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諸事紛擾
    大兵壓境也許會造成生靈涂炭,甚至亡國滅種,但只要是不被當真滅掉,卻會令玉唐的內部核心更凝聚,總有重光之日!

    但是源自自我內部的內亂,影響可不僅僅是生靈涂炭,每一次皇權的動蕩,都會造成全國范圍內的一次巨大洗牌!

    甚至事情落幕了,告一段落了,未必沒有許多后續的手尾需要跟進!

    現在外部因素沒有了,云侯回到了玉唐都城,皇帝陛下怎么也不會讓自己這位兄弟置身事外的,真正逍遙的。

    你想要休息,不管事?哪有那么容易?

    你以為你叫天外云侯,云逍遙,就能天地逍遙了,哪有那么便宜!

    云侯此際便已經可以預見到了,自己回京之后,即將要背負到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座座大山了。

    而云揚與云侯考慮得差不多,但云揚考慮得還要比云侯更多了一層。

    因為云揚知道一個云侯不知道的大秘密,現階段玉唐皇族的皇長孫,自己的老大哥土尊與水尊唯一的兒子。

    玉乾坤。

    這是一件關系莫大的超級大事。

    事實上,對于皇子奪嫡云云,云揚反倒沒有太多的放在心上。

    誰要是不老實,直接宰了便是——云揚的心思,就是這么單純。

    以云揚今時今日的修為水準,放眼整個玉唐,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做,任何事!

    是的,就是任何事!

    對于云揚而言,只要有自己為靠山,自己的寶貝侄子的皇位那是妥妥的,決計無可動搖,哪里需要太過注意,而他真正關注的反而是另一件事,老獨孤之仇;

    此仇一定要報!

    那個姓歐陽的,自己是必然要找出來予以針對的。

    當日老獨孤所承受的種種,自己必要加十倍一百倍落回到那人的身上!

    此外還有第三件事:關于麻衣派的事情,雖然因為之前的交手,云揚對麻衣派的評價更低,但自己始終是發下了天道誓言,那么無論如何也是得要做到的,既然你們麻衣派沒有將我們看在眼里,寧愿破誓言也要參與進來天下爭霸,那就要承受果報,我就費點勁幫你們的祖師爺清理門戶吧。

    不過相比較第四件事,前三件就顯得有點不足道,第四件事才是一直掛在云揚心頭的那件事。

    自己當日可是好不容易才挑起來了玄黃界雷家與四季樓之間的爭斗,但雷動天回去之后,怎么這么長時間過去了卻一點動靜也沒有了?

    他到底是干啥去了?不報復了??

    可是以雷動天那睚眥必報的性子,怎么可能忍得下這口氣?

    想到了雷動天,就不得不再想另一股勢力,四季樓。

    明明經過這么多次的動蕩,許多的人事更迭,乃至無數損失,但四季樓的根基仍舊沒有半點損毀,甚至都沒有露出來太多的底蘊。

    之前在年先生之后出現的神秘人,其強悍到令云揚至今思之猶有余怖的驚人實力,就已經可見一斑!

    這才真正是壓在自己心頭的,讓自己夜不能寐難以安寢的大事。

    再有其他的……比如說九天之令的架構,四大公子的事情,計靈犀和月如蘭的事情,還有那老婦人提到的七星湖的事情……還有那幾份藏寶圖的事情……

    各種事情花樣繁多,云揚當真是頭痛不已,分身乏術。

    當然,云揚怎么也不會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此次回京,還要為方老太尉調理一下身體。帝國柱石,不能輕易崩塌啊。

    尤其是現在戰事已經過去,老人家很有可能在一下子放下心來這等時候,突然間繃不住那口氣,就此撒手而去。

    自己既然奪天掙命救下了秋老元帥,那就不妨將方老太尉也一并留下,京城三大流氓的傳說,還是繼續下去的好!

    總之時間就是很緊迫的說,沒有因為東線戰役的完結,而真正寬松下來。

    云揚皺著眉頭,當真是心事重重。

    ……

    云揚心事重重,云侯心思焦慮,然而一行人中滿心盡是歡樂卻是春夏秋冬四大公子。

    這四個家伙現在當真是高興得不得了;雖然人人身上都是傷痕累累,遍體鱗傷,但每一個人的精神頭卻飽滿空前。

    “你殺了幾個?”

    “四五百總是有的了?你呢?”

    “我比你多,起碼也得得上千了……”

    “我也差不多,只多不少?!?br />
    “我發現不斷的戰斗對咱們有好處啊,我居然又突破了……現在已經快要八重山了,這樣的修為境界,以往我想都不敢想??!”

