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雙刀之戰
    眼前這個吳豫,修為級數竟是足堪與金鼎門的大長老曲嘯風并駕齊驅;這一次的交鋒,云揚表面看起來好似是不落下風,實則卻是自己最知自家事,若非有近乎偷襲的先手之勢,若非有綠綠的全力輔戰,單純的玄氣對拼,自己絕對不是對面這家伙的對手!

    一念至此,云揚迅速制定應對策略,身子在空中一個盤旋,刀光再盛,呼的一下子劈落下去。

    正是天意刀法初式,刀不容情!

    隨著這一刀斬出,天地之間仿佛應刀而平分而開,刀之上,是天;刀之下,是地!

    一刀斬斷天與地!

    相比較于有感對方修為深湛更甚自己的云揚,對方的吳豫在后退之中,一顆心直接在滴血;他的心意與自己相伴半生的通靈寶刀早已同聲共氣;卻在那一刀對撞之后,清楚地感應到,自己那經歷無數大戰的寶刀刀身上多了一個缺口!

    甚至,手中寶刀散發出一種很人性化的怯戰情緒,竟是怕了對方的神兵利器!

    眼見云揚從空而落,更施展超妙招法,如何敢有半點怠慢,但見其他身子陡然一晃,分化出三道身影,齊齊一個貼地盤旋,刀光隨之暴漲,聚成一座不斷成長的寶塔,旋風也似地往上升起。

    顯然是打定主意,不再硬拼,轉而以精純玄氣作為此戰主力。

    再硬拼的話,恐怕自己的刀,就要直接廢了。

    這五重天境地之內雖然擁有恢復有人或者玄獸生命的神異效能,但對神兵受損卻無能為力,兵器毀了就是當真毀了,只能事后設法修復或者重鑄。

    而吳豫之所以會選擇這種玄氣消耗極大的對戰方式,卻是在那一拼之余感應了出來,對方的玄氣修為不如自己。而且還是差了至少一個階位。

    玄氣方面的優勢,自己自然要最大限度的利用,卻又不能應用于彼此兵器的極端碰撞,那么該如何,幾乎就是不言而喻,選擇單一!

    此世,云揚的漫天刀光悍然落下。

    叮叮?!?br />
    兩口刀轉而展開一種近乎全然不間斷地輕微碰撞,雙方盡都是一觸即走;這樣的碰撞雖然頻密至極,但吳豫的佩刀卻沒有再受到任何損傷。

    眼見戰略得當,正自慶幸不許再過度擔心寶刀受損而影響戰局的吳豫突然感覺到,對方的刀,

    在剛才一連串的輕微碰撞之余,赫然形成了一道綿密刀網,將當前置身的這個空間盡皆籠罩,擠壓,令到自己的活動空間,甚至周遭空氣都變得粘稠起來。

    這是什么刀法,竟能引動如斯變化?!

    面對眼前巨變,吳豫心下驚駭莫名;雖然當前這種狀況還不至于就說到應付不了,甚至還是相對淺薄輕微的,但這只是對方的第一刀,寄希望于對方只得此一擊,再無后續的機會實在太微,必須盡速應變,才是可策萬全之方!

    但聞吳豫一聲長嘯,原本被濃厚玄氣緊密包裹的寶刀刀身驟然光芒大盛,以一種刺人眼目的方式空前瑰麗燦爛起來,頃刻之間就將云揚編織的所有刀風牽絆盡皆一刀兩斷。

    不得不說,吳豫這一招破得干凈利索,堪稱是云揚出道以來,天意初式刀不容情被化解得最簡單直白的一次!

    可是事情一如吳豫所想,云揚果然不止單一的黔驢之技,接踵而至的第二刀,如期而至。

    道不留情!

    然后才剛剛消弭一空的別扭至極的粘稠感覺,又再度回來了。

    吳豫心下冷哼了一聲,再鼓玄氣,將一身七星門絕學全力運轉起來。無論身法刀法,盡皆發揮至自身極限之境,更預留左手,暗暗積力垂在身側,以備不時之需。

    刀光雖落,云揚的身子卻仍舊是蹁躚在半空位置,滿目盡是紫衣飄飄,幾乎將整個場地半空盡都染成了一片紫色。

    在對戰過曲嘯風之后,再一次用出天意刀法第一招;云揚對于天意刀法的感悟,又有一種與前截然不同的感覺。

    那是一種完全得心應手,如臂使指,信手拈來的感覺。

    吳豫的修為固然極高,刀法亦妙,但面對天意刀法襲來,仍舊是處處皆破綻,時時盡空隙。

    身在空中的云揚,整片長天都是他的卸力之處,致令對方的深厚修為少有用武之地!

    基本每一次的震蕩,固然都會讓云揚感到相當的不舒服,卻仍舊在云揚的可承受范圍之內,吳豫因為愛惜自己的隨身佩刀,始終不曾豁盡死命硬拼;再加上虛空泄力得宜,當前的余波沖擊,還真不算太難捱。

    吳豫的應變再度奏效,道不容情也被他接下了,毫發無損的接下來,連備用的左手都沒有用上,他那較之云揚深厚許多的玄氣,仍舊在發揮莫大的威力!

    如是兩招過去,絲毫未有建功,云揚并無氣餒,再度注力于手中神鋒之上,旋即便感覺手中的天意之刀驟響一聲嗡鳴,隱隱透露出一種很舒暢的情緒,亦是一種催促著云揚,盡快戰斗的興奮!

    天意之刀渴望戰斗,更渴望戰勝對方的刀!

    唯有摧折對手,方見刀中霸者本色!

    而這種興奮,云揚完全接收到了,更將之付諸行動,再燃戰火。

    但見其瘦削的身子凌空再轉,刀外紅塵,生死一念兩招同時發出。

    前兩招七成力量,但這兩招,已經加到了九成。

    兩刀疊加匯流而出,其綜合威力卻又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那么簡單;唯見刀風呼嘯,遮天蔽地。

    吳豫連破云揚兩招超妙刀招,未受考驗,雖然不至于飄飄然,卻終是隱隱泛起一絲對面之人不過如此,本身玄氣修為才是此役關鍵的感慨,此際再見兩招聯袂來襲,卻即刻心生不妙的感覺!

    吳豫本能的感應到,在對方的刀鋒之下,似乎……令對戰場地中驀然多出了一個紅塵世界也似的樣子,竟是一種莫名向往的心態驟生,心神幾乎被奪。

    吳豫心中一凜,一邊見招拆招,腳下連退八步;竭力的運起七星門嫡傳的冰心訣心法,靜心排出歧念,這才將這種感覺壓??;然而對方的另一刀,儼如分斷生死一般的絕殺一刀已在這一瞬遲疑之余,悄然來到了頸項之側!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