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無上道境 > 第三百零二章 棋王花影
    花影將父親調查的所有資料細讀完后,大吃一驚,這時他才知曉楊毅三人是如此的了得。其中最吸引他眼球的乃是楊毅三人代表潛龍學府參加學府排位賽,敗盡各大學府天才,勇奪冠軍寶座的消息。

    “這次知曉自由傭兵團為何會發展如此之快的原因吧?!被ê觋浑p手背負,面色凝重道。

    “是啊,孩兒也未想到楊毅三人竟然有如此成就?!被ㄓ罢鸷车?。

    “不僅如此,你再看看這些?!边@時候花宏昊又將一疊資料扔了過去。

    “當年那場學府排位賽可是有史以來最為精彩、絕無僅有的大比,據說其精彩程度已經趕上圣地中的比斗。其中有掌握拔劍式和御劍術的上古劍修劍無塵,星辰學府有史以來最強青年一代唐昊,冰魄雪神裝繼承者天寒,嘯月神狼王星,五爪金龍向浩天,撼天戰猿袁林以及擁有地心熔炎的烈陽和寒冰圣體的冷夕顏等一眾天才均敗在他們的手中。就連魔門青年最強一代組合都敗于他們之手,可想而知,這三人的實力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被ê觋簧钗丝跉?,淡淡說道。

    花影再次將手中的字片細讀完,深深地吸了幾口涼氣,沉重道:“是啊,沒想到他們的天賦和實力竟然如此驚人,難道就是因為他們是潛龍學府的學生嗎?”

    花宏昊似乎想到了什么,滿臉懷舊之色,感慨道:“影兒,不僅是你,就連世人都小看這潛龍學府了?!?br />
    “父親,為何如此斷定,難道就憑楊毅他們這一屆的學府排位賽嗎?”花影詫異道。

    花宏昊輕輕搖頭,說道:“哎,其實也怪我,要是當年將你送往潛龍學府,或許你今日就不會如此問了?!?br />
    “嗯父親,這是為何?”花影不解道。

    “影兒啊,你只要記住,四大學府再強,名聲再好,威望再大,也遠遠趕不上潛龍學府?!被ê觋桓锌?。

    花影聞言,更是不解,開口問道:“竟然父親如此認可潛龍學府,為何影兒幾乎并未聽說過?!?br />
    “哎,是時候回去一趟了?!被ê觋徊⑽椿卦?,只是滿面陶醉之色,面露溫馨的笑容,似乎已經陷入少年時的種種美好回憶。

    花影見此,輕聲呼喊道:“父親”

    “影兒,你下去吧,有時間我帶你去一趟潛龍學府,你便會知曉?!被ê觋粩[手示意道。

    “可是,父親”

    花影話講了半截,便被花宏昊打斷?!坝皟?,下去休息吧,明日你還有一場苦戰?!?br />
    花影見父親似乎已經完全陷入之前的回憶,心知今日不會問出個名堂出來,便微微鞠了個躬,緩緩退去,并輕輕地將房門關閉。

    “大師兄,三師弟,你們還好嗎?!痹诨ㄓ白吆鬀]多久,花宏昊的眼角處留下一滴滾燙淚珠。

    而就在此時,潛龍空間,潛龍學府,格斗場小閣樓中,正在悠然喝著熱茶的黑袍中年人,腦海中閃過一道熟悉的身影,完全陷入癡癡的狀態,就連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面,也無可知曉。

    突然,黑袍中年人倏然起身,一滴熱淚滑落,悲傷道:“二師弟,是你嗎,你在哪里”

    黑袍中男人的悲情在這一剎那間席卷整座學府,就連潛龍閣中的龍老都被這股淡淡的悲情所感染,更何況是其他人。

    “哎,難道當年的往事還未忘卻嗎?”龍老淡淡開口道,雙眸中閃過一絲悲情。

    就在黑袍中年人感觸到

    花宏昊悲情呼喚的時候,身處在混亂之領深處的一座城池中,一名身穿血袍的瘦弱中年人,其冰冷的臉龐上滑落一滴久違的熱淚,一雙血瞳,遙望狂沙城的方向,淡淡開口道:“二師兄!”

    夜,緩緩流過,滿天星辰逐漸隱去,皎潔的圓月也逐漸變得暗淡。本來漆黑如布的夜幕,漸漸明亮起來,一輪輪橘紅的初陽升起,將溫暖的光芒灑向狂沙城的每一片角落,如同遍地黃金一般,金光普照,萬物重生。

    “咚咚”楊毅的房門外響起輕輕地敲門聲。

    “請進?!狈績葌鞒鰲钜愕穆曧?。

    “楊兄,早啊?!被ㄓ拜p輕推開門只見楊毅正在緩緩收功起身。

    “花兄,早?!睏钜阈Φ?。

    “楊兄,可否需要吃點早點?!被ㄓ皢柕?。

    “當然可以?!睏钜慊氐?。

    “那花某就在此處等候你們片刻?!被ㄓ靶Φ?。

    沒過多久,楊毅便將大家喚醒,最終在花影的提議下到城內著名的冰晶閣吃早點。不過由于人員眾多,比較引人注意,因此楊毅便讓郭飛羽帶著其他人簡單吃點東西,便去市場購買重要物資,其中最重要的物資就是水源?;ㄓ耙姶?,便排屬下帶著郭飛羽等人前往,順便還可以打點折。至于前往冰晶閣的則是楊毅、王野、穆青以及冷夕顏等四女。

