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十二章 條件、成交!
    人生最難的事情,就是和女人講道理。如果你和一個女人講道理而且還企圖說服她,讓她承認你是有道理的。那么,作為一個男人來說,你基本上就已經沒救了?!茡P心得。

    ……

    這位計靈姑娘已經擺出來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態勢;連她的寵物,也擺出來一幅在這里安家落戶的強烈意愿——這一人一獸看來是趕不走了。

    “姑娘,你就這么在這里,對您的閨譽有損啊?!痹茡P苦口婆心的繼續努力:“這里再怎么說……也是個男人的家里啊……”

    “說得對啊?!庇嬱`眨著眼睛笑道:“所以你要注意了;咱們趕緊的談好了的,我好離開啊。萬一我在你這里呆的久了,影響了閨譽,或者說消息傳出去了,我的家族若是知道了,我估計云公子您的日子可能不會多么很好過哦……”

    “噗!”

    云揚一口水噴了出來。

    手指頭顫抖的指著面前的小狐貍,悲憤的說不出話來。

    本來是威脅別人的,結果反而被威脅了……

    “哦,忘了提醒您,我的家族可是很大很大的那種哦……比什么春夏秋冬東南西北都大呢……”小妖精眨著眼睛。

    云揚一片無語。

    一邊的老梅楞呵呵的問道:“姑娘這話,未免有些夸大了吧?須知如今世上,最龐大的八大家族,便是春夏秋冬,東南西北。還能有什么家族,比這八大家族更大?”

    計靈撇撇嘴,道:“這個大陸很龐大的,越是在明面上的,越不是什么強大的……這一點,難道你們都不知道么?”

    云揚嘆口氣。

    這句話倒是不錯。

    就比如說,什么什么城市,某某人是首富之類……但是實際上,就在這個城市里比這個人有錢的人多的是!

    只不過大家都不出來顯擺而已。

    “我信?!痹茡P道。

    “為什么?”這次輪到計靈詫異。這家伙就這么容易的相信自己?就不怕自己吹牛嚇唬他的?

    “姑娘氣質高華,頤指氣使;心高氣傲,不將八大家族放在眼中的話,乃是發自內心?!痹茡P緩緩說道:“而千幻靈猴雖然不是頂級靈獸,卻是可成長型靈獸,未來不可限量。而姑娘雖然喜愛看,但卻只是當做寵物,并沒有當做戰斗伙伴培養。只是從這方面看,姑娘家族的底蘊,就不是一般家族可比?!?br />
    “八大家族的人也有可能搞得到千幻靈猴這種級別的玄獸,但是……所培養方向,卻必然不同。哪怕八大家族的公子小姐想要當做寵物,但,家族長輩也不會同意?!?br />
    云揚越說臉色越是難看,終于忍不住長長的嘆一口氣:“看來我真是招惹了一個超級大麻煩……問題是我并沒有招惹啊啊……”

    云揚懊喪至極。從昨天晚上遇到,自己就意識到這是個大麻煩,所以干脆溜之乎也。

    想不到終究還是逃不掉。

    “姑娘,您到底啥事情讓我幫忙?”云揚垂頭喪氣:“有話請直說,做不到的,我絕不勉強?!?br />
    做不到的絕不勉強?

    計靈翻了個大白眼,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輕而易舉?!?br />
    “未必?!痹茡P咧咧嘴。

    “嗯,一年一次世家大族年青一代的靈獸大比,這一次在天唐城舉行?!庇嬱`道:“這一次,很多隱世家族,包括八大家族,都會參加;這是一場屬于世家大族年輕一輩的盛事。當然,我們這些同齡女子之間,也要分出高下,決出勝負?!?br />
    “一共幾個大小姐?”

    “呃,連我在內……應該一共有三十來個人吧?”計靈不確定的說道。

    云揚越聽,臉色就越苦。到后來幾乎要哭了出來。

    三十來個大小姐!

    本以為就這么一個大小姐,沒想到這次卻是跳進了大小姐窩里。

    “這個……不妥吧……”云揚硬著頭皮道:“這個……你看我長得……這么帥……萬一您那些閨蜜都看上我了……那我不是死定了?”

    “噗!”

    計靈嗆了一口水,神情精彩之極。

    她瞪著眼睛看著云揚,慢慢的居然點點頭,道:“說的也是……你小子長得的確夠好看的……不過你放心,有我在,你啥都不用怕!若是你真有那種真心喜歡的,看在你幫了我的忙的份上,我會幫你做主的?!?br />
    云揚舉起手:“打??!我還沒答應幫你忙呢……你還沒說究竟做什么?!?br />
    “這件事,很簡單?!庇嬱`得意洋洋:“我發現,靈靈對你很是親切,說明你可以讓玄獸產生好感;這是天生的體質,也是老天也對你的恩賜,你完全應該利用這一點,做一番大事業出來?!?br />
    她的口氣和聲音,像極了循循善誘的老巫婆。

    云揚哼了一聲:“只是你的猴子這么認為而已,其他的卻不是這樣?!?br />
    計靈嘿嘿一笑:“千幻靈猴的戒備心,向來是所有玄獸之首!哪怕是九階玄獸,戒備心之濃重,都未必能夠比得上,所以,既然千幻靈猴對你如此親切,別的玄獸,那是絕對錯不了的?!?br />
    “這一次玄獸大比,我們姐妹之間每個人準備一只不能超過五級的玄獸,參賽。勝負之間,有大賭注;還有額外的彩頭?!?br />
    計靈哼了哼:“我已經連續輸了五年了。這一次,我志在必得!”

