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電影的世界 > 第24章 進入君度酒店
    君度酒店頂樓。

    這里今夜舉行一個龐大的珠寶展示會,幾乎港島地區所有的珠寶商都來參加了,甚至國際上幾家巨頭的珠寶公司都派了代理人參加。

    展覽的珠寶如此名貴,當然來參加展會的客人更是非富即貴了,看看展會大堂里各位華冠麗服、綾羅綢緞加身的賓客便知道了。

    在這燈火通明、珠光寶氣、觥籌交錯的大堂里面突然闖入十幾名體格健壯的勁裝男子,滿臉殺氣,與現場的氣氛格格不入,因為他們是真槍實彈,全套武裝入場的。

    “各位來賓、先生、女士,歡迎你們參加今夜的狂歡派對,只要你們乖乖配合,今晚的刺激經歷,我保證你們終身難忘?!币粋€帶著黑色墨鏡,身著一身陸戰隊軍裝的男子站到高臺上笑道。

    “你們什么人?開什么玩笑,這節目誰主辦的,一點都不好笑,你們負責人是誰?”一個大腹便便的禿頭男站出來罵道。

    其他賓客也搖了搖頭,這個整蠱的玩笑卻是不好笑。

    “嘖嘖嘖!”墨鏡軍裝男搖了搖頭,一臉地厭惡道:“我至討厭這種自作聰明又愛出風頭的蠢豬,簡直是浪費了清新的空氣?!?br />
    禿頭男氣得臉漲得通紅,好似要爆炸了一般。

    可惜最終沒爆炸成功。

    墨鏡軍裝男迅速拔出腰間的手槍。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打了一槍還不解恨,連續開了十二槍,把槍里面的子彈全部都打空之后,才歪了歪頭,深呼氣了一口氣。

    “現在空氣終于清靜了?!边@家伙桀驁地脫下墨鏡:“那么,還有人要污染空氣嗎?”

    這時候哪還有人敢出聲,早就已經嚇得鴉雀無聲,連大氣都不敢喘出,生怕迎來殺生之禍,全部嚇得顫抖。

    看到現場的所有來賓都嚇得像個傻子,墨鏡男得意一笑。

    “放心,我們只是求財,不是害命,只要乖乖配合,不要自作聰明,我保證大家統統沒事,你們明天依然可以做你們的人上人,社會精英?!?br />
    看來李杰的直覺還不差,‘醫生’這批人是想搶劫君度酒店展出的這一批珠寶。

    ......

    君度酒店一樓。

    “不要動!把槍放下?!标惣荫x看到李杰開槍殺死了人,尖聲吼道。

    李杰看到陳家駒用槍指著自己,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現在是在港島,而且只是一名保鏢,沒有執法權,更別提開槍打死人了。

    “阿sir,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這就算不是協助警方,也算自衛吧!”李杰老老實實地把槍放在地上不服地叫道。

    “自不自衛你都不能開槍殺人?!标惣荫x一邊說著一邊銬起了李杰,李杰的身手和槍法,他剛剛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膽量更加不像個普通市民,先銬起來總沒錯。

    “好了,這里交給我了,你上去查探一下?!毙煲环查_口叫道。

    “這不好吧!這里不是咱們警署的轄區?!标惣荫x躍躍欲試卻又假裝矜持道。

    徐一凡心里暗靠這個想當婊子又想立貞潔坊的賤人。

    “管它什么轄區,誰碰上了就是誰的案子,你別告訴我你看不出來這是個大案子?!?br />
    “那我上啦!你看著這個家伙,等其他伙計和當地上級來了,再接管現場情況?!标惣荫x說著說著便要開溜,生怕徐一凡把他叫住。

    “你個白癡,走樓梯呀!電梯上去人家不集中火力虐死你?!毙煲环擦R道。

    陳家駒想想也是,趕緊跑向樓梯間。

    “說說你的故事唄!”大堂里面只剩下李杰和徐一凡時,徐一凡笑著道。

    那裝大尾巴狼的姿態頗有后世某些歌唱比賽節目導師的叼樣,也不知道到底是歌唱比賽還是講故事比可憐比賽。

    “‘醫生’是我的仇人,兩年前他一個炸彈炸死了我的老婆孩子,我發誓一定要殺了這個王八蛋,為我的老婆兒子報仇?!崩罱芤а狼旋X地道:“阿sir,你放我上去吧!上面都是毫無人性的歹徒,都是死有余辜的?!?br />
    徐一凡搖了搖頭,心里暗道:“這老實孩子,殺人只為報仇,你這樣說我怎么敢放你上去呢?你起碼得說是為了協助警方辦案,共同維護港島的和平與安全嘛!”

    “阿sir,我不會說話,但我求求你了,我給你跪....”李杰說著有些嗚咽道。

    徐一凡趕緊托住李杰,心里暗道:“不是吧!一個大男人你來這套?!?br />
    “兩年了,我每晚都夢見我老婆和孩子在哭,怨恨我拋下她們,我兒子那時候才五歲,才五歲呀!這些畜生連小孩子都不放過,我丈母娘失去了女兒,整天渾渾噩噩,有一次過橋時,沒人看見,掉河里淹死了,幾天后,老丈人傷心過度也病死了。我是孤兒,我老丈人好心收養了我,給我飯吃,供我讀書,還把最疼愛的女兒嫁給了我,我卻害了他全家,全家呀!”李杰說到最后已經淚流滿眶,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咔嚓.”徐一凡解開了李杰的手銬,還順手撿起了地上的一只手槍。

    李杰愣了一下,接過手槍。

    “謝!謝謝!”

    徐一凡背過李杰喃喃自語道:“最好在警方拘捕到那個王八蛋之前處理干凈,不然,港島這個地方沒有死刑的,以這里的操蛋法律最多判二十年,甚至沒有,扣掉節假日,英女王特赫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可能十年八年就放出來了?!?br />
    “嗯...”李杰鄭重地道:“謝謝!”

    徐一凡轉過身時已經看不到李杰了。

    趁沒人在,徐一凡取出手機。

    “我這樣也算是介入調查了吧!”徐一凡暗道。

    果然,雖然徐一凡這家伙有偷懶作弊的嫌疑,但是系統還是顯示‘任務完成’,徐一凡笑了笑。

    但是任務獎勵只有2000經驗點,又讓徐一凡靠了一聲,拿命博回來的經驗只有這么一點點。

    當然徐一凡還是點擊接收了經驗。

    然后又刷新了下頁面,沒有任何提示。

    哎!算了,出去外面當觀眾,順便打醬油吧!

    像徐一凡這種利己主義者,沒有經驗刷,沒有獎勵包,你讓他做大公無私地英雄是很難的啦!

    正要邁步往外面走去。

    “叮...”電梯門突然打開,走出三個拿著機關槍的家伙。

    “沃勒了個靠!”徐一凡暗罵一聲,他現在離大堂門口有數十步之遙,離樓梯只要快跑幾步即可逃入,他當然會選擇。

    “咔咔咔咔咔.....”

    徐一凡抱住腦袋,連滾帶爬地閃進電梯,往樓上跑去,機關槍打中身后的墻壁,濺起片片碎片。

    “追...”

    徐一凡槍里面只剩下一顆子彈,跑得比兔子還溜。

    心里狂罵自己傻X,早知道就先撿地上兩支槍先。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