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600 黯星殘部
    嘉頓星系,第四星區。

    某歌朵拉公共空間站,娛樂區域,**會所。

    五彩斑斕的迷幻燈光閃爍躍動,動感刺激的音樂烘托著氣氛,這里分布著一個個圓形、長方形的展臺,不同種族的女郎著裝清涼,在展臺跳著挑逗的舞蹈,下方是虛擬屏,介紹……或者是杜撰著這位女郎的來歷、年齡,用各種凄慘或者墮落的故事引發著觀眾的邪念。

    每個展臺旁圍著大群雄性物種,目不轉睛盯著舞女,笑聲很是粗野,時不時還有人伸手摸一把,不遠處則是酒吧場所,分布著半私密的卡座,卡座里也大多是雄性物種,懷里摟著眉眼含春的各種族陪酒女郎,上下其手,肆意談笑,仿佛豪氣沖云霄。

    穿著暴露的侍女端著酒水來來往往,高高矮矮的各種族雄性客人偶爾會對她們揩油。

    狂笑聲、呢喃聲、挑逗聲此起彼伏,滿場充斥著酒醉金迷的奢靡氛圍,仿佛染上了一層代表魅惑的暗粉色。

    某個豪華卡座里,數名雄性物種,正大聲談笑,飲盡一杯杯酒水,一眼看過去就知道這群人是傭兵。

    幾人懷里摟著陪酒女郎,揉捏的動作粗魯野蠻,不少陪酒女郎眼中露出一絲痛意,可不敢有任何意見,只能勉強陪笑。

    她們知道這群人的來歷,在座的幾人屬于一支小有名氣的傭兵團,都是B級超能者,在她們這些普通人眼里,B級超能者已經是絕對不能得罪的大人物了。

    然而,在這群找樂子的傭兵之中,卻有一個另類存在。

    只見卡座邊緣坐著一位高瘦的男性,身邊沒有陪酒女郎,面前的酒水也一滴未動,腰板挺直,一絲不茍,雙手放在大腿,正襟危坐,整個人與周圍的氣氛格格不入,別人在這里狂歡,他的表情卻嚴肅得好像是在進行一場科學研究,連帶著其他傭兵的熱情也降溫了。

    “雷納德,別這么嚴肅,你也喝點酒嘛,反正這次我請客,隨便玩?!?br />
    這支傭兵團的隊長忍不住開口,看向這名另類的同伴,并沒有因為自己是隊長而顯得居高臨下,語氣反而帶著討好。

    雷納德上身不動,只有脖子微轉,盯了過來,目光炯炯有神,猶如夜色中的貓頭鷹,語調毫無起伏,“酒精會讓我的大腦遲緩,讓我的思維變慢,我需要保持清醒?!?br />
    “呃,那你可以找個女人……”

    不等隊長說完,雷納德接著道:“女人會分散我的注意力,打斷我的思路,生理**也會影響我的清醒?!?br />
    “那好吧……”

    傭兵隊長訕訕一笑,他對雷納德毫無辦法,雷納德在他的傭兵團里,地位很高,不可或缺。

    因為雷納德是一個B級機械師。

    宇宙里,機械師的比例較低,不多見,特別是高級機械師就更為難得了,不像是武道家、異能者、念力師這些體系,機械師需要學習海量的知識,這方面只有魔法師能與之相提并論,對于機械師來說,知識才是變強的根本途徑。

    他的團隊與雷納德合作挺長時間了,雷納德一直提供武器、設備,維修飛船或機械,承包了整個團隊的后勤工作,本身又具備B級的戰斗力,雷納德的地位甚至比他這個隊長還要高一些。

    要不是雷納德地位舉足輕重,傭兵隊長早就忍不了對方的古怪性格了。

    “你們聽說了嗎,最近有很多自由傭兵想去加入黑星軍團,說是黑星以后會壟斷嘉頓星系的傭兵業務,我們怎么辦?”這時,另一名傭兵起了個話題。

    “不用管他們,黑星想要壟斷嘉頓星系,還為時尚早,到時候我們去別的星系找活干就行了?!?br />
    傭兵隊長撇撇嘴,不以為意。

    這時,雷納德面無表情開口了,“我們去加入黑星?!?br />
    霎時間,一陣沉默降臨了。

    在座的傭兵訝然看向雷納德。

    傭兵隊長不爽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我才是隊長,你不要代替我做決定?!?br />
    “好的?!?br />
    雷納德點點頭,立即拿出通訊器按了幾下,隨后起身就走。

    “等等,你去哪里?”傭兵隊長忽然覺得不妙。

    “我退隊了?!?br />
    雷納德越走越遠。

    眾人頓時懵逼了,一言不合就退隊,不帶一絲猶豫的,太果斷了吧!

