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824 家園
    由于天上的戰艦以及部落方向傳來的劇烈爆炸聲,讓一群出發沒多久的獵人匆匆歸來,紛紛驚駭地看著空中猶如山脈般巨大的飛行怪物。

    眾多獵人急忙回到部落,家里的族人雖然恐懼未消,正在瑟瑟發抖,但并沒有傷亡。見狀,這些獵人才稍稍放下了心,拽著族人詢問剛才發生了什么。

    杜基看了一圈,忽然心里一沉,人群中赫然沒有好朋友羅索的身影,他焦急起來,急忙找人詢問。

    “那、那群人和羅索說了幾句話,然后就把他帶走了……走之前他要我們別害怕,說那些人沒有惡意……”

    “他們往哪里去了?”杜基驚怒,他不管羅索說了什么,只知道好朋友被一群危險的怪物抓走了,他無法坐視不理。

    村民顫巍巍指了指一個方向,軍團成員沒有回歸飛船,而是走進了森林之中。

    杜基二話不說,提著武器,大步飛奔,沖向那個方向,旁邊的獵人大聲喝止,然而他充耳不聞,一心只想把好朋友從“怪物”手里救出來。

    獵人隊長見狀,生怕杜基遇到危險,匆匆囑咐了幾句,便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高大的巨精靈在森林中疾速飛奔,靈活無比,杜基辨認著泥土的腳印,跑了一會,終于追上了一行軍團成員。

    眾多玩家此時正在揮舞著兵刃砍伐樹木,清掃出一片空地,準備在這里種一個便攜式小型基地拓展包,形成小據點。

    按照任務要求和軍團指示,與土著接觸的隊伍,要在各個部落附近建造一個基地,方便與土著來往。

    “嗯?有生命信號?!笨竦队面滀彽犊硵嘁豢霉艠?,同一時間,雷達探測到了杜基的存在,其他軍團成員也都一樣。

    杜基蹲在樹梢間,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暴露,他觀察著這些渾身穿著金屬的“怪物”,一眼就看到了被圍起來的羅索,臉色一喜。

    “哈??!”下一刻,杜基雙腿一蹬,從空中落下,強勁的彈跳力讓他直接落在羅索面前不遠處,一個翻滾站起身,帶起一片泥土。

    他緊接著按照做過無數次的獵人訓練,一矛戳向面前一個金屬怪物的下身,發動致命一擊。

    啪!刺中金屬覆蓋的襠部,木矛毫無意外折斷。

    遇襲的軍團成員輕飄飄一腿踹出,生怕殺死了土著導致任務失敗。

    然而,在杜基眼里,這一腳快得讓他無法反應,勉強抬起木盾擋住,一股無法抵御的巨大力道排山倒海般襲來。

    轟!木盾炸開,變成紛紛揚揚的木屑。

    杜基整個人被踹飛出去幾十米,在地面滾了十幾圈,手臂劇痛,軟軟垂下,幾乎提不起來。他胸膛一陣發悶,忍不住嘔出一大口酸澀的胃液,趴在地上起不來,用驚懼無比的眼神瞪視著攻擊者。

    “別殺他!他是我的朋友!”羅索急忙叫了起來,然后望向杜基,詫異問道:“你過來做什么?!”

    “咳咳……我是來救你的……”杜基幾乎站不起來,語氣虛弱,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范疇的生物,被C級戰力的軍團戰士踢了一腳,沒死已經是對方收了99%力道的原因了。

    “哎呀,我不用你救,他們沒有惡意,都是我的朋友,你趕緊離開吧?!?br />
    羅索無奈,接著向軍團成員求情,剛才一段時間,他已經從軍團成員口中得知了大致的情況,雖然很多名詞他不了解,但不妨礙他確認這群人不是敵人。

    聽見羅索叫他回去,倒在地上的杜基抬起頭,見到羅索與這群生物嘰里咕嚕交流,一點危險也沒有,根本不需要別人來幫忙。

    羅索得到答復,臉色一喜,道:“我幫你求情了,他們決定放你走了,你趕快回部落,我在這里很好,你們等我的消息就行,千萬不要再沖動了?!?br />
    “放我走……”杜基重復了一句,仰望著羅索,眼中流露出極為復雜的情緒,像是重新認識了這個從小便與其他人格格不入,不受待見的好朋友。

    一股落差感在心頭升起,杜基顫抖的手掌攥成拳頭,捏著地面,泥土從指縫間擠出來。

    這時,獵人隊長終于到了,警惕著望著眾多軍團成員,見到躺在地上的杜基,神色一驚。羅索急忙叫住他,解釋了幾句,獵人隊長將信將疑,背起暫時失去行動能力的杜基,轉頭跑回去。

