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馬過江河 > 最終章.烽火卷長空 128.血夜大荒城(一)
    兩天前、幽北三路的東幽路,正式改為了漠北神石部族的東幽盟。亥時初刻、大荒城中最后一面幽北旗幟,也已然換成了神石部族的盟旗。四十二歲的巡防營長李明翰,撫摸著被自己親手摘下來的幽北三角旗,心中倍感唏噓寂寥。

    這是多好的一面旗幟??!三角的三條邊,象征著關北、中山、東幽,三路合一;黑白雙色各分一半,象征著太白山與混同江,山水相連;而旗幟中央的圓圈,便代表著扶危解厄的薩滿教,光照眾生。這可是從小看熟的旗幟啊,恐怕以后再也不會出現了……

    大荒城里最后一面幽北旗,已然被他親手取下;取而代之的,則是漠北神石部盟的盟旗:黃條布上一堆亂七八糟的鬼畫符,中間還畫著一塊花里胡哨的大石頭,能多惡心,就多惡心。

    兒子昨天剛跟自己講過,先生說“一撇一捺、就念個人”??勺约悍置鳑]有離開故土,卻再也不能以“幽北人”自居了;也不知這“新漠北人”的身份,到底還能不能活出“人”的樣子來。

    既然生了兩條腿,就總得站著活??!

    心里萬分難過的李明翰,換換抬起頭來,望著迎風飄揚的漠北盟旗,竟有些鼻子發酸;他本想把手中的幽北旗收入懷中,可回頭看了看自己手下的二十名巡夜兄弟,反而又止住了動作。他將雙手背了過去,隨意的說道:“都回去歇著吧,老子想一個人待會……”

    眼看著弟兄們越走越遠,李明翰找了一個背風的胡同口,取出了那面三角旗幟發怔。他很想把這面旗幟帶回家中私藏,權當是留個念想也好。但在眼前這個關頭,私藏幽北旗幟,絕對會招來殺身滅門的大禍。即便已經摘干凈了巡防營的弟兄,可家中還有妻兒老小……

    “哎,還得顧那個“小要賬鬼”呢……拉逑倒吧!還是燒了吧,燒了干凈……”

    李明翰嘴里念念叨叨的寬慰著心思,一手緊緊攥著那面三角幽北旗,緩緩走向眼前不遠處的一道火盆……

    “既然這么喜歡,那就留著唄,沒準日后還能用上……”

    “哎,你說倒輕巧,留著藏哪不都是雷……誰?。?!”

    李明翰剛答了半句話,突然察覺出了異樣!最近幽北三路飽受戰火摧殘、連帶大荒城的宵禁時間,也提前了半個時辰。按理來說,此時大荒城的街面上,除了打更的更夫、巡夜的兵丁之外,根本不該有別人閑晃;而打更的更夫都是老頭、不可能發出中氣十足的聲音;而巡夜的兵丁、也都是自己多年的老弟兄,根本就沒這種嗓子!

    李明翰察覺不對、忽然發出暴喝的同時,右手迅速摸向掛在左側腰間的刀柄;然而他的右臂才剛剛動了不到半寸、便被一道寒冷刺骨的冰涼、輕輕抵住了咽喉:

    “跟軍爺打聽個道,最近的死胡同該是怎么個走法?!?br />
    “身后的胡同,第二進宅子空了,本家去了南邊避禍?!?br />
    “聰明!”

    東幽路的土皇帝,乃是富家一方的李家;所以他們這些穿官衣的軍爺,平日里的待遇也相當不錯。正因如此,四十二歲的老兵李明翰,已經擋不住發福的趨勢,雙下巴和大肚腩一個不缺;就連腳下的那雙官靴,都是經過自家婆娘的一雙巧手、拓寬兩次之后的加肥版本。

    然而饒是如此,他仍然被身后那位不速之客,一手架腰一手架頸、仿佛雙手捧著一根甘蔗那般輕松、朝著那進荒園走去。

    荒園雖是荒園,但主家在臨走之前,仍然還是掛上了一把大鎖、防君子不防小人。自打剛才起,就一直緊閉雙眼的李明翰、耳邊只聽“砰”的一聲悶響,一陣木門的呻吟聲、便順著胡同兩側的夾墻、傳到了長街之上……

    “誰啊,亥時四刻了,回家睡覺去!”

    街口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李明翰只覺托在頸部的大手突然收緊,急忙會意開口嚷道:

    “我!李明翰!”

    “哦……明翰吶!后半晌到我那喝一口去?”

    “哎!知道了,后晌我帶肉過去!”

    “等著你??!……緊閉門戶、防火防盜……咚……”

    打更的聲音越傳越遠、許久之后才徹底消失不見;而李明翰只覺身體一輕,整個人也“悠”過了高高的門檻……

    “你叫李明翰?開眼?!?br />
    “別,小的這雙眼沒什么毛病,就不睜開了。有什么話您盡管吩咐吧,我聽著呢?!?br />
    “今天找你也沒別的事,就是想打聽點消息而已。街面上的人都說,這大荒城里有四層天、更有一層天外天。我就想問問,這句話到底怎么解釋?”

