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無敵暴君系統 > 095 單挑蒼狼幫,五萬靈值留后路
    一時之間,整個場面瞬間就亂了。

    袁凱站在椅子上,站起身,對著眾人伸出雙臂,口中連連喊道:“幫主就快回來了,我們等他回來再做定奪就是了?!?br />
    眾人并沒有因為這句話,而完全消停下來,畢竟趙尋什么時候回來,還沒有準期,況且趙尋和蒼狼幫幫主訂立的是生死斗,兩方實力相差太過懸殊,很多人心中已經在猜測趙尋是不是已經跑路了。

    “不用等了,我回來了?!?br />
    正在眾人喧鬧的時候,趙尋在人群的后方,一語出口道。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能夠讓在場的眾人,聽起來感覺沉重有力。

    頓時,喧鬧的眾人,全都是朝著趙尋圍了過來,而后詢問這件事情該怎么處理,趙尋沒有含糊直接對他們說道:“會報仇的?!?br />
    “那是什么時候報仇?”

    一個幫眾幾乎是對著趙尋質問道,這人個子比較高,看起來很是粗狂,有些面生,應該是貧民窟過來的武生。

    “盡快?!?br />
    趙尋看了那人一眼,而后淡淡吐出兩個字。

    而那高個子卻是不依不饒,接著用質詢的語氣問道:“你要怎么報仇?”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br />
    趙尋說話的語氣很輕,面對那人咄咄逼人的氣勢,像是有些不夠看。

    “呵呵?!?br />
    那人露出焦黃的牙齒,朝著趙尋笑了起來,然后說道:“殺人的是蒼狼幫的堂主,比你修為高多了,你去了很有可能回不來?!?br />
    眾人全都是朝著趙尋看過去,這高個子說話,明顯已經是逾越了距離,逾越了輩分。

    但是沒有人為了趙尋站出來,不是因為他們不挺趙尋,而是因為趙尋現在虛弱無力的樣子,就算是挺了趙尋,也沒有什么效果。

    更何況面子是自己掙得,一個堂堂幫主,居然被幫中弟子指著鼻子責難,這說出去,定然是丟盡了臉面。

    “真是慫包?!?br />
    貧民窟過來的幫眾,望見這一幕,那是心都已經涼了。

    他們都認識那個高個子,他的名字叫做曾/偉,在貧民窟的時候,就已經是橫行霸道慣了,沒想到到了狂幫之后,居然也是橫行無阻,實在是讓其他貧民窟的弟子心中感到無比失望。

    趙尋不說話,從曾/偉身邊走了過去,準備上到總堂的幫主之位去。

    “哼?!?br />
    曾/偉望見趙尋這樣的舉動之后,立時悶哼了一聲,嘴角露出了對于趙尋的謔笑。

    啪!

    突然,趙尋一個轉身,便是對著曾/偉一個大巴掌扇了過去。

    那巴掌迅猛無比,先是把曾/偉打的面容扭曲,而后下巴脫臼,牙齒在重大的壓力面前,猛然脫落。眨眼之間,他整個人都是飛了起來,與他一起飛起來的,還有他口中吐出來的三顆帶血的牙齒。

    “氣海境中期!”

    這一出手,眾人都是震驚不已,而且很快就有人發現,趙尋的修為已經提升到了氣海境中期。

    這才短短兩個月,趙尋就從氣海境初期,修煉到了氣海境中期,這實在是太過妖孽,外院之中,一般是有個說法,平常人如果想要順利進入外院,就要按照這樣的時間表——先用一年時間達到氣海境,然后兩年時間達到氣海境中期,三年時間再到巔峰,四年時間達到大圓滿。

    一二三四,如此,正好是十年時間。

    別人要三年做的事情,趙尋只不過是用了兩個月,這修煉速度自然是不同于常人。

    “老大!”

    袁凱一見趙尋出手,心中那口憋屈氣,瞬間就出了大半。

    剛剛他被那群貧民窟的弟子,逼迫的無計可施,趙尋一出來,立即就改變了局面。

    但袁凱還是想的太過簡單了,這件事情比表面看起來要復雜的多。

    噗!

    曾/偉撞到了墻面之上,一口血驟然便是噴了出來,他的雙目冒出冷冷的寒光,盯著出手的趙尋。

    雖然趙尋兩個月就從氣海境初期,達到了氣海境中期,但是曾/偉現在也是中期,兩人相比境界上相差并不大。他心中是想著,趙尋是在拿他立威,因此不但知錯不改,反倒更加憎恨趙尋。

    咻!

    趙尋自然知道,很多人都以為他在立威,但是他不在乎。

    手從儲物戒指里面一摸,便是把銀槍掏了出來,一句話也不說,一個眼神也沒有,沖到了那曾/偉的面前,一槍便是刺進了曾/偉的小腹丹田部位。

    “????”

    曾/偉剛剛還能硬氣,然而一見趙尋的銀槍過來,他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頓時嚇得肝膽俱裂。

    趙尋一槍便是刺進了曾/偉的丹田之中,鮮血飚飛,他的眼神冷冽,沒有說一句話,沒有任何解釋。

    噓。

    如同是皮球泄氣的聲音,響徹在宗堂之中,曾/偉雙目瞪得如同牛眼睛一般,他看了一眼執著銀槍的趙尋,而后把目光轉移到銀槍刺進的傷口之上。

    一切都完了,他的修為就此被廢了。

    外院全是虎豹豺狼,沒有了修為,只有死路一條,現在他能夠選擇的也只有一條路,離開外院,離開光川武府,從此知足認命,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趙尋把銀槍抽了出來,走上了幫主之位上,臉上還帶著曾/偉身上濺出來的血液,這樣更是把他那冷冽的目光,展現的如同是一頭嗜血的狼一般。