    傭兵隊長頓時慌了神,急忙站起來,叫道:“你瘋了嗎,我們好歹一起并肩戰斗了這么久,我們都把你當朋友,你就這樣說走就走?!”

    “我和你們是平等合作,并沒有賣身給你們,為什么不能走?”

    雷納德頭也不回,根本沒有停頓,每一步的距離都像是丈量過一樣精準,背影消失在門口。

    只留下一群傭兵面面相覷,神色茫然。

    “雷納德到底是怎么想的,莫非是認為跟著我們沒前途嗎?!庇腥藨崙嵅黄?。

    傭兵隊長臉色陰沉,懷里的陪酒女郎被他一把甩開,磕在地上,他看也不看,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

    哐當!

    桌子崩出蛛網般的裂紋,嚇了眾人一跳。

    “這個混蛋!”

    沒了雷納德,團隊的實力將會大幅減弱,念及于此,傭兵隊長便怒不可遏,卻又無可奈何。

    ……

    嘉頓星系,一艘星際旅行飛船之中。

    乘客房間里,波瑞克望著通訊器顯示的黑星軍團面試通知,眼神閃爍不定。

    他是混血歌朵拉人,一名自由傭兵,履歷通過了初期篩選,被菲利普通知去面試。

    然而,傭兵只是表面上的偽裝身份,波瑞克的真實來歷,其實是黯星留在外界的潛伏人員,成為傭兵之前,他是黯星培訓出來的精銳人員。

    黯星的艦隊被一網打盡,高層幾乎全部落網,但還有一部分黯星成員并不跟著艦隊行動,潛伏在外界,一直偽裝著身份——這些人曾經是黯星的情報網,如今則成了黯星殘部,由于領袖破產跑路,現在正是群龍無首,人人自危的時候。

    歌朵拉最近在清掃黯星殘余勢力,卓有成效,好幾條黯星的秘密情報線被連根拔起。

    為了安全,黯星殘部之間不再聯系,許多人各懷心思,有人想跑路,有人想洗白自己,有人想棄暗投明。

    而波瑞克則是偽裝特別好的人之一,黯星覆滅沒多久后,他就主動斷開了與其他殘部的聯系,他的傭兵履歷毫無疑點,表面與黯星沒有任何交集,身份隱藏得很好。

    但他并沒有洗白的想法。

    在黯星遇襲之前,波瑞克曾經接受了潛入黑星麾下的命令,如今他決定繼續執行這個任務。

    借助這個清白的身份,通過面試,光明正大成為黑星的一員,潛伏下來。

    第一個原因,歌朵拉與黑星關系親密,有了黑星傭兵的身份,可以更好保護自己的秘密,俗稱燈下黑。

    第二個原因,才是波瑞克的主要動機。

    他忠于黯星,仇恨黑星,并且堅信黯星領袖終有一天會回歸!

    “黑星軍團是一個阻礙,我提前潛伏,說不定能混到小隊長、干部的職位,能夠從內部分裂黑星軍團,等到領袖回歸,就是發揮我作用的時候,我會變成插在敵人心臟的一根釘子……”

    波瑞克神色陰冷,心懷鬼胎。

    ……

    玩家買了新裝備,興沖沖開始各自的新任務。

    做雇傭的同時也是在探索星際,他們還處在初入星際的熟悉階段,估計再經過兩三次雇傭,才會完全習慣星際,變得輕車熟路。

    而另一邊,留在海藍星的幾十萬玩家也源源不斷通過測試,每過一段時間,都有成千上萬玩家加入黑星軍團,這些玩家算是新人,但是經過論壇的熏陶,至少知道該怎么開始雇傭,不會從零開始,不懂的地方還可以問第一批加入黑星的玩家。

