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幫幫他們!
    在金毛熊王身后,數千金毛熊排成了十幾個小隊,輪番投入戰場,接二連三,接踵而至;而與他并肩作戰的的,則是一群頭頂上長著尖銳金角的老虎;也是足有三四千的規模,同樣分成十幾個小隊,不斷地投入戰場。

    戰斗不過半刻鐘的功夫,就要即時撤下來修整,由下一隊頂上,如是周而復始。

    旁邊還有別的物種,諸如獅子,牛,豹子等等,

    總體來說,各自大隊的絕大多數戰力都在修整,只是每一頭玄獸身上,基本都是鮮血滿滿,傷痕累累,遍體鱗傷。

    “這一次開的口子怎地會這么大,真是大麻煩!”

    那頭碩巨的金毛熊聲音全是不解與郁悶:“偏偏這會王他們都去了圣光池;千年一次的圣光沐浴開啟……無論如何也是不能中途打斷。這個節骨眼爆發了妖獸潮,真他么的太寸了……”

    身邊,一頭金毛老虎人身虎頭,咧嘴道:“你他么的抱怨個鳥!干就是了,你是公的么?是就別說不行……”

    “我哪里就不行,我就是看這情況很不妙,狀況不對勁,你才不行呢……”

    這是,一頭遍體黑色翎毛,身后還一對巨大翅膀的鷹頭人身之玄獸,悲痛的看著天空中再次俯沖下來的金鷹,聲音都有些哽咽:“我們鷹族弟兄,已經有四千葬身在這個門戶里,這他么的……”

    正說著話,突然間見那扇空間門又再度發出嘎吱嘎吱的古怪聲響,恍如又再原有基礎上,又再擴大了也似。

    與此同時,更有一只閃爍著電光的獨角顯現,隨時可能沖出門戶。

    “擦,又是一位圣皇出來了……”

    金毛熊大吼一聲:“銀蛇!去爆了他!”

    隊伍應聲往兩邊一分,一頭銀蛇電射而出,身子尚在空中之際,便已經開始迅速暴漲,不過瞬息之間,已經化作了一條足有數百丈長,有一棟房子那么粗的碩巨身軀,不由分說地沖進了那特異門戶之中!

    但見銀白色的蛇身一盤,形成蛇族本能天賦之盤蛇陣,卻是一下子將整個門戶堵得嚴絲合縫,不留絲毫空隙,隨即便是一聲嘶嘶的叫聲,極盡聲嘶力竭之能是,然后只聽轟的一聲巨響……

    那銀蛇自爆了!

    隨著這一下極端自曝,那門戶之中一下子被清空了一大片空間,無數的血肉,隨著自曝沖擊余波飛濺上了高空,更伴隨一聲凄厲的慘叫瞬間遠去。

    在剛剛自爆之后的一點點時間里,玄獸這邊明明乘隙發動攻勢,但那扇門戶里卻沒有任何妖族沖出,顯然那銀蛇的自爆威勢強絕,直接將門戶彼端暫時性清空了,只可惜這個清空就只維持了一些,短暫的一息之余,那門戶有如井噴一般再次冒出無數妖獸來。

    那門戶周遭附近,除了無數殘肢斷臂便是難以數計的斷裂的兵器,便是那金毛熊王手里的狼牙棒,此際也早已經徹底卷了刃,狼牙棒狼牙不復,其名難負,就只能直接當作棍子使用了。

    而隨著持續不斷地碰撞戰斗,在云揚留意到那柄狼牙棒之后,不過半刻鐘的時間,狼牙棒也不堪重負,斷成三節了。

    那扇門戶里,傳出來咆哮:“沖過去!一定要沖過去!只要沖過去,這片天罰圣地便是我們的了!”

    無數的妖族,盡皆在門戶彼端呼嘯吶喊,猙獰無限。

    而這邊的玄獸,雖然斗志仍舊未衰,但始終是耗損太過,漸漸顯露疲憊之態;面對著好似潮水一般涌出來的妖族,一般的戰斗方式已經無法阻止,只能接連采用自爆之法,用最極端也是最后的手段來阻止對方!

    云揚眼看著天空中仍舊不斷有飛行玄獸自四面八方而來,前仆后繼的決絕赴死,勉力維系著己方的方向,可是自己身邊越來越少的玄獸同類,幾頭為首的玄獸盡都流露出無力回天的悲壯神色!

    頂不住了!

    撐住不了!

    人力有時窮,玄獸亦復如此,每一次這奇怪的門戶開啟,都最少要開啟三天時光;而這三天時間,便是天罰圣地的夢魘時刻;除了十幾位玄獸高階王者輪番上陣之外,還要再輔以族群內最強大的玄獸兵團,拼死力戰,這才能夠力保不失。

    如今,王們都不在,兵團至今已經近乎拼光,現在才只不過過去了一天多一點點的時間,連一天半都不到,剩下的時間要怎么辦?!

    以當前的態勢判斷,哪怕是將己方剩下的力量全部投進去,連同自身幾個領頭的也盡數自爆在里面,也斷斷難以超過兩天時間!

    那么在剩下的一天時間,在這門戶之中沖出來的妖族,起碼會超過億萬之數!

    而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浩劫到來!

    “不!天罰圣地捍衛天妖門戶百萬年,絕對不能在我等手中陷落!”金毛熊悲憤的揚天大吼:“熊王一族!”

    “在!”

    “準備自爆!”

    “是!”

    整齊的呼喝聲,身后三千多頭體型巨大的熊族戰士站了起來,每頭熊臉上盡都遍布悲憤與決然,渾無一絲怯意!

    “現在,讓我們熊王用生命來捍衛我天罰圣地的榮光吧!”

    金毛熊一聲暴喝,雖然元力消耗極大,狀態大弱,但這一聲暴喝,絲毫不遜色于平素最盛之時。

    然而那大眼中,隱約的淚光一閃,非是為自己哀嘆,而是為了眾多同胞,同袍,即將攜手九泉,共赴幽冥而哀痛。

    三千熊族戰士捶胸咆哮:“天罰圣地縱然有恥辱發生,但我等絕不活著見到!”

    聲勢震天。

    云揚心神震動空前,但就算感慨莫名,對于當前狀況難以索解,妖族固然是人族大仇,但玄獸與人族而言,也非善類,自己貿然插手,結果難料,而以眼前這些高階玄獸的實力而論,縱然實力不全,仍舊遠在自己之上,若是自己乍然現身之瞬,引動眾玄獸的極端來襲,自己能夠幸免么,這個險,冒不起??!

    不意便在這時,一個聲音不知道從何處傳來,那是一個清冷的女聲,細若游絲,卻讓云揚熟悉至極:“云揚,幫幫他們?!?br />
    …………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