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436 十年之始
    一行人來到休息室,看守長交待了幾句便離開,只有韓蕭幾人留在房間里。

    “任務已經做完,接下來就是處理她了?!?br />
    韓蕭把西薇雅扔在椅子上,望著昏迷中的少女,神色思索。

    “我讓西薇雅得知父親的事跡,參照前世的經歷,她應該會改變……不過也說不準,一是以前西薇雅是征戰多年之后才得知真相,那個年紀的她心智更成熟,適應力更強,而現在她還是個小孩,也許會依然仇視我,或者短時間內叛逆逃避,二是前世蘭格里早就死了,此時卻還活著,說不清對她的影響,大概率會有益吧?!?br />
    想了想,韓蕭決定先看看西薇雅的反應再做決定。

    在他看來,自然是留下西薇雅能創造更大的價值,一個送上門來的NPC資源,哪有放走的道理,他都想過段時間再仔細看一遍雇傭履歷,看看還有沒有這種守株待兔的機會。

    韓蕭正準備伸手抽醒西薇雅,忽然想到肉包在旁邊,便沒有下手,退后兩步,轉頭對阿羅希婭道:“把她弄醒?!?br />
    阿羅希婭走上前,一頓耳光炒肉,西薇雅悠悠醒轉。

    “唔……我的臉好麻?!?br />
    西薇雅睜開眼,覺得臉蛋木木的,還有些疼。

    茫然掃視了一眼,看見韓蕭,她下意識要憤怒,卻忽然記起暈厥前發生的事,怒火煙消云散,心情頓時消沉了,低著頭望著腳尖,一臉頹然。

    本以為父親很偉大,但事實卻是,蘭格里是叛國者、分裂者,即使沒有黑星,父親也遲早會被其他雇傭兵擊敗,反而因為韓蕭留手了,父親才能活下來,她對韓蕭的敵視自然不復存在。

    如果為之復仇的對象是一個叛國者,哪怕是自己的父親,西薇雅也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蘭格里的下場是咎由自取,沒有可以為他討取的公道。

    心里那個光輝的父親形象坍塌了,西薇雅對蘭格里的感官變得既復雜又矛盾,她相信父親對自己的愛是真實的,但他所做的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接受范圍,父親一直以來都在欺騙她,當然不可能不埋怨。

    至于是不是韓蕭脅迫父親這么說,這種疑惑僅僅一閃而逝,因為韓蕭做的太明顯,很有底氣,毫不掩飾,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自己不過是個刺殺他失敗的小女孩,一個聞名星系的傭兵團團長有什么必要大費周章糊弄她,韓蕭親手抓住蘭格里,如果不是因為知道她父親的真正底細,又怎么會突然把她帶到這里親自質問父親,而且,父親對她說的很詳細,那些叛國罪、間諜罪、竊聽機密、帶頭搞分裂等等罪名都是真的。

    也許以前調查的時候,還在心存希望,覺得那些疑點都是栽贓給父親的罪名,但始作俑者親口講述了一切,打碎了她的所有幻想。

    西薇雅眼神復雜地望向韓蕭,雖然這個傭兵團長一路上都在嚇唬她,但他的行為卻是實打實地在幫助自己,在父親被抓后,她經歷了不少人情冷暖,這種來自陌生人的善意,讓她覺得措手不及,同時很是愧疚。

    當焚燒理智的怒火退卻,她才由衷而誠懇地說出這句話:

    “謝謝你,你是個好人……還有,我很抱歉,真的對不起……”

    韓蕭眉頭一挑。

    喲,貌似心靈改造工程蠻成功的,果然解鈴還須系鈴人。

    “我們團長號稱憐香惜玉韓技師,你以為呢?!比獍嫜?,哈哈一笑。

    韓蕭權且當作沒聽見,打量此時的西薇雅。

    這少女不再暴躁,顯得有些文靜清秀,被俘虜多日,顯得有些灰頭土臉,臉上的灰塵卻遮不住五官眉眼的秀麗,作為前世的本子界大熱門,此時能看出西薇雅是個美人胚子。

    “別的我先不管,告訴我,哪家勢力幫你掌握了我的行蹤?!表n蕭沉聲問道。

    西薇雅不再隱瞞,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那是一家販賣情報的組織,叫做‘米塔爾’,我拿出一部分積蓄,讓他們留意你的行蹤,買來了這次的情報,我聘請的易容能力者是一名自由殺手,他和我共同制訂了刺殺計劃,毒氣、毒液都是他的東西,但是他已經被你殺死了……”

    西薇雅停了停,忽然意識到,韓蕭殺了另一個人卻留下了她。

    是因為認識她嗎?

    說到這里,她才問出一直以來的疑惑,“你為什么認識我?是我父親告訴你的嗎?”