    所以,短期內韓蕭不用操心玩家的動向,走上了正軌,讓他們自己慢慢玩耍就好了。

    十五天匆匆而過,終于到了面試新人的日子。

    這半個月來,韓蕭閉關打造了許多新機械,不過更新全身裝備的工作量很大,他還沒有完成,只能停止閉關,抽出時間面試這些傭兵。

    宏偉的基地大廳,數千名前來面試的傭兵聚集在此,種族各異,有人有獸有蟲,性別各異,有男有女有雙性,所有人互相打量,嘈雜不堪。

    “這里就是黑星大本營?!?br />
    “看起來挺氣派,不錯?!?br />
    波瑞克四處打量,跟著大部隊進來的時候,他就一直在觀察基地的構造,尋找薄弱環節,記憶下來,在心里形成地圖。

    等了一會,數千人前方的合金地板螺旋式裂開,露出一個圓洞,韓蕭風衣飄飄,慢慢飛了上來,落在眾人面前。

    數千人的目光頓時聚集在韓蕭身上,眼中有好奇、有敬畏、有熱切,一副看到了大人物的表情。

    韓蕭目前的名氣、實力與地位,在嘉頓星系確實是名副其實的大人物。

    “這就是黑星……”波瑞克眼神微瞇,他看過韓蕭的錄像,這還是第一次看見真人,暗暗打量了一番。

    韓蕭掃了一眼眾人,轉頭看向侯在一旁的西薇雅,點頭示意。

    西薇雅點點頭,邁步上前,清了清嗓子,開口說話,聲音清脆:

    “歡迎各位選擇黑星,諸位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傭兵了,通過面試者,就是我們黑星軍團的一員,需要簽訂傭兵聯盟的入團條約。各種福利、待遇都寫在合約里,當然,里面還有黑星軍團的規章制度,以及需要你們履行的義務……”

    說完,西薇雅乖乖退到一旁,梅洛斯不在,她便被韓蕭當成了助手。

    韓蕭掃了一眼,朗聲道:“規矩你們都知道了,有意見的話,現在可以離開?!?br />
    數千名傭兵竊竊私語,但沒有人離開。

    “好,那就不浪費時間了,直接測試吧?!?br />
    韓蕭抬了抬手,“方法很簡單,你們一個個走到我面前,讓我拍你一下,我通過觸摸,能大致感應你們的能級水平,通過的人請到旁邊等待?!?br />
    眾人自然沒有異議,在場沒人會對天災級強者的能力產生疑問。

    但是,不少人心里沒底,這種測試方式單純看黑星的判斷,他說你行就行,說你不行就不行,沒有一個硬性標準。

    這時,韓蕭又道:“放心,落選的人,我也不會讓你們白來,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離開,二是接受我們黑星的培訓,通過高強度訓練提高實力,在此期間,不能接受雇傭,等到通過測試,才允許你們使用黑星軍團的名號去接受雇傭?!?br />
    他重視人才,強大的自由傭兵當然越多越好,可他知道,有能力的傭兵,未必每個人都愿意加入他的麾下,人才是需要培養的。

    所以韓蕭決定組建傭兵培訓營。

    這個想法韓大技師早就有了,這是擴張計劃的重要一環,在他的預想中,每一個分基地不僅是據點,還具備征兵和練兵的功能。

    他的招募范圍不限于傭兵,還會招募不同星球的普通人,海藍星就是一個例子,除了玩家,也有海藍星人向往宇宙,而蘇尼爾則是下一個試點星球。

    聞言,在場不少傭兵眼前一亮,落選也有機會加入黑星,頓時打消了他們的顧慮。

    眾人乖乖排好隊,韓蕭接連測試。

    這個面試方法是通過接觸引發面板的戰斗信息,從而查看對方的屬性。

    在這些傭兵不知情的時候,韓蕭已經對他們的能力了若指掌,連底牌都翻出來看了幾遍了。

    測試一個人需要兩秒,這里有六七千人,足足要好幾個小時,這種方法很麻煩,但自由傭兵的來歷很復雜,天南海北,很多不是嘉頓星系的公民,鬼知道有什么來頭,韓蕭覺得小心駛得萬年船,最近風平浪靜,這點時間他擠得出來。

    過了一會,終于輪到波瑞克。

    他不慌不忙,走上前讓韓蕭拍了一下。

    ——測試能級沒有暴露的風險,黑星總不可能摸他一下,就知道他是黯星的人。

    波瑞克好整以暇,根本不慌。

    近距離觀察黑星的機會很難得,甚至這是一個行刺的好機會,不過波瑞克壓下了這些危險的想法,沒有耽擱,準備像前面的人一樣到旁邊等待。

    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間,卻聽見背后響起韓蕭的聲音:

    “你……給我站??!”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