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521 追溯起源,最后一環
    喪鐘島位于另一片陸地板塊,回到避難所需要一個小時,飛船在星球大氣圈內保持低速,但也比飛機快多了。

    韓蕭把喪鐘島的小混蛋們安置在客房,然后沒有再管,找上漢尼斯繼續剛才的話題。

    漢尼斯將他失蹤后的遭遇描述了一遍,在萌芽戰爭結束后,他率領那支考古學家小隊再度踏上了尋找新秘密的旅途,由于韓蕭讓玩家完成了不少任務條件,漢尼斯等人得到了新的資料,在浩如煙海的卷宗里發現了新的疑點,線索竟然直指海藍星百國戰爭。

    曾經海藍星有上百個國家,雖然也小有摩擦,但大體是和平盛世,對宇宙有著濃郁的好奇,隨著歌朵拉出現帶來了星際的知識,得知太多的國家是在拖慢文明的發展,資源浪費率極高,會將他們困死在星球上,世界格局便動蕩了起來。

    由于各國的立場不同,誰也不愿意放棄自身主權,即使知道未來會發生悲劇,但因為種種原因,在危機真正迫在眉睫之前,大部分人都會選擇性短視,摩擦愈演愈烈,最后武力似乎成了唯一的道路。

    于是,因為這套內耗理論,幾十年前爆發了世界大戰,許多國家在戰爭中覆滅,最后只剩六國,進行了一次大洗牌,完成了資源整合,但戰爭的負面影響時至今日還未消除。

    而漢尼斯不認為一個理論就能讓上百個國家開戰,他堅信戰爭背后一定有幕后推手,經過一番尋找,他們終于有了新的進展,也同時帶來了滅頂之災。

    “……線索指引我們在索馬爾沙漠地下發現了一處地窟,那里有一座高大的金色雕像,你不會相信我親眼見到的東西,那尊雕像竟然動了起來,朝我們攻擊,力大無窮,而我們的攻擊無法傷害它分毫?!?br />
    “然后呢?”韓蕭點頭。

    “我們與雕像纏斗,它堅不可摧,還會噴射光線,我的隊員戰死了,戰爭沒有奪走他們的生命,沒想到竟然死在了這里……”

    漢尼斯咬牙道:“我也被打成重傷,以為死定了,雕像卻停了下來,地窟的墻壁忽然變了顏色,成了金屬質地,我才知道原本的巖壁是偽裝。金屬壁嵌著一個橢圓形的容器,就像營養倉,大小與人體差不多,一個歌朵拉人從倉里走了出來,蹲在我面前,他問我怎么找到這里的?!?br />
    “繼續,我在聽?!?br />
    “我那個時候奄奄一息,所以對方靠得很近,我裝作重傷,嘗試與他交流,我問他是誰,為什么一個歌朵拉人會留在海藍星,他似乎是不屑回答,就要站起身離開,雕像又動了,馬上就要抬起手要砸死我。

    我沒辦法,只能趁機暴起,不敢留手,沒想到那個歌朵拉人不僅躲不開,而且還被我一拳打死了,竟然是個普通人。在他死了之后,雕像就停下了,我也重傷昏迷過去。

    過了不知多久,一支特工小隊來到了這個地窟,發現了瀕臨死亡的我,于是把我抓了起來,他們似乎是追著我們的行蹤發現了這個石窟,里面的東西都被他們繳獲了。由于涉及歌朵拉人,我被關進喪鐘島,被頻繁拷問情報?!?br />
    “光憑這些你怎么認定歌朵拉是幕后黑手?”

    “我當然不是瞎猜,監獄是思考的好地方,我串聯起了很多情報。而且一個歌朵拉人留在海藍星一定有原因,我懷疑歌朵拉雖然表面不介入海藍星,但其實一直派人監視著我們,在暗中插手我們的文明進程。我雖然不了解歌朵拉,但我知道利益是永恒的,這么做一定是符合他們的利益訴求?!?br />
    “未必是你想的那樣,一個人不能代表一個文明,況且歌朵拉還有一個宿敵勢力,里面也全都是金皮?!表n蕭不置可否,想了想,道:“我現在與歌朵拉保持著不錯的關系,也許我能找人查一查,你能給我什么線索?”

    “我記得那個歌朵拉人的長相,以及在那個地窟里發生的每一個畫面?!睗h尼斯拿出紙張,埋頭畫了起來,很快便畫出十幾張畫。

    歌朵拉人的樣貌很清晰,韓蕭用通訊器拍下照片,以自己和納戈金的關系,拜托對方搜索一張肖像是很簡單的事。

    他隨后看向漢尼斯口中的雕像畫像,人形構造,有四只手臂,頭部沒有五官,而是像眼睛一樣的兩排孔洞,一邊三個,共計六個,散發著金光,他頓時咦了一聲。

    “這是一種戰斗魔偶,歌朵拉魔法工業產品,很容易就能買到,不過造價比較昂貴,如果是魔法師以外的人,只能通過打碎雕像來毀滅魔偶,以你們的實力很難打爛一個星際級別的人造戰斗機器,這個魔偶應該是那個歌朵拉人的護衛。還有歌朵拉人待的地方是維生睡眠倉,可能有聯網功能,我有時間找六國問一問,看看能不能拿過來研究一下?!?br />
    漢尼斯抓住韓蕭的手,語氣懇求,“這是唯一的線索,在你的手上才能發揮作用,我只能指望你了,我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回報你,只希望你能看在我們老交情的份上幫助我,我真的很想弄清楚真相,到底誰才是所有災難的起源!”