    羅索目送兩人遠去,松了一口氣,沒有多想。

    ……

    一支支地面隊伍降落,同時與所有部落接觸,這些橫亙天空的戰艦,在潘古里德巨精靈眼里猶如天神下凡。

    平靜的生活被打破,所有接觸的土著都對天外降臨的外星人感到驚懼與戒備。

    按照探索守則,軍團成員在每個部落的附近都建立了據點,從部落中選擇了一位或幾位代表,教導他們使用翻譯器,借助他們來傳達自己的來意。

    與此同時,韓蕭也沒讓其他人閑著,派出了地面開采部隊降落在一個個資源點,建造開采基地,使用各種挖掘設備鉆地,打通礦脈。

    大片大片樹林被鏟除,冷冰冰的金屬取而代之,一座座基地在潘古里德星拔地而起。

    有大量的人手與星際開采設備,韓蕭不需要親自動手,他只要在星球高空軌道的主艦里指揮就行,十分清閑。

    “黑星閣下,你發現了一顆蘊含稀有資源的資源星球?”

    帝國分隊指揮官塞尼柯接到消息,不禁一喜。

    此時大部分正在對第一星區進行全面探索,各個分隊都抵達了各自要探索的星球,大部分很一般,蘊含的都是些宇宙里常見的普通資源,價值不高,估價超過60億伊納爾的資源星球都很少。

    而潘古里德星算是眾人目前在第一星區發現的最有價值的星球了。

    “嗯,我已經在數據庫里完善了星球信息,這里還有土著文明,我的人正在接觸?!表n蕭道。

    塞尼柯想了想,道:“這樣啊,那顆星球的開發工作就由您負責了,我會派出一支小隊過去幫忙?!?br />
    按照規矩,只要是黑星軍團發現的星球,韓蕭可以暫時分享開采權。

    而若是帝國艦隊第一個發現的資源星球,帝國盟友就算插手也資格有限,一般來說,盟友開采自己發現的星球才有最大利益。所以塞尼柯部隊既是同伴,也算是競爭對手。

    聊了幾句,掛斷通訊,韓蕭打開面板,閃耀世界主線任務彈出了不少提示,發現稀有資源星球、發現土著文明等成果,讓他得到了不少個人探索積分。

    跟著他前來潘古里德星的玩家,獲得的便是目前所有玩家當中最多的一筆積分,隨著勘探進度,還會不斷有新積分入賬。

    論壇上,探索各個星球的玩家分別曬出自己的積分,看見探索潘古里德星玩家的積分,紛紛羨慕起來。

    “還是跟著軍團長賺得最多啊?!?br />
    “唉可惜了,很多跟隨黑星的任務名額都被那些大公會瓜分了,剩下的名額我沒搶到,臉太黑了?!?br />
    雖然玩家去探索不同星球,分成一個個相隔甚遠的隊伍,但在論壇上可以跨越距離互相交流、分享資料,顯得十分熱鬧。

    韓蕭帶著的玩家之中,有大量俱樂部公會的玩家,四大豪門還有一線公會都在其中,職業選手眾多。

    關掉面板,看著地圖上代表軍團部隊的光點遍布星球各個區域,韓蕭突然問道:“他們和土著接觸怎么樣了,有人反抗嗎?”

    歐若拉搖搖頭,“這顆星球有一萬多個部落,潘古里德巨精靈的人口大約在千萬左右,我們的戰士采用威懾的方法,讓他們感到恐懼,所以此時并沒有傷亡……呃,似乎有一些意外死亡的情況,但數量不超過一百人?!?br />
    韓蕭嗯了一聲,這個星球的土著還在文明的初期階段,人口很少,初次接觸只死了不超過一百人,還在接受范圍之內。

    “讓地面部隊安撫那些部落,慢慢教化他們,現在只是第一天,這是個長期的過程,讓我們的人不要急功近利……就算土著反抗,也不會給我們造成多少損失,所以盡量別對他們使用暴力手段?!?br />
    現在沒有反抗,不代表以后沒有,土著只是還沒有意識到他們遭遇的是什么,總有一天,家園情懷萌芽,到時候一定會有人反抗。

    幸好,土著的力量太弱了,他們的反抗沒有任何意義……這也同樣保護了他們自己。

    韓蕭知道,雷諾爾星團那邊,可是有一些勉強達到星系級的土著文明,比潘古里德星難處理多了,若是被戰爭領域遇上了,足夠讓他們為難一陣子了。

    教化一群土著,需要的時間太長了,起碼是幾十年上百年的工作,他自然不會在一顆星球耽擱這么久?,F在只是打下基礎,等帝國人手到來之后,教化的工作就交給帝國的專業人士了,他只要留下一些部隊在這里開采就夠了,然后就能去探索下一顆星球。

