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哈利波特與魔改大師 > 第二十六章 色字頭上一把刀
    決斗過后,張昊的威望如日中天,就連破曉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很多人都認為張昊的強大與破曉脫不開關系,甚至有人懷疑他那些奇奇怪怪的魔法也非他所創。

    畢竟自古以來,沒有哪個巫師能在十四歲的年紀創造那么多魔法。

    即便是梅林也做不到!

    人類的劣根性里就有這么一條,自己做不到的事,很多人會認為別人也做不到。

    一些人看張昊的眼光已經帶上了異樣,他們認為他弄虛作假,借此博個好名聲。

    “他背后一定有很多人支持,要不然他不可能變得這么強?!?br />
    “什么自創魔法?全是別人自創的,他只是拿來用而已!”

    “不可能吧?這是誰說的嗎?有證據嗎?”

    “怎么不可能?誰說的不知道,但我覺著很有道理。他自創魔法也沒人看見,對嗎?”

    “不管怎么說,他實力在那擺著呢!至少斯內普現在都打不過他了??!”

    “這倒是,他起碼還有實力。我要是加入破曉,一定比他更強?!?br />
    啊哈!這世上哪兒都不缺檸檬精??!

    張昊暫時沒打算理會這些閑言碎語,反正也只是少數人的猜測,對他而言毫無影響。

    時間一天天過去,霍格沃茨又迎來了寒冬。

    城堡外已經被大雪覆蓋,情侶們開始在冰天雪地中活動。

    他們內心的熱情在這種情況下,似乎比以往更容易交融。

    迫于寒冷他們不得不抱團取暖——來自情人的溫柔才是對抗嚴寒的利器??!

    張昊和達芙妮自然也是這樣的情侶,他們甚至比別的情侶更加火熱。

    但這種火熱卻讓張昊十分為難,他心中有些掙扎,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事情還要從上次達芙妮對赫敏和潘西施咒開始說起,當時張昊表現的有點兒花心,然后就被達芙妮給盯上了。

    從那以后,幾乎張昊去哪達芙妮就跟著去哪,他們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如膠似漆。

    這對張昊造成了極大的困擾,他認為這種狀況持續下去對誰都沒好處。

    “或許,真到了開誠布公的時候了!”

    張昊心里想著,便對身邊的姑娘說道:“達芙妮……我覺著有些事該跟你說清楚?!?br />
    “嗯?”達芙妮興趣缺缺的說道:“什么事?我聽著呢!”

    “咳!是這樣的……我其實已經結婚了!”張昊尷尬的說道:“就在前段時間,我莫名其妙多了一位美麗的妻子?!?br />
    達芙妮愣了一下,忽然陷入了沉思。

    “呵!男人……”過了片刻,她冷笑道:“你休想騙我,你是不是喜歡赫敏,打算用這個借口和我分手?”

    張昊深吸一口氣,攤手道:“你知道我的性格,我早就不屑于說謊了。我確實莫名其妙多了一位美麗的妻子,而且我對她很有好感?!?br />
    達芙妮沉默片刻,孤疑的問道:“這是真的?你真不是騙我?”

    “當然是真的!雖然限于年齡,我還沒來得及對她做什么……”張昊淡然說道:“可我們確實是合法夫妻,我們有東勝古國玄術協會頒發的結婚證……所以,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br />
    達芙妮身體開始發抖,她努力勸自己保持平靜、努力勸說自己接受事實……可她忍不住幻想——幻想張昊所言都是假的、都是謊言。

    過了好久,她似乎終于接受事實。

    她周圍忽然有冷意彌漫,當心中的熱情被澆滅時,人還能有多溫暖?

    張昊很不忍心,但長痛不如短痛,他不愿把達芙妮當成傻子。

    達芙妮強忍眼中的淚水、按耐住激動,顫聲說道:“我能見見她么?就這個圣誕節假期?!?br />
    張昊考慮了片刻,點頭道:“好!假期我帶你見她……”

    達芙妮點了點頭,捂著俏臉踉蹌的跑開了。

    看著達芙妮的背影,張昊重重的嘆了口氣。

    三妻四妾是每個男人的終極夢想,張昊是一個活了兩世的成熟男人,對于喜歡的人或事,有更強的占有欲。

    達芙妮、赫敏、潘西、金妮、盧娜、妮雅……甚至佩內洛和張秋,這些姑娘他一個都不想放過。

    重活一世,如果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可愛的姑娘被別人占有,張昊不知道自己會有多痛苦。

    但想法是想法,他不得不考慮現實,更不能不考慮這些姑娘們的感受!