    “我也是,我也是,瓶頸很明顯的有所松動,要是再有一場大戰,肯定突破,就是不知道啥時候還能有這樣的大戰了……”

    “特么的,你們一個個不要再討論這些問題好吧……”說這句話的是修為原地踏步沒有突破跡象的秋云山:“怎地老子這里就他么的紋絲不動,老天爺都瞎了眼么……”

    “哈哈哈哈……聽到你那邊沒突破的動靜我竟是更開心了,怎么就是老天爺瞎了眼呢,分明是老天有眼才是……”

    “怎么就止于老天有眼,分明該是老天開眼,要不怎么天佑善人,不佑狐朋!”

    “你他么說誰是狐朋呢,你們一個個的幸災樂禍,還要臉嗎?!”

    云揚進來的時候,四個家伙正自樂成一團。

    恩,不,準確一點說該是三個家伙呵呵樂,冬天冷,夏冰川,春晚風三人樂得眉花眼笑,嬉笑連連;秋云山一個人悶悶的生悶氣。

    “恭喜四位兄弟了?!痹茡P笑瞇瞇的說道:“這一戰你們四個人可都立了大功;最少的都斬首數千人,這可是實實在在的軍功啊,報上去,一個將軍的名分是跑不掉的,作為老大的我,與有榮焉,先在此恭喜四位將軍了!”

    云揚此言一出,四個人的臉頓時都是全都變綠了,再不復半點嘿然。

    “將軍?什么將軍?我們怎么就要成將軍了?這是從何說起???”冬天冷驚恐地問。

    “我要馬上離開,誰要當將軍?!”秋云山悲憤的喊。

    “我也是!我也是!這里分明就不是人過得日子,連撒尿都要規定時間……我寧死也不呆在這里……”春晚風激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這將軍誰愛當誰當,反正我不當……”夏冰川一臉哀怨:“只要一想起以后天天要過這種日子,老子就覺得……生不如死?!?br />
    “我寧愿寸功未立直接被驅逐出去,也不要再過這種日子了……”冬天冷生無可戀的說道。

    “哈哈哈……”云揚哈哈大笑:“好了好了,我還能不知道你們的小心思,你們走你們的就是。放心放心,以后斷斷不會再強征你們入伍參軍,看你們嚇得這樣子,真他么的沒出息?!?br />
    云揚是真心的歡樂,這四塊活寶,總會帶給自己發自內心的歡樂情緒。

    “真的?老大您是認真的?”秋云山眼巴巴的看著云揚:“可是我叔叔那里……”

    云揚搖頭笑道:“你叔叔那里交給你老大我便是。其實你們在這一戰之中哪里有像你們自己說的那樣不堪;最起碼,即便是處在最危險的時候,你們也沒有逃走,反而是竭盡所能不遺余力地護衛著秋老元帥,始終奮戰在第一線,這些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絕不會再有任何人拿你們當往日的紈绔敗家子了……”

    云揚鄭重的說道:“大家兄弟一場,說話直來直去,我是真明白你們的心思。雖然你們一直以紈绔子弟自居,但是……四位兄弟,你們,全部都是好樣的,我有你們這樣的兄弟,真的是與有榮焉?!?br />
    四個人聞言之下愣了愣,突然齊齊沉默地低下頭去。

    冬天冷耷拉著腦袋苦笑一聲:“想不到……在老大的眼里,我們居然全都是好樣的,還要與有榮焉,太看得起我們了吧……”

    云揚呵呵一笑,道:“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但是……其實把眼界擴寬之后,會發現……區區一個家族的權力……其實也算不得什么。相信以后你們都會擁有,比現在所看重的這個什么所謂的家族權力更加強大的東西?!?br />
    “現在的關鍵只在于……你們想不想要擁有那些,想不想要從自己的現在……走出去,去努力完成,僅此而已?!?br />
    “就好像,參與此次東線戰役,若是你們沒有親身參與,你們能夠想象得到,自己真的可以勇武如斯,不弱于任何沙場勇將?!”

    說完這些話,帳篷里突然陷入了好似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云揚默默的退了出去。

    正如云揚所說,四大公子,絕非是表面上那樣紈绔,他們或者油滑,或者膽小,或者有各式各樣的缺點,但是……有一點,是云揚至為欣賞,樂意親近的。

    他們的血,還未冷。

    他們的心,還在熱。

    他們還有夢!更有義氣!

    “若是你們自己想通了……那么或許,我能給你們一個與往昔截然不同的人生?!痹茡P心中默默地想著:“若是你們想不通,不想走出來,那我也沒有辦法,仍舊會在一些你們需要的時候……給予你們最大的援助?!?br />
    “我以為我不會再把任何人當做兄弟,原來,這世上還有我認可,值得我親近的朋友!”

    …………

    <忘了今天是一號,但是……實實在在的爆發不起,卻也還要求幾張保底月票遮遮臉面……請大家抬抬手,多少來幾張……>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