    ……

    各個部落代表帶著黑星軍團的善意回歸部落,表達并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同時帶回去的還有適合這顆星球氣候的食物種子。

    經過部落代表的保證,潘古里德巨精靈族逐漸不再對天外來客感到那么恐懼,從驚懼惶恐過渡到熟悉,緊接著生出強烈的好奇心。

    每個部落旁邊的據點具備學校的職能,向土著開放,因為翻譯器采集了土著的語言,現在已經可以正常交流,一些膽子比較大的土著主動嘗試去這些據點學習。

    據點教導各種生活知識,包括農業、手工業等等,免費發放種子與食物,有土著學會了之后回到部落里嘗試,開始種植作物。

    而通過學習,各個部落也知道了這群天外來客的來歷,得知了黑星軍團與赤色帝國的存在。

    軍團成員向土著普及了基礎的天文知識,以及軍團的歷史,土著無法想象天上竟然存在這么強大的勢力,竟然可以輕而易舉跨越宇宙。

    這一切都超過了他們的認知,在他們眼中,黑星軍團的存在就像不可思議的神跡。

    在青流之森部落,羅素的日子變好了。

    成為部落與天外來客交流的代表之后,羅索不斷學習,將知識帶回部落——他在這方面很有天賦,部落在他的努力下,開始頻繁與黑星軍團交流,學習新奇的東西,改變生活方式。

    羅素赫然發現,曾經那些對自己沒有好臉色的族人,全都變得尊敬自己,在部落里,他的地位一下子超過了酋長,變成了最受敬重的人,每個族人都敬畏有加。

    這些土著本身的文化還沒有徹底成型,并沒有所謂拋棄傳統的概念,紛紛被新奇的知識所吸引。

    曾經族人最尊重的是獵人,獵人帶回食物,部落才能吃飽。而如今,最受尊重的人,變成了那些去據點學習并帶回知識的人,他們帶回了食物和種子,讓所有人能更加輕松吃飽,帶回來手工業知識,讓衣服更加舒適、帳篷更加溫暖,還帶回了據點免費贈送的一種叫做弓弩的武器,有這種武器,狩獵變得更加簡單。

    獵人是族群里的戰士,擔任保衛部落的職責,可是在軍團成員面前,獵人毫無還手之力,族人對獵人的信賴漸漸減弱,獵人雖然依舊得到敬重,可逐漸有了邊緣化的趨勢。

    望著被族人圍在中間的羅索,杜基心里五味雜陳。

    曾經這是屬于他的榮耀,那時他雖然和羅索是好朋友,但在心理上卻有著潛在的優越感,認為是自己罩著羅索,可如今,兩人的地位調轉了過來。曾不受族人待見的羅索,變得受人敬重,而自己這個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年輕獵人卻逐漸被冷落,無人問津。

    杜基的落差感越來越強烈,心情低落。

    羅索應付完了族人,看見杜基,急忙走上前來,關心道:“你的傷怎么樣了?”

    “……我很好?!甭犚娏_索的關心,不知為何,杜基只覺得刺耳,心里有些煩躁,冷淡應了一句,扭頭走開,仿佛形同陌路一般。

    羅索見杜基如此冷淡,一頭霧水,以前杜基明明很開朗,上次被軍團成員打傷以后,就變得沉默寡言起來,似乎有意躲著自己,不愿意和他交流。

    他不明白是為什么。

    ……

    另一邊,杜基煩悶之下,索性走出部落,在森林里狂奔。

    感受著林間迎面吹來的風,他的心情逐漸輕松起來。

    跑了很遠,杜基打算去自己的秘密基地,他偶然間在森林里發現了一眼清涼的泉水,他偶爾回來到這里洗澡放松,每次洗完都會覺得神清氣爽。

    然而來到目的地,這里的景象卻讓杜基愣住了。

    泉水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不見底的巨坑,巨坑周圍是幾座金屬建筑,一個個軍團成員在這里活動,操縱著古怪的儀器挖掘著泥土。

    “你、你們在干什么?!”

    杜基驚怒,他對這些天外來客十分排斥,握著手中的武器,正要靠近,突然眼前一花,一名軍團成員迅疾攔在他的面前。

    “前面是開采地點,不對外人開放,馬上離開?!?br />
    “這里的泉水呢?我的泉水呢?你們干了些什么?!”杜基聞言,一股怒火騰地涌起,推搡著面前的軍團成員,想要沖進開采地點。

    砰!