    人可以自私自利,但不能因為自私就傷害別人。

    這一直是張昊的行事原則,對待親密之人還會更加小心。

    可某些事真的身不由己,傷害與愛本來就無法徹底分割。

    就算愛到舍生忘死——捅的時候也會有傷害??!

    一念至此,張昊頓時茫然了……放手?特么的放手給別人傷害?

    他忽然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一個念頭猛的崩了出來:“別想離開我,一個都別想!我特么是首富、是超級巫師、是魔改大師……喜歡的姑娘都要讓給別人?還不如去死好了!有一種愛叫做放手?爸爸就不放手!誰想罵爸爸渣男隨意……爸爸就是這么霸道!現在……還是使勁變強好了……不變得更強哪來的交配權……呵……”

    這個念頭越來越頑固……最后終于進化成一種執念。

    ……

    十二月份,今年最后一場魁地奇開始了。

    格蘭芬多對斯萊特林,這本該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比賽,可因為張昊退出,一切都重新變得不確定。

    沒了張昊壓制,斯萊特林還能戰無不勝嗎?

    斯內普人雖然在看臺上,但一雙眼睛卻瞪著張昊,他眼中有一股恨意——恨鐵不成鋼??!

    如果張昊上場,恐怕比賽會在幾分鐘之內結束,斯萊特林會毫無懸念的取勝。

    可現實中沒有如果,張昊確實不會再登場了。

    除了斯內普,達芙妮也是不是的看向張昊,她眼中充滿了憂郁,整個人就像生病了一樣。

    大伙兒都知道她和張昊的感情出了問題,但具體是什么問題誰也不知道——問他們也不說……

    張昊看了片刻,照計劃提前退場——他本來就打算走個過場,然后找個僻靜的地方專心研究古代如尼文。

    赫敏發現張昊離開,連忙跟在后邊兒。

    “昊!你怎么了?為什么不繼續觀看比賽?”

    “赫敏?你跟來做什么?”張昊也不停步,邊走邊說道:“我退出魁地奇球隊就是因為有事要做,現在不正是做事的時候嗎?”

    “是嗎?”赫敏猶豫了一下,關心的問道:“你和達芙妮到底怎么了?她最近狀態很不好,你不關心她嗎?”

    “赫敏!這件事你就別管了,等她想通了就沒問題了?!睆堦粺o奈的說道:“感情上的事,我也沒辦法。畢竟我是有妻子的人了,不能勉強她什么?!?br />
    赫敏聞言愣在了當場,她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

    剛剛聽到了什么?

    我是有妻子的人了?

    一個十四歲小孩,就這么有妻子了?

    赫敏感覺耳邊轟隆隆的,就好像被五雷轟頂了一樣。

    當她回過神來,張昊已經不見了。

    “騙我的吧?”赫敏嘟著嘴說道:“真是的……什么人嘛!”

    她氣呼呼的回到賽場,發現就過了這么一會兒,格蘭芬多竟然已經贏得了勝利。

    球場上到處都是歡呼聲,所有人都在呼喚‘哈利·波特’這個名字。

    這種景象不是沒見過,去年他們還呼喊‘張昊’這個名字呢!

    “羅恩?”赫敏急吼吼的問道:“比賽結束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比賽怎么這么快就結束了?”

    她其實已經猜到結果了,計分板上很明確:10比150。

    很明顯,哈利搶先抓到了金色飛賊——而且是開場沒多久。

    “赫敏?你干嘛去了?你錯過了精彩的一幕——”羅恩激動的說道:“哈利壓制了德拉科,他在開場沒多久就抓住了金色飛賊!真是太精彩了!”

    格蘭芬多贏了,而且贏的很漂亮。

    赫敏覺著自己應該高興,可她高興不起來。

    她覺著這場比賽格蘭芬多勝之不武,畢竟張昊沒上場,斯萊特林球隊的實力本就衰弱極了。

    “赫敏?你該歡呼啦!”羅恩難以理解的說道:“你看起來不高興?你怎么能不高興呢?”

    赫敏勉強笑了笑,意興闌珊的轉身走了。

    “莫名其妙……怎么大家最近都怪怪的?”

    羅恩撓著頭嘀咕了一句,跑去和哈利慶祝。

    這家伙頭腦簡單,好像從來沒什么煩惱一樣。

    哦!他還有一個煩惱,那就是沒錢。

    魁地奇比賽結束后,霍格沃茨又陷入了平靜。

    這一學期實在太平靜了,大事沒有小事不斷,總的來說真是好安逸??!

