干架時不是很猛嗎?”

    “嘿嘿!”邱子龍抓了抓腦袋不好意思地道:“以前不知道徐sir的身份,不過我一直很感激徐氏幫我復職,還幫我調入灣仔,徐sir,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br />
    “不用這么嚴重?!毙煲环厕D頭看了一下激動的邱子龍:“認真做事就好,年輕人里面我最看好你?!?br />
    徐一凡這個油滑的家伙,那番話對每一個手下都單獨說了一次,當然每次都讓他們感激涕零,士為知己者死之氣熊熊燃燒。

    沒多久,徐一凡便到達了目的地,這是一間很普通的錄像帶出租店,就在一條安靜的步行街旁邊,徐一凡進入店里面甚至都沒看見幾個人,可能彭奕行是貪圖它安靜吧。

    錄像帶出租店很小,徐一凡不到一分鐘便在里面逛了一圈,非常普通的一間店面,也沒有出租什么受年輕人喜愛的違禁歐美片子,和島國的*****子,難怪沒有幾個人,如果非要挑出一點不普通的話,就是這錄像帶出租店的女店員長得還不錯,精致的面孔上戴著一副近視眼鏡,文文靜靜的,顯得一絲書卷氣兒。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幫到您嗎?”女店員發現徐一凡盯著自己的臉看了一會兒,抬頭臉紅紅地對徐一凡說道。

    徐一凡沒有說話,伸出兩根手指,給身后的邱子龍打了一個手勢,邱子龍立刻閃出,掏出證件向女店員出示了一下。

    “我是反黑組的,請問你對這個人有沒有印象?”邱子龍把彭奕行的照片遞出給女店員看了一下。

    女店員只看了一眼便點了點頭。

    “嗯!這位先生以前是我們這里的???,可是最近都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來過了?!?br />
    彭奕行的長相英俊,氣質出色,女店員對他的印象很深刻。

    “嗯!他主要租些什么帶子呢?還有,你有沒有發現什么特別的或者異常的情況出現?!表旑^上司當前,邱子龍一邊詢問著一邊拿出一個小本子記錄著。

    女店員聽著從抽屜里面拿出一個本子,翻開了幾下,找出一頁,把本子遞給邱子龍。

    “警官您好!這是那位先生的租錄像帶記錄?!迸陠T看了邱子龍一下,又看了徐一凡一下說道。

    “嗯!這張記錄表我們要拿回警署調查,調查完之后再還回給你,有沒有什么問題?!鼻褡育垎柕?。

    “噢噢!好的!”女店員說著從記錄本上小心翼翼地解下彭奕行租借錄像帶記錄的一張,然后忍不住好奇地問了一下:“警察先生,哪位先生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br />
    “沒事!不要瞎打聽?!鼻褡育堁鼐娴?,給女店員地上一張卡片:“如果想起什么,可以打上面的警署電話,二十四小時有人接聽的?!?br />
    “噢噢!好的!警察先生,有一件事我想向你們報告下?!迸陠T說著看著徐一凡問道,她當然不會太笨,看出徐一凡才是管事的。

    徐一凡一直饒有趣味地看著這個文靜的女店員,感覺有些眼熟,聽到女店員的話,微笑地點了點頭,示意女店員說話。

    “是這樣的,我們店里最近來了一個面具怪客,他每天都戴著不同的面具來租借錄像帶,一般都是中午過后就會來?!迸陠T嗔怪地看著徐一凡說道。徐一凡一直盯著人家,女店員好看的臉頰上飄起了兩朵紅暈。

    “戴面具的?”邱子龍眼睛一亮,立刻想到港島的頭號重犯面具‘V’,興奮地轉頭看了徐一凡一眼。

    “是什么樣的面具呢?”徐一凡心中一動,隱隱想到了什么。

    “呃!是什么樣的面具呢?”徐一凡問道。

    “嗯,各種各色的都有,他來了七天就換了七具不同的面具?!?br />
    看來女店員對工作真的很細心。

    “阿sir,他來了,就在你們身后?!迸陠T低聲地道。

    徐一凡和邱子龍轉頭,看見一個一身紅色西裝,頭上戴著一個美國總統克林頓頭套的家伙,徐一凡的記憶如流水般快速閃過,向邱子龍輕輕地搖了搖頭。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