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開戰!
    此次九尊定序的規則很簡單。

    十個人,分為五組,抽簽決定首輪對戰人選。

    如此戰罷第一輪,自然會誕生五名贏家與五名輸家,勝者晉級。

    第二輪,贏家組五人再抽簽,四人分兩場再戰,剩余一名輪空之人待命。

    第二輪戰罷,兩場戰事的勝利者自然晉級,而輪空者則抽簽決定與那兩個第二輪戰敗者之一決戰。最終,會現三個最終決戰候選者。

    第三輪,由這三名最終決戰候選者輪番廝殺,決出最強,便是眾人心心念念的第二尊了!

    九尊府二號人物,次尊!

    次尊之下,另外兩個決戰候選者以戰績分列第三尊和第四尊。

    剩下的人繼續抽簽再戰,決出之后五六七**尊位。

    除掉排名在最后的那兩個人,九尊府的九尊定序大抵就是這么決定下來了。

    而剩下的兩個人,則會擔任九尊府其他職務,比如刑堂,比如戰堂,比如……別的。

    不得不說,規則真的很容易,基本搭眼一過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沒有人質疑這其中會否有運氣成分,因為運氣本就是修行者綜合實力很重要的一個組成成分,甚至有一句流傳亙古的話深入人心:運氣來了,城墻擋不住,豬,都可以飛上天!

    史無塵第一個站了出來。

    “我先來!”

    他這會可是一肚子邪火地站了出來:“你們一個個的不是都看我不順眼么?我第一個抽簽!我告訴你們,不管我抽到誰,都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等著吧你們!”

    九個人聞言不以為忤反而齊聲大笑:“誰要你手下留情?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史無塵怒哼一聲,大踏步走上前,一伸手,毫不猶豫的抽出來一個字號,打開一看,頓時哈哈大笑:“孔落月!出來叫哥哥!”

    孔落月沖沖大怒的一躍而出,摩拳擦掌:“正要教訓教訓你這個混賬東西!”

    接下來,石不佳抽到了鐵擎蒼,任輕狂抽到了郭暖陽,蘭若君抽到了吳夢幻,最后的洛大江自然而然的匹配到了最后的對手,平小意。

    這個結果一出,洛大江的臉一下子就扭曲了。

    其他人看著他,也都是一臉的幸災樂禍。

    要說這些人之中,大家最不愿意與之對敵的,大抵就是平小意這個家伙了。

    這貨號稱‘毒心大夫’,可絕對不是如當初他所說的寧可自己吹出去的外號,當真是名下無虛,渾身是毒,哪怕修為比他高,一不下心也會著了道兒。

    而洛大江初戰抽到了平小意,即時讓其余人等松了一口氣。

    畢竟第一輪戰事與尊位排名直接掛鉤,一旦失利,就此與靠前的尊位無緣了

    本來首輪的五場戰事,最初打算的是同時開戰,云揚卻在戰事將啟之際,又突然改變了主意。

    “還是一對一對的逐一開戰吧,這點時間還是有的?!?br />
    云揚道:“大家也能夠從各自的對戰之中領會一下,籍此熟悉一下咱兄弟們彼此的戰斗方式,相信之后戰斗配合之時,大家也能心里有數,自有默契?!?br />
    眾人都點頭,覺得有道理,對此并無異議。

    唯有董齊天轉頭看了云陽一眼,眼神中閃過一抹淡淡的贊許。

    當先開戰的兩人,乃是史無塵與孔落月。

    兩個生死弟兄不差前后的跳了出來,史無塵手里的自然是他成名已久的三秋劍;而孔落月手中的,卻非是之前戰斗所用的那口長劍,取而代之的,乃是兩件看起來色澤漆黑的古怪兵器。

    這兩件兵器的造型就像是兩根尖銳的錐子,兵器前端盡是充滿了奇異紋路的鋒銳。

    孔落月淡淡的說道:“史無塵,你今天霉運沖天,背到家了,我掌中的這兩件兵器從未曾獻諸人前。這兩件兵器名為暗魂刺,非但鋒芒險銳……更兼內藏機關,藏有無數的暗魂針,隨時可能傾盆顯現。防不勝防?!?br />
    他淡淡的笑著:“所以……史無塵你可一定要非常小心,非常注意了。別等下被我算計到了,卻哭著喊著不公平?!?br />
    史無塵大怒,劍光一指:“你丫的廢什么話,上來領揍!”

    這段時間里,其他的九個人幾乎就是眾心一意的針對史無塵,就因為自己領先了一步,史無塵心里早已經憋得要爆炸!

    這一次乃是名正言順的出手反擊機會,史無塵自然要大大的發泄一番。

    更何況……自己手中還有老大特意給準備的殺手锏……

    哼哼哼!

    真以為我的三秋劍,還是以前的三秋劍呢?

    史無塵自信勝券在握,無往不利!

    董齊天初初漫不經心,畢竟對于他的真實級數而言,兩個圣級修者之間的對決,還不是生死對決,只是同門競爭,實在沒有太多的興致,可是搭眼看過兩人此際的氣勢,勃發的戰意,神情轉為專注。

    以他的修為而論,作為這個層次對決的裁判,并沒有太過專注于戰斗細節的必要,即便有任何的意外情況發生;都可以輕易化消解決。

    雖然到了史無塵等人這等層次,毫厘之差便是決定勝負之瞬,即便是此刻非是生死相搏,只論勝負,但動輒仍伴隨有石破天驚的響動,危機隨時存在。

    董齊天仍舊不需要太過關注,頂多也就是不敢太過大意而已,但隨著史無塵兩人的才一動作,氣勢戰意遠非尋常圣級修者之間的戰斗氛圍,倒是讓董齊天更多了幾分認真與關注。

    這兩人……氣勢怎么這么強?

    至于云揚則是緊緊的留意著兩人的一應眼神表情,尤其是那些不屬于戰斗的細微動作。

    董齊天的工作乃是判定勝負,并且在出現意外的時候,第一時間予以制止。

    而云揚卻要籍著此次對戰,判定出眼前一干人的人品心性,還有大局上的勝負心態。

    個人修為實力強弱還有今天會戰的勝負固然重要,影響眾人今后在九尊府的身份地位,但太過注重卻難免過猶不及,反而是人品和心性才是成大事的關鍵條件。

    隨著場中一聲清嘯,兩人同時動作,戰成一團。

    但見史無塵手中劍驀然揮灑,一股三秋蕭瑟的寞然氣勢,陡然涌現當場,迅速蔓延開來。

    現在分明是陽春三月草長鶯飛的初春時節,但隨著史無塵的劍光閃動,與會的一眾旁觀者卻分明感覺到了一股秋意。

    秋涼。

    蕭瑟。

    天高云淡。

    <沒喝,但是……有點想……咳咳……>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