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無敵暴君系統 > 正文 258 “剛烈”女子
    “現在出發!”

    說著那女子在眾多男人面前,脫下自己身的罩衫,露出一身柔軟清瘦的身材,那貼身衣物雖然裹得嚴實,終究還是難掩旖旎。!

    她抖抖衣衫,把灰塵抖開,而后輕念清水決,一片水霧在她的周身匯聚,隨后撞擊在她身,頓時再次一塵不染,臉又是白皙一片,隨后她穿罩衫,五指順著額頭插進頭發里,瞬間便把一頭青絲,重新整理的干干凈凈。

    這一番舉動過后,洞穴之的男人,大多已經移不開眼睛了,趙尋只是皺著眉頭。

    那女子自然知道自己這一番舉動,會如何撩撥男人的心,當即嘴角輕笑,領著趙尋還有小太白等人,朝著皇宮趕去。

    雖說名字叫做皇宮,事實只不過是她們自己起的名字罷了,跟外界的皇室沒有半點關系。

    乘著那女子來時的飛行輦車,眾人不過是一個時辰的時間,已經趕到了,所謂的皇宮。

    從天望去,那是一片宮殿一般的建筑,因為牢獄之沒有正常的陽光,所以在宮殿周圍擺著能夠發光的靈石,把所有建筑都照成了金色,看來也有金碧輝煌的感覺。

    “到了!”

    那女子一跳下輦車,便是火急火燎地沖到里面去,還大喊著:“可算是少了老子一層皮!”

    趙尋和小太白等人,站在那里,等了好一會兒,才出來兩個侍女,招呼他們進去:“滅世王大人,讓您久等了,我們大人已經在里面等候多時?!?br />
    步入所謂的皇庭,周圍全是昏黃的光,看起來像是非常好看的夜景。

    小太白和兩個手下,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一路大呼小叫,實在克制不住自己,連那兩個侍女都對他們一陣鄙夷,等走到內庭時,一個侍女直接攔下小太白等人:“我家大人說了,此次相見的只有滅世王大人一個,其他人跟我一起去別處吃茶吧?!?br />
    小太白別看是個虬髯漢子,臉皮可一點也不薄,當即笑呵呵地跟著那侍女去蹭茶了。

    另一個侍女,也不敢跨入一步,只是手提燈籠彎著腰,另一只手朝前伸去。

    趙尋會意,當即一腳邁入那內庭的方磚之,四周靜謐,只是聽見廣闊的庭院之,腳步聲的回響。

    跨臺階,晚風習習,屋內帷帳輕飄,一陣香風嗅入鼻孔。趙尋皺皺眉,心暗嘆這是一種未曾聞到過的香味,感覺有些獨特,但這種獨特并不能留住他的心緒,倒是讓他想到了杜思瑤。

    “思瑤身的香味,不熱烈,不輕微,像是存在,又像是不存在,但等人習慣之后,每當想起都止不住思念?!?br />
    長長嘆了一口氣,趙尋走入屋內。

    “滅世王,你終于來了?!?br />
    冬雨皇一身鳳羽宮裝,如同母儀天下的皇后,但她的坐姿,卻是盤腿坐在地毯,前面還擺著一張矮桌,面被她的紫紅袖子,已經占去一半。

    趙尋在她的示意之下,坐到對面,臉滿是冷冽之意。

    冬雨皇一頭高高在的發髻,朝著趙尋這邊偏了過來,聲音滿是愧疚道:“你也別生氣了,次我要是不走,我肯定會遇到殺人王,那時候我必死無疑?!?br />
    “當然了,我也沒有想到,你居然那么厲害,連殺人王都能干掉,真是讓人匪夷所思,難怪內院的小姑娘對你那么牽掛?!?br />
    說著,她拿出一封信,在趙尋眼前晃了晃,問道:“你原諒我了吧?”

    趙尋眼神一凝,只見面寫著杜思瑤三個字,當即伸手去拿。

    冬雨皇立即躲過,露出一口白牙,壞笑道:“想要看這封信,你要先原諒我,畢竟,想要內院的人把信送到荊棘牢獄,可沒有那么簡單?!?br />
    這女子古怪,趙尋也不想被她抓住什么借口,當即身子向后,端坐挺直,字正腔圓道:“我原諒你了?!?br />
    如此,那女子才最終沒有刁難,將信件交給趙尋。

    一拿到信,趙尋立即撕開,展開觀閱,旁邊的冬雨皇竟是兩手交叉,撐在桌前,尖下巴放在面,而后睜大烏黑發亮的眼睛,盯著趙尋臉的表情變化。

    隨著信件的觀閱,趙尋臉的表情,那是時而微笑,時而皺眉,時而又是觸景傷懷。

    那信,杜思瑤把最近內院的一些事情,都給趙尋說了一遍,總體狂黨受到主宰黨的幫扶,沒有任何人敢挑戰。

    再之,是那犁天黨的歐陽崢嶸,當他得知趙尋還沒死,還把荊棘牢獄里面最強的殺人王給殺了,氣得炸平了一片洞府。

    看到這里的時候,趙尋臉還是微笑,然而接下來情況急轉直下。

    只見杜思瑤在面寫著,趙尋離開之后,狂黨群龍無首,顯然不是什么長久之計,所以眾人商量,先選出來一個代理黨魁,當日,幾大高層全都不愿意臺,只有那個林小恩,她站起來說了幾句話,沒有任何人跟她競爭,然后這么陰差陽錯,當了狂黨的新任黨魁!

    “這不是胡鬧嗎!”

    趙尋在心暗罵一聲,林小恩那個小丫頭片子,每天除了煉丹,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在他走之前,明顯有著抗、蒙、拐、騙、偷全部學會的跡象,這種人怎么可以當黨魁?