    一股大力傳來,杜基被一下推了出去,摔了幾個跟頭,捂著肚子,一臉痛苦。

    “抱歉,請不要妨礙我們開采資源,如果你有什么需求,可以去部落附近的據點,這里是不對外人開放的?!边@名軍團成員搖搖頭。

    “憑什么不讓我過去,這里明明是我發現的地方……”

    杜基握緊拳頭,一臉憤怒,這時他看見那些天外來客從原本泉水所在的位置,挖出了一大堆亮閃閃的晶體,紛紛歡呼雀躍起來。

    見狀,杜基好像明白了,這群人抽干泉水,就是為了挖掘泉水地底的這些晶體。

    抬起頭,看見四周的樹木被砍伐一空,林地被金屬所取代。自己一個自由奔跑的巨精靈,卻被天外來客拒之門外,想到這些天的種種經歷,一股莫名的悲哀在他的心頭涌起,他卻不知道這股情緒來自何方。

    懵懵懂懂間,杜基似乎有了一種感覺。

    這本來,應該是屬于他們的東西才對……

    第一次,他才有了這種意識——這座森林、這片大地、這顆星球,是他們的家園。

    ……

    “叔,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天上的主艦中,歐若拉猶豫了一會,突然開口。

    韓蕭眉頭一挑,“你想說什么?”

    一旁的海拉也望了過來。

    歐若拉抿了抿嘴,小聲道:“我們這么做……其實算是入侵土著的家園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表n蕭擺擺手,“我們采取的是教化,給土著帶來知識,讓他們變得開化,和單純的入侵還是有區別的?!?br />
    “但是……”歐若拉鼓起勇氣,“這顆星球本來是他們的家鄉,這些土著沒有保衛自己家園的能力,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家園被我們侵占,我們在這里開采他們的資源,是不是有些……欺負人了?!?br />
    “他們該慶幸自己沒有反抗能力,不然死的人會更多?!?br />
    “可是……”

    “唉,不用說了?!表n蕭打斷了歐若拉的話,無奈道:“你覺得,他們有選擇嗎?”

    “其實我們可以避開土著存在的星球,去探索其他未知行星……”歐若拉眨了眨眼。

    韓蕭搖頭,來到舷窗前,望著窗外的宇宙,嘆了口氣。

    “你太理想化了,當這個星球……不,當這片星域被三大文明發現的時候,星域里所有生命的命運都已經改變,他們不再擁有自由發展的權力了。

    我們可以避開土著存在的星球,但未來赤色帝國開放閃耀世界之后,你覺得其他如狼似虎的文明會放過他們嗎,他們注定要失去很多東西,讓外人分享家園,接受帝國的教化,已經是很好的結局了……弱小的人,是沒有辦法兩全其美的?!?br />
    歐若拉沉默下來,心里糾結,因為生命異能的緣故,她心靈比較敏感,對于其他生命有很強的共情力。

    她同情土著的遭遇——哪怕現在的潘古里德巨精靈還不知道其中的意義,可她又難以反駁宇宙里弱肉強食的定理。

    海拉一臉平靜,她和妹妹不同,她向來信奉弱小就是原罪,很少有多余的同情心。

    韓蕭頓了頓,又道:“沒必要深究,挖掘屬于他們的資源,確實不是高尚的行為,可你要知道,沒有一個族群有義務幫助另一個族群發展,帝國帶來教化,是因為土著的家園有豐富的資源,本質是一場交易……雖然是土著沒資格拒絕的霸王交易?!?br />
    在前世,經過多年的發展,潘古里德星成了貿易中轉站,土著分成了兩派,一派接受了教化,成為星際公民,學習各種知識與技術,開始攀科技樹,讓文明快速跨越了原始階段,發展迅猛,在潘古里德星有自己的城市,因為與星際接軌,所以族人時不時可以星際旅行。

    另一派則排斥教化,選擇保持原始的生活方式,這一派敵視星際人和教化分支的同胞,他們嘗試過反抗,然而毫無作用,最后決定不與外界接觸,在深山老林間生活,依舊與野獸為伴,也沒有人去打擾他們。

    潘古里德巨精靈這個種族因此分裂,形成兩個分支,然而,每年都有原始分支的部落人向往文明,離開山林間的部落,加入教化分支的巨精靈城市。

    “比起探索歷時期,這已經不錯了?!币慌缘母ザ¢_口說道。

    聞言,韓蕭也點了點頭。

    閃耀世界開荒實際上是探索歷的縮影,但區別在于,如今三大文明有足夠的力量稱霸宇宙,鎮壓一切不服,所以有底氣采取溫和的手段。

    而在探索歷時期,各個文明發現彼此,第一個想法就是消滅對方,戰火連天,死傷慘重,比現在黑暗多了。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