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天行戰記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首殺
    天競場館中央大廳,賀樹葉,周娜,薛申師三位主持人,正一邊看著中央全息光幕,一邊解說。

    “導播為我們切來的第一場比賽,不出意料,果然是山海大學的比賽。這一次,他們的對手是新港學院……”

    十六場比賽同時開始,如今才是比賽初期,一切都顯得乏善可陳。

    三人也只能揀一些雙方的歷史成績,明星隊員,教練的執教風格和過往戰績等話題來說。

    在大部分觀眾去外場觀戰之后,中央大廳剩下來的觀眾,大約有四分之一。因為不是現場,因此,解說的風格,也更偏向于聊天。

    “怎么樣,”賀樹葉問道,“娜娜,老薛,你們傾向于那支隊?”

    “我比較看好山海大學?!弊鳛橹鞒秩?,周娜自然不好有太明顯的傾向,用了“比較”這個詞。而事實上在她看來,這場比賽根本就沒有懸念。

    不過,薛申師就沒那么客氣了。

    “我看好山海大學。從實力來說,山海大學對新港學院,完全是碾壓。而且……”薛申師抬頭看著巨大的中央全息光幕,面無表情地道,“你們看開場跑集合,雙方的戰術意識就不在一個檔次上……山海大學已經占優勢了……”

    屏幕上,山海大學在第一輪集合點,就完成了三人集結。

    三名隊員分別是高笙,謝昔和張同塵。

    而他們在集結之后,迅速清了一遍周邊的另外三個傳送點和可能的集結點,發現這三個傳送點周圍都沒有人。

    交戰地圖是迷霧盆地。如果是一般的隊伍,恐怕這時候都會繼續跑下一階段的集合,爭取盡快和其他隊員匯合。

    可高笙只思考了幾秒鐘,就迅速放棄了第二集結點,轉而領著謝昔和張同塵穿過一個小樹林,順著一個山坡向上走到一個三岔路口埋伏起來。

    高笙的這個選擇,讓觀眾們不禁爆發出一陣喝彩。

    擁有上帝視角的他們,遠比場中的隊員更清楚兩隊的人員分部形勢和移動路線。

    他們看到,就在高笙三人埋伏的前方,一名新港學院的隊員,正飛快地跑過來。毫無疑問,當這個隊員跑到三岔路口的時候,山海大學將迎來第一個擊殺。

    “這就是山海大學的可怕之處,”薛申師道:“尤其是高笙,他的腦子簡直如同光腦一般,分析能力和預判能力極強……”

    “我們通常說天行不光是速度和力量的較量,更是智慧和經驗的較量,就是因為,你必須像推理破案一樣,利用已知的條件,推導出接下來的發展,尤其是跑集合階段必須要爭分奪秒搶優勢。而這一次,高笙就做得很完美……”

    “他們三個人在第一集合點集合之后,意味著,十五個傳送點里,高笙知道了三個。而緊接著,他們用最快地速度搜索了這個區域的另外三個點,將掌握情況的傳送點擴大到了六個。這就意味著,剩下的其他七個人,必然在另外九個傳送點上……”

    “只要對地圖中的傳送點,路線,以及各種集合戰術足夠熟悉,那么,通過這些條件就能夠推導出概率最大的幾個點?!?br />
    “在這些關鍵點上,將有很大概率遇見其他人。不是敵人,就是自己的隊友。當然,這對時間的要求也相當嚴格。如果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分析出來,并且跑到指定位置,那么,非但不能抓住機會,反而可能喪失機會?!?br />
    “很少人能夠做到這一點,然而,高笙絕對是其中的一個?!?br />
    說道這里,薛申師扭頭看了看背后的電子數據板:“我想,這應該是十六場比賽中出現的第一個擊殺了……”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就只見數據板猛地一跳。

    第一個擊殺出現了。

    【長風大學對陣瀚河大學】,比分1:0,長風大學賀奎擊殺凌云大學馬嶼礁。

    “咦?”這忽如起來的一幕,讓三位主持人都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而這個時候,耳機里也傳來了導播組的通知,旋即,大屏幕上的畫面,被切換到了長風大學和凌云大學所在的第七賽場。

    現場觀眾出現了一絲輕微地騷動。

    許多人都還沒注意到數據板上的擊殺數據變動,因此不明白為什么在山海大學眼看就要發動襲擊的前一刻切換比賽。

    不過,賀樹葉很快掌握了局面。

    “剛剛收到導播組通知,”賀樹葉用興奮地語氣解釋道,“本屆大賽三十二強戰的第一個擊殺已經出現了。是長風大學的選手。他們搶在其他十五支隊伍之前,完成了首殺?!?br />
    “真是讓人驚訝,”周娜接話道,“我以為山海大學的開局已經夠順利了,可沒想到長風大學居然比山海大學更順。這可是本屆比賽的首殺啊。開場到現在,才短短幾分鐘時間。而且,他們的對手還是凌云大學……”

    “具體情況,我們看看屏幕?!辟R樹葉道。

    很快,大屏幕上就出現了長風大學和凌云大學之前比賽的錄像。

    “咦?”

    最初看到錄像的時候,主持人們都面面相覷。

    賀樹葉驚訝地道:“剛才周娜說長風大學開局順利,可老薛,你看雙方的隨機投送形勢……我覺得,似乎長大并不占優勢???”

    “何止不占優勢,”薛申師道,“這種開局,簡直糟糕透了。真正占優勢的應該是凌云大學才對?!?br />
    “可是,首殺明明是長風大學啊,”周娜難以理解地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讓我們用兩倍速看看……”賀樹葉操作著解說臺上的控制儀器,用興奮而好奇地語氣道,“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解開這個謎了?!?br />
    現場觀眾們的情緒也被調動了起來,所有人都緊緊地盯著中央屏幕,屏住了呼吸。

    很快,雙方的開場跑位就已經以全能視角呈現了出來。

    而隨著畫面的變化,現場陡然響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驚呼聲。大家怎么也沒想到,長大位于中區的兩名選手,竟然壓根兒就沒跑集合。

    可偏偏就是如此另類的戰術,讓他們幾近完美地躲開了凌云大學,并且在接下來的第二集合點完成了四人集合,不但逆轉了形勢,而且還好運氣地遇見了凌云大學的落單隊員馬嶼礁,并完成了首殺。

    “看不懂了看不懂了,”周娜震驚地連呼,“裴仙和封蕭蕭為什么不跑集合?他們難道未卜先知嗎,這么完美地躲開了凌大?”

    “是啊,”賀樹葉也道:“我們可以看到,四位凌大隊員在匯合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第一輪跑位就完成了四人集合,這開局可謂運氣爆炸了。我想他們自己也一定是這樣認為的??伤麄兛峙伦鰤粢矝]想到,他們的運氣,原本可以更好的……”

    他頓了頓,接著道:“要知道,如果按照開局的形式,長大一落地,基本就站在陷阱邊緣。無論是封蕭蕭還是裴仙,只要開始跑位,就必然會撞上凌大的人。而凌大四位隊員不但可以完成集合,還能夠擊殺兩個對手,可偏偏,裴仙和封蕭蕭就如同長了千里眼一般……”

    現場觀眾也是議論紛紛。

    長大的戰術,讓大家又是興奮,又是震驚,又是不解。

    周娜扭頭看向薛申師:“薛老師,您怎么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薛申師的身上。

    就天行戰術來說,這位才是真正的大拿。在場的人當中,包括職業俱樂部的老板,星探和教練加起來,都只有乖乖聽訓的份。

    。

    。

    。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