    眾人見到趙尋從回來,到現在的一系列舉動之后。

    除了八十多個趙尋的同鄉,沒有任何理由的支持之外,其他貧民窟的弟子都是不敢再像曾/偉一樣,沒有眼力勁兒,到處亂說話。但是他們心中對于趙尋非常不滿,互相之間眉來眼去,如同是道路以目。

    “只會窩里橫,對于外人殺了本幫弟子,他連吭一聲都不敢?!?br />
    “這狂幫只是賺錢的地方,可別把他當成我們的歸屬?!?br />
    “在家像條龍,在外像條蟲?!?br />
    眾人在下方細聲碎語,剛剛趙尋的出手的確是震懾到了一群人,但是也從另外一方面,趙尋展現出來的是對自家人的厲害,導致貧民窟的幫眾對于他越來越不服。

    “把事情詳細講給我聽聽?!?br />
    趙尋對著那個哭哭啼啼的弟子問道。

    那個弟子立時便是把事情再講了一遍,有些人聽著聽著,眼神之中再次對于趙尋閃現出了鄙夷之意。

    “他等下肯定要做做樣子,樹立自己的威風,然而什么實事都不做?!?br />
    那些人像是已經把趙尋完全給看懂了一般,已經開始判定趙尋接下來準備做什么事情。

    “殺人的是游強?”

    等那個弟子說完了之后,趙尋站起身,拿著銀槍便是走出總堂。

    “你們都在這里等著我,我一個時辰之后回來?!?br />
    一見趙尋真的要去尋仇,袁凱立即將趙尋給抱住了,口中大喊道:“幫主,萬萬使不得,兩幫現在還算是和平狀態,如果你再出手的話,我們將再次進入到互相敵對的狀態?!?br />
    那群元老,都是一陣阻攔,然而貧民窟的眾人,大多則是冷眼旁觀。

    “他就是出去閑逛一圈回來,也能說自己對蒼狼幫做出了巨大抗爭,這是幫派慣用的伎倆?!?br />
    貧民窟的眾多弟子,簡直感覺已經把趙尋一眼看到了底。

    趙尋讓所有人不要跟來,抓著銀槍,便是單槍匹馬地走向了蒼狼幫。

    眾人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不知道是該待在原地,還是找什么事情去做。

    最終一伙人還是聚集在了總堂門口,望著前方的空空蕩蕩,困倦疲乏。

    “幫主怎么還沒有回來,按照其他幫派的慣例,現在應該回來了啊?!?br />
    “可能幫主這一次散步,走的有些遠吧,嘿嘿?!?br />
    貧民窟弟子聚集的地方,無所顧忌地調侃著,他們都是一群老油條,對于各個幫派在私底下玩的那一套欺上瞞下的手段,全都是一清二楚。

    眾人正在嬉笑玩鬧之時,突然,只聽一道巨響。只見遠處山后頭的蒼狼幫總堂,那高高的方尖塔,正在傾斜倒塌,正要撞到另外一個方尖塔上面。

    “那……那是什么?”

    貧民窟的眾弟子,如同是發現了什么驚天大事一樣,所有人都是從地上爬了起來,指著遠處的蒼狼幫總堂,大喊道:“蒼狼幫總堂正在倒塌,可能是幫主弄出來的!”

    袁凱一見那場面,頓時朝著山頭就跑了過去,眾人全都是一窩蜂地跟上。

    一到了山頭,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只見蒼狼幫現在十萬火急,九座方尖塔,已經倒塌了八座,下面灰塵彌漫,到處都是人,跑來跑去,雜亂無比。

    “誰都別動手!讓我張牧來殺了趙尋!”

    只聽蒼狼幫雜亂不堪的屬地當中,一道暴躁的傳音,響徹在天地之間。

    這時,山頭上站著的眾多狂幫弟子,特別是那群來自貧民窟的老油條,一個個都是心潮澎湃,心中震撼非常。

    他們沒想到,趙尋為了一個幫眾居然獨自一人,便是敢去毀掉別人幫派的總壇。

    袁凱看了一會兒,便是想到了其中利害,對著所有人說道:“全部退回幫派屬地,現在,趕快!”

    他想的是,現在趙尋出手,那就算是偷襲,以小博大,但是如果狂幫的弟子也都全部參戰的話,那樣事情就變的復雜了,蒼狼幫的素質肯定比狂幫好了很多,畢竟有了那么多年的積累。

    為了避免減兵折將,也是為了少給趙尋添麻煩,袁凱便讓所有人匆匆趕了過去。

    至于趙尋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袁凱覺得問題不大。畢竟趙尋一旦決定要做的事情,肯定是有著自己的把握。

    事實上,袁凱沒有想錯。

    趙尋出去的時候,沒有直接去蒼狼幫,而是先去了紫盟的屬地,他去給林靈送錢了。

    “喲,你怎么過來了?”

    林靈從房間里面出來的時候,一襲宮裝,雍容華貴,她看見所來之人是趙尋,臉上似笑非笑地說道。

    趙尋先不說話,把武府令牌輕輕推到了林靈的面前,然后望著林靈的眼睛說道:“等下我要做一件事,可能會有些驚動,我想請紫盟派一個長老到我們狂幫之中去,為我們兜著底?!?br />
    林靈看了一眼令牌上面的數字,是五萬靈值,這是絕對的天價,相當于外界的五百萬靈石。

    等她再次看向趙尋的時候,她發覺趙尋,沒有她之前想的那么簡單,不是跟她妹妹林小恩一個智商級別的人,因為趙尋很復雜,復雜的讓她都有些看不清楚。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