    “嗨!我還以為是總督府的探子呢,嚇死我了!這就是大荒城本地的“賴子”,經常掛在嘴邊上的順口溜而已;說的是東南西北的四家首戶,還有天外有天的李家而已?!?br />
    “四家首戶?”

    “是啊。我們大荒城是東貧西賤、南貴北富。而這城東首戶老郝家,就是專門賣人的;從男到女從老到少、只要您給得起銀子,他就能給你找來需要的人?!?br />
    “找人?找人用得著銀子嗎?”

    “嗨!也怨我沒說清楚。這人和人他不一樣,老郝家賣的人,那都是吃不起飯的、沒能耐的、欠債還不上的窮人。就比如說誰家人丁不旺、得買一房良家側室吧?誰家少爺犯了王法,得找個人“換腦袋”吧?他老郝家,干的就是這檔子事?!?br />
    “設局下套?倒賣人口?”

    “比那可邪乎多了!不過要是說起這個,那就算沒個頭了!我這么說吧,大荒城還有句話:城東賣人、城西養鳥;城南都是人上人、城北的全他媽不是人。這城東老郝家賣人為生;而城西的小鳳娘,干的是置辦外宅、養“金絲雀”的營生;至于城南都是非富即貴的大宅門,由東幽商會的老掌柜做主;而城北就是小黑子的地盤,他冬天開林場子、其他時候放江排子、還養著幾十艘漁船,幾百號的打手,下手黑極了!”

    李明翰倒也光棍,閉著眼睛躺在地上,來了個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知道的事一股腦全說了一遍。而沈歸聽完之后,一時之間,反倒無法做出決定了。

    按照李明翰的說法,這座毫不起眼的大荒城,竟足足盤踞著五路人馬,這就叫“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摘一個天外天的李家不談,其余四路人馬,聽起來哪位都不是省油的燈!

    正如郭興所想一般,沈歸的確沒打算殺李子麟泄憤,因為李登壓根就沒死,他又何恨之有呢?眼下他的丈人公,正在老乞丐賈三爺的貼身保護之下,一路向北而去。根據之前眾人商定的結果,他們這一行人的落腳點,應該是東幽路的極北之地——墨河村。

    如果山勢綿延兩千八百余里的東金山脈,也無法藏下一個小小的李齊元;那么沈歸就只能硬著頭皮、與可能出爾反爾的宋行舟拼命了!

    當然,之前他在李樂安面前立下的軍令轉,的確有吹牛的成分。他確實藏了一招以命換命的殺手锏,可以對天靈脈者造成實質上的威脅。但畢竟這招殺手锏消耗太大,他又無法通過反復試驗、來辨別其中真偽;所以究竟能不能拼掉宋行舟,他心里也沒什么底氣。

    然而李登的死活,沈歸與李子麟心里清楚,但外人卻無從知曉。所以這一趟大荒城之行,于情于理,沈歸也必須要來。既然如此,不順手做點什么的話,也實在有些浪費功夫;于是經過一番盤算之后,沈歸就打算借這個好機會、出手幫李子麟解脫束縛。

    經過事先打探,沈歸將目標鎖定為大荒城中的四大首戶。不過為了避免錯斬“假肢”,他在行動之前,仍然還是得抓個舌頭問問清楚。

    由于李明翰流露出了對幽北三路的眷戀之情,所以沈歸也就把這個重感情的舌頭,帶到了一個空園子里。他本打算問清楚四人今夜的具體動向之后,再將這根舌頭擊昏了事。

    可經李明翰這么一說,沈歸卻犯了難。一個姓郝的人販子、一個叫小鳳娘的高級粉頭、一個商會會長、還有一個血汗工廠的把頭;這大荒城的四層天,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實際上卻全是與人打交道的行業,可謂四雙手眼、通著同一片天!

    自己雖來過幾次大荒城,但從未深入其中;一旦自己判斷失誤、反被四張大網卷入其中的話,憑著一身的好武藝,倒是也沒人可以攔得住他;但日后還有大用的李子麟,也就難逃一條活命了……

    李子麟一死,東幽路的事,也就再無真假之分了!

    沈歸陷入長時間的沉默,李明翰卻已然受不住了。他只覺得身下的青石板愈發冰涼刺骨、脊梁骨也躥入了數道潮氣,實在痛癢難當;萬般無奈之下,他只得盡可能小心地扭動著身子,想要在不驚擾對方沉思的前提下、翻個面趴著……

    “別動!”

    沈歸只是在思索究竟選擇哪道突破口,并不是在神游天外。他眼見李明翰鬼鬼祟祟的扭動身子,便立刻伸出一只大手,像小孩捏蛤蟆一般、死死按在了對方的腰上!

    一直死死閉著眼睛的李明翰、看不見眼前的變化,自然突然按在胯骨上的大手嚇了一跳:

    “?。。?!”

    毫無防備之下,李明翰還是睜開了眼睛……

    今夜皎潔的月光,將沈歸那張清瘦的臉龐,勾勒的清清楚楚!

    “沈……唔?。?!”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