    冰晶閣不愧是狂沙城著名的茶樓,楊毅等人剛踏進去,周身便涌來一股清爽的涼意。據花影所介紹,這座閣樓被一個陣法所籠罩,這股清爽的涼意應該就是此陣法所散發出來的。

    “花公子來了,還是上之前的茶飲和甜點嗎?”楊毅等人剛坐下,一名漂亮的姑娘便來此問候。

    “可以,不過這次要上幾份?!被ㄓ靶氐?。

    “明白?!边@位姑娘看了一眼楊毅等人后,便緩緩退去。沒過多久,各色各樣的甜點和茶品便被端了上來。

    “奕老來了,看來這場大戰要來了?!?br />
    不知在何時,冰晶閣中聚滿了許多人,正在望著從樓下緩緩走來的老者。

    奕老緩緩走到花影的面前,拄著拐杖,輕撫著長長地蒼白胡須,淡淡說道:“花公子,老朽來晚了,等候多時了吧?!?br />
    楊毅見到來者,趕緊站起身,來到奕老的身旁,扶著他,讓其坐在他的座位上。

    “老爺爺請坐?!?br />
    奕老見狀,慈笑道:“謝謝小哥兒?!?br />
    至于靈姬幾女則在奕老坐下的那一刻,為他倒茶遞水。

    奕老望著眼前的俊男美女,問道:“花公子,這幾位都是你的朋友嗎?”

    “正是?!被ㄓ盎氐?。

    “好,挺不錯的,這幾個小家伙都挺懂事的,我喜歡?!鞭壤陷p撫胡須笑呵呵道。

    “奕老喜歡就好?!被ㄓ靶Φ?。

    “花公子,我們之間的大戰不知何時開始?!鞭壤蠁柕?。

    “大戰,花兄,怎么回事?”這時候楊毅驚詫道,若真是花影要與眼前的老者進行一場比斗的話,他肯定要出手阻攔的,因為眼前的老者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

    “楊兄,不要緊張,我們之間的大戰并非你想的那樣?!被ㄓ靶Φ?。

    花影面向老者淡笑道:“奕老,您說何時開始?”

    “那就現在?!?br />
    突然,老者

    收齊此時的慈祥面容,面色變得極為嚴肅,與之前相比,完全形同兩人。而就在此時老者的氣勢也發生了變化,一股淡淡的威壓逐漸往周圍擴散而去。

    “嗯”楊毅望著老者的變化,微微一愣,緩緩起身,往一旁站去,呆呆的望著嚴陣以待的倆人。而王野等人也在此刻與楊毅一般站在花影與老者的周邊。

    “那就開始吧?!被ㄓ暗恍?,手中的木扇一展,一道由元力凝聚而形成的棋盤展開。

    “奕老,還是您請吧?!被ㄓ把埖?。

    “好,那老朽就不客氣了?!鞭壤弦膊灰娡?,直接一指一顆黑色的棋子穩穩的落在棋盤上。

    “嘟”

    只見花影手中的木扇一收,一指,一顆白色的棋子緊挨著黑子落下。楊毅望著緩緩下棋的倆人,這才意識到倆人之間的大戰,原來是一盤棋局啊。

    “小毅哥哥,他們這是在干啥呢?!边@時候穆琴低聲問道。

    “下棋?!睏钜慊氐?。

    “可我為何覺得他們好像正在廝殺呢?!蹦虑俸闷娴?。

    “那是因為他們都已經將各自的威勢融入棋子中了,他們下的每一步棋,都是一場大大小小的比斗?!睏钜慊氐?。

    “這樣也算是修煉嗎?!蹦虑賳柕?。

    “當然算啊,這可是高深的修煉方式呢?!睏钜慊氐?。

    “不會吧,這樣都算,那豈不是我們以后也可以下下棋了?!蹦虑袤@詫道。

    楊毅聞言,輕輕一笑,說道:“你就算了吧,這棋道不適合你?!?br />
    “為什么?”穆琴問道。

    “不適合你啊?!睏钜慊氐?。

    “奧,好吧?!蹦虑儆悬c失落道。

    正當楊毅準備安慰一番的時候,現場中的棋局對決已經到達白熱化階段。倆人所散發出來的威勢也在逐漸增強,就連周圍圍觀的人群都產生了共鳴。

    “好強的威勢,怪不得古書記載,悟棋道者都是非凡之輩,看來果然如此?!睏钜銉刃恼痼@道。

    雖然兩人之間的棋中對決已經進行到最后時刻,但是他們下的每一步棋都要想很長的時間,生怕棋子下錯,導致全盤皆輸的局面。雖然楊毅看不懂他們在下什么,下的每一步棋子有何意義,但是他卻能根據倆人所散發的氣勢判斷倆人相爭的局勢到底如何。

    而根據他的判斷,花影一直身處于弱勢的一方,甚至有時候差點被奕老完全泯滅,但是花影總是能夠化險為夷,絕處逢生,讓棋局逐漸好轉起來,如此一來,花影反反復復的由險轉生的局面讓楊毅等人看的心驚膽戰。

    不知在何時,花影的威勢突然增強,如同一層層海浪一般,一波更比一波強,逐漸將奕老的威勢頂了回去。片刻間,花影的威勢便已經由弱轉強,徹底將奕老的威勢碾壓下去。

    楊毅感受著花影威勢的變化,心驚道:“不好,奕老可能要輸了?!?br />
    果然如楊毅所猜測的那樣,沒過多久,奕老便敗下陣來,整座棋局中的黑子在一剎那間碎裂、消散。

    “我輸了?!鞭壤贤矍昂翢o一顆黑子的棋局,略有沮喪道。

    花影抹了把額頭的冷汗,甚是開心道:“奕老,多謝承讓了?!?br />
    “花公子,謙虛了,從此以后,狂沙城的棋王稱號將是你的了?!鞭壤显捯宦?,便落寞的起身,往樓下走去。

    
七乐彩胆码