    終于,圣誕節到了。

    張昊也抽出空,來找達芙妮約定假期見面的時間。

    “你決定了嗎?”他平靜的問道:“你一定要見她?”

    “當然,我必須確認你是不是騙我!”

    達芙妮也很平靜,這些日子她哭也哭過了,傷心也傷心夠了。

    現在能變得這樣平靜也是理所當然——世上確實有撕心裂肺的情殤,可對十幾歲的孩子來說,沒什么坎是過不去的。

    挫折使人成長,毫無疑問,達芙妮這段時間確實成長了不少。

    張昊早先還有些后悔,現在卻覺得無比慶幸。

    他們在一起已有三年之久,最初的時候達芙妮一直蠢萌蠢萌的,大伙兒打內心里喜歡她,所以不管是誰都寵著她、護著她……

    也許正因為如此,她后來才會越來越驕縱。

    從這一學期就可以看得出來,她不再如過去一般膽小,整個人變得很任性。

    張昊一直沒將這種變化放在心上,甚至因為關系越來越近而越發縱容她。

    她竟然敢將新研發不久的魔法對好朋友施展,這確實有點兒過分。

    如果張昊繼續縱容下去,說不定她會養成人見人厭的性格——那時候一切就都晚了。

    好在她還沒發展到那一步,張昊歪打正著,一不小心讓她體會到了挫折的滋味兒。

    張昊心想:“這也算是一種敲打吧!男孩女孩,都不能太縱容??!”

    “好吧!那后天能來嗎?”他輕聲說道:“我會在城堡里等你?!?br />
    達芙妮猶豫片刻,微笑道:“我會準時到的……后天見?”

    張昊笑了笑,又點了點頭。

    約定了見面時間之后,他們就直接分開了,兩人都沒有提更多事。

    張昊心里清楚,達芙妮對他還抱有念想——她不愿沖突加劇。

    畢竟開學第一天她就說過,他們將一直陪伴彼此。

    這種承諾對成人來說就是兒戲,但對一個孩子來說,卻是最珍貴、最美好的回憶。

    如果不是徹底傷透了心,恐怕沒誰愿意忘卻。

    張昊心里忽然酸酸的,達芙妮雖然沒為他付出多少,可單就這份情誼已經十分珍貴了。

    如果他現在辜負達芙妮,恐怕將來一生都無法原諒自己。

    一念至此,他更加覺得自己不該放手。

    本來就屬于自己的東西,為什么要往外推?

    道德和法律?

    呵呵……那是強者該考慮的東西嗎?

    張昊覺著自己應該做點兒什么,為了達芙妮,就算再被莉莉絲揍一頓也無所謂。

    他心不在焉的與眾人告別,然后借助琴的力量,直接回到科林斯維爾城堡。

    莉莉絲正斜躺在沙發上看書,張昊瞟了一眼,頓時頭疼不已。

    這美魔女又在看《霸道總裁愛上我》,真是夠無聊??!

    “你竟然愛看這種?”張昊用一本《家有仙妻》擋住莉莉絲視線,不滿的說道:“家里就有一位完美的霸道總裁,還用得著嗎?我認為你比較適合看這個……”

    莉莉絲似笑非笑的看了張昊一眼,將《家有仙妻》接到手里。

    “想讓我做你的仙妻?”她揚了揚手里的書,意味深長的說道:“你知道娶一位魅魔的后果嗎?”

    “你可不止是魅魔,不是嗎?你已經是我妻子了——你親自辦的證兒,不會忘了吧?”張昊無所謂的說道:“后果什么的……最多也就****啦!我會怕嗎?”

    嘴上這么說,實際上他還真有點兒怕。

    色字頭上一把刀,只要這把刀夠快,就沒有殺不死的人。

    毫無疑問,莉莉絲就是這樣一把利刃。

    如果這把利刃不能被徹底掌控,鬧出人命簡直就是必然事件。

    “呵呵!”

    莉莉絲不屑的笑了笑,換了個更舒適的姿勢,翻開手中書本看了起來。

    她那玲瓏的曲線動人心魄,對任何男人都是致命的誘惑。

    張昊忍不住心中感嘆:“真是集天地寵愛于一身??!”

    壽命長、外表美麗、魔法強橫……這世上還有更完美的造物么?

    
七乐彩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