    連續輸了五年了……那你應該早就習慣了。云揚心中腹誹。

    “怎么比?”云揚無精打采問道。

    “很簡單。我們每個人都不準作弊,所有人都是必須來到了天堂城之后,在玄**易市場自己去買;然后在十天之后,一來,比馴養的順從,二來,比和主人的默契;三來,是比玄獸之間的能力;嗯,還不能是天賦能力,是新的主人交給它的新的能力。第四,比玄獸對主人的依賴性?!?br />
    計靈苦惱的說道:“這個,挺難……”

    “確實挺難?!痹茡P贊同。

    “所以我就找到了你?!庇嬱`兩眼發光的看著云揚。

    “……”云揚一陣無語,連連擺手:“這個忙,我幫不了,你另找高明吧。大陸上的馴獸師那么多,你隨便找一個不就得了?”

    “馴獸師有用我找你干什么?”計靈翻了個白眼。

    “反正就是不幫?!痹茡P站起身來,他哪里敢趟進這個螞蜂窩里?不要說他現在孤身一人,恐怕就是九尊兄弟齊聚的時候,也絕對不敢趟進這一趟渾水里面。

    三十多個各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們……

    這可不是普通的家族!

    而是掌握了大陸風云的頂級家族??!

    不管惹到了那一個家族,都夠喝一壺的。云揚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一籮筐,哪里有興趣摻和這個?

    “您請便吧?!痹茡P很干脆的伸手,就要將人往外推:“幫不上,您請,您請走……快走……再不走我喊人了啊……”

    “你真不幫?”計靈的一雙漂亮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

    “不幫!”云揚搖頭若撥浪鼓。

    “你狠?!庇嬱`跺跺腳,轉身走出兩步,咬著牙說道:“云公子,你可想清楚了?,F在幫,只是幫我自己……而且只有我自己知道,別的姐妹都不知道……你若是不幫我……我就替你宣傳一下,到時候不僅是我,其他三十多位姐妹都會來找你;而且……各大家族的那些公子哥兒,也會前來找你……希望你到時候,能夠應付得來?!?br />
    “反正我說的是不是實情,他們實驗一下就知道?!庇嬱`轉身就走:“到時候,你幫一個,就得罪了全體!誰都不幫,也是必死無疑。哼……”

    “哎……”云揚頭大如斗:“計姑娘留步……”

    計靈嘴角露出一個小狐貍一般的得逞笑容:“怎么?”

    “咳?!痹茡P嘴角露出一絲溫柔和善的笑容:“老梅啊,趕緊上茶,上我珍藏的好茶。計姑娘,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商量商量的?!?br />
    “嘻嘻……”計靈趾高氣揚的轉過身來,一臉的陰謀得逞:“想通了?”

    云揚悲憤的點點頭:“不過,我能問一下,你們的賭注是什么?還有,你打算如何付給我報酬?總不會……讓我白白幫忙吧?”

    “男的那一幫,賭注很大。我們女兒家么,就是小玩玩?!庇嬱`歪著頭笑了笑:“別人也就罷了,賭一些靈丹,玄石,功法,和七八品的玄丹什么的;也沒啥大事兒……但我們結拜的七個姐妹之間,除了這些之外,還要根據勝負輸贏,決定排位前后……”

    計靈苦著臉:“我已經連續當了五年的老幺了……”

    云揚面如鍋底。

    一臉黑線。

    賭一些靈丹……玄石……功法……七八品的玄丹什么的……還沒啥大事兒……居然……就是小玩玩!

    小玩玩!

    你知道一顆靈丹,就能讓天唐城絕大多數人打破頭?你知道一塊玄石,就能在江湖中掀起腥風血雨?你知道一部功法,就能讓整個江湖掀起軒然大波?你知道一顆七八品的玄丹……

    算了,還是不說了。

    云揚感覺自己胸口疼。

    第一次感覺,自己是如此的窮逼!而且還是如此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女孩子都賭的這么驚天動地,那些世家公子之間,不知道又能賭什么?

    云揚臉色如鐵:“我的報酬呢?”

    “只要我贏了!我贏的東西,讓你任意挑選一半!”計靈慷慨大方的說道:“如何?”

    云揚非常想說不夠。

    但,這些確確實實已經不能不夠了……

    “成交!”云揚道:“不過,我若是幫你贏了,那么,你再提供給我一個消息,如何?”

    四季樓的消息,別人可以不知道,天下人可以不知道,但對于這些超級家族來說,應該不是什么問題吧?

    既然有便宜打手送到手邊,不用一用,豈不可惜。

    “什么消息?”計靈狐疑的看著他。

    “到時候再說。我若是不能幫你贏了,一切休提?!痹茡P道:“但你若是贏了,賭注給不給我都無所謂,這個消息幫我就好了?!?br />
    “好!一言為定!”

    計靈想了想,感覺沒啥大問題,爽快的點頭。

    “成交!”

    “啪啪!”

    兩人擊掌為誓。

    “我才發現,你的手……比大姑娘的還白嫩,還好看呢?!庇嬱`似乎是發現了新大陸,突然湊上臉來:“讓我仔細看看,你是不是女扮男裝的?”

    云揚面如重棗。恨不得將這家伙猛打一頓,咬著牙惡狠狠地道:“要不要我脫了褲子給你看看?”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