    “巧合而已?!?br />
    韓蕭敷衍過去,思考那個叫米塔爾的情報組織。

    情報勢力一般是中立性質,如果客戶要求某些招惹不起的人物或勢力的情報,他們會拒絕販賣,不招惹太強大的存在是情報勢力不成文的規定。

    而自己在情報勢力眼里顯然還不夠資格,頂頭上司艾默絲才是真正的惹不起。

    說實話,韓蕭不喜歡行蹤被人窺視的感覺,但暫時沒辦法,這是不可避免的情況,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只能增強自身,無論是實力、影響力還是名氣,只要讓情報勢力覺得他是個招惹不起的存在,才不會向外兜售關于他的情報。

    ‘還是要繼續努力啊?!?br />
    韓蕭把這件事記在心里,瞇著眼,繼續問道:“你有什么打算?”

    西薇雅搖搖頭,神色迷茫。

    忽然失去了目標,她不知道該去哪里,星海如此遼闊,她卻沒有了前進的方向。

    “父親他……雖然不是一個好人,但他把真相全部告訴我,也許是不想拖累我,不愿意再讓我因為他而耽擱自己,他想讓我有自己的生活……”

    心情平復下來,西薇雅有些了解父親的做法,這是為了救她,否則他又怎么想要主動毀掉在女兒心目中的形象,雖然心里還是有疙瘩,但除了接受現實,她也沒有別的選擇,低聲道:“宇宙這么大,我應該會去不同的地方看一看吧……希望能找到其他可以為之堅持的事情……”

    “想走?”

    韓蕭面無表情,“我允許你走了嗎?”

    西薇雅一愣。

    “傭兵守則第一條——一切工作都是有酬勞的,我的幫助是有償的,而且,刺殺我的事你以為就這么算了?我心情好,不想殺你,但不代表你不用付出代價,我的一切損失你都要賠償?!表n蕭雙手抱臂,冷哼道。

    “我、我現在沒錢……”

    西薇雅一臉窘迫,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她把所有積蓄都用來組織這次刺殺行動了,這還是蘭格里留給她的資金,基本花光了。

    “沒錢?”韓蕭面無表情,“那就用身體償還吧?!?br />
    西薇雅雙眼驟然瞪大,臉蛋刷地紅了,結結巴巴道:“你、你……我還是小孩……不能……”

    幾個玩家都驚了,難以置信看向韓蕭。

    臥槽,原來你是這樣的嘿呦零!

    同道中人??!

    肉包急忙錄了下來,心滿意足,這可尼瑪太勁爆了!

    阿羅希婭歪了歪頭,自言自語道:“這應該就是人類發出交配信號的行為?!?br />
    聞言,韓蕭差點繃不住嚴肅的表情,虛著眼,沒好氣道:“腦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我對你的身體沒興趣,我要的是你的自由?!?br />
    西薇雅登時松了一口氣,忐忑地看著韓蕭,“自由?什么意思?”

    “你必須為我工作十年?!?br />
    “十年太多了啊,能不能少一點?!蔽鬓毖疟瘸觥耙稽c點”的手勢,臉上帶著討好。

    “……十二年?!?br />
    “別別別,十年就挺好?!蔽鬓毖偶泵[手。

    “在這十年里,你是我的屬下,如果你想逃走或者背叛,我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也許你能逃脫,你父親可沒地方跑?!?br />
    韓蕭語氣淡淡。

    聽到威脅,西薇雅臉色一肅,有些想生氣,卻又覺得無力,心情復雜,低下頭小聲道:“我不會逃避自己的錯誤,十年而已,我還年輕,我付得起……反正我現在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br />
    有膽子殺人,未必有膽子留人,既然選擇留下西薇雅一命,韓蕭自然要發揮出她更大的價值,比殺掉她能夠創造更多利益。西薇雅前世巔峰時期至少是一個A級超能者,算是一株……咳,一個不錯的潛力股,收入麾下,算是增加了一個質量干部,而且她的天賦是機械系,正好契合自己的能力,能成為助手,雖然需要成長時間,但值得投入。

    韓蕭也想要已經成型的A級強者,但跨級別忽悠高手實在太難了,像梅洛斯那么好騙的人實在不多了,那還是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幫助。

    從西薇雅前世的性格來看,雖然有時比較偏激,但在放棄復仇后還算是個正常人,如今提前了許多年完成這個過程,只會比前世更好。

    而且,西薇雅怎么說也是個熱門人物,這樣一來,可以間接提高玩家對自己陣營的追捧程度,用各種姿勢增強陣營的“人氣”。

    然她加入自己麾下之后,玩家津津樂道的星盜生涯便不會再出現,但她畢竟有底子,只要經過一番調教,風味肯定不輸前世……

    至于養虎為患的可能性,還真不是韓大技師膨脹,連玩家的成長速度都比不上他,要是連這點自信都沒有,那還在宇宙里浪個屁,不如回海藍星養豬算了。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