    這簡直讓趙尋無法理解,恨不得現在跑回內院,把林小恩的腦袋狠狠敲一敲,任何人坐那個位置,都林小恩強。

    洋洋灑灑三頁信紙,光是說這些事情,足足說了兩頁半,在還剩下半頁的時候,杜思瑤才說了自己的情況。

    “趙公子,你不用擔心我,冰寒之氣已經許久未在身發作,興許已經痊愈?!?br />
    “聽說你一過去,刷新了荊棘牢獄的刑罰記錄。整整一千年,思瑤在聽到消息的時候,一邊驚嘆,趙公子真是人豪杰;另一邊,想質問一下趙公子,你是想等到一千年后,再來娶思瑤嗎?”

    “不過,多少年,思瑤都愿意等,即便趙公子在五十年后成陰陽虛境,思瑤也不怕,只要趙公子到時候不嫌思瑤已經變老了,好?!?br />
    看完來信,趙尋臉還洋溢著甜美的笑意。

    恨不得現在跑到杜思瑤面前,對她說,他介意她變成老太婆,所以會盡早趕回來。他很想知道杜思瑤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哎呀,你看你笑的,還真是美啊?!?br />
    正在這時,對面的冬雨皇,對著趙尋陰陽怪氣地說道。

    趙尋臉色立即一冷,把信件收了起來,想對她道一聲謝,便直接離去。

    然而冬雨皇卻是幽幽道:“一千年吶,你算再厲害,也得五年以后才能成陰陽虛境,那時候再回到內院,怕是已經物是人非嘍?!?br />
    “那不麻煩姑娘操心了?!?br />
    趙尋嘴這么說,但心還是咯噔一下,正如冬雨皇所言,算他的速度再快,甚至冬雨皇說的速度還快,那也是一年半載,才有成陰陽虛境的希望。但這里一缺資源,二缺環境,終究不是什么長久之計,況且荊棘牢獄這么多年,唯獨出了一個岳德剛,其他皆是癡心妄想。

    要想腳踏實地完成一個目標,那應該正確看待,放長時間線。這是趙尋自己的人生信條,一直以來他都是這么做的,然而面對成陰陽虛境這件事,他捫心自問,算以最快的速度,沒有任何人干擾,保守估計也應該是十年,冬雨皇所說的五年,還多一倍。

    嗒!

    冬雨皇將手肘放在桌,揚起尖下巴,眼神挑釁地望著趙尋,在她眼前,玉手敲了一下響指,頓時一個盤子飄到桌。

    她拎起那瘦瘦的酒壺柄,細小的壺嘴,流出圓潤的一條弧線,倒滿小酒杯,而后端起一飲而盡,喝完之后,下巴沾了一滴,旋即那挑釁的眼神,再次顯露出來,盯著趙尋,水潤的舌頭伸出來,將下巴那一滴舔舐干凈,再又舔嘴唇。

    趙尋皺眉,不知她此番舉動,意欲何在。

    突然,冬雨皇起身站起,轉了一圈,那如瀑的頭發,飄搖而起,身的宮裝,瞬間褪下,如同剝了殼的花生,露出一身單衣,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盡皆展現出來。

    碰。

    屋門也在同一時刻關,她雙手交叉在身后,將胸前那一片挺拔展示的淋漓盡致,嘴巴輕啟,發出的聲音卻是如同伏在趙尋耳畔般細微:“趙公子,牢獄的年歲太長,何不及時行樂?”

    “你有病吧?”

    趙尋不是不解風情,只是不想解她的風情,站起身便欲離去。

    然而這冬雨皇在人前一副高高在,卻是一見趙尋要走,立即欺身前,溫團軟玉貼到趙尋胸膛,直把趙尋抵到墻邊,隨后,不斷扭動著水蛇一般的腰身。

    “趙公子,趙公子?!?br />
    她張開修長的五指,在趙尋的胸膛之,沖動地撫摸,口還如受了重傷,聲嘶力竭一般道:“你感受到我的心跳了嗎?”

    碰!

    趙尋渾身靈力一震,想要把她給震開,而后重申男女授受不親,然而冬雨皇想象的還要“剛烈”,竟是趁著趙尋無所戒備,發動靈力之時,一手扯到趙尋的衣角,隨即便是聽到衣衫破爛之聲,趙尋的腹部便是暴露在眼前。

    “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娘今天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做硬來!”

    冬雨皇隨即便是一腳探出,欺身前,趙尋下意識退后,正巧了她的奸計,直接摔下來。

    此女直接翻身而,一手抬起,便是將趙尋的身衣衫給扯掉,使其光了膀子,口還嘲弄道:“你們男人,有幾個好東西,在女人面前會裝,裝完了照吃不誤,今日我偏偏不讓你裝!”

    而后俯下頭,便是朝著趙尋的嘴堵去。

    口舌相交,本是歡愉事,但趙尋立即厭惡地皺起眉頭,也不知道冬雨皇吃了什么東西,口舌之有著一種惡臭。

    碰!

    趙尋翻身一躍,脫離冬雨皇的束縛,朝著門外便是迅速跑出去。

    那冬雨皇被趙尋一腳踹在地,起身要追,然而發現趙尋那失魂落魄的樣子,頓時作為女子的本心,一時也生了出來。

    被男人嫌棄至此,她再強求也沒有什么意義。

    皇庭之,幾個侍女聚在一起,望著身精光的趙尋,掩嘴輕笑。

    “這荊棘牢獄的女子,竟是這般荒唐?!?br />
    趙尋瞥了一眼,步子卻不敢停,朝著外面大喊一聲:“小太白,快點出來,我們走!”

    聽見趙尋急切的聲音,小太白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一沖出來被光著膀子的趙尋,直接拽在往外跑。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