    面板跳出了提示,【新時代——起源】的第三環顯示完成,給了幾百萬經驗,成功進入下一環,上面顯示這是最后一環的任務,要求只有一個,便是找出真相,而唯一的線索是這個歌朵拉人的肖像。

    ‘怪不得這是一個隱藏A級任務,牽扯到了兩個版本,想要利用這個線索,必然要和歌朵拉文明打交道,所以任務只有到了2.0版本才能繼續進行?!n蕭眼神一閃。

    獎勵自然不少,經驗好幾百萬,不過韓大技師坐擁玩家市場,對經驗獎勵需求最小。

    除了經驗,還有幾個自由屬性點、潛能點,一次隨機獎勵的機會,以及A級任務特有的榮耀勛章,這東西可以增強全屬性,因為他把任務分配給了任勞任怨的合同工,所以每一環的條件都全部完成了,評價很高,必然可以拿到。

    這樣算起來,自己將會得到第二枚榮耀勛章。

    韓蕭暗暗盤算,如果挑撥海藍星的戰爭真是歌朵拉的算計,那這個人的資料應該是機密,貿然打聽會打草驚蛇。

    “還是等歌朵拉的部隊抵達海藍星再說吧,帶隊的應該就是納戈金,熟人比較好說話?!?br />
    他搖了搖頭,倒不太在意真相,畢竟文明間的傾軋本就無關對錯,只是立場之爭。

    即使真是歌朵拉做的,現在海藍星也要仰仗人家來救災,事關這么多生命,鐵骨錚錚可不行,真香才是硬道理。

    比起糾結過去,他更關心糧食蔬菜,就像吃飯的時候,人們總是需要忽視食物的來源,比如種菜要用糞便,喂豬要用泔水,喝牛奶的時候,也沒幾個人會糾結第一個知道牛奶能喝的人當時到底在干啥。

    還有娶老婆的時候,除非運氣特別好,否則還不是要選擇性無視自己有襟兄弟的事實……

    如果有朋友去世,火化追悼會上,當眾人閉眼默哀的時候,韓大技師就是會上去添柴火的那種尿性人,沒說的,就是務實!

    所以,以韓蕭的眼光來看,無論歷史的真相如何,未來能創造的價值更加重要。

    ……

    回到避難所,韓蕭讓傭兵看守喪鐘島囚犯,這群桀驁不馴的家伙雖然被一網打盡,但還需要調教一番才能使用,這項工作交給傭兵,他是非常放心的。

    別看這些囚犯一個個自視甚高,就差在臉上寫“我是壞人”四個大字,但與輾轉不同星系殺過無數物種的星際傭兵相比,簡直像是善良的小綿羊。

    接下來十天,韓蕭逐步開展行動,魔法系傭兵使抑制劑產量大大增加,得以大規模供應給避難所的難民,穩定了局面。

    同時,又有更多難民來到避難所,十分擁擠,于是本尼特開始擴建避難所,有玩家鼎(肝)力相助,建造進度快得飛起。

    難民源源不斷,按照這個進展,恐怕避難所將被擴建成一座超大規模的城市。

    韓蕭沒忘了六國,既然六國妥協,他便讓一些傭兵帶上一部分原料,乘坐飛船直接降臨六國的首都,城市里的不知情平民紛紛看呆了。

    雙方接洽之后,一些傭兵留在六國幫助他們制造抑制劑,六國也是老手,借著抑制劑大做文章,做了幾場秀之后,國民的信心逐漸回來,秩序慢慢恢復。

    六國對韓蕭自然不是口頭上的妥協,韓蕭有權調動他們的軍隊,飛機、坦克、軍艦等所有戰爭裝備,只要韓蕭一句話就能拿到手,不過沒必要這么做,他用不上,還是留給六國,分擔避難所的壓力比較好。

    避難所與六國抵抗異化之災的行動小有成效,但拯救的難民比起全球的生命數量不過是九牛一毛,野外的野獸和植物沒辦法處理,而最恐怖的便是大海里的生物,數量是陸地野獸好幾倍,也被異化之災影響了,甚至還有雙棲巨獸上了陸地,已經有幾個沿海城市被嚴重破壞。

    所以在視線之外的地方,異化之災的狀況依然十分嚴峻,還在不斷惡化。

    大部分海藍星玩家待在避難所,其實不利于整體局面,但對韓蕭卻是非常有益,他收割了大量經驗,通過黑星選拔儀式,足足招募了三四萬玩家。

    而這種選拔成了玩家的日?;顒又?,論壇上討論激烈,分享經驗,得出了結論:鐵頭娃猶如一剎那的煙火,只有茍比才能永世長存,屠一座城,不如等一個人。

    由于是群體選拔,玩家逐漸開始組隊合作,休閑玩家碰運氣,職業玩家秀操作,而大公會則是用外圍成員為核心成員保駕護航,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曾經沒能通過三十秒真男人的考驗,如今不能錯過加入的機會,每每看到一身高級裝備的狂刀、昊天等人招搖過市,其他玩家就忍不住羨慕,要不是避難所不能打架,不少人都想上去試試能不能殺人爆裝備了。

    在玩家的合作下,選拔的通過率顯著提高,玩家還以為是找到了訣竅……韓蕭就喜歡他們這么想。

    韓蕭籌備了許久,目前一切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基本都是好消息……除了一個現象,這是他沒有料到的意外。

    玩家竟然從梅洛斯那里學會了維恩牌的玩法,越來越多人沉迷打牌,無法自拔!

    韓蕭得知此事,恨不得掐死梅洛斯——打牌打牌,天天就知道打牌,還帶壞了敬業的優質腳男,你這是要逼我代理賣卡包嗎!

    不務正業?。?!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